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神剑平天下之魔镜 > 七六、投棋布子

七六、投棋布子


  方圆走进“凤来阁”。掌柜看到方圆去而复返很意外,好奇地说:“方公子,有楚姑娘的消息吗?”
  方圆说:“没有。那拐脚老头说不定是楚楚的姨父,所以不用急。那拐脚老头驼着背,是右腿瘸的吧?”
  掌柜模拟着瘸腿试走了几步,说:“没错,是右腿瘸的,他离开时带着楚姑娘,所以特别受关注。”
  方圆逼视着掌柜说:“你在撒谎,楚楚的姨父是左腿瘸的!”
  掌柜一怔,重新试瘸了几下,豁然说:“说错了,是左腿瘸的,是左腿瘸,我年纪大了一时没弄清楚!”
  方圆一把扣住掌柜的右手腕,沉声说:“别装蒜了,瘸的就是右腿!老实说,你们把楚楚弄到哪去了?”
  掌柜大惊,手想挣脱像被铁钳钳住,只得故作镇定地反诘:“腿长在她自己身上,你凭什么说我们把她弄丢了?”
  方圆说:“不是你们弄丢的,你为什么要撒谎?根本没有拐脚老头,你想用楚楚的姨父误导我。楚楚她自己绝对不会一声不响地离开。正如你自己所说,外人不敢到凤凰山庄前撒野,即使来撒野你们也不会隐瞒,所以只有你们自己!”
  掌柜理屈词穷,加之手腕被扣,张嘴说不出话来。
  方圆盯着掌柜的眼睛说:“是凤凰山庄叫你们干的吧?”
  掌柜的眼睛闪过惊愕之色。
  “说,楚楚在哪?!”方圆说着将掌柜的右手反剪,强迫他快说。有伙计悄悄溜出门去,客人见凤凰山庄的“准女婿”大闹“凤来阁”,窃窃私语。
  掌柜的脸涨得通红,急说:“是张武。他说你带楚姑娘来凤凰山庄求亲是对凤凰山庄的羞辱,太放肆了,给你一点教训。楚姑娘曾反抗,但打不过张武。”
  方圆一愣。
  掌柜感觉到了方圆的反应,接着说:“我们伙计都觉得你可恶,所以瞒你,让你去急。如果一开始就直说,你就不会怀疑我们了。”
  方圆对着店里的客人说:“你们谁看到张武带走了一位姑娘?长得很像林凤的姑娘?”
  客人们表示进店不久,没看见。
  “可以放开了我吧?”掌柜挣了挣。
  方圆厉声说:“哪你为何编出个拐脚老头来?你在胡说,你刚才的眼神等于承认是凤凰山庄干的。这里是凤凰山庄的地盘,你们肯定是凤凰山庄的人。”
  掌柜说:“拐脚老头是张武编的,他叫我们骗你。眼神可以表达很多种意思,是你先入为主领会错了。凤凰山庄没必要,也不会抓楚姑娘,不信你自己去凤凰山庄问问。”
  这话能自圆其说,去凤凰山庄问肯定是白问,方圆只得放开掌柜。
  掌柜活动了一下发麻的右手,委屈地说:“真不想告诉你。张武去找陈志中了,他说楚姑娘是日月岛日月魔教的弟子,与陈志中一起来中原,也是行刺东方帮主的嫌疑人,带楚姑娘去可以找到陈志中。”
  也许掌柜说的是真的,至少听不出有假,方圆只得离开“凤来阁”去找张武。张武在找陈志中,而陈志中的最终目标肯定在雷峰塔。
  **********
  方圆火急火燎赶到雷峰塔,看到曹敬业带领刀斧手在清理附近的人员。曹敬业拦住方圆说:“方兄弟,你也不能进去,我们江总堂主有令,封锁雷峰塔,任何人不得进去。”
  方圆说:“东方帮主真来雷峰塔?”
