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神剑平天下之魔镜 > 七七、皆大欢喜

七七、皆大欢喜


  南宫雨、方圆和张正坐马车回到栖霞总号,南宫盛、郑九顺、司马空空、张兰兰等人得知江云“网开一面”后兴奋不已,因为江云贵为帮主夫人,身兼刀斧堂总堂主,身份和地位无与为比,对东方帮主的影响非同寻常。东方帮主英明神武,察觉凤凰山庄的劣迹后绝不会容忍。
  凤凰山庄劣迹斑斑,罄竹难书。南宫雨家破人亡,变得一无所有;郑九顺“被死亡”,成了丑八怪;张正被囚禁二十年,家破人离;张兰兰被玩弄,身染毒瘾。他们每个人都是一个悲剧,催人泪下。方圆和司马空空被诬盗窃南宫钱庄的帐册,方圆还上了恶人榜,处处受排挤。楚楚的亲人灰飞烟灭,楚楚下落不明。
  不论凤凰山庄干了多少坏事,在号称“天下为公”的今日武林,也似乎只有东方帮主才能打倒它。也只有江云的“网开一面”,南宫雨他们才能以特殊的方式见到东方帮主,表达诉求。他们的遭遇折射出整个武林的悲哀。
  ——东方帮主巡视天下,耳闻目睹的一切场景居然都是有人事先精心安排的。
  方圆闷闷不乐地说:“江云也许能为我们‘申冤’,但我觉得她在利用我们。江云专门派花小云去太阳岛破解魔镜的秘密,掌握了凤凰山庄的不少罪证,她却只强调寻找冷峻而忽视其他二十二个‘二十八星宿’杀手,因为包括冷峻在内的二十三个杀手,才是证明凤凰山庄是‘南宫血案’和魔镜骗局幕后黑手的铁证。江云‘特别关心’冷峻,可能因为冷峻知道花家的底细。从叶丽君的口吻可以听出,花小云是江云和花满园的儿子,而冷峻与花满园父子同出逍遥门,应该知道这一秘密。所以江云投鼠忌器,不敢公开对抗凤凰山庄,让我们拦路告状,她自己成可进败可退。”
  南宫雨断然说:“我们与凤凰山庄势不两立,只要能为我们申冤报仇,凤凰山庄与江云一家的恩恩怨怨我们不要管。江云以我们夜探凤凰山庄为条件,我们必须去!”
  南宫盛、郑九顺、张正、司马空空纷纷表示赞同。
  张兰兰凄凄然地说:“方大哥,楚妹妹等着你去救她!”
  方圆叹息说:“如果不是为了找楚楚,我是不会介入林江两人的权斗的。凤凰山庄如龙潭虎穴,如果把楚楚藏起来,并不是像讲侠客故事那样,夜里潜进去就能找到的。找冷峻也一样。”
  南宫雨等人觉得也有理。
  方圆说:“江云知道我们急着打倒凤凰山庄,所以设‘夜探凤凰山庄’为条件。其实她自己更急于打倒凤凰山庄,我们今夜不去探凤凰山庄,她明天也会暗助我们拦路告状的。”
  南宫雨点头说:“有理。打蛇不死被蛇咬,必须一次性告倒凤凰山庄。楚姑娘说林月影的遗书指明‘梦幻公子’是林龙,‘摧花十一’的凶手是刘金香,我们去联络那些被害女子,动员她们一起去告状。”
  方圆摇头说:“江云想暗算凤凰山庄,让凤凰山庄猝不及防。凤凰山庄线眼众多,我们去动员他人会被发现的。凤凰山庄发现后反制江云的话,结果两败俱伤。这样他们肯定不干,会相互妥协的。我们是他们的棋子,随时可以被牺牲。”
  南宫雨悲愤地说:“权力掌握在他们手中,我们必须走险棋,错过这次机会永远见不到东方帮主了。干脆炒热林月影的遗书,让整个杭城满城风雨,把凤凰山庄推上风口浪尖,他们想妥协也妥协不了!”
