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神剑平天下之魔镜 > 七五、李代桃僵

七五、李代桃僵


  凤凰池边,香樟树下,张武、花小云和方圆恭敬地向叶丽君施礼。叶丽君坐在石桌旁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叶丽君笑说:“老身要是有三个女儿就好了。”
  这是客套话,三位“准女婿”只是陪笑。
  叶丽君说:“杭州有个习俗,谁家生了女儿,父母就在后园栽一棵香樟树,树下埋一坛‘女儿红’。女儿出嫁时,‘女儿树’做成箱子陪嫁,‘女儿红’当喜酒,这样就会相亲相爱,天长地久。”她说着指了指一棵大碗口粗的香樟树。
  这种习俗很美好,很温馨,充满憧憬。三位“准女婿”洗耳恭听,欣赏着这棵引人遐想的“女儿树”,发现旁边还有一棵稍小的香樟树,不知何意。
  叶丽君看出他们的心思,说:“凤儿、嘉兴和天壹还小时,三个孩子经常做猪八戒抢媳妇的游戏。有次嘉兴和天壹为了抢香樟树而打架,凤儿就在旁边栽了一棵。晚栽了几年,所以小些。”
  三位“准女婿”明白了原委,也明白林凤是很多人要抢的媳妇。
  “今天当着你们的面砍伐‘女儿树’,挖出‘女儿红’。”叶丽君说完在侍女的搀扶下离座。恭候在旁的一个拿斧头的人立即上前砍树,一个拿锄头的人搬开树旁的石桌石凳,向石桌的位置下挖土。
  叶丽君收敛笑容说:“‘女儿树’只有一棵,‘女儿红’只有一坛。按比武招亲规矩,今天由报名的人比出四强。由于报名的人只剩下你们三个了,今天就不用比了,明天再比出二强。唉……招谁为女婿也很为难啊!”
  三位“准女婿”不便接话。
  金鑫接着说:“武功好不一定有真本事。相互比拼武功太俗套,也太浪费力气,现在约三位来协商比武规则。东方帮主就要到杭州了,陈志中等刺客却仍逍遥法外。抓刺客需武功,更需智慧,最能比出真本事,也为武林做件大好事。三位都谦让,不愿开口,请按照报名次序谈谈想法吧!”
  张武说:“金总管的话很有道理,也符合原先的比武规则,我服从。”他是提前三天报名的,自然得先开口。
  花小云说:“我同意。请问如何分胜负?比如一人抓到陈志中,一人抓到其他多位刺客,一人找到‘安邦神剑’?”
  方圆说:“我没想法。”
  金鑫笑呵呵地说:“花堂主问得好,金某正想解释规则。以明天中午为限,抓到陈志中或得到神剑进二强,一人两得的话,另一人进二强已经没有意义了。”
  张武说:“我同意。”
  花小云说:“我同意。”
  方圆说:“我同意。”
  比武规则已确定,明确了努力方向。三位“准女婿”等待“女儿树”砍倒、“女儿红”出土。
  土坑挖到膝盖深,露出了平底陶盖。挖土人一鼓作气刨开周围的泥土,露出半个酒坛。酒坛有稻草绳紧密缠绕,稻草绳烂了,酒坛和泥土之间有点松。挖土人抱住酒坛扳了扳,抱了上来,轻轻地放到叶丽君前面,掸去坛盖上的细土,清晰显示“壬辰龙年”四个字。
  这就是凤凰山庄埋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叶丽君亲手用红绫布将酒坛包好。此时香樟树已砍倒,叶丽君无限珍惜地说:“三位,凤凰山庄的宝贝等着有缘人来娶!”
