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入神游 > 第一章:降世

第一章:降世


  空旷山洞中,昏暗的油灯布满四周突起的墙壁上,山洞的的中间是一人合抱大小的血池,血池四周是密密麻麻的神秘符文,符文流转间,散似乎有着无穷的魔力一般。
  血池中的血水自然翻滚,冒着热气。一位蒙面黑袍人矗立在血池旁边,如同万年枯木一般,没有丝毫气息泄露。
  随着血水翻滚得愈发激烈,黑袍人动了,他伸手起地面的一个食盒样的木盒子。
  黑袍人揭开木盒子,从中掏出一个血淋淋的,半透明而且软滑的东西。
  之间这件血淋淋的东西从黑袍人的手中滑落到血池之中,溅起的鲜血洒落在血池四周,落入道神秘的符文纹路间。
  鲜血在神秘的符文纹路中不停的流转,距离血池忽远忽近,但是最终都经过纹路,流转到血池之中,没有一滴鲜血浪费掉。
  血淋淋的物件掉进去之后,很快就沉入血池。好似凉水倒入油锅一般。
  血池翻滚的越发激烈。
  黑袍人不在关注血池中的动静,而是从怀中拿出一本铁质外皮的书。
  黑袍人翻开第一页,但是没有停下来,而是一页页的翻,一直翻到最后一页。
  既然是要看最后一页,但是黑袍人还是这么做了。
  黑袍人低声吟唱着,声音是苍老的男声,不带有一丝情感,似乎是来自于无尽九幽的魔音!
  随着黑袍人的吟唱,血池中的血水开始翻滚道血池之外。
  很快这些溢出的血水布满了整座符文纹路,渐渐的,血光泛起,整座符文纹路如同活了一般。
  黑袍人的衣摆无风自动。
  血光越发的强盛,很快整座山洞都侵染上血红色,无比诡异瘆人!
  洞顶于外界并不相通,但是洞中的血光却突破土石阻拦,直冲无尽的夜空,今夜无星,但是天幕好似被神人撕开了一般,点点星光闪烁其间!
  血光冲入星空,朝着星空深处延伸,看不见尽头。
  此时的无尽血光中一道白光山上其中,似乎是从无尽星空深处而来,而这道血光通道似乎就是为了接引这道白光而来。
  很快,这道白光入天幕,顺着血光通道,直接落入着山洞之中,或者说落入着血池之中。
  距离这山洞的一处繁华巨城,巨城中间人族的皇宫,一位脸色苍白的俏丽女子手持四尺青锋,斜躺在皇座之上似乎是累了,禁闭着眼睛,贴肤的衣物下能看到明显的赘肉。但是这并不影响这位女子绝美的容颜。
  四尺青锋此时正滴着血,皇座之下是九层台阶,而台阶之上横七竖八躺了三具无头尸体,尸体所穿服饰无一不是皇族亲王独有,但是这些尸体如今开始冰凉。
  尸体头颅在着台阶之下,透露的眼睛或是嘲讽,或是怒目,或是平静淡然。
  但是,无一例外,这些眼睛都是看着皇座之上的那位俏丽丰腴女子。
  丰腴的女子睁开了双眸,那双眸子似乎是万年寒冰,没有一丝情感,看的下方的那些个尸体更加冰凉。
  他睁开眼睛不是想看这几具尸体,而是他感到天地间有一丝异动,但是她不知道着道气息来自于何方,因为这道气息是出现了一瞬间,随后就消失不见。
  丰腴女子没有微微一蹙。
  “高世。”
  丰腴女子清冷的声音在这座皇帝早朝的大殿中想起。
  “臣在。”
  此时从殿外走入一位青年文官,嘴上一抹胡子,似乎是刚刚蓄须不久,他人级别不高,是当朝的正五品文官,御史中丞高世。
  高世对着皇座上的椅子行礼,恭敬无比。
  “今天起你就是御史台御史大夫,替我监察文武百官!”
