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列灵志异 > 第二十七章 万鬼图鉴

第二十七章 万鬼图鉴


  试炼任务考核逐步增加难度的挑战使得李封和欧阳凌寒穿过第二道传送门就开始了他们二人噩梦般的考验。
  当李封背着昏迷不醒的欧阳凌寒破坏猛鬼屋房门摆脱猛鬼屋红衣厉鬼,逃出这间鬼屋的同时欧阳凌寒则进入了梦魇迷宫中。
  “李封,李封,这是什么地方?李封你在哪儿?你在哪儿……”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声音,那个恐怖的声音,那个令欧阳凌寒只感到彻骨寒意的童谣又一次响起。
  “乖乖睡,乖乖睡
  小男孩你是好孩子,
  乖乖睡,乖乖睡
  小女孩你是好孩子,
  小男孩的妈妈去哪了?
  穿越山头到镇里去了,
  收到镇子里的土特产
  小女孩的爸爸去哪儿了?
  穿越山头到镇子里去了,
  收到镇子里的土特产
  乖乖睡,乖乖睡,
  小乖乖,小乖乖
  小男孩你是好孩子,
  躺下来乖乖睡
  小女孩你是好孩子
  躺下来乖乖睡……
  漆黑的夜晚,空空的街道,恐怖的童谣,没有风,没有云,夜空黑漆漆的也没有月亮。
  欧阳凌寒僵硬着身体,似乎此刻只有她的脖子能转动,她僵硬着脖子像个机械人一样开始四处张望,想要寻找那个唱歌的女人。
  可是她怎么也找不到:“你在哪儿……我家后院有三只麻雀,一只麻雀说……不,谁在说话谁在说话……”
  “他喜欢狩猎,喜欢喝酒和女人,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谁在说话,谁在说话……我家后院有三只麻雀……”
  欧阳凌寒猛然间惊恐的闭上了嘴巴,因为她突然惊恐的发现只要她的嘴巴张开就会不自觉的唱歌……
  欧阳凌寒开始狂奔,她想要跑出这个镇子,这个空空的,就像是一个巨大坟墓的恐怖镇子。
  然而她跑着跑着就发现自己忽然间变小了,变成了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后面有一个男人正在追她,可他手中的斧头上还缠绕着一截肠子……
  她跑出了家门,逃上了山,翻过了山,她的腿被划伤了,可那个嘴中喊叫着小乖乖,小乖乖的狰狞男人还在追她。
  “镇子,镇子,我有救了,我有救了,救就我,救救我,请你救救我……”
  然而镇子上那些冷漠人却全然不理她,他们只是冷漠的在做着自己的事,猪肉贩子正在剁肉,卖菜大妈正在吆喝,年青学生只顾读书,一个西装革履的老板经过却用嘲笑的眼神望着她……
  男人追上来了,他抓住欧阳凌寒的脚开始拖拽她,她的衣服被石子划破了鲜血开始在街道青石板上渗透,终于她的嘴巴张大了……
  “一只麻雀说
  我们的阵屋大人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升屋的女孩外貌娇好,酒量也大
  整日用升量,用漏斗喝
  沉浸在杯酒之中
  即使如此还不满足,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第二只麻雀说
  我们阵屋大人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秤屋的女孩外貌娇好,手指细长
  大小硬币拿来往秤上放
  日夜不停地计算着
  就连睡觉的时间也没有,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第三只麻雀说:
  我
  喜欢狩猎,酒和女人
  不管什么样的女人他都要
  锭前屋的女孩是个美娇娘
  美娇娘的锁若发狂
  钥匙就不合了
  钥匙若不合,被送还了
  被送还了……
  斧头落在欧阳凌寒头上的时候,歌声突然止了。
  接着就是一阵哄然的大笑声,这笑声在空气中互相撞击,就像碎了一丝丝的碗,紧接着它整个都碎裂了开来,再也聚不起来……
