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乐马图腾 > 第七章 赵羡清

第七章 赵羡清


  “你到底要带我去何处?”许剑仇食不下咽,无奈地看向蒲通。
  “吃快点,吃完了赶路。”蒲通一顿狼吞虎咽,抽空瞥了一眼许剑仇,含糊不清地说道。
  “你——”许剑仇瞪眼,可是打不赢说不过,只能拿自己撒气,“吃饱了。”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好好吃,吃完了赶路。否则——”蒲通微笑着,扭头招呼小二,“小二,此地最好的姑娘在哪里寻啊?”
  “哟,客官问得好,小的正好知道个去处。”小二凑上来,笑道,“咱们这采化县呀,最好的地方莫过于百花楼了。听说啊,那里有京城落魄世家的小姐,有远地过来的水灵姑娘,她们都是貌美如花,且大多才情出众,绝对能合上客官雅兴。”
  “小二,百花楼是个什么去处?茶楼?”一身穿锦衣华服的少年问道。
  “哎哟,客官您说笑了,那里比茶楼可有意思多了。可惜小的没有福分去,具体怎么个好法儿请客官自个儿去体味了。”小二笑着回头,一看那华服,连忙点头哈腰。
  “是吗?还有这种去处。”少年露出好奇之色,旋即看着一脸讨好的小二心下大悦,“赏!”
  少年仅说了一字,身后仆从模样的老者便拿出一块东西,扔给小二。
  小二接过后连连道谢,然后才看向手中的东西,失声道:“金子!”
  “怎么样?那位公子正好感兴趣,咱们要不跟着一同去看看?”蒲通若有所指地看向许剑仇。
  “我吃饭。”许剑仇算是怕了,这蒲通自晓得他是童子身,便一再拿这个要挟他。
  “是吗?你们也要去?我们一同前去如何?”那前面耳力非凡,居然听见了蒲通的话。
  “不去!”许剑仇瞪了一眼少年,冷冷说道。
  “你——”少年被噎,顿时不悦,“你这人真不识好歹,我诚心相邀,不去便罢了,为何如此无礼。”
  “我如何无礼了?”许剑仇瞥了一眼,索性将自己的怨气发了出来,“就你个黄毛丫头,也去那种地方,没羞没臊。”
  “你——”少年气急,指着许剑仇的手都在抖,“周老,给我打他!”
  “哎——”蒲通这时候站起身,拦住老者,“前辈且慢,我朋友他这般不是冲着公子的,且慢,咱们有话好说。”
  “他刚才冲撞我家公——子,这里诸位都可作证,还有什么好说?”老者瞪了一眼许剑仇,“小小年纪便这般蛮横无理,老夫今日要好好教训你一顿!”
  “前辈,有话好说,我代他给这位公子道歉。”蒲通说着向那少年走去。
  “公子息怒,其实吧事情是这样的……”蒲通走过去耳语一番,少年听完顿时怒气消散。
  “你这人,人家洁身自好,你却如此取笑他。”少年瞪了一眼蒲通。
  “呵呵呵——说到底是我不对,请公子海涵。”蒲通抱拳一笑。
  “我吃完了,走吧。”许剑仇见蒲通就要和少年聊开,连忙出言。
  “好,那咱们走吧。”说着,蒲通对少年抱拳,“后会有期。”
  “等等,你叫什么名字?”少年问道。
  “在下蒲通,这位是许剑仇。”蒲通说完,看向老者,“这位前辈,后会有期。”
  “许剑仇?周老,这个名字很耳熟啊。”少年双手托腮,沉思起来。
  “公子,许剑仇就是那个叛出大剑宗的弟子,此人武功深不可测,公子要小心。”周老看了一眼二人背影,低声提醒道。
  蒲通走在街上,双目涣散无神,久久不能自己。
  清醒过来后,他自嘲一笑:“物是人非,故地重游的感觉莫过于此了。”
  “你到底要去何处?”许剑仇再次问道。
  “当然是去百花楼啊。”蒲通回过神,看向许剑仇,见他脸色难看,这才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放心。”
  百花楼,夜间灯火通明,人来人往。欢声笑语不绝于耳,香味弥漫笼罩每处角落。
  “客官,不知您二位这是?”老鸨被蒲通叫来,看着衣着寒酸的二人,眼中鄙夷一闪而过,笑着问道。
  “你有钱吗?”蒲通摸了摸怀里,扭头看向许剑仇。
  “没有?”
  “那你怎么活?”蒲通脸色一变,有些难看。
  “有人付钱。”许剑仇看了一眼蒲通,“你没钱了,还来逛窑子?”