  曹敬业说:“不知道。江总堂主一到杭州就下令封锁雷峰塔。我只奉命行事,其它的一概不知。”
  **********
  “闻莺阁”里,江云喝着茶,听着花小云诉苦。
  江云柳眉一挑,傲然说:“叶丽君这老妖婆以为小辈可欺,在你面前搬弄是非,太可恶了!她用比武招亲来搪塞求亲,让张武和方圆等人与你竞争,还想顺手牵羊得到‘安邦神剑’,真会打如意算盘。哼……休想得逞!”
  花小云毕恭毕敬地说:“叶丽君倚老卖老,属下被牵着鼻子走,盼着主上早点来解围!”
  江云说:“放心,我会对付叶丽君的。你动用道上的朋友寻找陈志中,不惜一切手段弄到神剑,包括从张武或方圆手上抢;同时,刀斧手要做好东方帮主的外围安保。这两件事都很重要,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东方帮主明天中午到杭州,预定行程是这样的,先参观岳王庙,在岳王庙里接见民众,再登龙船游西湖,在白云庵前上岸。”她皱了皱蛾眉,接着说:“进白云庵会见老尼姑,然后去凤凰山庄喝喜酒。东方帮主途经的五百步内禁止闲杂人员出现,但不能场面冷清,所以要让刀斧手和本帮弟子装扮成三教九流,一则确保安全,二则防止拦路告状等扫兴的事发生。东方帮主有‘护龙卫队’贴身保护,不要主动接近。在岳王庙与东方帮主握手的人,一定要事先物色好,策划好动作和说话内容,具体方案由我审核后敲定。听说陈志中在雷峰塔出现,所以雷峰塔附近是防卫重点。每个参与安保的人只知道自己该做的事,不准打听整个行程!”
  花小云说:“是,属下马上去部署!”
  江云起身说:“我去见叶丽君。”
  花少旭恭敬地说:“叶丽君应该来见夫人,我去凤凰山庄通知!”
  江云哂笑说:“不必,媒人应该是上门的。”
  **********
  江云轻车简从来到凤凰山庄,叶丽君慌慌张张来迎时,江云已到凤凰楼前。叶丽君又惊又喜地说:“帮主夫人妹妹,您到杭州怎不通知一声,叶姐我应该抬着八人大轿来迎接才对啊!失敬,实在是失敬!您亲自驾临凤凰山庄,我凤凰山庄受宠若惊!”
  江云笑说:“叶姐不用客气。东方帮主明天来凤凰山庄喝‘女儿红’,我这个做媒人的,当然要先到凤凰山庄准备‘女儿红’了。”
  叶丽君陪笑说:“‘女儿红’早已准备好了,等着东方帮主和夫人来喝。帮主夫人鞍马劳顿,请先进屋喝杯龙井,有话慢慢说。”
  江云支开陪护的人,冷然一笑说:“还是在阳光下说吧!林副帮主亲口应允的,我这个媒人做的媒还算数吗?”
  叶丽君爽快地说:“算数。为了防止凤儿在东方帮主面前闹,所以想出了比武招亲的办法,望帮主夫人能理解我的苦心。为了确保花小云雀屏中选,所以预选两人,花小云一定能进二强。”
  江云寒着脸说:“给小云一点考验本是好事,可是你无心将小凤嫁给小云。林副帮主虽然是东方帮主钦定的继位人,但不是铁板钉钉的。如意魔镜暗藏玄机,众多圣女不知去向、‘南宫血案’惨绝人寰,南宫雨紧追不舍、‘二十八星宿’杀手讳莫如深,这些刀斧堂都有责任查个水落石出。令侄叶嘉兴杀张半仙灭口,并参与‘惊龙逆行’,杀了十二个本帮弟子和‘钱塘三雄’,凤凰山庄难脱干系。你叫东方帮主怎么相信林副帮主?”