  “三位请!”金鑫带张武、花小云和方圆离开。
  **********
  金鑫带张武、花小云和方圆走到凤凰山庄大门口,林凤带着小芬和小芳风风火火地进来。金鑫笑脸相迎,林凤一扭头擦肩而过,看都没看张武、花小云和方圆三人。张武、花小云和方圆都看了看林凤,跟着金鑫出大门,忽闻“方圆站住”的娇嗔声,方圆一怔站住,花小云、张武和金鑫也情不自禁地站住回头看。
  林凤杏目圆瞪,怒气冲冲地说:“方圆,你这无赖,你把事情说清楚,否则别想离开凤凰山庄!”林凤话没说完,小芬和小芳已截住方圆的去路,主婢间很默契。
  方圆莫名其妙,等着林凤说明白些,花小云和张武也想听。
  林凤指着方圆嗔说:“你与楚楚形影不离,还带她来求亲,你按的什么心?你这是羞辱本小姐,让人笑话!金胖子,你们滚!”
  金鑫无奈地向张武和花小云吐了吐舌头,胖手向大门外一伸,说:“两位请!”
  花小云和张武看了看林凤和方圆,见林凤柳眉倒竖,方圆楞头楞脑。花小云和张武对视了一眼,跟着金鑫走出凤凰山庄,身后传来林凤的骂声。
  “你这负心汉薄情郎,只有楚楚那个笨女人才会被你骗!今天骗到本小姐头上来了,让你付出代价!带进去,到我娘面前评理!”林凤说完一挥手往里走。
  方圆不知所措,小芬和小芳推了方圆一把,方圆只得跟着林凤走,小芬和小芳在身后窃笑。
  **********
  林凤把方圆带到凤凰池边,回头凝视着方圆,不怒不嗔捉摸不透,让方圆很不自在。方圆尴尬地一笑,说:“不是说去见你娘吗?”
  林凤沉声说:“你真来求亲?”
  方圆摇头说:“是金总管要我来的,说帮忙淘汰花小云。楚楚想帮你,所以叫我来。”
  “她不怕假戏真做吗?”林凤的目光火辣辣。
  方圆看向池中的假山,说:“怕,她把你当作姐姐,所以顾不了那么多。”
  林凤转身缓步前走,低头在想什么。
  方圆慢步跟上,说:“我和楚楚历经生死磨难,你是知道的。再说凤凰山庄也不会选择我。”
  林凤说:“淘汰花小云后,你认为张武合适吗?”
  方圆沉默不语,因为说好话是多余的,说坏话等于说自己合适。
  林凤说:“张武如果真来求亲,没必要到现在,因为他在泰山比武夺魁后,我爹有意招赘他。张武文武全才,却是个铤而走险的人。他匿名去太阳城‘问天’,聚拢‘问天人’分赃,失败后反而混入桃源居。从表面上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救爷爷‘镜王张’,情有可原,但关键时刻不去太阳岛救爷爷,而是为了‘安邦神剑’去了食人谷。进入‘天国世界’有九人,其他七人沦为陈志中的杀人工具,唯他和李素素全身而退。解开东方小白死亡之谜的是你,他却抢先一步发布。他总在最恰当的时机表现自己,赚足人气。他像虎一样威猛,像蛇一样冷血,像狼一样隐忍,像狐一样狡猾,是个非常可怕的人。他来凤凰山庄比武求亲,没按好心!”
  方圆由衷地说:“林小姐慧心慧眼,看人入骨三分!张武确实是个非常危险的人,必有惊人之举。”
  “别无选择时烂中选好,所以只有你了!”林凤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方圆。林凤的俏模样太像楚楚了,而且比楚楚更大胆更火辣,方圆急忙避开林凤的目光,看向剔除下来的香樟树枝。
  香樟树枝盖住了树桩,树干被搬走了,土坑已被填平,石桌石凳摆回原位,另一棵香樟树依然生机盎然。林凤看到这些怔了怔,凝眉寻思。
  方圆说:“我是烂中之烂。你娘定下了以抓到陈志中或得到神剑分胜负的比武规则,我肯定胜不了张武或花小云。你娘当着我们三人的面砍倒‘女儿树’、挖出‘女儿红’,其实没必要让我来陪衬的。”
  “是这样吗?”林凤回眸看了方圆一眼,走近香樟树轻抚着,嫣然说:“喂!我把这棵香樟树送给你,要不要?”