  “两位客官有什么吩咐呀?”老鸨虽然听见了二人私语,脸色难看,但是忌惮地扫了一眼许剑仇放在桌上的宝剑,这才笑颜相对。
  “那个——我要见洛言言,够了吧?”蒲通摸出怀里仅剩的三十两,放在桌上。
  “哦,公子这是想要见言言啊。”老鸨笑容满面,“可惜言言小姐私下不见客,且今日身体不适,所以——要不换一个,咱们这里有很多姑娘也是美艳得很。”
  “那算了,我来此就是为了一睹芳颜,既然佳人有恙,今日便算了,改日再来。”说罢蒲通起身便朝着外面走,任老鸨如何好言相劝,都没能挽留住。
  “这是个什么人啊,真是古怪!”老鸨望着二人的背影,一脸不虞。
  百花楼外,蒲通刚出门便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许剑仇,你不是不来这种地方吗,莫并不是被他带坏了?”
  看去,这才发现,今天遇见的少年二人正看向自己这边。
  “好巧。”蒲通对着二人微微一笑,拍了拍许剑仇肩膀,“记住我和你说的,以后别胡来了,查清楚了再说。”
  “啪——”一声脆响,蒲通打了个响指,在场三人均是眼神涣散,片刻之后回复清明。
  “许剑仇,你怎么也在此处?”少年欺身近前,笑着问道,“难道你终于按捺不住,想——”
  “不可理喻的黄毛丫头。”许剑仇瞥了一眼少年,径直走开。
  “你别走啊,今日知道了你的名字,可是我还没告诉你我的名字呢,我叫赵羡清。”少年跟上去,紧追不舍。
  “滚!”许剑仇猛然回首,眼中杀意迸射,“一息之内离开我的视线,否则,死!”
  “你干嘛?”赵羡清瘪着嘴,眼中水雾朦胧,“你凭什么凶我?凭什么?”
  “大胆,竟敢对公——子不敬,该杀!”周老横在赵羡清中间,与许剑仇对峙。
  蒲通没有理会这边,隐入黑暗当中。
  “周老,你不要理他,哼,我们走。”赵羡清受了委屈,可是生平第一次不想让周老教训那人。
  “是。”周老紧紧护卫在赵羡清身边,防着许剑仇突然出手。
  “对不起。”许剑仇看着一脸委屈的赵羡清,心下有些愧疚,竟然将对皇族的仇恨施加在一个女子身上,“是我鲁莽了,赵姑娘。”
  “你——你哪里错了?”赵羡清一脸委屈不改,看向许剑仇。
  “我——我——不该出言不逊,冒犯姑娘。”许剑仇抱拳,说罢就要转身离开。
  “你——你等等。”赵羡清再次追了上来,拉住许剑仇。
  “你还想怎样?”许剑仇皱眉。
  “我——我听说你剑法超群,在大剑宗也是首席大弟子,能不能教我剑法?”赵羡清希冀地看向许剑仇。
  “许某有要是在身,多有不便。”许剑仇一口回绝。
  “你有事?难道你要去挑战哪个武学宗师?”赵羡清眼睛一亮,“我听说采化县有一高人隐居,难道你是想挑战他?”
  “不是。”
  “那你来此处有什么要紧事?”
  “忘了。”
  “那正好,忘了便是无事,无事就教我剑法。”赵羡清说得理直气壮。
  “你——”许剑仇蹙眉,瞪向赵羡清。
  “你又凶我——”说着,赵羡清脸色一变,眼眶中晶莹涌动。
  “告辞。”许剑仇看着赵羡清再也提不起半点杀意,心下只想尽快离开,不要被这“黄毛丫头”纠缠。
  说罢,许剑仇用尽全力施展轻功,辗转腾挪,不多时就跑出去很远。
  “哎——你等等我啊,我真的想学剑法。”赵羡清连忙追了上去。
  “公主,他身法出众,您追不上的。”周老眼看许剑仇离开,这才出言。
  “周老,你帮帮我,帮帮我好不好?”赵羡清扯着周老的衣袖,撒娇道。
  “公主,此人并非善类,您还是离他远些更好。”周老郑重地说道。
  “胡说,他一表人才,而且洁身自好,怎么会是坏人?”赵羡清反驳道。
  “我看见他才从百花楼出来,怎么洁身自好了?”周老反问。
  “嗯——他应该是受人蒙骗,指不定是哪个坏家伙把他骗进去的。”赵羡清撇嘴,接着道,“周老,好不容易出宫,你让我把他的剑法学会不行吗?我保证,只要学会了剑法,我就回宫。大剑宗的剑法三哥哥向来喜爱,我想等他生辰时送他。”
  “公主,皇宫之中武学秘籍不在少数,大可以送三皇子别的。”周老苦笑。
  “你帮不帮?”赵羡清拧眉。
  “恕难从命,回去任凭公主责罚。”周老躬身说道。
  “好,那我就毒倒你,然后自己偷溜。”赵羡清看向周老。
  “这——”周老苦笑,“罢了,老夫拼死一战还是能保公主无恙。跟上去虽然危险,但是总比您一人流落在外好。”
  百花楼中,一处单独的院落里,一女子正舞剑。月影窈窕剑光寒,发舞飘摇轻纱蓝。
  突然,女子一顿,长剑直指院角处:“谁!”。
  “呵呵呵——”蒲通走出,微微一笑,“三年不见,功夫见长。”
  “师叔。”女子看着蒲通面上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