  这话单刀直入,直戳要害。江云是刀斧堂总堂主、帮主夫人,她要是按所说的去做,林虎是担当不起的。叶丽君反而很冷静,不动声色地说:“花小云这小子真有福气,帮主夫人为他做媒不惜与凤凰山庄翻脸。帮主夫人爱花小云如子啊!”叶丽君把“如子”说得又重又慢。
  “你……敢揭东方帮主的丑?!小心凤凰山庄变成翠屏山庄!”江云语气虽气势汹汹,但脸色大变,可见外强中干。
  叶丽君平静地说:“我不敢,老尼姑敢。”
  江云怔了怔,换了脸色强颜一笑,说:“和则两利,斗则两伤。小妹亲自上门来说亲,想与凤凰山庄结秦晋之缘。”
  叶丽君换上笑脸说:“叶姐我求之不得。林副帮主答应帮主夫人的婚约一定算数,以后我们两家是一家了。凤儿性格刚烈,逼她嫁给花小云的话,她会通过老尼姑到东方帮主面前去闹。我想出比武招亲就是为了稳住她,要说服她只能靠她爹了。她爹什么时候能回来?”
  江云说:“林副帮主说要亲自陪护东方帮主,所以明天中午回来。到那时说不定‘比武’的结果已出来了,要是获胜的是张武或方圆,这喜酒怎么喝?”
  叶丽君愁眉紧锁,叹息说:“我也为此事担心呐!小云有帮主夫人相助,又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张武和方圆获胜的可能性很小。我最担心的还是凤儿这丫头太倔强,到时会闹出什么事来。帮主夫人要不要劝劝她?”
  江云轻摆素手说:“不用了,她未必听我劝。这小妮子我在禺谷镇见过,鬼怪精灵的。如果让小凤自己选择,她会选谁?”
  叶丽君咬咬银牙说:“只要不选花小云,她选谁都无所谓。这种丑事真说不出口,是花小云太没人性了,改邪归正前的事不说,只说一件事——他在太阳城**我儿媳金香!”
  “哦?!”江云一惊,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叶丽君含泪说:“凤儿怎么可能同意嫁给花小云?要是我龙儿知道了,一定会与花小云拼命!”
  “畜生!”江云的脸色铁青,半晌才挤出两个字。她相信花小云干得出这种事。
  叶丽君轻拭泪眼,说:“林副帮主回信劝慰我说,要以大局为重遵守婚约,如果我们两家闹翻,渔翁得利的是神兵山庄。”
  江云愧然说:“小妹诚心向叶姐道歉,回去一定狠狠教训那畜生!林副帮主说得对,神兵山庄巴不得我们两家鹬蚌相争。”
  叶丽君点头说:“张武来比武招亲,背后可能由李靖指使。”
  江云狐疑说:“怎么说?”
  叶丽君说:“张武泰山比武夺魁后,林副帮主有意将凤儿许配于他,他婉拒了,大大出乎意料。武林中能与凤儿媲美的姑娘只有李靖的七女李素素。李素素去太阳城‘问天’,张武同去;李素素进食人谷,张武也同去,而且只有他俩安全出来。张武来杭州路过白鹿城时,住在李靖的长女家里,说明张武与李家关系密切。”
  江云思索说:“有理!看来张武来比武招亲,目的是想破坏我们两家结亲。”
  叶丽君说:“我也这么想。一对一,能对付张武的只有方圆。让方圆去对付张武,小云和凤儿能不能成亲,只能看缘分了。”
  江云干笑说:“是要看缘分了。”
  **********
  江云回到“柳浪闻莺”,冲着花小云大发雷霆。江云越骂越气,掴了花小云一巴掌,怒斥:“你这畜生居然**刘金香,你让老娘在叶丽君面前丢尽了脸!这门亲事还怎么结?明天东方帮主来喝喜酒,如果新郎不是你,你叫我老脸往哪搁啊?我在离开禺谷镇时专门用飞鸽传书警告过你,大业未成,必须严戒酒色!你这孽种,本性难改!”
  花小云跪倒在地,俯首帖耳噤如寒蝉。
  江云气急败坏地说:“叶丽君知道你是我的儿子。如果让东方帮主知道了,我们只有死路一条!”
  花小云哭丧着脸说:“娘,小云知错了,以后再也不犯了!”
