八一中文网 > 我的女友不可能是怪物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无解

第一百二十四章 无解

    每一次穿越,江寻面临的环境都会更恶劣。
  
      “只凭我一个人的实力对抗这场末世灾难,怕是根本不够,会重蹈覆辙。”
  
      江寻心中明白,这场世界灾难,不过是刚刚开始而已。
  
      “你说怪物是准修罗级,一个鬼仆就这么强了,那我们岂不是……”在江寻身后,蓝千羽不禁开口说道。
  
      蓝千羽话音刚落,让人惊悚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被林明镜击毙,五脏六腑全部破碎的薛世攀,竟然颤巍巍的爬了起来。
  
      薛世攀的老婆,也站了起来。
  
      甚至连林明镜杀死的摄影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现在也复活了。
  
      全体复活!
  
      不但如此,人们在薛世攀脸上,看到了如蓝胤一样的灰败之色。
  
      而这之前是没有的。
  
      难道说,这薛世攀……
  
      “被林明镜杀死一次,心中怨念升级,他本来就痛恨林明镜,没能杀死林明镜却被林明镜杀死,怨念可想而知。”
  
      “无限复活吗?”有人忍不住问道。
  
      “母体怪物不死,大概是无限复活。”
  
      江寻这一句话,让所有人心都沉入了谷底。
  
      无限复活岂不是意味着无敌?如此杀死薛世攀只会有反作用,因为杀死他会加深他心中的怨念。
  
      结果就是怨念越积越多,薛世攀也会越来越强!
  
      “那母体怪物在哪里?”有人急切的问道,现在江寻就是他们当中的救命稻草。
  
      “不知道。”江寻摇头,“它大概率不在这里,我的意思是,它不在蓝家庄园,甚至不在这个城市……”
  
      准修罗级怪物,跟凶鬼已经不是一个级别了。
  
      它的目标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家族,一座酒店,它的目标可能是整个飞羽国!
  
      它潜伏在飞羽国中,布下大面积的鬼域。
  
      这种鬼域很薄弱,但实在太广阔了。
  
      蓝家是因为蓝胤心中的痛苦太强烈,激活了这准修罗怪物的条件,首先成为鬼仆。
  
      而薛珑玉、薛世攀等人,都是以蓝胤为基点发展起来的。
  
      怪物本体,不在这里。
  
      江寻话音刚落,人们发现,不光是薛世攀,就连薛世攀的老婆、薛珑玉、华雪清,她们的脸上,也开始出现一丝死灰之色。
  
      她们在进化?
  
      人们都屏住呼吸,这个时候,谁也不敢对他们出手,免得他们受到刺激后,会变得更强。
  
      “怪物母体不在这里,都能让我们深陷如此危机之中,这怪物该强到什么程度?”
  
      准修罗级怪物的强大,让许多人心神颤抖。
  
      江寻道:“你不该感谢怪物母体不在这里吗?否则你们只会死得更快。”
  
      江寻说话间,已经有人承受不住死亡的压力,他们悄悄的往门外挪动步子,想要逃出这个危险之地。
  
      “你们最好别动。”江寻冷漠的说道。
  
      那几个要开溜的人,顿时停下了步子。
  
      “这里的鬼域已经激发,你们逃不出去不说,还可能像是触动蛛网的猎物一样,有一定几率引起母体怪物的注意,所以,如果我发现谁要逃跑,我会当场击杀。”
  
      江寻声音平静,所有人听得心中一滞,没有人认为江寻在开玩笑。
  
      “江先生的意思是,我们其实还有活下来的办法?”
  
      开口说话的是蓝家的一个老者,他叫蓝湛山,是蓝家举足轻重的人物,也是蓝胤的爷爷。
  
      “姑且试一试,最好是不惊动母体怪物,笼罩蓝家庄园的,算是‘子鬼域’,它只是飞羽国这个巨大鬼域的一部分,要离开这个子鬼域,就要解决它的核心。”
  
      江寻看向了蓝胤。
  
      毫无疑问,蓝胤就是这个鬼域的核心,也正是因为蓝胤,怪物留下的规则才会觉醒。
  
      可是,对付蓝胤?
  
      所有人都心中没底,蓝胤的强大,他们都见识过了。
  
      强如林明镜,也挡不住蓝胤的一次攻击,江寻就算强一些,挡住一两次也怕是极限了,他总不可能有杀掉蓝胤的能力。
  
      而最让人绝望的是,就算击杀了蓝胤,也根本没有用。
  
      因为被击杀的鬼仆,会复活。
  
      而且复活之后,因为死前怨念的作用,他反而会变得更强大。
  
      杀死蓝胤,他们会死得更快。
  
      杀也杀不过,杀死也不行,这怎么看都是一个无解死局。
  
      “江寻,你准备怎么做?”鱼冰凌站在江寻身前,隐隐的将江寻护在身后。
  
      “帮这些鬼仆了却他们的怨念,这可以将鬼域削弱到最低,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出去了。”
  
      “了却怨念?”
  
