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庄什么庄 > 方士徐福

  天清云朗,微风徐徐。
  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一艘又一艘巨大的货船在水上缓慢航行着。
  “嘿嘿嘿,好不容易才哄骗了赢政给了我这么多的物资,还有几千童男童女,这次东渡就随便找个小岛落脚,逍遥快活过一生,什么蓬莱仙山,谁爱找谁找去。”
  一个矮胖的身影站在船头,他穿着一身镶着宝石花边的古衫金袍,脸上红光满满,须发皆白。
  “师兄,别偷懒了,快进来和我推演方位,天象很怪异。”
  “来了来了。”
  徐福听到师弟催促便转身往船舱走去。
  来到舱内,一个穿深蓝道袍的枯瘦男子正在一个八卦盘上推算着。
  “成寿师弟,别瞎忙活了,难不成你还真相信有那劳么子仙山吗?”
  成寿那严肃的脸上,一双眼睛十分有神,他抬起头来看向徐福。
  “师兄你难道不信吗?
  你都能说服始皇帝派给我们这么多物资,还有各种能工巧匠一同随行,各种干粮杂货,足够供应我们三年之久,我相信师兄一定是胸有成竹的。”
  “劳资有个屁的竹,上一次东渡,不过就骗了一年的物资,回来之后,我就躲进了深山老林的道观闭关。”
  徐福脸上笑嘻嘻,心里麻麻批。
  “师弟放心,仙山就在前面不远处了,你也别推演了,费心力。”
  “是真的吗,师兄你可别骗我。”
  成寿对徐福的话表示怀疑。
  “当然是真的,再说师兄什么时候骗过你了。”
  “还说没有,小时候师父明明就说修炼坐化升天,你却非得说他是饿死的。”
  徐福心想,始皇苛政,民不聊生,道观破败。
  师父几天几夜都不吃不喝,要不是我经常下山偷打些家禽,你和我当时就陪师父一同升天去了。
  “师兄你看,跟据卦象显示,我们的船队将要到达一个灵气充沛的地方了。”
  成寿看着八卦盘上那些错综复杂的排列说道。
  “看我没骗你吧,师弟你身体不好,别做这些费力活了。”
  “不妨事,自从师父飞升之后,一直都是师兄你在外面传道,我身体疲弱,只能在道观里守着师父的道藏修炼,也帮不了什么忙。”
  成寿站起身来,眼神坚定地说道:
  “这次能出山帮师兄一起寻仙山,求仙药,成寿也想多尽一份力才好。”
  “碰!”
  只听见外面传来一声惊天巨响。
  船身不受控制地摇晃起来。
  高瘦的成寿刚站起身来就被摇得七荤八素。
  徐福扶住脸色铁青的成寿问道:
  “师弟你没事吧。”
  “呜,师兄我想吐,感觉天眩地转,头晕。”
  徐福听罢转头朝外大喊:
  “医官,快进来!”
  言罢,马上有医官背着药盒进来照顾成寿。
  徐福转身去船外查看。
  “咦?”
  原本明朗的天空此时已经是乌云密布,雷声隆隆。
  “情况不对,传我的命令,船队马上转舵调头。”
  徐福看到天空的云层中隐隐有人争斗,神仙打架,能避则避。
  成寿这时也从船舱里走出来了。
  “师兄,你看前面那不是有座岛吗,为什么要调头呀?”
  “我的直觉告诉我,前面很危险。”
  “怕什么,那我先去探探路,好久没有到陆地上过了。”
  成寿随船在这大海上漂泊了数月,这次有可能就是仙山在眼前,他怎么肯错过。
  “天地无极,乾坤借法。
  飞剑。”
  成寿他剑诀一吐,然后起指朝着背后一挑。
  随身背着的宝剑与成寿的心念相通,轻鸣一声,然后出鞘飞起,盘旋一周朝着海上那浮岛飞去。
  “师弟……”
  徐福没能拉住跳上飞剑的成寿,他只能撤回口令,指挥船队继续前进。
  船队有序前进,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徐福担心成寿的安危,他安排好船上的船员原地待命,然后飞身跳下船去寻找师弟。
  浮岛不大,岛上灵气充沛,各种仙草和灵兽遍布。
  “师兄,你看,这是不是上古雷兽呀?”
  徐福找到成寿时,他正搬着一具黑色的尸体。
  尸体的脊柱处晶莹剔透,阵阵灵光中,还透出一丝诱人的香气。
  “不但是上古雷兽,还进化出了雷兽灵骨。
  相传这雷兽灵骨,是集天地灵气之大成,可活白骨,生血肉,妖兽食之可化形,修士得之可增长修为,就是普通凡人吃了也能强增寿元。”
  徐福见此异宝,脸上喜笑颜开的同时,心里也是危机感十足,天材地宝必有守护。
  “师弟,我们一起把这尸体运上船去。”
  两人带着雷兽尸体返回了货船。
  “所有船员听令,调转船头,全速开进。”
  这时乌云之上,雷电四闪,一个白衣女子的身影从云层中闪现出来。
  “卑鄙的人类,想偷我夫君的遗体,找死。”
  “吃我一鞭。”
  天上的白夫人被船队吸引了注意力之时,一道深厚无比的灵力抽到了她的背后。
  “咳,姜尚,你不但不肯还我夫君的兽魂,还背后伤人,可恶。”
  白夫人受了一鞭,咳出一口鲜血,神智都有些模糊起来。
  “白夫人,你何必苦苦纠缠在下呢,墨离与太师的命运都是榜上内定好的,我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我不管,庄老助我夫君生出灵骨,只要兽魂归位,他就能重生。”
  “你刚受了打神鞭一击,现在你的兽魂受损,不要再强撑着,赶紧回去疗伤还能保住性命。”
  “哼,道貌岸然的小人。”
  白夫人转身向着飞速离开的徐福船队追去。
  “师弟,快用御剑术把雷兽灵骨分离出来,呆会如果要逃,我们分散逃命。”
  “好的,师父早跟你说过不要修养那赤剑,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威力强大有什么用。”
  “是是是,好师弟,快干活吧。”
  徐福心想,雷灵骨固然珍贵,但是雷兽的尸体也全身是宝,如果守护的灵兽追来,把尸体交出去应该也能活命。
  这时白夫人拖着伤躯落到了徐福的船上,看到墨离的背上一个大洞,雷兽灵骨正被成寿挖了出来。
  “前辈,这上古雷兽的尸体全身是宝,就献给前辈了,希望能换得晚辈们一条小命。”
  “不!夫君!”
  白夫人心潮一动,双目发红,体内的妖气翻涌,身上浮现出白色鳞片,她趴到地上,身形暴涨,变化成为了一只全身白色的麒麟雷兽。
  “不好!马屁拍在了马腿上,这是个不死不休的局。”
  徐福是个多年的老油子,看到白夫人化形,他就知道这件事没办法善了。。
  “师兄,不用怕,我们联手对付她。”
  成寿提着剑挡在徐福的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