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的父亲是圣王 > 第二章 林中佣兵

第二章 林中佣兵


  竖日,凌晨。
  莫鸣抱着小黑已经早早的站在大殿中等候,看着刚走入大殿的莫行渊和谢老,满脸兴奋的跑了过去。
  “爹,谢爷爷你们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了好大一会了。”
  莫行渊表情微怒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昨天不是不愿意去吗?怎么今天起这么早?”
  莫鸣立马窜到了谢老的背后,小声的说道:“我这不是怕您生气吗?在说了我也是为了早点去早点回来好赔您灵草啊。”
  莫行渊重重的“哼”了一声“好了,好了”不等他在次开口,谢老便开口说道:“鸣儿这次离家,路途遥远我们却不能陪同,你父亲心中也是担忧着你只是不好意思说出口罢了。”
  “啊”听到谢老的话,莫鸣吃惊的说道:“你们不送我过去吗,我自己怎么去啊?”
  “我们为你准备了一头坐骑代步和一些物品,你只要按照那里面的地图路线走就行了,等你到地方把这戒指中的信交给你们的导师就行了。”说着谢老从怀里拿出了一枚黑色的戒指放到了莫鸣的手中。
  “走吧,天不早了,路上你给我小心一点,赶紧给我赶过去,要让我知道你给我贪玩耽误了开学时间,我亲自上你学院教训你,听到没有?”莫行渊严肃的说道。
  “噢”
  随后,便一挥手莫鸣感觉到一股柔和的灵力包裹住了自己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便已经离开了大殿来到了城外。
  此时的城门处略显荒凉,无一人进出,就连大门处的守卫都不见踪影,在这高大城门上一个大大的蓝字刻在正中央,蓝城便是这座城池的名字,而莫行渊便是这座城的主人,隶属于暗月国的管辖。
  刚一到城门处莫鸣一眼就看到了在一旁爬着的那头生物,通体雪白,长像似头骏马,四蹄上翘起的鬓毛如同一翅膀一般,让人一看就感觉格外轻灵,可诡异的是这马额头处却又长一只眼睛,不过此刻却紧紧的闭着。
  看着莫鸣一直盯着那个生物,谢老笑着说道:“这头异瞳马如何,知道你喜欢白色,你父亲可是费了好大劲才找到这匹来给你当坐骑的。”
  听到谢老的话,一阵暖流徘徊在莫鸣的心里,双眼满含感动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久久不能自语。
  “好了”莫行渊依旧面色带着严肃的神情说道:“赶紧上路吧,现在走天黑还能找到一个歇脚的地方,在晚你就只能睡荒山野岭里。”
  戴上了谢老给的戒指,莫鸣双手抱拳弯腰对着谢老和莫行渊深深鞠了个躬,转身走向了已经站立起的异瞳马旁边,轻轻一跃便骑在了上面。
  “走”
  骑在马上的莫鸣远远的回过头来说道:“爹,谢谢您,您二老保重。”
  异瞳马那惊人的速度出乎了莫鸣的意料,只一瞬间便奔行了数百米远,莫行渊看着渐渐消失在视线的莫鸣,一股落寞感从这位一向满脸严肃的男人身上散发出来。
  谢老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便转身走向了城里。
  骑着异瞳马的莫鸣此时兴奋的狂奔在路上,小黑则钻在他的怀中露出一颗小脑袋享受着狂风的吹袭,异瞳马具有日行千里的能力,这种低阶魔兽,由于性格温顺,耐力长久是这混元大陆一种格外受欢迎的代步工具,不过这种魔兽毛色一般都是以黑色和赤红色为主,莫鸣这头雪白色的也算是一种变异的存在。
  赶了半日路程的莫鸣停在了一处山林间,盘坐在地上看着左手食指上的戒指,满怀期待的分化出一丝精神力透入其中,查看着里面物品可是前一秒激动的心情此刻瞬间一落千丈。
