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庄什么庄 > 孔雀大师

  “阵法?是什么阵法?”
  罗建康问道。
  “喵,没见过,不认识。”黑猫耸了耸肩膀。
  “切,杨一笑你不是喜欢吹牛吗,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的。
  还说什么在学宫里名列前矛。
  也不过如此。”
  罗建康抓紧机会糗了杨一笑一顿。
  黑猫跳回到惠梦儿怀里,对着罗建康翻了个白眼。
  “道门的阵法,我不说全识得,也至少认得个七七八八。
  这个阵法我没见过,要么就是皇家密术,要不就是上古遗阵,二者之一。”
  这时站在一旁的徐桔梗吓了一跳,她看到之前一直抱着的黑猫竟然口吐人言。
  “哇,梦儿,这只噬元兽还会说话,太可爱了。”
  “喵喵~桔梗姐姐,抱抱。”
  黑猫一跃而起。
  “看来只有再找那位徐全旺老爷爷了。”罗建康心念一定,然后说道:
  “外层封印的事比较简单,直接蛮力破除就行,难在里面的不知名阵法,桔梗小姐,好像除了封印之外,还有别的事情要我们帮忙吧。”
  “笑笑,好乖,姐姐去拿小鱼干给你吃呀。”
  徐桔梗忙着逗猫,没有理会板着脸的罗建康。
  “嘿,又被无视了,我堂堂掌门~”罗建康的脸上有黑线滑下。
  “古井的封印原本就没指望我们能帮忙的。
  桔梗这次的委托主要是帮爷爷除魔。”
  惠梦儿按住了要发作的罗健康后说道。
  “哦,如果是除魔的话就简单了,一发雷丸就解决了。”
  罗建康在下巴比了个手势,然后朝前一挥说:
  “退后,
  我要开始装逼了。”
  “梦儿姐姐,我带你去看我珍藏的漫画吧。”
  “好呀,听说你收藏了不少绝版的漫画,我早就想要见识见识了。”
  “喵喵,还有小鱼干。”
  两个妹子加一只猫,叽叽喳喳的往外走去。
  “喵?好像刚刚有人在说话。
  不管了,去吃小鱼干了,拉拉拉。”
  ……
  “喂,你们还有人记得到这里来是干嘛的吗?”
  罗建康觉得现场的气氛很不严肃。
  惠梦儿和徐桔梗在研究漫画,杨一笑吃着小鱼干在两个妹子怀里窜来窜去。
  “给你,这个书是好东西。”黑猫扔了一本书给罗建康。
  罗建康正在心里吐槽,冷不丁的一本旧书扔到脸上,扑了他满嘴灰尘。
  “呸呸呸,杨一笑你又偷袭我。”
  罗建康心想徐爷爷正在睡觉,不好吵醒老人家,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杂记》?还是手写的,这是孤本呀。”
  罗建康拿着手里的旧书看起来。
  “今天天气不错,小雪做的菜很好吃,就是冷冰冰的样子像极了茉莉这丫头。”
  原来是老爷子的日记,都是些杂言碎语。
  “天有不测风云,一场车祸让白发人送黑发人,留下两个丫头片子,我一定不能倒下。”
  罗健康百无聊赖地翻了几页。
  “大雪封山已经数日,也不知道探险队的伙伴们能不能找到我。”
  老爷子年轻的时候玩得挺嗨呀,还参加了探险队。
  罗建康直接一目十行,快速翻阅。
  “我的时日无多了,全旺这小子天天在外面疯玩,老是不着家,这祖辈传下来的封印也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
  “今天真开心,老婆生了一个大胖小子,徐家有后了,希望神社能够顺利兴旺,我也要学好父亲教我的封印阵法。
  小子就叫徐全旺吧。”
  罗建康心想,看来不止是徐老爷子一个人的手记,是他们家祖传下来的日记。
  他直接把书翻到最后。
  “这次出行如果还是不能求得仙药归,只怕是凶多吉少。
  这一路上寻得的奇珍异宝虽然不少,但是没有找到不老药,我回去之后也难逃始皇赐死,不如在这偏远岛国隐姓埋名,了此一生。”
  哐当一声,门被推开,一个面色冷淡的老妇人进来说道:
  “餐点已经准备好了,请客人们用餐。”
  “好的,雪姨,我们这就过去。”
  徐桔梗向那妇人应道。
  黑猫的瞳子向那妇人一扫,全身毛发竖起,进入警戒状态。
  罗健康按下黑猫说道:
  “不要打草惊蛇,先看看情况。”
  惠梦儿她们把散落一地的书籍收拾起来就往餐厅走去。
  在往餐厅的路上,罗健康发现走道两边已经布置着一些结界,于是他向徐桔梗问道:
  “桔梗小姐,你不是说你不懂术法吗,这些结界是谁弄的?”
  “你说这些呀,是隔壁寺庙的和尚弄的。”徐桔梗回道。
  罗健康心里想道,这和尚真是不靠谱,花里胡哨的,一点法力波动都没有。
  不多时,众人来到餐厅,发现落座的除了前面见过的雪姨和徐老爷子,旁边还坐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年轻僧人。
  这僧人见到众人进来,急急忙忙拿起筷子,双手合十道:
  “善哉,人都到齐了,开饭吧。”
  僧人说完,不等众人反应,就自顾自的大吃起来。
  “孔雀,你又来骗吃骗喝。”徐桔梗看来对这僧人很是熟悉,笑骂道。
  孔雀嘴里塞满吃食,含糊不清得说:
  “阿呜,桔梗,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出家人的事情,怎么能说是骗呢。”
  孔雀吃饭很快,饭量也大,他吃完饭后说:
  “你们慢慢吃,布置结界的法器可不便宜呀,我得过去守着,别被人碰坏了,那我可亏死了。”
  孔雀毛躁躁地走了。
  罗健康目送这个年轻僧人离开。
  “怎么了,你觉得这个僧人有什么问题吗?”惠梦儿问道。
  “没什么,就觉得这是个精神小伙,我很欣赏他。”
  “少来这套,你吃的也不比他少。”
  这边众人还在吃饭,就听见过道传来铃铛,锣鼓,乱七八糟叮叮当当的声音。
  原本在安静地吃饭,一言不发的雪姨听见这些呱噪的响声,眼中闪过一丝不耐烦。
  “刚吃完饭就开始作法了,这声音太吵了,我扶全旺进去休息。”
  雪姨说完就放下筷子,起身扶着徐老爷子往里屋走去。
  “这孔雀真是不消停,吵得大家一点胃口也没有了,算了,我也不吃了。”
  徐桔梗也气呼呼地走了。
  “桔梗等等我,想听你说说你姐姐的事情。”惠梦儿见状也跟了出去。
  人都走了,黑猫也准备跟出去。
  杨一笑回头看了一眼仍然在埋头吃饭的罗健康,喵了一声。
  “喵什么喵,今天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也得先让我把饭吃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