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西行斋 > 第五章 恨别离 一

第五章 恨别离 一


  第五章恨别离(一)
  “小妹妹,你见过我的猫吗?”穿着灰色西装的猪八戒来到一个女孩身前,他高大、消瘦而英俊,。他咧嘴微笑,露出一口白牙:“灰蓝色的,很肥,看起来苦大仇深的像是在思考猫生,名叫空桑。”
  “……啊,什么?”女孩回过神来,直摇头,“没有。”
  “这样啊。”猪八戒叹了口气,并没有很失望。
  深夜十点,猪八戒和小女孩并肩坐在地铁站月台的长椅上,享受着来自隧道尽头的细微凉风,谁也没再讲话。
  这个女孩为什么会在这?
  事情要从两小时前说起。
  两小时前,因为一些不足挂齿的小事女孩跟妈妈大吵一架夺门而出。每次心情不好她就会来地铁站随便找个地方坐下,塞上耳机,让自己淹没在人海中。这次也一样,女孩以为要不了多久就能等到妈妈的道歉电话,结果等来了这位找猫的古怪大叔。
  都两小时了,看来妈妈是不打算管她了。女孩正苦恼着要不要自己回家,正在这时,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吸引了她的注意。她扎两个麻花辫,穿红色公主裙,单手拎着一只破旧的洋娃娃,孤零零地站在人群中小声啜泣,应该是跟爸妈走散了。可奇怪的是,身旁的乘客个个神色冷漠,对此不闻不问。
  一趟地铁开进了站,乘客们纷纷上车,小女孩茫然地看着眼前的地铁,像是面对着一只温柔的巨兽,想靠近又微微有点害怕。眼看自动门无情关上,她忽然追了上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就那么发生了——小女孩的身体轻易穿过了车门!
  “天……”
  “冷静……冷静一点!”要不是身旁的猪八戒及时阻止,她已经尖叫起来。
  “你你你……你也看到了,对不对?”女孩必须证明自己没有神经错乱。
  “当然。”猪八戒毫不惊慌,眼神充满玩味,“你觉得那会是什么?”
  “莫非是……”女孩不敢说出那两个字。
  “鬼魂。”猪八戒帮她说了出来。
  “绝不可能!开什么玩笑,我可是无神论者!”
  猪八戒淡淡一笑:“其实鬼魂也没啥可怕的,通常是因为生前执念太重,才会一直游荡在人间。”
  “喂……我说你不是在找猫吗?怎么忽然对鬼魂感兴趣了!”
  “因为这两件事很可能有关系呀!偷偷告诉你吧,我家的猫会通灵,能寻梦。”猪八戒自豪地笑了,话说这么荒谬的事到底是有什么好自豪的?!
  “你高兴就好……我先回家了。今晚真是糟透了,我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再见,路上小心。”猪八戒笑眯眯地挥手,好像在送客人出门。
  当晚回家后女孩毫无意外地失眠了,脑子里一直惦记着这事。说也奇怪,从小到大连《开心鬼》都不敢看的女孩,对于地铁站里那个诡异的女孩却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是满腔抑制不住的好奇。
  房门倏然打开,是妈妈,我赶忙闭眼假装睡着了,黑暗中,女孩能感觉站在门口的她欲言又止地叹了一口气。
  女孩感觉自己一定是疯了,要不就是病得不轻,否则没什么能解释第二天放学后自己干吗又往地铁站跑。十点左右,找猫的奇怪大叔又出现了。
  “嗨!”见到女孩猪八戒十分欣喜,“我就知道你还会来!”
  “是啊……”女孩有些苦恼地点头,“没想到会一整夜都在想这事,感觉不弄明白的话,以后都睡不好了。”
  “这才对,年轻人嘛就要有点探险精神。”他微笑着伸出关节分明的宽厚大手,“你好,我叫猪八戒。”
  “猪八戒?”
  “对,‘西游记’的那个猪八戒,叫我猪哥就行。你呢?”
  “我叫……出现了!”
  事发突然,女孩的话被生生扭转,红裙小女孩再度出现,这一次女孩跟猪八戒都看清了,她是忽然闪现的!今晚的她不再哭泣,而是乖巧地站在人群中,当大量乘客从地铁内涌出时她安静地穿过他们的身体走进了车厢。
  “趁现在!”猪八戒迅速起身。
  “喂、喂……等等我!”女孩紧张地追上去。
  冲上车后两人立刻傻眼了,因为小女孩竟然消失不见了!不但如此,车厢里更是空无一人!其实上车前女孩就觉得哪不对劲了,现在总算想起来:“昨晚小女孩上的列车不是这个方向!”
  “什么意思?”猪八戒惊了下。
  “现在这站已经是终点站了啊!”
  “什么!”猪八戒一拍脑袋,“还愣着干吗?下车啊!”
  然而一切为时已晚,两人正想转身,地铁门就快速合上,脚下的列车缓缓开动……
  曾听人说地铁终点站后面还有一站,那是工作人员才能抵达的总站。令女孩遗憾的是今晚她跟猪哥没可能去那,因为这节列车已经保持最高时速开了足足两小时,这两个小时足以把我们送到任何地方,包括地狱和天堂。
  短暂的惊慌后是漫长的绝望,女孩跟猪哥颓坐在车里,犹如两个即将要被放逐到外太空的囚犯。对未知的恐惧像一双狰狞的大手掐住他们的喉咙,就在女孩害怕得快要哭出来时,排山倒海的光芒照进车厢——列车驶出永无止境的地下隧道。
  广袤无垠的苍翠草原呈现在眼前,远方的蓝天、白云干净得像是水彩画,女孩跟猪八戒来不及惊叹,大片金黄色麦田已经将其取而代之,就连时间也从生机盎然的上午瞬间变成静谧温柔的傍晚,这一幕也没能停留太久,很快车外又变成一片白茫茫的雪原……总之列车像一架不可思议的时光机,带着我们穿梭于各种时空。
  几分钟后列车开始减速并最终停下,车门缓缓打开,女孩跟猪八戒面面相觑。
  “出去看看?”猪八戒不确定地提议。。
  “好吧……”眼下似乎别无选择。
  走出车厢,耀眼的光芒让我短暂失明。视野渐渐清晰后,女孩看到一个崭新而鲜艳得像童话般的世界,高耸入云的城堡矗立在眼前,远比任何魔幻电影中看到的都要辉煌壮丽。华贵的红地毯从我们脚下一直铺展到宫殿大门前,大门的左侧长着一棵巨大得不可思议的桂花树,浓郁的芳香伴随着轻盈的星星点点的白色花瓣扑面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