  方圆叹了口气,说:“也许他们的能量远比我们想象的要大。既然只能依靠东方帮主,我还是去找‘安邦神剑’吧!”
  南宫雨咬牙说:“江云可利用我们,我们也可利用她,假托她的名义去动员,而且只有以江云的名义去动员,那些女子才敢去告状。”
  **********
  华灯初上,“柳浪闻莺”里喜气洋洋,江云也笑逐颜开,因为花小云抓到了七位“惊龙逆行”的刺客——李洪和六位冒充“七彩天使”的女子。这七位刺客潜入城中妖言惑众,蛊惑全能教痴迷者参与“惊龙逆行”,被无处不在的小混混发现,由潘良勇和汪新勇抓了回来。花小云纵横黑白两道,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大显身手,他总共抓住了“惊龙逆行”的一百八十四名刺客,只剩下主谋陈志中和其他五位“七星刺客”了。他要一鼓作气,在东方帮主到来之前抓住陈志中,将“安邦神剑”献予东方帮主。届时,花小云必得东方帮主赏识,成为凤凰山庄里披红戴花向东方帮主敬“女儿红”的新郎官。
  花小云明白,即使东方帮主亲自主婚,林凤也不情愿嫁给他,甚至会搬出师父妙智师太即东方帮主的前妻来闹。不过,他有把握让林凤不敢闹,因为到时凤凰山庄的存亡兴衰在于林凤的“择婿”上。
  江云见花小云孺子可教,气也消了。她踌躇满志,因为有那么多人披麻戴孝拦路状告林虎,东方帮主必龙颜大怒,即使不让林虎下地狱,也会让林虎下储位。
  **********
  “凤凰台”里红烛高照,叶丽君脸色铁青,因为街坊对林月影的遗书众说纷纭,说害死林月影的“梦幻公子”是林龙、“摧花十一”的凶手是刘金香。这种绯闻为人喜闻乐见津津乐道,很快就沸沸扬扬。
  林龙、林凤和金鑫沉闷不语。在东方帮主即将巡幸杭州之际,这样的舆论绝对是凶兆。
  叶丽君怒视着林龙嗔说:“你不是说林月影的遗书只是表达悔恨,没别的意思,怎么会这样?!”
  林龙灰头土脸,连大气都不敢出。他是北上追捕表弟叶嘉兴刚回来的。
  林凤看了林龙一眼,悄声说:“娘,林月影的遗书最后一句是谜语,‘不到黄昏梦难成’是‘林’字,‘白头尤是幻亦真’是‘龙’字。大哥有一本‘群芳谱’,画着很多女子的画像,被大嫂子偷走了,大嫂子就把十一个在杭城的女子毁了容,包括林月影和我师姐圆真。”
  “你,你……”叶丽君哆哆嗦嗦地指着林龙,气得说不出话来。
  林凤瞪着林龙说:“大哥,火烧眉毛了,快把实情告诉娘!”
  “你都说了,就这样。”林龙耷拉着脑袋很沮丧。
  金鑫小心地说:“夫人,急也没用,得想想法子。”
  叶丽君没好气地说:“防民之口甚于防川,能想什么法子?肯定是江云布的局,她要对凤凰山庄下手了。原以为搬出老尼姑就能吓住江云,没想到她明枪不敢用暗箭,难道不怕玉石俱焚?”
  金鑫说:“她的命门掌握在我们手中,肯定如鲠在喉,所以铤而走险,借民众之口兵不血刃。”
  “她真敢玩命?”叶丽君恼怒不已,凤凰山庄这么大基业,丈夫又不在,怎下得了决心与江云玩命呢!
  林龙乱了方寸,徬徨失措。
  此时,蒙着面的尼姑圆真径自进来。凤凰山庄戒备森严,能径自进来的人绝非外人。
  叶丽君看到圆真喜出望外,急说:“阿真,有什么消息?”
