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无技之人 > 第七章 妖兽重现

第七章 妖兽重现


  长夜漫漫,吴争入睡没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可与以往做梦不同的是,自己不仅能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梦,而且还能清晰地看清周围的环境。
  梦中的他仍在村中,在黑夜中静静地站在土墙的走廊上。如果不是知道自己在做梦,吴争就以为这些都是真的了。
  就在吴争以为这一切都会这么平静下去的时候,土楼上出现了一片片裂缝和火光,而外侧的林子中传来了飞禽走兽的叫声,它们离土墙越来越近,声音中所包含的愤怒和幽怨也更加的浓郁,就算吴争知道这些都是梦,但却还是感到惊慌,想要醒来却怎么也醒不来。
  等吴争缓过神来,发现自己无法自动离开这个梦境时,土墙上的裂缝和烈火已蔓延到了吴争的脚下。
  这时他也想着要逃避这一危险,可是当他要逃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梦中的这具身体无法移动,但即使火焰已烧到他的脚下,他也没有任何感觉。
  这样的情况先是让吴争吃了一惊,但随后又让他觉的理所应当。毕竟这里是梦境,发生什么也都算得上正常现象。
  可就在吴争这么放松地想着时,他忽然感觉全身是一颤,似乎有一种下一秒就会毙命的危机感。
  吴争把视线转移到危机感的来源时,发现一双锐利的金眸正在盯着自己,而它的主人却是有着强壮身躯的黑毛猛虎。
  它漆黑的皮毛上有着三条金属色泽的条纹,接近四米长的身子如固若金汤般无懈可击,足有十公分的银白利爪让本就显得厚实的身躯变得更加恐怖,就像是一辆兽型坦克一般让人畏惧。
  这是,石阶妖兽!吴争的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这个念头,怪族营地的惨象在吴争眼中与这片环境重叠在了一起。
  那猛虎后腿一弯,紧接着身形一跃,待落地之时与吴争四目相对,仅剩一拳之隔。
  刹那间,它的金眸中红光一闪,亮得吴争飞出梦境,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屋内还有着蚊虫飞舞之声,屋外更是蛙鸣连连。
  吴争摸了摸被汗水打湿的刘海,眼前似乎还浮现着那双令人心悸的金眸。
  爬起后靠在床边的吴争回想起那个梦时,觉得那种感觉更接近于进入那片海域的状态,而非做梦。
  刚才那只妖兽不会就是袭击怪族营地的那头吧?难道我不仅拥有那片私人海域,还享受着预测未来的服务?看来这转世福利还是挺丰富的呀。
  吴争感慨一阵后,把注意力放回刚才的那个梦中。如果自己真的有预测未来的能力,那就要重视那只妖兽了,他可不想刚来这里就又要消失了,毕竟这个世界的许多风景他都还没见识过。
  想到这里,吴争立刻将灵识转到手心,让乱妖瓶浮现出来。
  乱妖瓶似乎也给了吴争不少勇气,让吴争觉得自己还是有些资本和石阶妖兽一决高下的。
  “你来的话就看我扎不扎你就完了。”吴争自信地自言自语着。
  狠话肯定是要说说的,不过安全起见,吴争还是更希望同盟会的高手能够尽快赶到,尽早收拾掉那只妖兽,而自己就在高手的身后用乱妖瓶干扰妖兽就好了。
  吴争漫无边际的想象着战斗时的场景,在一丝困意来临后躺回床上停止了思考。
  翌日
  吴争被一阵敲门声吵醒。
  “咚咚咚”“吴争你还在睡呢?起来了,准备去训练了,待会在村尾集合。”
  “知道了,马上来。”吴争迷迷糊糊的答应着。
  半分钟后,吴争在床上坐直身子,不是很情愿地下了床,又慢吞吞地向这层楼的尽头走去,那里是一个能供三四人同时洗漱的明亮屋子。
  屋中此时已有两人在洗漱了,见到吴争进来,他们和吴争打了个招呼,接着又各自洗漱了起来。
  这里所用的水都是山泉水,是通过人族精巧的建筑器械引过来的。
