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诸天星图 >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定下期限

第一百六十七章 定下期限

    曹正淳说话的时候虽然是一直是笑眯眯地,然而让口中的话音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他张口就要解散朱无视的护龙山庄,这使得朱无视也终于是坐不住了。
  
      目光冷然无比地凝视着曹正淳,朱无视上前走了两步,他一字一顿地沉声开口说道:“曹公公,何必逼人太甚呢!”
  
      耳中听得这句话,曹正淳佯作惶恐地连忙朝着朱无视拱了拱手,他神色看上去十分委屈地出声说道:“哎呀,奴婢岂敢对神侯相逼呢?
  
      奴婢此举也只是想要让神侯的手下有点压力,好让他们能够尽心尽力地效忠陛下!”
  
      说到这里,曹正淳更是转身朝着正德皇帝拜了一拜,他的面容之上尽是忠心耿耿地神色。
  
      “护龙山庄,大内密探,一向都是对朝廷尽心尽力的。”
  
      朱无视脸上的神色越来越地冷峻了,他看着曹正淳的目光亦是愈来愈加漠然。
  
      不过端坐在上首的正德皇帝在听到朱无视这句话以后,他的心里面却是突然间升起了一丝不快:“的确,这护龙山庄和大内密探忠心朝廷,可是他们却并非是忠心于朕啊!”
  
      正德皇帝之所以坐视曹正淳一直在对朱无视发难,究其原因便在于这里。
  
      放眼大明朝廷当中的三大暴力机构之内,无论是东厂还是锦衣卫,这两者所忠心的皆尽都是当今天子一人。
  
      只不过护龙山庄就截然不同了,这个势力虽然对于大明朝是忠心耿耿,可他们却是在朱无视的掌控之下,正德皇帝根本就无法干涉分毫半点。
  
      在正德皇帝看来,东厂的曹正淳虽然算是奸佞,但是曹正淳自始至终却是一直都在他的掌控当中。
  
      而朱无视虽然看上去忠诚厚道,但是正德皇帝却是看不透朱无视的心里面究竟在想些什么。
  
      因此在这两者当中,自然是朱无视更加地令正德皇帝忌惮了。
  
      随即,正德皇帝表面上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朱无视一眼,他直接就偏向着曹正淳说了一句话:“皇叔不必动气,朕也认为曹公公的提议可行。
  
      有些压力的话,办事的人会办的更加尽心尽力。”
  
      说完以后,目光深邃地正德皇帝不由得抬头迎上了朱无视的双眸,他声音幽幽地询问道:“皇叔认为呢?!”
  
      对于正德皇帝而言,如果能够借助这个机会直接解散掉护龙山庄,使得这个不受他掌控的暴力机构彻底地消散,这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如果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能够将此事调查清楚,那么正德皇帝也同样并没有什么亏损,所以他直接就顺水推舟地同意了曹正淳的提议。
  
      朱无视静静地与正德皇帝对视了几息的时间,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妥协。
  
      毕竟他仅仅只是铁胆神侯,而正德皇帝却是当今天子,他不让步难道还要逼着正德皇帝让步吗?
  
      随即,只见朱无视神色凝重地出声说道:“好,那就请陛下定下一个期限,在这段时间之内,臣定当给陛下一个满意的答案!”
  
      深深地凝视了朱无视一眼,正德皇帝突然间展颜一笑,只听他声音亲善地说道:“皇叔也莫要绝对的朕是在为难你。
  
      朕给足皇叔一个月的时间,如果一个月之后,护龙山庄的大内密探还查不出个究竟来,那么这大内密探的实力也未免有些太过名不副实了。
  
      届时,护龙山庄就地解散,朕直接让周辰统率锦衣卫彻底剿灭巨鲸帮!”
  
      伴随着正德皇帝口中的话音落下,侍候在他身边的曹正淳当即面色大喜,他立刻躬身行礼说道:“陛下英明!”
  
      与此同时,周辰亦是起身朝着上首的正德皇帝行礼说道:“臣,遵旨!”
  
      周辰之所以反应如此迅疾,一来是因为正德皇帝的言语当中刚刚提到了他。
  
      第二个原因便是,周辰也同样乐得见到朱无视和护龙山庄受到正德皇帝的为难,虽然周辰知道这件差事肯定不会让朱无视感到多么地棘手。
  
      正德皇帝都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朱无视自然也是只有捏着鼻子认了下来,只见他拱了拱手,声音淡然无比的说道:“臣,谨遵陛下旨意!”
  
      “好,那就这么决定了!”
  
      正德皇帝笑着做出了最终的决断。
  
      抬手轻轻一挥,正德皇帝出声说道:“周大人留下,皇叔和曹公公先离去吧!”
  
      “微臣告退!”
  
      “奴婢遵旨!”
  
      朱无视和曹正淳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齐齐拱手应声说道。
  
      紧接着,他们两人便退出了养心殿外。
  
      待到朱无视和曹正淳两人的身影彻底地消失以后,正德皇帝再次抬手一挥屏退了殿中的宫女和太监,唯独留下了周辰一人。
  
      随即,只见正德皇帝起身转过龙案来到了周辰的身前,他轻笑着出声说道:“你可知道朕为何要将你留下来?!”
  
      耳中听得正德皇帝的询问,周辰的心里面也有了大概的猜测,要么就是和假乌丸和假利秀背后的势力有关,要么就是和刚刚朱无视所接下的任务有关。
  
      不过周辰却是并没有直接明言,而是摇了摇头出声询问道:“臣愚钝,还请陛下明示!”
  
      前者无非就是针对一些东瀛武林,这对于周辰来说自然是没有任何的难处。
  
      而后者则是事关于朱无视这个皇室宗亲,在正德皇帝没有明确的指示之下,周辰自然不会去僭越规矩。
  
      所以他直接就选择了装糊涂,毕竟有些时候装个糊涂人,那才是真正聪明的地方。
  
      虽然周辰并没有承认,不过正德皇帝却是一眼就看穿了周辰是在装糊涂。
  
      要知道当年周辰和弘治皇帝在打机锋的时候,他正德皇帝可是就在屏风后面看着呢。
  
      因此对于周辰说他猜不到自己留下他的目的,正德皇帝那是半点都不信。
  
      一时之间,正德皇帝不由得指着周辰笑骂了一声说道:“没想到你周辰现在也变得这么滑头了。”
  
      从正德皇帝的语气来听,他显然是并没有真正生什么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