  “啊!这都是什么破东西。”
  不服气的他一股脑把戒指中所有的东西全部移了出来,面前摆着的除了几件衣服和一封信,就只有一堆各种颜色的灵石和一小堆金币,另外还有一柄不知名的剑和一枚魔法徽章,莫鸣的脸开始慢慢变得涨红。
  “丹药舍不得给,灵草一株都没有,灵石就给了这么一点。骗子,守财奴!”莫鸣气愤的咆哮着。
  “咕噜~”
  还没等他继续抱怨肚子却叫了起来,本来气鼓鼓的小脸瞬间拉塌了下来,揉着自己的肚子委屈的说道:“连吃的都不给我准备。”
  此时小黑也从他的怀中跳了出来,小脑袋摩挲着莫鸣的身体:“你是不是也饿了。”
  小黑极具人性化的对着莫鸣点了点头。
  “哼,以为这样就能难得到我吗,走,今天我带你吃大餐。”
  站起身来,莫鸣简单的整理了一番,手一挥便把东西重新收回了戒指中,只留下了那柄不知名的长剑,长剑剑长三尺有余,剑宽半指,入手间冰凉无比似有寒气内涵其中,整把长剑通体雪白一尘不染,入手间轻盈无比剑柄处刻着“霜寒”二字
  莫鸣握着剑甩了甩说道:“总算有点良心,这把灵器倒是还不错。”
  接着便抱起小黑在次跨上异瞳马向着山林深处行去了。
  刚走没多久一阵血腥味吸引住了正寻找猎物的莫鸣。
  佣兵团,是大陆武者的一种职业,以接受佣兵工会发布的任务而活动的组织,而根据任务的困难程度,佣兵团又分为各种不同等级从最低依次为D,C,B,A,S五个层次。
  凌天是赤血佣兵团的团长,高阶灵武者。
  今天他们本来是听到这里有头一阶魔兽碧火蛇,想要猎取来提升佣兵团的等级。
  可是,就在他们正打算安置陷阱的时候,却突然扑出了一头二阶魔兽,火焰狮。
  二阶魔兽,这种等级的魔兽远不是他们这种刚刚成立的佣兵团菜鸟所能对抗的,实力远远超过了他们中实力最强的团长凌天。
  只是一个照面他们这四人的佣兵团,就只剩下了凌天一人。
  看着自己的同伴一个一个倒在了自己身边,凌天的热泪从眼角流下,一旁火焰狮正不急不缓的围着他打转。
  凌天此刻心中已经一片灰暗,他明白此刻的火焰狮其实只是在逗耍他而已,不过面对死亡的威胁凌天也不可能坐以待毙举起手中的巨剑,疯了一般冲了过去。
  “燃焰”
  巨剑瞬时被灵力覆盖变得通红,劈向了火焰狮。
  “吼”火焰狮怒吼一声,从嘴中吐出数颗火球迎上了向自己劈来了巨剑。
  面对飞来的火球,凌天双手握住剑柄举过头顶劈了过去,只听“砰”的几声,火球全部被劈了开来,巨剑上的灵力光芒也弱了几分。
  凌天在次催动全身的灵力输进巨剑双脚猛的发力,从地面上跃起,手握巨剑借势在次劈向了火焰狮。
  “这个笨蛋,这样冲过去,找死吗?”
  莫鸣躲在远处看着战场气愤的跺了跺脚。
  “好歹也是个高级灵武者竟然还不懂得如何战斗被一个刚入二阶的小狮子戏耍这么丢人。”
  正在莫鸣说话间,火焰狮一个甩尾把凌天抽起利爪划过他的胸膛拍落在地,荡起一阵灰尘。
  此时的凌天胸口处撕裂开了三道利痕不断的往外冒着鲜血,嘴角也不断的有鲜血流出,这模样明显已经难以战斗了,看着朝自己扑来的火焰狮,绝望的闭上了双眼自嘲的笑道:“真是可笑,昨天本以为成立了佣兵团,以后就能好好的大干一场,没想到竟然第一次接任务就落到了丧命的地步,我凌天对不起你们。”。
  半晌后,正在疑惑为什么攻击还没有来到的凌天,忽然听到一声夹杂着痛苦的怒吼声传来,紧接着,身旁响起了一声略显稚嫩的声音:“喂,你还没死,乱叫什么呢?”
  凌天睁开眼艰难的转过头看着声音的主人,一个身穿白衣身体略显单薄的少年,身体修长,浑身散出一股和谐自然的气息,面貌英俊,一双黑色的眼瞳却如同星辰般深邃,让人禁不住身陷其中,一头黑色的短头,显示出了特有的活力,正是刚才在一旁观战的莫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