  圆真瞥了林龙一眼,躬身说:“夫人,有人鬼鬼祟祟来怂恿我,叫我明天去拦东方帮主的路,告林副帮主的状。”
  “哦?说详细些!”叶丽君大惊失色。杭州在林虎治下,最怕民众状告其无道,致使怨声载道。林龙、林凤和金鑫瞪大眼睛看着圆真。
  圆真说:“我在修晚课,有个蒙面人把我拖出白云庵,说没有恶意,不能让我师父知道。他说‘摧花十一’的凶手是少夫人刘金香,那十一个被毁容的女子都是林公子的情人,是因为林公子作孽,才导致我被毁容,林月影还自杀了;林月影的遗书最后一句是谜语,谜底是公子的姓名。叫我咬破指头把那个谜语写在白布上,明天中午去岳王庙前告状,到时会有人帮我进去的。听他的口气,还要动员其他九个被毁容的女子一起去。为了脱身,我假装爽快地答应了。”
  “好阴险的江云!”叶丽君咬咬牙,反而变得很平静,安慰说:“阿真,你的容貌被毁,我会叫龙儿对你负责的。你要关注你师父的一举一动,特别是明天,她和东方帮主说些什么话,你一定要牢记!”
  “是。”圆真瞟了林龙一眼走了,眼神爱恨交加而又充满忧虑。
  叶丽君神情凝重地说:“江云既然暗渡陈仓对我们下手,必定下重手,还会让南宫雨、张正等一起拦路告状,后果不堪设想。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还手。两天前派人去白鹿城接罗圣华和施德义的家属来作证,看来时间赶不上了,再说对江云还不够致命。我们有绝杀江云的绝招,但只能经凤儿的师父之手,如果我们自己对东方帮主说出江云与花满园生杂种花小云的丑事,东方帮主会怀疑我们,一是从何得知,二是为何到现在才说,三是知道人家的家丑会成为人家的肉中刺,总之会殃及自身。”她放缓语气柔声说:“凤儿,要是由你师父去对东方帮主说,就没有这么多的顾忌了。”
  林凤为难地说:“娘,我师父四大皆空,她是不会插手的。我求过她老人家,她坚决不同意,我再去求她也没用。即使我师父肯说,让东方帮主冷落江云,也没法子封民众之口啊!结局是两败俱伤!”
  叶丽君恼声说:“看来只能向江云妥协了!你那老尼姑师父老痴呆了,如果没有江云这狐狸精,她就不用做尼姑,居然有仇不报。诱方圆和楚楚去对付江云母子,这两个小东西也不上当。拦路告状,这招真毒!”
  林龙狠狠地说:“以毒攻毒,派星宿杀手让这些告状的人消失!”
  叶丽君瞪了林龙一眼,嗔说:“这样的话整个杭城闹翻天了,东方帮主岂能不知?加上江云推波助澜,你爹扛得住吗?”
  林龙哑口无言。
  林凤怯声说:“娘,如何妥协?”
  叶丽君叹了口气,眄向金鑫。金鑫说:“小姐,东方帮主出行,五百步内甚至更远,都由江云的手下控制,民众接近不了东方帮主。只要江云愿意配合,封住民众之口易如反掌。”
  林凤忧虑地说:“如何江云才会愿意?”
  金鑫慢慢地说:“除非小姐愿意嫁给花小云!”
  林凤霍然站起,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让我去警告江云,叫她死了这条心,否则我去见东方帮主揭露她的丑事!”
  叶丽君拉住林凤的手,疼爱地说:“凤儿,娘视你如掌上明珠,不想把你嫁给花小云,比武招亲完全为了搪塞花小云,比武取前两名也是为了给你选择的余地。今天早上砍的‘女儿树’是假的,你明白娘的苦心了吧?江云由娘去找。”
  林凤倚向叶丽君,感激地叫了一声娘。叶丽君搂住林凤。
  金鑫说:“夫人知道小姐心仪方圆,有意招方圆为婿,小姐意下如何?”