  丰腴女子的话虽轻,却有着无尽威严,不容置疑。
  “臣遵命。”
  年轻的文官高世对着丰腴女子,也即是当今皇后行着面对皇帝才行的大礼。
  新人御史大夫高世似乎是知道这位女子的心情不加,没有多说一句话,让人嫁给你残缺的尸体带走,随即只留下丰腴女子一人呆在着冷清的大殿之中。
  这里是上京城,在这里是皇宫。这里是人间。
  而远在万里之遥的北方,这里雪季高达八个月之久,远没有上京城那般温暖舒适。
  这里是妖境,是妖族世代生活的地方,人族是无法在这样的环境中修养生息的,只有具有适应这里环境的妖族才能生活在这里。
  但是妖族也渴望南方的温暖土地,渴望那里的牛羊鸡鸭。
  今夜,妖皇宫同样发生了人族皇宫中的惨剧,老妖皇陨落,几位皇子,加上公主为了这妖皇之位展开了血腥厮杀。
  神殿没有神谕传来,那就说明大祭司并没有特别看好哪一位,最终这妖皇之位会落于随手全凭各自实力。
  妖族之中不会有女性就不可登基为皇的说法,只要势力够强,登基为皇不是不可能。
  妖皇宫的厮杀没有持续多久,一位冷艳妖邪的女子衣裙上沾染了玫瑰金色的妖族血液,将这位女妖映衬的格外娇艳。
  美丽女妖,或者说是女妖皇登上了妖皇座,一股沛然威亚从妖皇殿中冲天而起,从固体到凝识,从凝识到紫府,从紫府到通幽,转眼间就到朝暮,然后就到了春秋,一路走到春秋之巅,大殿之外的黑木竟然长出了新芽!
  殿外站满了妖兵,此时他们目露期待看着妖皇殿中那位冷艳妖邪的身影。
  终于,不负众望,这春秋之巅不是这女妖皇的终点,坐在妖皇座上的女妖皇一分为二,一虚一实。
  实的继续坐在妖皇座上,虚的那位直接跃上虚空,一座妖皇之冠束在女妖皇的头顶。
  虚影女妖皇看着遥远的南方,自家的父亲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他感受到,南方的那位男人离开了人间,他的父皇才终于安心的去了/
  这一去,才有了刚才的血肉相残,看似残忍无比,但是它知道,远在南方的那座皇宫志宏,此时因该发生了于这里相差无几的场景,人妖本身并无不同,除了血液的颜色之外。
  女妖皇没有再看南方,二十看向了皇宫之外神殿,那里住着妖族历代的大祭司,听说妖族大祭司可以与天外神人沟通,但是已到神游之境的女妖皇知道,那位应该没有资格突破这天幕的限制。
  此时,一道血光撕开天幕,紧接着一道白光落下,落到人间,女妖皇若有所思,但是看着神殿那便依然安静,这才放心的落到妖皇殿中。
  一虚一实,两道身影相视一笑,虚的那位直接撞进实体的体内消失不见。
  “妖皇万岁,妖皇万岁!”
  妖皇殿外,无尽妖兵妖将伏地欢呼,这道声浪传出了妖皇宫,传出了妖帝城,传到了神殿之中,此时神殿冷清的可怕,似乎没有任何人和妖的存在。
  山洞中的血池中的血水开始平静,一条莲藕般的婴儿手臂从血水中国深处,娇嫩手臂似乎在划着血水,似乎要从血池中爬出来。
  黑袍人停止了吟唱,他关上了铁质古书,将书收入怀中,蹲下身子,一双似乎是男人的双手从黑袍中伸出,插入血水中,顺势捞出一位白嫩的婴儿。。
  婴儿似乎是初生,但是眼睛就可以睁开了,血水没有在这光滑的婴儿皮肤上留下一丝痕迹。
  明亮的眸子流露着一丝天真,一丝好奇,但是但是又带有一丝惶恐,他想开口说话,但是没有办法说出来。婴儿回想了刚刚的发生的一切,就好比是一场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