  方圆欣然说:“这么好的香樟树当然要,可惜搬不走。”
  林凤的眉宇浮现淡淡的愁云,说:“这棵才是我爹娘亲手栽的‘女儿树’。”
  “哦?”方圆愕然。
  林凤说:“那棵砍走的香樟树大些,是小时候做游戏时栽的。年龄大几岁的人不一定长得高大,树也一样。”
  方圆一头雾水,不知说什么好。
  林凤黯然说:“如果没有楚楚,我会亲手把这棵香樟树砍倒,做成箱子送给你!你走吧,带着楚楚离开杭州!”
  **********
  “凤来阁”里,楚楚坐在窗边喝茶,眼睛不时看向对面的凤凰山庄,听到叩桌声才发现有人来了。来人是个驼背老头,须发花白凌乱,眼睛很有神,一身黑色的旧衣服,抓拐杖的手瘦骨如爪,看起来苍劲有力。
  “姑娘,这有空吗?”驼背老头指着楚楚对面的空座说。
  楚楚说:“空着,你坐吧!”
  驼背老头跛着脚入座,原来还是个瘸子。楚楚向驼背老头笑了笑,看向窗外。
  “姑娘,你叫楚楚吧?”驼背老头有点神秘兮兮。
  楚楚注视着驼背老头,警惕起来——知道自己叫楚楚的人很多,因为沾了林凤的光,但用不着神秘兮兮的。
  驼背老头看了看左右,确保别人听不见,压低声音说:“我是你姨父周鹏!”
  “啊?!”楚楚审视起驼背老头来。她的姨父周鹏隐姓埋名在太阳城霸王庙守墓,她以方平的身份去祭扫祖墓时曾见过一面,当时根本没留意守墓老人,后来听方圆说了才知道是她姨父。
  驼背老头说:“上个月三十日,我们在霸王庙见过面,当时你女扮男装。你不会注意我,我却非常关注你,因为近十几年来,你是第一个祭扫楚家墓的人。我知道你们母女还活着,当时从你的年纪、言行流露出的情感可以判断,你应该是方小姝的女儿,可惜你扮成男孩,所以不敢相认。后来我在求剑大会上把‘安邦神剑’说成‘法治之剑’,被刘宗恒识破身份,带杀手去霸王庙杀我灭口。我说有密信放在朋友那里,若有不测将公诸于众,才逃过一劫躲了起来。再后来你和方圆破了如意魔镜,揭穿‘翠屏天火’不是天火,你向世人表明自己是楚家的后人。我得知后喜出望外,去找你时你已上杭州,所以我就跟来了。我的腿脚不便,走得慢。”
  楚楚面露喜色,说:“说得没错,你真是我姨父!”
  驼背老头周鹏既喜又悲,说:“没想到姨父老成这个样子吧?”
  楚楚黯然说:“姨父都是为了我家才变成这个样子的,楚楚谢谢姨父的大恩大德!幸好姨父聪明才保住性命。”然后好奇地说:“姨父,你把密信给谁了?为什么能吓住刘宗恒?”
  周鹏小心地看了一下左右,拿起拐杖示意楚楚跟着。周鹏跛着左脚一瘸一拐地走向一旁,推开房门走进小包间,一张桌子上摆着一套两人用茶具,茶壶的壶嘴里冒着热气。楚楚关上门,随周鹏入座,提起茶壶先给周鹏倒茶。
  周鹏说:“姨父刚才看你盯着窗外发愣,方圆那小子不会真去凤凰山庄比武招亲吧?姨父有话要对你说,所以订了这个房间。”
  楚楚说:“方大哥不会的。姨父,我正想听你说!”