  林凤忙离开叶丽君的怀抱说:“不行不行,方圆有楚楚了,这是不可能的!”
  金鑫笑说:“只要小姐喜欢,我们可以帮小姐抢过来。”
  林凤说:“现在是凤凰山庄的危难时刻,不要说这些。说说如何对付江云。”她目光闪烁,顾左右而言他。
  金鑫说:“江云肯定也不愿两败俱伤,只要把凤凰山庄的决心传递给她就行了。东方帮主明天来喝喜酒,小姐必须选一个新郎。”
  林凤咬咬樱唇说:“我都不选!”
  叶丽君严肃地说:“傻孩子,东方帮主来凤凰山庄喝喜酒是天大的事,你不能这不选那不选。知女莫若母,娘知道你喜欢方圆,你只是担心楚楚。这样吧,你去协助方圆抢神剑,以培养感情,楚楚由娘处理。”
  林凤诧说:“怎么处理?楚楚在娘手中?”
  叶丽君不置是否,催林凤快去找方圆。
  林凤匆匆地走了。
  林龙好奇地说:“娘,难道真要招方圆为婿?”
  叶丽君说:“方圆比张武和花小云规矩,规矩的男人难找,而且方圆的爷爷可能是周理,和周理结亲对凤凰山庄有利。小凤这丫头不肯与楚楚抢倒也奇怪,难道她与楚楚有什么特殊的关系?”
  **********
  凤凰山庄前的很多茶馆酒楼里灯火通明,唯“凤来阁”黑灯瞎火。
  方圆站在“凤来阁”前,愁眉不展若有所思。找楚楚还得从“凤来阁”入手,现在居然打烊了,这肯定不是巧合。难道真是凤凰山庄抓走了楚楚?凤凰山庄抓走楚楚的动机和目的是什么?难道真如江云所说防止楚楚拦东方帮主的路告状吗?楚楚从来没想到告状,更没有作此想的表露,凤凰山庄有必要“预防”吗?凤凰山庄最怕告状的应该是南宫雨,而没对南宫雨采取预防措施。进凤凰山庄问肯定不会承认,潜进去找肯定不可行,里面戒备森严,怎么可能找到一个被秘密关押的人呢?时势比人强,唯有找来“安邦神剑”去求东方帮主了!
  方圆看了凤凰山庄的大门一眼意欲离开,看见林凤和小芬小芳骑着马出来。方圆想躲开,林凤已催马前来。林凤寒着玉脸地说:“方圆,你来凤凰山庄前鬼脑鬼脑干什么?”
  方圆老实地说:“上午在凤凰山庄里,你叫我和楚楚离开杭州。我出来找楚楚时楚楚不见了。在‘凤来阁’里不见的,掌柜说是张武掳走的,我发现掌柜在撒谎,所以再来问问。”
  林凤看着黑灯瞎火的“凤来阁”想了想,说:“你认为是谁掳走了楚楚?”
  方圆默不作声。他不敢说怀疑凤凰山庄,尽管觉得林凤不坏,但总不会帮自己。
  林凤凝视着方圆说:“你既然来比武招亲,楚楚不见了不是好事吗?”
  方圆尴尬地说:“林小姐别开玩笑了,你明知楚楚是为了帮你。”
  “你们是泥菩萨,帮得了我吗?”林凤向马前挪了一下身子,像让出空间给方圆坐,笑嘻嘻地说:“上马吧,我帮你去找,只有我才能帮你!”
  天上突然砸下拥娇同骑的艳福,方圆差点晕了,忙不迭溜进小巷。
  小芬好奇地说:“小姐,你真让他骑?”
  林凤一扬马鞭嘟嘴说:“他真敢骑,看我抽死他!”
  小芳笑说:“小姐就是厉害,他倒知趣。夫人叫我们帮他找神剑,把他吓跑了怎办?”
