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翟志本纪 > 第五章 李妃探监

第五章 李妃探监


  众人大吃一惊心里说“这是怎么了,陛下不放谁呢?”
  唐僖宗板着脸说“翟志留下,你们俩人可以出去了。”
  麟元说“陛下为什么,为啥我儿翟志不能出去呢?”
  唐僖宗憋着大嘴,跟麻将八万似的,气势汹汹的说“哼,朕听闻他有霸王举鼎之力,你们先出去,朕要明天试试他。要真的有霸王举鼎之力朕放了他。”
  王太医和麟元以及翟鸿松了一口气,他们都明白,翟志力气远胜于霸王项羽,何止千斤之力。
  “行了,你们出去吧,翟志留下。”
  “遵旨。”众人异口同声的说。唐僖宗扭头就走了。
  麟元回头和翟志说“孩儿,你委屈一宿,明天陛下测试你的力气陛下就能赦免你了。”
  “没事父亲,您和我哥先出去吧,儿在这里您放心,没什么事情。”
  “快点快点,快出去。”牢头不耐烦的说。
  “诶诶,孩,委屈一宿啊。爹爹明天等你出来。”麟元陌陌不舍的说。
  “没事,贤弟,孩子在里边待一宿我跟牢房管事说一声,晚上给他吃点好的,先回我家住着,咱哥俩叙叙旧。”
  “全凭大哥安排,小弟讨饶了。”
  “咱哥俩客气什么,走走走,鸿儿一起走。”
  “诶大伯,听您的,弟弟委屈一宿。”
  “诶,大伯,父亲,哥哥放心,我没事,哈哈哈。”
  三人回到了王府“师弟,到了,你就当自己家一样,这是哥哥的寒舍,请。”
  “诶,到您这里还能客气嘛,咱都亲兄弟哈。”
  “对对对。”王太医又跟手下说“去告诉厨房多炒几个菜,我们鸿儿饭量可大,哈哈哈。”说完拍拍翟鸿的肩膀。
  “诶,俺喜欢。嘿嘿还是师伯了解俺,在家师祖和父亲都不让我多吃。”
  “哈哈哈,里边请。”
  翟麟元进去一看好家伙我哥哥真富裕啊五出五进的大院子,后院还有后花园。家奴婢女有上百人。麟元打心里替哥哥高兴啊,但是转念见悲从中来眼眶湿润了“唉,我哥哥现在幸福,家大业大的,再看看我,我四十多了,我儿子还在牢里待着,唉!”
  王太医看见麟元哭了“咋了兄弟?”
  麟元擦擦眼泪“没事,哥哥,弟弟替你高兴,替你高兴。”
  “我知道为啥,没事兄弟,志儿没什么事,你放心吧。”
  “嗯,我放心。”
  “走,兄弟,鸿儿,饭菜准备好了,咱们去吃吧,咱哥俩喝几盅。”
  “诶。”
  三人进西厢房吃饭。与此同时,翟志这边出事了!!!
  唐僖宗把翟志的事情跟李爱妃说了一下,李爱妃是皇帝最喜欢的妃子之一,天天晚上让李爱妃侍寝,可是今天却让皇后侍寝了。李爱妃说心里想“哼,老不死的,四十多岁老头子还挺花心,不找老娘,对了,听狗皇帝说翟志长得可俊俏,我得出宫看看有多俊俏。”
  “张公公”
  “老奴在。”
  “你准备准备,准备点好酒好菜本宫要出宫看看那个翟志。”
  “娘娘,没有皇妃出宫的道理!!!”
  “你准备准备本宫就要出去,出了事本宫扛着,准备吧。”
  “喏。”
  准备完了李贵妃和张公公俩人到了天牢。门口军兵卫队拦住“什么人,退下。”
  “大胆,这是李贵妃,还不跪下。娘娘要进去看看。”说完张公公拿出来腰牌。
  军兵跪下“奴才有眼无珠,请娘娘赎罪。”
  “平身吧,谁也不许说出去本宫来这里的消息,违令者,斩!”
  “喏,娘娘请。”
  “退下。”张公公命令他们。
  进去问牢头那个是翟志,牢头带着娘娘和张公公找到了翟志,张公公拿出来一锭黄金给牢头“把牢门打开,此事不要张扬,否则小心尔的狗命。”
  牢头开完锁就说“是是是,我先告退,我什么都不知道。”
  “嗯,退下吧。”
  李妃看见了翟志心里一动,心里说“潘安再世,兰陵重生也不如他啊。俊,太俊了。”
  李妃细声细语的说“您就是翟志啊。”说完进入牢房
  翟志一看进来了一位衣着华丽的女人,愣了一下“这人是谁,来这里干嘛?”只会回过神来说“啊,啊我就是翟志,您哪位?”
