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天之名悲哀世界 > 第7章 公会战

第7章 公会战


  比试是公会举行的,叫公会战,举行地自然在修炼公会的作战区。
  作战区场地很大,可以容纳数千人。场地有数道阵法,防御阵法加上一道移影阵。移影阵可以将场地图像投掷特制材料上。方便外人观看。
  参加人数近千人。我混在人群中,听见不少有人低声谈论落家出世的一对少年夫妇。看来身份还是暴露了,不过现在想想也挺好的。
  在人群中走了会,落黎忽然拉住我。心中告诉我:“你应该把你内心的悲释放出来,只有那样你才是真正的自己。”
  的确,于是我将自己压抑在内心的悲给释放出来。然后以我为中心的方圆3米,所有人开始变得悲伤起来。
  时间稍久,便有人忍不住哭出了声,甚至还有人跪倒在地大声释放悲伤。场地所有人都被奇怪景象吸引,于是乎,我们安然无恙的2位显得特别显眼。
  “……”
  一旁的落黎掩嘴偷笑,“嘻嘻嘻,好玩。你这个被动技能真不错。”
  “……”为了不影响别的选手发挥,我只能默默离去。落黎还在偷笑,见我离去,紧忙跟上。
  “怎么生气了?
  ……
  好啦,好啦。我错了,不该恶搞你。但我说的都是真的。
  ……”
  我伸手在落黎头上一敲,“这次就算了。”
  公会战马上开始第一阶段。公会战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通过修炼公会成员的考核,通过晋级,失败淘汰。第二阶段:个人擂台战。10个擂台,每人有三次挑战机会。擂主晋级,普通修士逃脱。无人挑战10分钟,擂主直接晋级。
  第一阶段开始了,站在人群前的人大手一挥,无数纸条飞出,落在我们的手上。
  7号,落黎是3号。我来到7号擂台旁边。7号擂台有近百人,不断有人被淘汰,目前却无人通过。
  “……”这是什么情况?我看着面前空无一人的7号擂台。居然每人能从7号擂台通过!
  我用手捂着脸,有点绝望。不过脚下的动作却为停,走到修炼公会成员面前。
  “嗯,你需要讲笑话将我逗笑。是不是很简单?”十分冰冷的语气,这是个面瘫男。
  “……”淘汰近百人,你跟我说容易。容易就有鬼了!
  收起内心的悲,思索了一番说道:“曾经有着3个人,1女2男,他们互相深爱着。女人被两男人追求,不知道如何选择。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便去某地做了个手术。结果回来时发现,其中一个男人也做了手术,而且他们还快乐的在一起了。”
  “……”
  “嘶”他面部表情的脸看的我发慌,这该如何?落家弟子出世不利,世界站第一轮公会战未通过。
  “……”我绞尽脑汁,想要想出一个新颖的笑话。“曾经有个人,他正在挠屁股。突然他感觉肚子不舒服,但他没管。直到他扣到腚眼……”
  “……”
  “……”我甚至怀疑他压根没有“喜”的情绪了。最后一次机会,我决定放手一搏,“我!是!你爸爸!”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这个小屁孩,居然说你是我爸……诶我居然笑了。好,小伙子,你很有前途。”此人拍拍我的肩膀走下了擂台。
  @#%%#@。我心中暗骂到。这算个啥?这考核有啥意义?就这样淘汰了近百人?
  内心问落黎,“你们的考核是什么?
  跟擂主打一架啊,只要他觉得打的开心,他就让过了。你不是吗?”
  ……7号擂主让我们讲笑话逗笑他。
  那不是很简单吗?
  问题是他压根没‘喜’。7号考员近百人,就我通过了。
  ……”
  别的擂台还在战斗,激情四射,再一想7号擂主……@#%%#@。
  第一阶段很快结束,休息半个时辰。第二阶段开始了。想到第一阶段的奇怪问题,我决定晚些在挑战。
  “哈哈哈哈,台下的垃圾们,赶紧来挑战我落家落击,挑战你们的爸爸。”5号擂主无比嚣张、狂妄的语气,表情更甚是妖娆。
  但这不是重点,重要的是这个家伙……
  而台下的人则是呜呼声一片,“哇,落家弟子好嚣张,爱了爱了!”
  “落家弟子?呜呜,他好骚啊!啊!爱了爱了!”
  “wow,好妖娆的面孔啊,勾的我心,砰砰直跳呢!爱了爱了!”
  “……”我已经不想口吐芬芳,小嘴摸蜜了。
  我黑着脸,召出尘剑。走上5号擂台,“滚!”
  “呀呵,还真有人挑战爸爸落击呢!来来来,这就开始,爸爸让你见识见识落家弟子的强大。”
  我此时感觉自己的头发竖立起了,全身血管都在跳动。一腔热血,要我揍死他!
  “呀呀呀!”自称落家弟子的落击大喊着冲向我。
  御剑飞行!“啪叽,啪叽,啪叽……”
  “卧槽!你看那个挑战者,他居然御剑打落家弟子的脸!”
  “卧槽!太强了吧!这是个我们惹不起的大佬!溜了溜了。”
  “那个叫落击的,肯定不是落家人!他居然骗我们!等下揍死他!”
  控制尘剑用力将落击拍下擂台,“在下落家落音。”
  “卧槽这个居然是落家弟子,看起来应该是真的了!”
  “哇偶,好冷淡的脸,我好爱啊!”
  “对对对,是的呢!这看这小巧的身姿,嘿嘿嘿……我也爱了!”
  “……”一张黑到极致的脸,如同黑锅一般。因为这些都是壮汉说出的……
  而落黎也是很迅速的打下一座擂台,大声的宣告。
  “在下落家落黎,与落音是夫妇。”
  “wow,好man啊!爱了爱了!”
  “OMG,太帅了吧,你看这尖锐的目光,坚毅的脸庞。爱了爱了!”
  “呃啊!好强!你看那凹凸有致的身材,爱了爱了!”
  台下女生欢呼声不断。于是乎,擂台上又多出一位黑着脸的朋友。
  两个擂台下围聚人无数,全是犯花痴的,没有人挑战……
  至于其他擂台,只有寥寥无几的人在努力挑战,想要晋级。
  在无数人壮汉围观下,终于10分钟到了!
  “呜呜呜呜”我不由眼睛微红,眼泪淌过脸庞。与同是如此的落黎相互扶持离去。
  这是我们最难受、气愤的一天,也是最委屈、羞辱的一次战斗。
  回到武馆,两个生无可恋的孩子躺在床上,生无可恋的哀叹着、呻吟着。
  “呜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太憋屈了,我受不了了,呜呜呜……”
  “砰”一声巨响。皇帝周祁破门而入。“朕的爱卿,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来告诉我,朕为你报仇!”
  周祁抓住我的手,十分诚恳。
  “是比试的那群修士。”
  周祁拍拍胸膛,“好!我这就去为你…你们抱怨。”说着便跑出房间。
  “呃……你让周祁去真的好吗?周祁也白白花花、英俊潇洒。恐怕……”落黎妞过脸,带着一丝好奇,一丝恶搞,一丝开心问。
  至于其他七分肯定是恶心、憋屈。
  “……”我仍是生无可恋的躺着。
  时间就这样流逝,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祁丧着脸跑进房间,一边摸着眼泪,一边哭诉道:“呜呜呜……那群死变态,死变态……”
  说着也生无可恋的躺在地上。
  周祁在地上打着滚,“不!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要报复他们,我要报复他们!”说着又哭着离去。
  “……”。
  “……”
  留下一脸懵逼的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