  周鹏喝了一口茶,说:“那密信写着‘翠屏天火’的真相。刘宗恒如果因杀我而暴露幕后的主谋,他是担当不起的,所以被吓住了。”
  楚楚瞪大眼睛说:“主谋是谁?”
  周鹏叹息说:“江云,帮主夫人、刀斧堂总堂主江云!”
  “真是她,叶丽君也这么说。”楚楚说完静静地听着。
  周鹏说:“叶丽君也说过吗?你爷爷当年把江云从魔教手中救出,东方帮主的前妻出家后,江云就投入了东方帮主的怀抱,成为武林第一夫人。江云在魔教里的绰号叫‘玉蝴蝶’,与很多男人鬼混,并生有一个小杂种。江云怕你爷爷把她的丑事告诉东方帮主,所以杀你爷爷灭口。那次你爷爷带领东方小白攻打食人谷,东方小白离奇死去,你爷爷因愧疚而交出兵权闭门思过。江云见时机到了,唆使张半仙和刘宗恒杀害你爷爷。张刘两人就炮制了翠屏山庄将遭天灾的谣言,并封锁了翠屏山庄。由于江云身份特殊,你爷爷知道劫数难逃。智深大师算准那天中午会发生日全蚀,凶手会用‘天火’来掩盖罪恶。你阿姨想到了‘李代桃僵,赵氏存孤’的故事,她要求代替你娘去死,为楚家留下香火,叫我装死隐姓埋名照顾你们母女。你爷爷坚决不同意,你阿姨就自杀了。那种情景不堪回首啊!”他的表情很僵硬,好像麻木不仁了,“你的亲人在凶手下手前服下毒药,自己点燃大火。这就是刘宗恒他们没杀人放火而发生‘翠屏天火’的原因。”
  楚楚哽咽着说:“我和我娘的生命是阿姨和姨父给的!我爷爷事先为什么不向东方帮主揭发江云?”
  周鹏无奈地说:“孩子,伴君如伴虎,你不懂的!一则你爷爷失势,东方帮主不相信他;二则如果揭发江云的丑事,会让东方帮主丢脸,后果也是不可想象的。”
  楚楚不禁点头。
  周鹏捏紧拳头说:“我被追杀跌落悬崖摔成残废,去霸王庙做了守墓人。不久前霸王庙闹鬼,我趁机把墓碑上你娘小姝的‘小’字加了一撇改成‘少’,让你阿姨少姝安息!”
  “你们很容易把主谋与凤凰山庄联系起来,其实主谋是江云。二十年来我没放弃报仇,通过行走江湖寻找江云的把柄,还得了个‘铁拐李’的雅号,上了英雄榜。去年,黑帮逍遥门被刀斧堂剿灭,门主冷峻被花小云逼迫自杀。有一天,一个狼狈不堪的男子在霸王庙里发毒誓,说要杀花满园和花小云父子报仇雪恨,让江云下地狱!”
  “我听到与江云有关,便偷袭制住这个男子。不问不知道,问了吓一跳,原来这个男子是死掉的逍遥门门主冷峻,他说花小云是江云和花满园的儿子。”
  楚楚咬咬樱唇说:“难怪取名‘小云’,江云对他这么宠爱!”
  周鹏把杯子捏得粉碎,咬牙切齿地说:“花小云跟着花满园在黑道混大,满肚子坏水,想通过母亲江云飞黄腾达。江云和东方帮主没有儿子,江云也想夺取东方帮主的霸业传给花小云。于是花家三口经过精心策划,把花小云说成卧底逍遥门,里应外合灭了逍遥门,逼冷峻自杀。因冷峻事先有所察觉,所以死的是替身,他自己逃往太阳城想加入‘二十八星宿’杀手组织。”
  楚楚听得目瞪口呆,惊叹说:“太匪夷所思了!”