      “嗯,林明镜是关键,所以我们把林明镜送给他们,还有之前华雪清点名的……”江寻平平淡淡的说出这番话后,林明镜的脸色彻底变了。
  
      他说什么?把自己送给这些鬼仆!?
  
      他林明镜活这一世,除了年少时的落魄,从他成长起来之后,就再无一人敢对他不敬,可是现在在江寻这里,对方却将自己当成货物一般,直接送给鬼仆!
  
      “江先生,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想把我们怎么样?”
  
      开口的是庚雨山,他正是华雪清刚才点名的一位干爹。
  
      庚雨山出身于飞羽国的又一个大势力——商会联盟。
  
      飞羽国是财阀政治,那些小的商业集团,为了与大财阀争夺利益,只能结成联盟,而庚雨山是飞羽国商会联盟的首席副会长,也就是这个商会联盟的二号人物。
  
      “江先生,这玩笑开大了啊。”
  
      又一个华雪清的干爹开口了,他叫柳杨文,是柳家的人。
  
      江寻诧异的看向这几个干爹们:“你们不是很喜欢华雪清这个干女儿吗?现在让你们留下来陪华雪清,你们反倒不愿意了?”
  
      “你……!!”柳杨文心中愤怒,他恨不得雇佣幽冥司的杀手把江寻给废了,再把那两个女人给弄过来好好玩玩,但他也就是想想罢了,他知道现在的情势下,他只能倚仗江寻。
  
      “我怎么了?这也为了你们的家族好,你们就牺牲一下吧,其实也算不得牺牲。”江寻不解的说道。
  
      在大家族中,为家族牺牲个人利益很常见,薛珑玉如此,蓝胤也是如此,这也是那些家族长辈们时时刻刻挂在嘴边上的话语。
  
      只是这一次,轮到家族长辈自己了。
  
      柳杨文、庚雨山、薛仁薛桂两兄弟、蓝风云,这些人都是各大家族、商会的权势元老。
  
      华雪清也是厉害,不点则以,点就专点大人物。
  
      谁能想到,华雪清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完完全全的普通人,她张嘴点出来,就是生死簿。
  
      其实江寻知道,这些人一点也不冤。
  
      能在飞羽国当上财阀,坐拥经济和政治权利的人,有一个算一个,都有取死之道。
  
      规规矩矩的人,是很难做到这一步的。
  
      “就是啊,干爹,你怎么不愿意留下来赔人家啊,你以前不是喜欢塞鸡蛋吗?我这次就给你多准备几个。”
  
      华雪清娇笑着说道,声音放浪形骸。
  
      她会这么怨恨这些人,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人不但将她当玩物,而且他们一个比一个玩得变态。
  
      他们有各种别出心裁的花招,让她身心都饱受摧残。
  
      她为此去过好几次医院,接受过心理治疗,小心翼翼的用浓妆遮掩伤口,就怕记者看到,她甚至堕过两次胎,并且失去了生育能力。
  
      这些,都拜他们所赐。
  
      听到华雪清的话,全场宾客都面色古怪。
  
      “他们在说什么呀?”鱼归晚奇怪的问道,怎么那个姐姐一开口,就尽是说些别人听不懂的话。
  
      “我也不知道,大概是说做饭吧。”江寻摊了摊手。
  
      “切!”鱼冰凌不屑,这个臭家伙,眼看脸都不要了。
  
      江寻无视了鱼冰凌的鄙夷,他开口道:“那就这样吧,你们都留下。”
  
      蓝胤的怨恨对象,就是林明镜一人。
  
      薛世攀夫妇也是如此。
  
      而薛珑玉的怨恨对象是林明镜、父母和薛家。
  
      薛珑玉的父母已经成了鬼仆,林明镜也能搞定,至于薛家,作为华雪清干爹的薛仁薛桂两兄弟,也算是有个交代。
  
      包括那个摄影师,他年少时因为曝光一个富家少爷欺凌少女的丑恶事而饱受磨难,他痛恨财阀,想要曝光财阀的丑闻,留下这么多财阀重要人物,也算有一个交代了。
  
      “江寻!”林明镜忽然目露一分狰狞之色,“江寻,你以为你是谁?凭你,就想决断飞羽国这么多重要人物的生死?我们一起出手,先杀江寻,不要让他蛊惑所有人!”
  
      林明镜看得出来,在场的其他宾客,明显已经开始倾向于听信江寻所说,大家族之间人与人的关系本来就淡漠,牺牲他们这些人保全自己,这些人完全干得出来。
  
      一旦所有人都认为要留下他们,那么他们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不错,江寻,关于怪物的所有一切,都是你的一面之词,我怀疑你已经被怪物控制,甚至你同怪物合谋!所有人听着,与我们一起,先杀江寻,不要受他蛊惑!”
  
      被华雪清点名的,都是各大家族的重量级人物,他们此时一起发声,平素在家族里的积威,加上他们个人的实力,这都不是江寻能比。
  
      哪怕江寻之前表现出一些不凡之处,也不足以与他们的威严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