  这是个两边都有窗户的的屋子,一面墙上挂着一块块写着名字小木牌,小木牌下是一个个装有牙刷的木杯子和一条条毛巾。
  牙膏是从一种名为健牙树的树干中提取出的汁液。这种汁液呈胶状,拥有清洁口腔的功能。
  吴争的原记忆让他熟练地拿起自己的洗漱工具,但是在操作之时却有着莫名的好奇,这让他的脑子清醒了一些。
  拿起牙刷的吴争随意地用牙刷从装满健牙液的小木杯中抹出一点来。
  突然间,吴争感到自己的灵识猛地向右手汇聚,手掌因一时没来得及承受住这股力量而猛地向下砸去,正中盛着许多健牙液的杯子之中。
  这虽不是什么大事,但在人刚睡醒时就发生这种事确实让人没有什么好心情。
  吴争先是暗骂一声,然而就在他认为自己的手上会沾满健牙液的时候,让他意外的事情的发生了。
  他的右手干净无比,没有一点健牙液的痕迹,与此同时,那个原本应该被吴争搞得一团糟的杯子也和吴争的右手一样干净,同样找不着健牙液的痕迹。
  吴争看着一干二净的杯子,又看了眼自己牙刷上的健牙液,一时间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愣神的功夫,又有一人来到了洗漱室,刚准备刷牙的时候却疑惑地问道:“你们是把健牙液当饭吃了吗,昨天才加进去今天就空了。”
  “没有啊,刚刚我用的时候还好多的。”第二个进来的人洗着牙刷答道,接着用一种审视的眼光看着吴争。
  ‘你看我干嘛,我也不知道,又不是我吃的。’吴争心里嘀咕着。
  吴争随后又强装镇定地说道:“对呀,我也记得还有很多的。”说罢,赶忙低头刷牙,装做没事人。
  略有些尴尬的洗漱时光结束之后,吴争回到自己的房间,对刚才的健牙液失窃案有了些自己的猜测。
  昨晚自己手上的乱妖瓶随自己进入了那片海域,而今天健牙液失踪前最后接触的也是他的手,因此健牙液应该是被他吸入海域之中了。
  虽然他并没弄清楚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进入海域,但是每当他运转灵识到自己手中时,总有提前就知晓会出现什么东西的感觉。
  于是吴争试着让手中浮现出一团健牙液,没有任何意外,一团健牙液浮现在吴争的手中,但是它的性质却与乱妖瓶一样,虽看上去有行,但是摸起来却无质。
  乱妖瓶处于这种状态的话还是能够发挥出它原本的作用的,但是这种状态下的健牙液似乎并没有什么作用。吴争无奈的咕哝着,或许没办法直接提取出原本物品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灵识较弱。
  想到这里,吴争感叹要是从前的魔术师生涯也有这样的技术,那他绝对能够成为一名出名的魔术师。
  吴争苦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眼昨天在怪族营地里捡来的果子后,饥不择食的他拿起果子就吃了起来,但最后还是留下了一个果子在桌上。
  因为他想看看果子被带进海域后会不会变质,所以就把它留了下来,等今晚再做实验。
  在吴争的印象中,食堂只提供午饭和晚饭,早饭都是自己能弄到就吃,弄不到就拉倒。
  想着之后早饭怎么解决的功夫,吴争就到达了村尾的集合处。
  可没想到的是,迎接他的却是一餐他自以为不存在的早餐。
  吴争见到小队的人都在一片小树林里待着,这时候,恰巧有人看见吴争到了,赶忙招呼吴争到他们那里。
  看见到他们的招呼,吴争略感疑惑地走了过去,才发现他们居然在吃早饭。
  早饭,居然是早饭!吴争在心里无声地喊了出来。
  只见众人围在一筐竹编的扁平笼子周围满足地咀嚼着食物,这让吴争一下又精神了起来。
  这还想屁的早餐问题呢。。
  柴方看见吴争那副痴样,笑着从竹笼里拿出几块肉片塞进吴争怀里。
  吴争捧着手里的满满幸福,崇拜地看着柴方,似乎他的身影比之前高大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