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44章周王御

第44章周王御


  想到这儿赵开口问道:“那吾可否不买战车,今后在封地赵氏只拥有徒羡和戎狄骑士可行?”
  “不可”
  师子被赵武的话气的脸色通红,只见他毫不客气的拒绝。
  “额!师子这是为何?”
  看着师子脸红脖子粗的一脸气愤的看着自己,赵武有些吃惊的看着他。
  也许感觉自己有些失礼,师子急忙躬身请罪道:“君上,臣失礼了。”
  “无妨”
  赵武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这些。接着赵武又看着师子开口问道:“不知家宰大人为何反对吾的想法?”
  只见师子捋了捋胡子,接着向赵武劝诫道:“君上,戎狄不行“礼乐”,不修文字,不念诗书,被发左衽,无亲而贪。且吾晋居深山,戎狄之与邻,两者不相容。”
  师子的意思是说戎狄不讲礼仪,没有尊卑礼节,本身没有文字,只有与中原不同的语言,自身披头散发,衣襟左开与中原树冠右衽的习俗不同,而且戎狄没有亲近的国家而本身又很贪婪。并且这戎狄的部落与晋人村落杂居,彼此之间常常征伐不止,相互间早就有了仇恨。而且每到秋收戎狄定会前来,掠夺人口粮食。
  “唉!”
  见赵武沉默了,师子叹了口气接着说道:“吾赵氏曾是晋国正卿,而今虽已没落,但吾赵人正卿却闻达于诸侯。若是今日因仓癛空乏,而尽去车师,岂不是让其他家族嘲笑。且说吾赵氏这等行为,就是弃华仪而入戎狄,岂不是告诉国君和晋地其他家族,吾赵氏要叛逃戎狄,这不是明摆着要让大家的围攻。”
  听了师子的一番话,赵武有些心有不甘的说道:“吾赵氏地处晋国北鄙,而且与戎狄为邻,每次戎狄侵略都是骑着骏马,从山林里冲出来,抢劫农夫们的。
  每当吾等组成军阵,驾驶着笨重的战车出城追寻戎狄的时候,戎狄们便骑着马,呼啸着钻进了山林里,又或者避开战车利用速度,劫掠赵城他处,这样来回折腾几次,让吾邑甲疲于奔波。
  战车虽然战力强大,可是一进去山林就没什么作用了,反而由于行动不便,容易中了戎狄的陷阱。这样反复几次,吾赵人总是吃亏的多。
  既然如此倒不如学习戎狄的骑射之法,师狄长技以制狄。”
  闻言师恭恭敬敬的向赵武行礼道:“从家主发明风箱,发明新式农具,使用牛马畜力耕耘土地,带人挖掘沟渠以抗干旱,吾便知家主聪慧,但吾赵氏此时正是韬光养晦,不宜特立独行,从引起其他家族注意的时候呀!特别是元帅栾氏”
  “虽然成了一城之主,万人之上的权贵,可也要受到种种制约。”说完赵武便丢下手里的马鞭背过身去。
  听到赵武有些赌气的话语,在场所有人全都不敢出声音,就连接连顶撞了赵武的师子,此时也识相的闭了嘴,不再言语什么。
  最后还是师子忍不住,上前开口劝解道:“君上如今已是赵城之主,身系赵氏百姓的安危,为此家主已不能随心所欲的想做什么就左什么,因为家主的一言一行,都将关系赵城完余人的生死存亡。纣王就是因为干事随心所欲不顾百姓生死,耗费民财,大兴土木,建酒池肉林,鹿台敛财而导致灭亡的。君上虽然曾说过行节俭之风,但若是不知修心养性收敛自己的话………”
  后面的话师子便没有说下去,那意思很明显。
  过了一会感觉现场气氛有些不对,赵武回过身恭恭敬敬的向师子行礼道歉道:“师子,是武太过于想当然了,还好师子劝诫,使得武差点犯下大错。”
  师子赶紧躬身行礼说道:“为臣者当如此”
  看到师子如此,赵武称赞道:“师子,不因武年幼而纵;不因武位高而媚;为家宰时处事公正严明;为家臣时能时时劝诫上位;为私家时能律于己身;真乃吾之肱骨。”
  师子谦虚的回答:“君上,抬爱!这都是为臣者本分”
  一番吹嘘互捧后,言归正传赵武来问道:“晋地,哪个家族战车造的最好?”
  听到这个问题,所有人全都诧异的看着他,看到所有人都看着自己,赵武疑惑的看着师子问道:“家宰吾问的不对吗?”
  “咳咳……嗯嗯……”
  师子急忙咳嗽了一下,打断了现场尴尬的气氛,只见他低声询问道:“吾赵氏的赵姓是如何而来的不知君上可知?”
  “嗯”
  听到师子的话,赵武点了点头开口道:“这吾自然知晓。”
  赵武想了想开口说道:“穆王十七年,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徐国始强,率九夷攻周西至河,穆王驰师救周,与楚联合伐徐,逐徐偃王至彭城以北。
  时年吾赵氏先祖造父为穆王御,徐偃王见周穆王与与先祖造父驱车西狩不归,趁朝纲松懈,自认为叛乱之谋,时机已到,便举兵反周,一时势不可挡。
  放周穆王得知徐偃王叛变的消息,才知自己已险失其国。立即告别西王母,登舆回朝。
  先祖造父自任舆驾,八匹千里驹,如龙腾飞云,神速似的回到京城,使徐偃王遂不及防,徐军传闻周穆王,乘八龙驾云而归,一夜之间,士兵逃亡近半。次日,周穆王率大军攻打徐偃王,大破之。
  周穆王为了表彰造父在此役中所建的救国安邦之功,赐造父以赵城为邑。赵氏由此得姓。”
  “嗯。确实如此”
  师子看了一眼周边的人,如无其事额说道:“吾赵氏因造父而得善御之名,吗不知君上可知先祖造父,再成为穆王御者之前,操何职业?”
  赵武向师子拱手请教道:“着吾倒是不知,还望家宰大人告知。”
  师子侧身避礼,然后正了正身子开口道:“先祖造父成为穆王御者之前,乃是周室在河西桃林之地,一个为王室牧马得圉正。”
  圉有两个意思,一个指的时养马的地方,而圉正就是指管理放牧马场的官员,也就是西游记里那个官儿只有芝麻粒儿大小,所谓的弼马温。《烛之武退秦师》中那个烛之武在郑国所担任的职位正是圉正。
  而圉的另一个意思是边陲,圉人也就是边陲小地方得人。不管怎么解释,都说明当时的赵氏先祖的社会地位都是相当的低下。。
  “时年因赵氏善于养马,故而先祖为周室在桃林之地的圉正。造父又曾为周王御者,故而吾赵氏亦善于造车。
  所以六卿中善于造车者,必赵也!然赵氏经数月前的浩劫,善于圉马造车者皆被掳掠一空,现在反而不会造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