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入神游 > 第十七章:无妄之灾

第十七章:无妄之灾


  过来两日,这只巨船终于靠岸,李北游也从结束了自己的修炼。她这两日再次凝练了一丝真元,自觉自己气力再次增大了一些。
  至于秦金而这两日才是刚刚熟悉了这本引起淬体功法,还没真正的凝练出自己的真元。
  这等方式淬体也确实无奈,唯一的好处就是每一丝的力量都是自己的,每一丝真元都是运转自如。用天才地宝或者名贵药材这等吸收了浓郁天地元气的事物淬体效果效果自然是更好的,缺点就是容易造成根基不是很稳固。
  李北游和秦金儿一起走出房间门,迎面走来一位宫装少女,正是那钱家的大小姐钱筝。
  “见过公子,对于这几日遇到的情况,真是对不住先生了。”
  钱筝面露歉意的说道。
  “小姐言重了,感谢钱小姐的仗义执言。后悔有期!”
  李北游其实对着这位少女的广安害死不错,当然不仅仅是对方长得美。
  “后悔有期。”
  李北游恭敬的行礼道。
  看着李北游离去的身影,这位钱家大小姐久久不能离开视线,她自由喜爱诗书不爱修行哎诗文,如今碰到一位小诗人,自然是很感兴趣,她很想闻离别有接下来要去哪里,但是由于女儿家的矜持,倒是不好开口。
  当踏上着这繁华的港口,脚步都有些虚浮,秦金儿更是如此。
  港口上人流如织,书生农民,贩夫走卒,乃至趾高气昂的富商权贵全部映入眼帘。
  这里便是紫豫州最大的港口,也是南方货物北上的最大港口,楚天州乃至更南方的货物运送道紫豫州乃至京城,都是要在此处中转。
  因为前方已经没有可供大船航行的水路,到了这里需要走陆路了。其实前几天就已经到了紫豫州,不过这条水路可以直接到紫豫州的首府。
  数百年钱,太祖皇帝定都的时候,曾经有意在紫豫州首府定都,因为这里跟靠近南方,离妖族北境教员,所以更加的安全,伸着还有人提议将都城定在楚天州的首府,这里离妖族更远。
  但是太祖皇帝雄心壮志,不仅没在紫豫州定都,反而将都城从紫豫州北移八百里,直接到了如今上京成城的位置。
  太祖皇帝如此考虑为的就是不减少人族在北方的影响力,虽然后期遭受到了妖族围城,最终也是安然度过,反而现在形成了一座千万人口的巨城,繁华至极。
  秦金儿没来过这样的巨城,眼神里都透露着兴奋之色,李北游倒是没有多大的异色,千万人口的巨城在前世不是没有,紫豫州首府还远不到千万人口,大约两三百万人口还是有的。
  但是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还是难以想像的,今天已经是晌午十分,李北游没有着急离开这座首府,上京城虽然要去,但是也不必急于一时,所以今天还是打算在这座首府府城中休息一天,秦金儿也需要休息一下。
  这座港口在首府府城之外,距离府城还有一段路程,李北游随手在港口雇了一辆马车,朝着府城而去。
  处理李北游雇车以外,其他的一些人稍微有些银钱的都会选择乘座马车。所以在去府城的路上,马车都是来回往返。
  李北游雇的马车不算是定好,车夫也是个常年在这里接客的车夫,人也比较憨厚。
  不过这里的马车也分为三六九等,一些权贵富豪自然是乘坐那些外形巨大,装饰豪华的的马车。
  像李北游座的这些马车都是规规矩矩行驶,但是总是好不了一些权贵喜好驾驶高速的马车。
  李北游的后方传来一阵骚动,人马惊叫的声音从后方春来。
  李北游掀开帘子看向后方,只见一两有着八匹高头大马的马车展露这条进城路的大半宽度。这样很多马车和行人就无法在官道上行驶。
  李北游没有微微皱起,他的车夫自然也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似乎也是经常碰到这样的十事情,倒是没见多少慌乱,所以就熟练的将马车靠边,留下来的宽度足以那后边的马车通过。
  很快那辆马车就逼近了李北游所在的马车,此时只见那辆马车的的侧边帘子掀开,露出了一章熟悉但是不太令人喜欢的模样,正是那国公之子。
  只见那权益斜撇了一眼,此时四目相对,但是李北游也没有露出胆怯之色,着并不符合他的性格。
  最终,那辆答案买车扬长而去,这条马路也开始恢复了正常。
  而在前方的那辆大马车之上,正作者两位少年,一位正是国公之子权益,一位是紫豫州总督的儿子皇甫宿元,大元朝不包括上京城二十个州,总督却没有二十位,一位总督可下辖一个乃至两道三个州,紫豫州是一个大洲,所以总督也仅仅下辖一个州,但是这是个富饶的大洲。
  总督即是紫豫州的的皇帝,那么皇甫宿元也就相当于皇子。
  皇甫宿元与权益算是熟悉,这次权益要去上京城,要经过紫豫州,所以这皇甫宿元也亲自来道港口迎接,虽然两人年纪不大,但是身为官宦世家,所以也明白这个为人处世的道理。
  “不知权熊之前看那位小子是何原因,那人得罪权兄了吗。”
  皇甫宿元也是敏感的注意道理权益的表现,所以才回问道。
  “之前在船上对我的属下略有不敬,之前在钱家的船上,倒是没有为难他。”
  权益自然不会说自己与一位书生比武,最终还是打不过人家,但是他说这话就值得玩味了,也是给了皇甫宿元的一种暗示。
  至于皇甫宿元怎么处理,就不用他操心了,皇甫宿元也是会意,没有多说什么,心里却已经有了对策。
  李北游自然是不知道那辆大马车上发生的谈话,最终自己的马车也道理府城门口,经过门口官府的人核验身份,也就进城了。
  马车车夫对于府城情况比较了解,离别有就让他带着自己去一座物美价廉的客栈。
  等到了客栈,距离晚上还有一些时间,秦金儿没来过这样的大城,素以非要出去游玩一番,李北游对于逛街实在没什么兴趣,但是看着秦金而楚楚可怜的样子,也就心一软,就陪她上街了。
  秦金儿东看一些,西看一下,但是什么都不买。
  由于街上人他多,秦金儿手里拿着小的吃食,一不小心就将一位行人的衣服弄脏了。
  “真是对不住公子了。”
  秦金儿连忙致歉。
  “啪。”
  只见被秦金儿弄脏衣服的那为少年直接议长将秦金儿的吃食拍到地上。
  “对不其就行了吗。”。
  说话的正是一位比李北游大不了多少的少年,此时的他已经是怒目而视。其身边还有三个护卫无行之中对李北游两个人形成包围之势。
  李北游此眼神一冷,来者不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