  “放肆,这是李贵妃,还不下跪。”
  “你放肆,你给本宫退出去,把门关上。”
  “诶诶,老奴遵旨。”张公公吓得把食盒放下滋溜一下退出去了。
  “诶呀,小伙长得真俊俏啊。”李贵妃满面春风的说。
  翟志愣住了,不知所措也不知道说什么“嗯,谢您夸奖,您金枝玉叶来这肮脏之地有何贵干?”
  李贵妃一直笑呵呵的说“诶呀,没有事就不能看看啊,皇帝把你关这里了,我多心疼啊,这不给你送酒菜来了嘛。”
  翟志都傻了心里说“我认识你吗,你就来看我还心疼我,我我我。。。。”嘴上只能说“谢娘娘。”
  李贵妃看见牢房有凳子,拿着食盒一屁股坐下来,笑的对翟志说“来来来坐下,别拘谨。”
  翟志也不敢抗旨让坐就坐吧,但是坐着特别紧张。
  李贵妃看出来他的紧张噗嗤一乐“嘿嘿,紧张什么。”说完手放在翟志手上。
  翟志激灵打一冷战急忙撤手抱拳说“娘娘!”
  “诶,我在,别叫娘娘,叫我思衡就行,嘿嘿。”
  翟志心里说“陛下您还是杀了我吧,我我我”
  “诶呀你看少年英雄,皇帝真昏庸,咋把这么一个少年英雄关牢里了,真的是。”
  翟志抱拳低头的说“娘娘,陛下关我是我犯错了,我该罚。”
  “诶呀,犯什么错,不就这么一首破诗吗,我都天天背,待得秋什么九月八。一着急忘了,嘿嘿”
  “诶,是,嗯。”翟志实在不知道说啥了。
  “来来来喝酒。”说完把食盒里的就拿出来又拿了一只酒杯。
  李贵妃倒上酒,自己抿了一口,之后含情脉脉的看着翟志。
  翟志一直低头双拳握的紧紧的,如坐针毡。
  李贵妃把凳子往翟志这边挪了挪,笑眯眯看着翟志,突然把手摸向了翟志的胸膛。
  翟志看她的手快摸来的时候,吓得一机灵赶快躲开说了一句“娘娘请自重,男女授受不亲。”
  “诶呀,你那是封建迷信,说白了,娘娘我看上你了,你要对我也有意,喝下我这半杯残酒。”说完拿起酒杯放到翟志嘴边。
  翟志的火实在是压不住了,胳膊波开了酒杯,一下把娘娘打翻了。
  “你,你,你。”李贵妃气呼呼的都说不上话了。
  翟志义愤填膺的说“娘娘,您是陛下的女人,如此不守妇道,您再这样,翟志认得娘娘,翟志的双拳不认识娘娘。”说完一拳打到桌子上把桌子打穿了。
  娘娘站起来,满脸羞臊气呼呼的说“哼,你小子给我等着。”说完气愤的走了,心里说“我不能让你小子活,这件事让皇帝知道我就完了,嘿嘿小子,你自找的。”娘娘回宫了,皇帝也没发现。
  到了第二天皇帝带着刘皇后和李妃还有文武百官和翟家父子在含元殿,传翟志去含元殿,翟志到了含元殿叩见皇帝,皇帝说“翟志,看见殿中间那个大鼎了吗,这是当年楚霸王举的鼎,你既然有霸王举鼎之力,那楚霸王的鼎你也来举一下朕看看。举起来放下朕就能放你了”
  翟麟元翟鸿和王太医松了一口气心里说“这不叫事。”
  翟志跪下说“罪民遵旨。”说完左手托鼎底,右手拿鼎唇心里说“不轻啊,有点分量。”嘴上大喊“嘿,起,起,起”大喊三声起之后,众人眼见他把鼎举过头顶。
  唐僖宗都看傻了高呼赞叹“喔,天呐,真有这样的神人,能跟他比力气的恐怕也就只有高祖之子“西府赵王”李元霸了。”
  麟元脸上高兴心里说“嘿,这是我儿子!!!”
  翟鸿说“爹爹,我弟弟有俩下子。”
  “师弟虎父无犬子,志儿太棒了。”。
  百官也都竖大拇指称赞“罢了,大唐有救了。”
  众人都高兴的时候就一个人不开心就是李贵妃,心里说“嘿嘿,小子,我让你今天活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