  林凤驱马前行,肃然说:“先去黄龙别院。”
  林凤和小芬小芳策马远去。方圆从小巷里出来,他决定去雷峰塔,他认定今夜刺客一定会在雷峰塔出现。
  **********
  紫云洞里火光惨淡,铁铮、季风、云上天、银鹰和姚文杰等五人在火堆旁比划招式练“生克五行阵”,像小孩子做游戏一样滑稽。他们脸色苍白,动作迟缓,精神萎靡,是被“冰丹”摧残了脑子,又只能服更多的“冰丹”来维持,加速走向不归路。陈志中和李月娥焦虑不安,他们感觉到活动的空间越来越狭小,行刺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李洪等人去引诱全能教痴迷者被抓走,他们在雷峰塔下“斩蛇”的行动肯定曝露了,凭五个脑残的“七星勇士”去行刺犹如飞蛾扑火,所谓的“生克五行阵”只是忽悠这些白痴的噱头,用来“推倒”雷峰塔的火药一时弄不到。如果用火药炸倒雷峰塔,压死东方白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他们是过街老鼠,紧要关头到哪去弄火药?
  陈志中想起了留侯周小圆,他真希望神通广大的周小圆此时能出现。
  洞外脚步声传来,听得出是一个人的脚步声,脚步声没作掩饰,似乎无恶意。陈志中从布套里抽出一把通体黝黑的剑,警惕地盯着洞口。
  “我是周小圆。”来者自动报上名来。内明外暗,不然一时很难认出来者是周小圆。周小圆仍是老道士装束,斗笠压得很低。他看到陈志中手中的剑后微微一愣,赞叹说:“好剑!这就是‘安邦神剑’吧?”
  “不错。”陈志中松了口气,把神剑插回布套。
  周小圆走近说:“即使神剑削铁如泥,也杀不出接近东方白的血路。刀斧堂下午开始封锁了通往雷峰塔的路,说明东方白必经雷峰塔,而且就在近两天。我们只有一夜的准备时间了。”
  陈志中的眼神充满期待,焦急地说:“说得没错,怎么准备?”他怕铁铮等人听到,压低声音说:“我想用火药炸倒雷峰塔,可惜弄不到!”
  周小圆一拍胸膛说:“英雄所见略同,包在我身上。等到三更后,那些封路的刀斧手会昏昏欲睡,我们从树林里潜进去,把东西埋好。”
  陈志中和李月娥喜出望外,不得不佩服“留侯”的运筹帷幄之才。
  周小圆说:“江云严防雷峰塔,做梦也不会想到暴露了东方白的行程。”
  **********
  江云坐镇“柳浪闻莺”,等待搜捕陈志中的消息。东方帮主明天中午就要来杭州了,今夜是搜捕的关键时刻,要是能抓到陈志中并得到神剑,她在东方帮主心中的地位将大大提高,在武林中的威望将百尺竿头。要是方圆和南宫雨今夜潜入凤凰山庄找到冷峻的踪影,就可证明凤凰山庄是魔镜骗局和“南宫血案”的幕后黑手,她即可抄查凤凰山庄,趁机除去冷峻。就算方圆和南宫雨没找到冷峻,明天拦东方帮主的路告凤凰山庄的状,也让林虎吃不了兜着走。
  江云想入非非,恍惚中觉得自己众望所归,成了东方帮主的继位人。
  阎管家进来打断了江云的美梦,说叶丽君求见。夜猫子进宅,好事不来。江云皱了皱眉头,让叶丽君进来。
  阎管家出去后忽儿,叶丽君径自快步进来。江云示意叶丽君坐下。叶丽君毫不客气地坐下,面无表情地说:“帮主夫人,你不怕玉石俱焚吗?”
  这话开门见山,江云好像没听懂,惊讶地说:“叶姐,此话怎讲?”
  叶丽君冷然说:“你暗中让人拦路告状,等于把凤凰山庄往死里整。凤凰山庄自知招架不住,只有与你同归于尽了!东方帮主如果知道花小云是你与花淫贼的儿子,他会放过你们母子吗?”