  周鹏恨恨地说:“逍遥门成就了花小云,他两度登上英雄榜,当上刀斧堂堂主,呼风唤雨!我当时觉得冷峻留着有用,所以放了他。”
  楚楚注视着周鹏说:“姨父深谋远虑,冷峻确实把花满园杀了。姨父,如何才能除掉江云和花小云?”
  周鹏起身说:“我们去白云庵,把真相告诉东方帮主的前妻妙智师太。这种丑事只有通过妙智师太之口,东方帮主才不会恼羞成怒迁怒他人。”
  楚楚犹豫了一下,说:“等下方大哥。”
  周鹏拄着拐杖说:“方圆要参加比武,没这么快出来的。走吧!”
  楚楚起身忽然用短匕指向周鹏,周鹏大惊坐回原座。周鹏诧声说:“楚楚,你这是干什么?!”
  楚楚冷然说:“因为你不是我姨父!”
  “胡闹……”周鹏放大声音。楚楚连忙用短匕抵住周鹏咽喉,低嗔说:“不许叫,我知道你有同伙。你就是冷峻!”
  周鹏焦急万分,压低声音说:“楚楚,你别胡闹!你不认识姨父,想试探试探吧?如果我不是你姨父,怎么知道‘翠屏天火’的真相?”
  楚楚冷笑说:“刘宗恒也为‘翠屏天火’感到疑惑。你所说的‘真相’是根据新知事实推理出来的,听起来合乎逻辑。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首先,我出生的那天,我姨父看到翠屏山庄的大火后痛不欲生,去了现场后生死不明,不知道我娘生的是女儿,你却说我是男孩不敢相认。第二,听方大哥说,我姨父瘸了右腿,吓住刘宗恒的密信不存在,你却跛着左脚,说真有密信。第三,你说到‘李代桃僵’时无动于衷,说到花家里应外合剿灭逍遥门时恨之入骨,好像此事就发生在你身上;你的手像鸡爪,是练鹰爪功所致,气愤之下捏碎了杯子。第四,只有冷峻了解花家的秘密。所以你就是冷峻!你是凤凰山庄派来的,带我去见妙智师太,师太就不会怀疑你。”
  “没错,我是冷峻!”假周鹏冷峻挺直腰板说:“你很聪明,正因为你聪明,才会明白只有妙智师太才能扳倒江云。你不想为亲人报仇吗?”
  楚楚咬牙说:“我的仇人很多,他们自己水火不容,不用我去报仇。你是江云的肉中刺,她正愁找不到你,把你交给她吧!”
  “好毒辣的妖女!”冷峻推落茶壶,茶壶打得粉碎。
  “你想招同伙?”楚楚把短匕压得更紧,把冷峻的喉咙压出了血痕。
  冷峻翻着白眼说:“妖女,这是凤凰山庄的地盘,你看看窗外吧!”
  窗外有两支利箭正瞄准楚楚,门被推开,笑嘻嘻走进胖掌柜。楚楚只得躲开箭的准头退到角落,一张网罩了下来,楚楚成了网中之鱼。
  “小妖女,你只有一个人,再鬼机灵也白搭。方圆要成为凤凰山庄的女婿了,把你压到雷峰塔下去。”掌柜的声音像鸭叫。
  **********
  方圆走出凤凰山庄,径直走进“凤来阁”,找遍楼下楼上也不见楚楚的踪影。方圆向掌柜致意,说:“掌柜的,你好!你有没有看到一位很像林凤小姐的姑娘?”
  掌柜兴致勃勃地说:“有,是楚楚姑娘,她太像林小姐了,我们伙计天天看到林小姐也分辨不出来。她跟一个老头子走了。”
  方圆急说:“怎么样的老头子?楚楚有没留下什么话?是自愿跟走还是强行带走?”