  就像一个小男孩追着未碎的那一个,但马上他的妈妈又把它也摔碎了。
  站在街道里的欧阳凌寒仿佛觉得笑声在黑暗的空中撞击,她逃跑,有人却在追赶。
  欧阳凌寒跑到镇子入口处,哪里有一棵柳树正在随风摇摆,柳树的生命力十分顽强,只要拔一根柳条插在土里,就能长成一棵高大的柳树,它似乎就是这个镇子的象征与日历牌。
  在微风中,在黑夜中,迎春花倒垂下的枝干伸出了绿枝,吐出了绿芽。
  在微风中摇摆着纤细的身姿,好似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在美妙的乐曲中翩翩起舞。
  它时儿扭动自己那细长的枝干,时而晃动着嫩绿的叶子,它正在微风中向欧阳凌寒招手。
  欧阳凌寒跑到了一个花圃前,看到花圃里的迎春花一片金黄,它的花骨朵儿上裹着淡绿色的衣裳,开放的淡黄色花瓣中吐出深黄色的花蕊。
  它不但美丽,还散发着一阵阵清香,在蓝天白云的衬托下显得格外美丽,令人顿感黎明将要来临。
  在镇子街道的青石板上只听“砰“的一声,欧阳凌寒好像离弦的箭一样,飞快地向前跑去。
  这时,街道道两边的那些镇民们围起一堵厚厚的人墙,他们开始不断地高喊:“杀死她,杀死她……”
  在阵高过一阵的恐怖嘶吼声中,这些镇民们终于争先恐后的开始扑向欧阳凌寒,他们你追我赶……
  不一会儿功夫,便追上了欧阳凌寒,只见一个拿着斧头的男人就像狰狞的恶鬼一样把其他同样恐怖狰狞的镇民们甩开了一大截……
  “不,不,我还不能死,李封,李封,我还不能死,我好不容易才喜欢上一个愿意为了我去做傻事的男人……”
  不知为什么,镇子入口处那棵大柳树突然活了过来,它长出了脚,把欧阳凌寒裹进了自己的枝杈间,一脚踏碎了那个拿着斧头冲在最前面的男人……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终于不跑了,你终于不跑了吗?”
  这声音是从李封面前那颗火车头一样的巨大头颅内发出的声音。
  “噗……噗……噗……”紧接着李封又看见七八个全身都泛着淡淡绿光的婴孩忽然从街道各处跑了出来,围住了他。
  李封把欧阳凌寒从背上放了下来,他将欧阳凌寒背后的那把大剑抽了出来,他右手持剑,左手指间却忽然燃烧起来。
  “你……你的生命力很强,你杀死了我的很多属下……来,来跟我打……”
  “嘭……”的一声巨响,那却是大楼楼顶一个长着翅膀的鬼怪,突然呼啸而下,他的脚踩踏在青色石板街道路面上发出了嘭的一声巨响。
  砖石碎裂下,李封周围地面浮起了一圈淡淡的灰尘。
  “吼……”紧接着就是那个背生翅膀的家伙发出的一声嘶吼声。
  但是那七八个绿色皮肤会喷火的鬼怪婴孩先涌了上来,他们张牙舞爪的扑向了李封。
  然而一团火焰光芒涌上他们小小的腰际,他们的脖子,然后是他们的那一张张满是不可思议的,表惊恐的小脸。
  “吼……”紧接着是那颗巨大脑袋冲向李封,然后它的脑袋迅速化为一颗火球燃烧起来。
  李封用手中的刀和火焰然周围密密麻麻的鬼怪轰然倒下,无数肉块碎裂的声音响彻整个日式街道之中。
  “当啷”一声,那柄仍旧泛着银色光芒的大剑才从这个背生双翼名为大天狗的鬼怪后脖颈处两厘米的地方掉落下来,大天狗坚硬无比的皮肤使李封的一击必杀折戟沉沙。
  李封转身捡起那柄泛着阴色光芒的大剑,将它重新放回欧阳凌寒背后。
  然后李封走到那些鬼怪尸体当中扒拉了几下,从数块鬼怪碎块当中拾起了一把武士刀。
  这把剑的主人是这些被李封杀死的鬼怪之中的一个,不管怎么样,李封都应该感谢他为自己送来了一把好刀,日本传说中的鬼刀。
  当大天狗那一拳轰向李封脑袋时,李封也将地上一只鬼怪尸体扔向了大天狗。
  大天狗一拳就将之轰的飞离地面并且让这具鬼怪尸体碎成了肉渣子,大天狗的恐怖一击令李封内心有些狂热。
  若是大天狗这恐怖一击击打在自己的身上,那么别说能不能活着,就算李封今后能活下来,他从今以后也只能是个永远都会躺在床上的废物了。