  江云嗔说:“不许叫娘!一生允许犯几次错?伴君如伴虎,一不小心将万劫不复!只有冷峻知道我们的秘密,你怎么连冷峻没死都不知道?”
  花小云委屈地说:“冷峻早准备了替身,爹亲眼辨别过冷峻的尸体也没认出来。”
  江云懊恼地说:“一着不慎,全盘皆输!帮主不准我过问继位人的事。林虎原本有很多把柄在我们手里,我们可以通过结亲逼他体面让位,再则林虎多病,说不定支撑不到继位的那一天了,我们稳操胜券。现在掌握了我们的命门,可一招置我们于死地。幸好叶丽君对我们有所顾忌,不敢翻脸!现在陷入两难境地,如果不结亲,随时有可能翻脸,如果勉强结亲,林凤那丫头可能搬出老尼姑!总之,我们的命运掌握在凤凰山庄手里,寝食难安啊!”
  花小云怯怯地说:“我看叶丽君目前不敢翻脸。想扳倒凤凰山庄的人很多,我们可以借力打力,即使失败也不会授人以柄。‘镜王张’家破人亡,走投无门;为报‘南宫血案’之仇,南宫雨不惜代价;为查明‘翠屏天火’的真相,楚楚和方圆穷追不舍。我们可安排‘镜王张’、南宫雨、楚楚与东方帮主见面。”
  江云的脸色缓和了些,微点头说:“办法不错,但要隐蔽,让这些人自己去闯。”
  花小云抬起头说:“南宫雨只要告诉他消息,他肯定会去闯。楚楚和‘镜王张’很难说。”
  江云说:“我亲自去见楚楚和‘镜王张’。他们在哪?”
  花小云说:“应该都在南宫雨的栖霞总号。”
  江云说:“太巧了,南宫雨送来这么多财物,总要给他一点回报。”
  **********
  方圆回到栖霞总号,把楚楚失踪并有可能被张武劫持的事告诉张兰兰、司马空空、郑九顺、南宫雨和南宫盛等人。张兰兰对哥哥张武做出这种事很痛心,要求去找哥哥。大家决定分组寻找,方圆独自一组,司马空空和张兰兰一组,南宫雨和郑九顺一组,南宫盛去动员亲朋好友帮忙寻找。他们刚打算出门,进来四个刀斧手,后面跟进一个四十多岁的黑衣女子。方圆认出黑衣女子是江云的阎管家,因为在禺谷镇见过。
  阎管家扫视一眼,严肃地说:“东方帮主近两天来杭州。为保障东方帮主的安全,江总堂主有令,岳王庙附近的所有住房、客栈、店铺、庙宇等能住人的地方,都要进行一次排查登记,查清人数、来历、身份等,到时都要呆在家里,禁止出门,对可疑人员要隔离起来。谁是栖霞总号的老板?”
  南宫雨说:“我是。”
  阎管家说:“把你这里的人查清楚,你要对他们负责。‘镜王张’张正在这里吧?”
  南宫雨说:“是,他在屋里。”
  阎管家说:“张正满腹冤屈,有可能拦路告状,所以要带走好好劝慰。南宫老板是主人,也得去。”她然后看着方圆说:“方圆,你也一起去。”
  方圆说:“我正有急事不能去。”
  阎管家说:“急着找楚楚吧?江总堂主能帮你的。”
  **********
  南宫雨和方圆一起扶着张正,跟阎管家走出栖霞总号,门口停着一辆马车。这马车很普通,没人会注意它。街上有很多刀斧手在巡查,不见一个行人。看来马车是秘密来接人的。
  **********
  马车轻轻地停在岳王庙前,岳王庙门口站着两个刀斧手。
  阎管家带南宫雨、张正和方圆进庙,见江云在岳飞塑像前踱步。阎管家疾步上前说:“总堂主,人已带到。”
  江云迎向老态龙钟的张正,既高兴又怜悯,体现出“武林第一夫人”母仪天下应有的博爱胸怀。江云说:“张老,你受苦了!”
