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 620章 被算计了?

620章 被算计了?

    江木生黑着脸,是他想的那样不?要是的话,你们是真的狗!
  
      他不确定,但心里有点偏向这个可能,抱着试探的态度,江木生气乐道“庄名首,你们真是让我出乎预料。”
  
      首冷酷的一撩眼皮看他,一副你什么意思,没懂。
  
      江木生继续说,“你真的觉得你妹妹的失踪是我们和东琪儿勾结吗?还是张口就来?”
  
      首一派冷淡的说“我只信证据。”
  
      江木生心里骂了声娘,证据,狗屁证据!
  
      他怀疑这证据是捏造的,可能性很大,要不是庄名首捏造出来的他把它们吞下去,可是即便他笃定是捏造出来的也没用,因为人家早挖了个坑在那等你,你没法自证清白,江管家也不可能找到那个路人来洗清自己。
  
      憋屈,窝火。
  
      江木生冷着语气说,“你这么做就不怕惹恼了我,你妹妹真落在我手里?”
  
      首眼神更冰冷的了一分,“你这是承认了,你让江管家联合东琪儿绑走了我妹妹,把人交出来。”
  
      起顾期立即也看来。
  
      江木生看着他们差点发火!
  
      交个屁!
  
      没有的人他上哪交去,庄名首是真的认定在他这,还是装的?
  
      要是装的,你特么演得也太像一回事了吧?这别不是把自己都给骗了吧。
  
      起顾期开口道,“江先生,这之前你才和岳老约好了,江家和庄家的事一笔勾销,这才过去几个小时?你这是太不把研究所基地放在眼里,还是不把岳老放在眼里?”
  
      旁边的江管家忍不住的说,“起大爷,我们确实没有勾结东琪儿,和庄名首有恩怨,但东琪儿是什么人,我们又岂会给自己找不自在。”
  
      “杀人犯杀了人往往也会觉得自己在伸张正义。”首冷冰冰的吐字道。
  
      “我们确实不知道你妹妹下落。”江木生沉默了一刻,阻止了江管家继续说,道,“这句话多说也无用对吧,那假设只要找到东琪儿,我们自证清白,那总可以了吧。”他目光看向起顾期。
  
      起顾期沉吟,然后点头,“可以。”
  
      江木生说,“行,抓人还有给伸冤的时刻呢,我要求给我些时间,这没问题吧?”
  
      首目光闪烁的看着他,“几天?”
  
      江木生沉吟了下,“七天。”
  
      首冷笑:“你是要我等你们把我妹妹处理的尸体都凉了带回去埋葬?”
  
      江木生脸一寒,“三天。”
  
      首眉头一皱。
  
      江木生忍气吞声,“庄名首,别太过分,三天不多!”
  
      起顾期亦也觉得,三天不为过,基地去查,也不一定三天能追到什么痕迹。
  
      首沉下了眉眼,“江先生好能力,三天就能追查到逃了十几的东琪儿,说你们没勾结,谁信呢。”不等对方说话,他冷淡地道,“我就三天。”
  
      言罢,拿起照片冷着一张脸离开,起顾期也跟着走了,他们一走,江天元也得以解放,从外头匆匆进来,“义父,庄名首怎么又来了,你没事吧?”
  
      江木生看着养子,发黑的脸色稍缓,摇了摇头疲惫的往床头一靠。
  
      江管家也是一脸憋屈,“先生,那人真的是问路的……”
  
      江木生面色冷淡的说,“是不是问路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被拍了,而且对方还以此作为证据,而你无法自证清白。”
  
      江管家垂下了头去,一脸后悔之色,“早日如此,那天我就不该出这门,那先生真的要找东琪儿吗?”
  
      江木生心里默默的道,我猜你那日就算不出这门,过后不管哪个时间点,只要你从医院走出去,都会有这张照片。
  
      这就是个坑,而且坑得你不得不跳。
  
      当日岳老提这个话,他怀疑岳老只是想泼脏江家,现在看来……不止是想泼脏,还想利用江家的势来找庄媛媛?想到这一点,江木生都被气乐了:“不找行吗?”
  
      “不找的话人家一个你联合东琪儿绑了我妹妹的名头扣过来,要找你麻烦。当日我在岳老面前亲口承诺的,眼下转头就‘反悔’这事放出去,也站不住脚。”
  
      “研究所要是拿这个来问责,你也只能认了,你不想认,你就只能找,把东琪儿或者庄媛媛找到,来自证清白。”
  
      江木生不服气都不行,他这辈子,还是头次吃这么大的亏,关键你还有理无处说去。
  
      江管家也是目瞪口呆,被算计了?
  
      庄名首都拿刀架他们脖子上,他们还得帮他找人,不找还不行,这叫什么事?“他就不怕我们找到了把他妹妹真的杀了?”
  
      江木生都有点无语了,“我们和他有恩怨,又不是杀人魔头,就算抓了他妹妹也是用来要挟他,杀庄媛媛干什么,给自己惹祸?”而现在庄名首和江家的恩怨在岳老说和的情况下都解决了,更没理由去杀庄媛媛。
  
      庄名首也明显是料到了这一点,不对,他有这么聪明的脑子?有就不会这么莽了。
  
      江木生想到当日这个点子是岳老提出来的,眉头紧锁。
  
      研究所这些老狐狸,真不是东西!
  
      哪怕平日一派正面作风的岳老也一样。
  
      他憋不住这口气,起身走出病房,打了个电话出去……
  
      研究所。
  
      岳老正和起老在喝茶,然后就看到了他的学生进来,欲言又止;“老师,江先生那边刚打来电话。”
  
      岳老稍一抬眼,“怎么了?”
  
      学生开口道,“他说老师好算计,说老师如果想借他的手找人,大可直说,他江木生也并非不通情达理之辈,何必绕这么大个弯子。”
  
      岳老一张国字脸出现了疑惑,什么东西?
  
      起老也是一脸好奇之色。
  
      那学生倒是有去打听了下,“好似是名首去了医院,说了江木生和东琪儿勾结绑走了庄媛媛,江木生说自己没有,然后说可以找出人,自证清白。”
  
      岳老:“……”
  
      他愣了愣。
  
      什么东西?
  
      庄名首说江木生勾结东琪儿,你开什么玩笑?这是多看得起江家?
  
      这小子搞什么呢?他这是想借江家的势……找人?
  
      岳老都惊呆了。
  
      这小子,疯了吧?
  
      他当日在医院丢下那话,纯粹是怕庄家和江家的恩怨把秦红绯和唐今南卷进去而已啊!
  
      所以想让俩家恩怨了结,也杜绝了江家再起什么念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