  “啪……”的一声李封终于点燃了今天以来的第三根烟,第一根是那只狡猾的水鬼,第二根是那头牛鬼,第三根他将要面对的是鬼怪大天狗。
  大天狗没有让李封抽完这根烟,因为他觉得对面那个人类是在给他上香,这是在侮辱他。
  就在大天狗高高跃起,那爆裂恐怖的一脚似乎即将踏碎李封头颅的时候,李封动了,欧阳凌寒进化到了第二阶段以后拥有了控制植物和自身变为植物特性的恐怖能力。
  而李封似乎已经拥有了那头火龙的力量和体质。
  一声被尖锐之物穿透身体的声音同时传到了李封和大天狗的耳朵里。
  这一击直接洞穿了大天狗的右脚脚骨,而李封左肩处那个扁平状的洞则直接刺穿了他肩骨。
  “嘭嘭嘭……”大天狗落地后并没有因为脚骨被李封刺穿而有一丝痛苦的表情,他只是更加的愤怒。
  大天狗的拳头虎啸如风,李封的剑如细柳,二人几乎都是以伤换伤的攻击夺取这场战斗的胜利。
  二人激斗了数分钟依旧难分胜负,只是李封恢复伤势的速度明显比大天狗快,如此一两,二十分钟后满身是伤的大天狗速度就会比李封慢上一线,而这一线就生死。
  “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然后再让我杀了你,成为这里的真正女王……”
  然而这时一阵悦耳的笑声同时传入大天狗和李封耳中,寒气四溢中,李封和大天狗脚下同时升腾起一股狂暴的寒意。
  “吼……雪女,小子我先杀你再杀她……”大天狗忽然狂吼一声,震碎脚下冰块,一拳轰向李封。
  李封改握刀为推刀,同时他的右手手臂开始疯狂鼓胀,一团火焰忽然灌注在其右手手臂上。
  李封手中鬼刀突然如一支利箭般射了出去,洞穿了大天狗的胸腹,然而大天狗那恐怖一拳也已经轰击在了李封胸口处。
  李封倒飞出去,这时天空中却下起了雪花。
  李封落地吐出一口鲜血,点燃一根烟后,看着那个将大天狗尸体彻底破碎成冰渣子的,美丽绝伦的女人说道:“其实你一直都在观战然后司机偷袭!”
  “其实你很聪明,因为从一开始你就知道我躲在暗处司机偷袭,可是你认为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与你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所以你并没有在意我!”
  说道这里雪女那双眯缝着的眼睛似乎将会透过李封的眼睛看穿李封所有的伪装一样在灿烂的微笑。
  李封抽了口烟,他站起来,嘲笑道:“你,从一开始就骗过了所有人的眼睛,无论只是作为一个最强鬼王附庸,还是你只流露于表面的怯懦都是你做给别人看的。”
  说到这里李封忽然清了清嗓子,踩灭了第四根烟。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想要拿出一支烟来抽,但是一想到,今天已经是第四根烟了,所以他又只好把手从口袋里抽了出来。
  李封转过身去那堆鬼怪尸体中寻找手中这把鬼刀的刀鞘。
  找到刀鞘后,他转过身对着那个美丽绝伦女人说道:“你,从一开始的目的就是我吧,还记得我们俩刚进入到这里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了有人在盯着我们……”
  “是的,是我可那又怎么样,你一样还是得死,而我也将接替大天狗成为新王……”
  雪女话还未说完就被李封无礼的打断了:“你知道我干嘛要为这把鬼刀找刀鞘?”
  “找?关我什么事,现在你该去死了……”
  “因为他不需要再拔刀了……”
  听见第二个女人说话的声音,雪女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然而此刻一把大剑已经刺穿了她的心脏。
  “你,你,你们……早就已经想好了怎么杀,杀……杀我……”。
  “去死吧,在我男人面前他并不需要再看第一个女妖怪漂亮的脸蛋儿……”
  “嘭”的一枪,雪女头颅爆碎,身体也如雪花一般飘零四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