  张正受宠若惊,哆哆嗦嗦地说:“帮主夫人……”
  江云轻摆纤手说:“不要叫本座‘帮主夫人’,别人还以为本座仗帮主的势,狐假虎威呢!”
  东方帮主至高无上,看在别人眼里,“帮主夫人”远比“江总堂主”有威势。
  “好,好,那就叫‘江总堂主’!江总堂主叫我‘老张’吧!”张正低头哈腰地说。
  江云点头说:“老张,你的遭遇我都知道了,我很震惊。你是铸镜名家,一代宗师,没想到被歹人囚禁在太阳岛受尽折磨。现在要做的就是把主谋绳之以法。你认为主谋是谁?”
  张正拍拍脑袋说:“我被关了二十年,脑子生锈了,弄不清楚。当年向我借‘透光镜’的是张百晓,听说后来成了张半仙。害我的是他。”
  江云有点失望,说:“我帮你查个水落石出,为你报仇雪恨。”她转而看着南宫雨说:“南宫老板,‘南宫血案’惨绝人寰,本座一直在追查凶手,反对你用暴力复仇,只有刀斧堂才能给你公道。”
  “是!是!望江总堂主为敝人作主!”南宫雨感激涕零。他吃过“暴力复仇”的苦头,把希望寄托在江云身上。他通过花小云献上南宫钱庄的财产,终于见到了江云,看样子如愿以偿了。
  江云说:“‘南宫血案’表面上的凶手是‘二十八星宿’杀手,元凶肯定另有其人,似乎与凤凰山庄有关,但缺少直接证据。刀斧堂办案重证据,只要证据确凿,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有人发现‘二十八星宿’杀手之首的‘冷血飞鹰’冷峻藏在凤凰山庄里,如果能在凤凰山庄里找到冷峻,那就铁证如山了。你们也知道,由于凤凰山庄的特殊地位,刀斧堂不可能无缘无故派人去搜查。”
  南宫雨充满期待地说:“有江总堂主撑腰,我愿意今夜去暗探凤凰山庄。”
  “凤凰山庄是龙潭虎穴,你一个人不行。”江云转而对方圆说:“方圆,你确定是张武掳走楚楚吗?”
  方圆说:“不能确定。‘凤来阁’的掌柜先骗我,被我识破后才说被张武掳走的。”
  江云说:“‘凤来阁’在凤凰山庄前,光天化日去掳人等于虎口拔牙。张武和花小云一起离开凤凰山庄,根本没有作案时间。你被凤凰山庄耍了。”
  方圆由衷地说:“江总堂主说得有理。”
  江云严肃地说:“方圆,你和楚楚如胶似漆,怎么可以去凤凰山庄比武招亲?”
  方圆尴尬一笑,沉默不语。
  江云注视着方圆说:“看得出,是楚楚叫你去的。你们与小云有过节,所以想给他制造麻烦吧?年轻人之间有纠葛不奇怪,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今天本来想找楚楚的,告诉她一些她想知道的秘密。你是楚楚最亲近的人,告诉你也一样。”
  “江总堂主请说。”方圆说得很简短,因言多必失。
  江云缓缓地说:“从囚禁老张到制造‘翠屏天火’,再到‘南宫血案’都与如意魔镜有关,主谋应该是同一个人。从刘宗恒的供述可以看出,张半仙借用老张的‘透光镜’供奉到太阳岛上,把太阳岛神化后成为禁地,又放舆论太阳岛上惊现神剑,造谣楚德龙上岛寻剑,践踏太阳神将遭天谴,然后趁日蚀之机杀进翠屏山庄,最后放火掩盖。而事实上,楚德龙反而自己放火掩盖,说明他早知阴谋,而且知道主谋不是张半仙和刘宗恒,而是他对付不了的人。”她顿了顿,注视着方圆。
  “是谁?”方圆问。这话必须要问,不然不合常理。
  江云说:“林虎!”