  江云勃然变色,身子微微战栗,可见内心的恐惧和恼怒。
  叶丽君笑了,说:“现在收手还来得及,我们井水不犯河水,谁当东方帮主的继位人顺其自然。如何?”
  江云表面上很快平静下来,陪笑说:“顺其自然,很好,顺其自然。”
  两双曾经黑白分明的眼睛对视着,互传意志。两人击掌为誓,然后心照不宣地笑了。
  ——两个罪恶集团一拍即合,达成了妥协,皆大欢喜。
  叶丽君说:“还有一事,拦路告状可以阻止,街坊的谣言如何消除?”
  江云诧说:“哪来的谣言?只有张正、南宫雨和方圆三人知道!”
  叶丽君显然不信,说:“你没有动员那些被毁容女子一起去告状?”
  “没有,绝对没有!”江云没想到凤凰山庄还有这么多的罪证。
  叶丽君见江云不像撒谎,此时此刻也没必要撒谎,多问反而给对方知道了对自己没好处,便叹了口气不再说。
  江云没有追问,因为街坊传说她很快可以获悉。暗箭伤人总不太光彩,她为了表达对叶丽君的歉意,恨恨地说:“肯定是南宫雨和方圆他们搞的鬼,想挑拨离间坐山观虎斗,太可恶了!竟敢老虎头上拔毛,让他们在杭城消失!”
  叶丽君摆手说:“帮主夫人妹子别急,东方帮主明天就来杭城喝喜酒,要防节外生枝。方圆是参加比武招亲的人,还是先放他们一马。只要我们两家和好,以后慢慢猫捉老鼠。”
  江云认真地说:“还是叶姐想得周到。事已至此,叶姐不要再卖关子了,叶姐希望招谁为女婿?”
  叶丽君说:“张武想破坏我们两家结亲,是我们的共同敌人,首先排除。花小云凤儿对他太了解,凤儿坚决不从。方圆是江湖浪子,野性难驯,不知与凤儿有没有缘分。但东方帮主来喝喜酒不能没有新郎。我有一个两全其美的妙计,让我们两家皆大欢喜。”
  “哦?!”江云很诧异。两家险些玉石俱焚,哪来的两全其美皆大欢喜?
  叶丽君神秘地说:“楚楚与凤儿长得一模一样,小云肯定喜欢。”
  江云讶然说:“让楚楚代替小凤嫁给小云?!”
  叶丽君点头说:“很对!”
  “叶姐真乃神人也!”江云拍案叫绝。
  **********
  天上无月,寒星闪烁。林凤和小芬小芳三人骑马来到黄龙别院前,黄龙别院大门紧闭。三人下马,小芬和小芳去敲门。良久,大门打开一条缝,挤出一盏灯笼和一个脑袋,看清是林凤后才不慌不忙地打开一扇门,足见戒备森严。
  林凤没有与门卫说话,把马缰交给小芳自己直奔卧云楼。刚到卧云楼门外,门打开走出一个黑衣中年胖男人,长得有点像妇人,看到林凤后忙笑脸相迎。
  林凤说:“王凌,‘凤来阁’为何早早关门?”
  原来王凌是“凤来阁”的掌柜。
  “夫人吩咐的。”王凌的声音像鸭叫。
  林凤注视着王凌说:“楚楚是你抓的?”
  王凌请林凤进屋,说:“夫人吩咐过,任何人不得打听,包括小姐你。”
  林凤呶嘴说:“我用打听吗?这是惯例,在你店里失踪的人当然是你抓了。方圆在找你,你这几天不要去‘凤来阁’。楚楚关在地牢里吧?谁守卫?”。
  王凌为难地说:“小姐别问了,都按惯例。要是林副帮主知道你破坏惯例,肯定饶不了你!”
  林凤露出敬畏之色,说:“好吧,不为难你。你叫冷峻小心点,江云和花小云最忌惮他,也最想除掉他!我去雷峰塔找神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