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抗日谍影之代号渔船 > 第五百五十八章 启程南京

第五百五十八章 启程南京


  热门推荐:
  “得了,你也别废话了,都是大老爷们,今天晚上你就给我弄出个孩子来,明天我们就得走了,你日后什么时候能再见到我们也说不准。”
  “你不是拖累了美莎么?”
  “没关系,我老头子没死,还能照顾她,你只管给我生!”
  孙海川一脸无奈,被赵永奎硬生生的推进了房间,逼着他们生孩子。
  其实,孙海川所想的就是不想让赵美莎日后一个人照顾孩子,干他这行的不一定哪天就挂了,所以他更不想将所有的事儿都留给一个女人去背。
  整整一夜,孙海川出来的时候已经是精神饱满,中毒后的反应也荡然无存了。
  赵永奎大清早就站在孙海川的门前,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昨天晚上可有春风袭来?”
  “呃,大概是秋风。”
  “到底有没有,我老头子还能不能抱上外孙?”
  这时候,赵美莎从房间里出来,一脸的绯红。
  “爸,你别问的那么直接好不好?”
  赵永奎火大了:“你们不着急,你可知道不孝有三……”
  赵美莎哼了声:“无后为大,我知道,我们早就有了,现在已经怀上了。”
  “真的?”
  “当然是真的,他是医生,他一把脉就能看出来。”
  赵永奎横了眼孙海川,嘴角翘了起来:“哼,你们两个现在穿一条裤子,他是医生不假,但是我还不放心,邱管家去把王大夫请来,我倒要看看小姐到底有没有喜!”
  不一会王首发来了,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给赵美莎把了脉之后嘴角翘起,伸手要赏钱。
  “赵老爷,您家还真的有喜了。”
  赵永奎立马变了个人似的,开心的像是个孩子,掏出一把大洋扔给了王首发,王首发屁颠的离开了。
  孙海川叹了口气,他知道大概是前次回来造下的孽,但那也没法子。
  第三日,赵府上下都在准备晚上唱戏的事儿,而赵永奎跟赵美莎两个人坐在房间里大眼瞪小眼的,邱管家告诉他们东西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子时一过,他们就可以立刻出发。
  孙海川那边已经搬去了宪兵队,自己主动的不动弹,就不用日本兵整日守在医馆门前了。
  可就在此时,船越忽然接了个电话,脸色立刻沉了下来。
  “你说的那个大夫我后天就要见,济南暂时交给三木少佐来监管,你尽快启程吧。”
  “将军……”
  “没有什么可犹豫的,带上人,快点来,过几天我还得去奉天开会。”
  电话挂断,船越武夫面沉似水,眸子里闪出一阵不悦。
  但是没有办法,这是命令。
  小野看出了船越武夫的心思,他凑到了进前问了句:“大佐,您有心事?”
  “嗯,小野啊,我要是离开了之后,你可得好好的善待自己,新来的长官未必有我们这层交情。”
  “您要离开了么?”
  “对,今天晚上就走,所以我希望你……哎,你还是帮我收拾东西吧,我得启程去南京了。”
  这是个非常要紧的消息,小野心中犯了合计,他也想即刻将此事告诉孙海川,让他做好准备。
  可船越武夫直接说了句:“收拾完了,你再帮孙队长收拾一下,我们一起走。”
  小野说了声是跑去通知船越夫人,船越夫人简单的收拾了下,将房间里没用的文件全都烧毁了。
  而船越武夫在办公室内也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干净,该烧掉的也一点没留。
  反倒是孙海川那里,早就收拾好了,一个医药箱,一本书。
  等到天黑十分,孙海川跟着穿着便装的船越武夫上了车,前后四五辆汽车的士兵跟着船越武夫一路向南京奔袭。
  小野的双眼朦胧,他将图纸交给上级之后,就一直在研究南京的地形,他得到的命令是也会被调走,跟在船越武夫身边。
  孙海川平静异常,船越武夫在车上没有跟他说一句话。
  反倒是船越夫人跟孙海川不停的唠起了家常。
  “我们的家乡非常的美丽,富士山脚下的樱花,每年盛开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的男女在那里约会,或许你此去可以找到更好的姑娘。”
  “夫人言过了,我此去还是要回来的,我有妻儿,有家眷。”
  “哎,大佐都跟我说了,除非战争结束,不然的话你……”
  船越夫人的脸色也很难看,看起来她是个非常善良的人,但她也改变不了定式。
  船越武夫低声说了句:“孙大夫,你的身份我们很清楚,想必你也很清楚,能把你留到今天是我极力保护,不然的话李会长的事儿就可以让你进地牢了。”
  “李会长?”
  “对,当时我是没有怀疑你,但是从曹队长出事儿之后,你的嫌疑就最大了,王村的事儿也是你搞得吧?”
  “大佐说笑了,我哪有那个能耐。”
  “哼哼,好,你不说我也不说,我为的是我的政治目的,跟他们军部的想法不一样,你为的是你自己的事儿,我也不过多参与,不过希望你以后跟我之间还是互相留个底比较好。”
  “一定,一定!”
  “我说这话的意思想必你也能明白,就是希望你做好准备,去了东京都,你也别回来了。”
  孙海川觉得船越似乎给自己套上了一把锁,也给自己架上了一把刀。
  随时可以干掉自己,原因是自己是地下党,也可以随时利用自己,因为自己对他来说就是筹码。
  这老家伙,脑子里到底装的是什么东西。
  孙海川不再言语,船越夫人只顾着给船越剥桔子,给孙海川递点心。
  几天的路程,很顺利,他们到达了南京。
  这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但是从侵略者来了之后,这里就变成了愤怒之城,战斗之城。
  所有爱国的人士,没有一个不想把他们立刻赶出这个国度,没有一个不想立刻将他们送上惩罚的刑台。
  机车停在一处隐蔽的庭园,这是一栋豪华的欧式别墅。
  门外十几个黑衣人站着岗,船越武夫下车之后,数名黑衣人前来帮忙拿东西。
  接过孙海川手里的东西,那位黑衣人冲着孙海川清单的笑了下。
  孙海川心头一愣,不禁的开始思绪起来。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