  “林副帮主?”方圆一副很吃惊的样子,这应该是江云希望看到的。江云说主谋是林虎,林虎的妻子叶丽君却说主谋是江云,方圆和楚楚成了被忽悠的对象,方圆不得不装傻。
  江云说:“张半仙是林虎麾下的谋士,刘宗恒是林虎的亲家,自然效忠林虎。‘翠屏天火’的真相已基本清楚,你们所想不通的是,林虎杀害楚德龙的动机是什么,楚德龙为何要自己放火?”
  方圆点头说:“江总堂主说得很对。我们百思不得其解。”
  江云叹息说:“你们不知二十年前的底细,所以想不通。事情是这样的,东方帮主派林虎攻打食人谷,久攻不下,而换将楚德龙后很快攻破食人谷,楚林两人的才能强弱不言自明。林虎很明白,如果不除掉楚德龙,他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当时武林刚刚平定下来,为如何治理武林产生分歧。以楚德龙、周理为首的极少数人异想天开搞变法,搬出春秋时期的子产铸刑鼎,说什么‘安邦神剑’与‘铸刑鼎’同宗,是‘法治之剑’等奇谈怪论。不久前,周理的儿子周鹏在太阳城的求剑大会上也这么说,你是亲耳听到的。”
  方圆点头承认。
  江云说:“中原文化博大精深,以林虎为首的绝大数人都维护传统,反对变法。为此,林虎与楚德龙闹不和。后来发生了‘翠屏天火’,由于翠屏山庄将遭天谴的造谣造得非常成功,没人怀疑这是阴谋,和魔镜的阴谋一样,二十年来都没人怀疑。今年发生‘南宫血案’后,本座开始怀疑魔镜的魔力,所以派花小云去太阳岛探秘。魔镜的秘密是在你的协助下揭穿的,主谋是谁你心中最清楚。”
  方圆老实地说:“是凤凰山庄。”
  江云满意地点头,说:“林虎杀害楚德龙的动机本座已说了,致于楚德龙为何不反抗,反而放火掩盖,现在想起来与楚德龙放弃兵权有关。因为楚德龙为了表达变法的决心,交出兵权告病在家。没有兵权的楚德龙如同没有牙爪的狮子,发现林虎要斩草除根时已无力反抗,所以只能李代桃僵,用方少姝替代方小姝,以保全方小姝肚中的孩子延续楚家血脉,自己放火掩盖。”
  方圆豁然说:“原来如此,经江总堂主点拨,现在一切都明了了。”
  江云说:“凤凰山庄怕楚楚知道真相后找东方帮主告状,所以楚楚才会在凤凰山庄前失踪!”
  方圆怔了一下,说:“很有可能,不然那掌柜没必要编出拐脚老头来。”
  江云说:“楚楚一定在凤凰山庄里。你与南宫老板一起去夜探凤凰山庄,一方面找楚楚,另一方面找冷峻。冷峻很可能混在‘飞虎卫队’中,你们认不出来,还是带郑九顺一起去吧。冷峻是证明凤凰山庄与太阳岛有关联的直接证据!”
  南宫雨高兴地说:“江总堂主神机妙算,我们一定找到冷峻!”
  方圆说:“凤凰山庄戒备森严,要是找不到呢?”
  江云傲然说:“这考验你们的决心。林虎二十年来操控魔镜谋权谋色谋财害命,罪恶累累。明天中午东方帮主来此,到时只要你们把林虎的罪状罗列出来就行了。”
  张正坚决地说:“我一定来,只有东方帮主才能帮我张家申冤!”。
  江云意味深长地说:“没错,只有东方帮主才能打倒林虎。你们不能接近东方帮主五百步,所以要披麻戴孝大哭大闹,甚至佯装去跳西湖,以引起东方帮主的注意。你们放心,到时本座会网开一面的。记住,你们的行动是绝密的,不能透露给任何人!你们可以走了。”
  看着方圆、南宫雨和张正三人老老实实地离开,江云踌躇满志。要是找到冷峻,一可拔掉这根喉中刺,二可证明凤凰山庄是魔镜的主谋。即使找不到冷峻,有那么多人拦路告林虎的状,也够林虎吃不了兜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