  “拐脚的老头子,楚姑娘没留话,是自愿跟走的。没人敢在凤凰山庄前撒野。”掌柜的话简明扼要。
  方圆有种不祥的预感——楚楚做事很有条理,明知自己会来找她,为什么不声不响走了呢?那拐脚老头凭什么使楚楚跟他走呢?会去哪呢?
  找楚楚比什么都重要,方圆决定退出“比武招亲”,但总要给凤凰山庄一句话。
  **********
  方圆火急火燎地来到凤凰山庄大门口,要求见金鑫。守门的四个护卫认得“准女婿”,有一个护卫带方圆找到金鑫。
  方圆郁闷地说:“金总管,楚楚不在‘凤来阁’,很蹊跷,我要去找她,所以退出比武。”
  金鑫一愣,说:“楚姑娘不在?那也不用退出。楚姑娘聪明过人,武功又好,一定不会出事的。说不定躲起来,想看看你对我家小姐会不会动心?”
  方圆说:“这不会。我淘汰不了花小云,不退出也帮不了你的忙。”
  金鑫说:“你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不然花小云已进二强。听说天刚亮时有杀手在苏堤上截杀你和楚姑娘,会不会杀手不死心而对楚姑娘下手?”
  “有可能。告辞了。”方圆说完扭头就走。
  金鑫跟上方圆,很关心地说:“杀人总有动机,会不会因你报名参加比武招亲惹恼了竞争对手?如果真是这样,金某要对你负责!”
  方圆边走边说:“苏堤行凶的确实是花小云的人,你怎么负责?”
  金鑫激动地说:“岂有此理!我马上带你去找花小云,要他给一个说法,再问问楚姑娘是不是他抓走了。他不说清楚,别想成为凤凰山庄的女婿!”
  方圆说:“当务之急是找到楚楚。楚楚自愿跟一个拐脚老头走了,不像花小云所为。”
  “哦?”金鑫转着眼珠说:“楚姑娘很聪明,怎会不声不响自愿跟一个拐脚老头走呢?这拐脚老头会不会是楚姑娘的亲人或好友?”
  方圆一愣,想起了楚楚的姨父周鹏。周鹏是太阳城楚家墓的守墓人,就是英雄榜上的“铁拐李”,求剑大会上语惊四座,被刘宗恒识破身份在霸王庙险遭灭口,后不知去向。楚楚跟姨父走是有可能的,但不可能悄无声息地走了。
  金鑫说:“不管如何,你一个人怎么找?你可以不去‘比武’,但也不用退出,金某动员凤凰山庄的人帮你找。”
  方圆说:“谢谢金总管的好意,我退出之意已决。”
  金鑫忙说:“那你得亲口对我家夫人说。”
  “是你替我报的名,对你说够了。”方圆疾步出凤凰山庄。
  金鑫看着猴急离去的方圆,说:“楚姑娘不见了,不等于楚姑娘出事了。朗朗乾坤,太平天下,没人敢在众目睽睽下绑架行凶,更不敢在凤凰山庄前。”
  这话虽然有几分道理,方圆还是急匆匆地走向对面的“凤来阁”。方圆向掌柜打听楚楚走的方向,掌柜说坐马车向北走了,是去西湖的方向。
  凤凰山庄前车来车往,楚楚坐的马车没有明显的特征,没法继续打听,方圆只得往西湖方向追,琢磨着可能的种种情况。
  ——“凤来阁”的掌柜说没人敢在凤凰山庄前撒野,金鑫也这么说,这肯定是真的,因为叫化子门前也有三尺硬地,何况凤凰山庄?楚楚的武功不弱,没人能无声无息地将楚楚劫持走,除非自愿。。
  ——如果是自愿,除非遇上骗子或亲友。楚楚很有心计,一般人骗不了她,拐脚的亲友只有周鹏。如果和周鹏一起走了,为什么不留一句话呢?楚楚心细如发,绝对不会这么丢三落四!
  ——莫非“凤来阁”的掌柜在撒谎?为什么要撒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