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43章不菲的战车

第43章不菲的战车


  很快进入山林里搜寻羊群的狄,急匆匆的从树林里钻了出来。
  一见到赵武便翻身下马,单膝跪地赵武拱手行礼道:“君上”
  “如何?可探寻到羊群了?”赵武扶起狄亲切的问道。
  “禀君上,吾等已搜寻到羊群的具体位置了。”
  闻言赵武急忙问道:“哦!快告诉吾,羊群在哪儿?规模多大,有多少只羊?”
  狄指着东面一望无际的太行山脉,回过头来对着赵武说道:“君上,那羊群就在东山一处峡谷里,离这儿大概五里路,大概是三百余只,矢带领骑狄人骑士们,正在峡谷附近的山头上严密的监视着。”
  听到狄的汇报,点了点头开口道:“这怕是盘羊中的一个大群。”
  “确实如此,这盘羊是有季节性迁徙的习惯。在冬季栖息环境积雪深厚,而风雪很大的时候。它们从山地高处或是从北面无际的大原上南下,来寻找避冬的山谷和盆地。而到了夏季大原气候暖和,水草茂密的时候,则又开始逐渐的往北迁移回大原。不过现在吾等已经很少见到,这么大规模的盘羊迁徙了。”
  听到狄的话,赵武知道盘羊为何不在迁徙了,这是因为人类的活动所造成的。
  晋人这些年来不断的对戎狄发动所谓的“启土”战争,不断的的排挤着戎狄的生存空间。
  晋人的一系列战争的胜利,迫使他们不停的北迁。为了躲避晋国的打击,戎狄们也都纷纷跑他们原本看不中,且比较荒芜的那些盘羊的迁徙之地,占据着盘羊的地盘。
  为了生存以及人口繁衍对粮食土地的需求,晋人和戎狄纷纷对盘羊发动大量的猎杀行动,这使得盘羊数目大减。为了躲避猎杀,盘羊们也都紧随着北迁,就连原本向南迁徙的生活都被硬生生的改变了。
  ……
  赵武带着剩下的三十名甲士在东山脚下的树林里等了下来,这一等足足的等了两个时辰。
  就在赵武一行等的着急的时候,就看见西边马路上尘土飞扬。很快就看见祁廖骑在马背上向赵武跑来。
  看着他一脸风尘急急忙忙赶路的样子,赵武心中不由得感到一丝不妙,他急忙走上前去问道:“廖怎么了?为何如此着急?难道是赵城出现了什么事故?”
  只见他拱了拱手说道:“否也君上!吾驾车回城的时候,马车在路上时,突然折毂损毁。于是吾便单骑走马回到赵城,让人搜集渔网,在出城的时候,重新驾驶的战车也是折毂毁车,师子见此认为战车有问题担心君上在山中的安危,便让吾先单骑走马过来,向君上报告情况,并恭请君上下车,防止出现意外。家宰大人随后带领人马工具就跟来。”
  听到祁廖的话,在场所有人脸色一变。在场的甲士们,日后谁都有可能在战车上进行作战,一旦战车在战场上出现意外,那车上的人基本上就是死路一条。
  于是剩下战车上的车左、车右、御者纷纷下车。就连围绕着战车四周,护卫的甲士们也脸色巨变远离战车四周,生怕战车突然崩坏了。
  接着赵武便让十几个甲士合力将战车抬起进行查看。
  商周时期战车的形制基本相同,均为:独辕(輈),两轮,长毂;横宽竖短的长方形车厢(舆),车厢门开在后方;车辕后端压置在车厢与车轴之间,辕尾稍露出厢后,辕前端横置车衡,衡上缚两轭用以驾马。
  通过查看,赵武发现这个时期的战车,车轴居然都是固定在车厢上面,不是跟随着车轮一起转动。而车辕居然就一根,而且也是固定在车厢上,这也导致马车在高速行驶中,若是大转弯的话,很容易折断车辕。
  而固定住的车轴,也造成了车毂和车轮之间产生巨大的摩擦,当时间久了很容易扯断车毂,或者是把车轮给磨坏了,从而产生事故。
  而从这两辆车的磨损情况来来,离车轴折断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说不定车轮碰到一个石块,就可能折断轮毂了。
  由于战车整个是用榫卯结构拼装的,虽然刚做出来的时候很坚固,但是随着战车使用的时间过多,再加上风吹雨打,现在整车的榫卯已经开始逐渐的腐朽松动了。这造成了战车的车厢结构已经不稳了,在行驶的过程中车厢还会产生摇晃。
  看到这儿赵武对着祁廖问道:“这还能修修吗?”
  祁廖对着赵武摇了摇头回答道:“君上!车轴,轮毂,已经完全的磨损了,就连车厢其整体结构,也都腐坏了,这两辆车已经没有修补的必要了,车差不多都已经废了。”
  “君上不止这几辆战车需要更换,吾赵城的所现有的十辆驷马战车也都要全部跟换。”
  跟在祁廖身后的家宰师子,此时带着大队人马从后面很了过来。
  赵武看着师子问道:“师子,这一辆战车的价格几何?”
  师子禀告道:“家主,布币二千枚”
  春秋战国时期,市面上流通主要货币为布币和刀币,一斤约为256克,在秦代,布币作为主货币,钱作为辅货币,一枚铜钱约8克,1布等于11钱,当时的米价是1石30钱,1石米约为27斤,等于说一石米需要3布币。
  刀币:根据有关学者的研究,齐国的刀购买力相当的强,一枚“齐法化”刀币可以购买当时的30斤粟或10斤盐。
  “布币千枚?”赵武疑惑的看了看眼前破烂不堪的战车,又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师子。
  师子拱手回答道:“确实如此!一匹骏马大概需要三四百布币,一辆战车有四马,这就需要布币千余枚;而一辆驷马战车,其车厢需要选取硬木制造,这就要工匠进入山林去仔细搜寻,并且砍伐带回后,还要晾制三年才能使用,光这就需要不下五百布币;而车身所用的各种金器,从购买到铸造也是不菲的花费。所以说这一辆战车需要二千布币,也算是成本价了。”
  “嗯嗯!确实如此”一旁的祁廖点点头赞同道。。
  听到他们的话,赵武彻底的无语了,他暗地里板板手指头,发现自己的金库居然只有四千布币,只能为自己买两辆马车。
  虽然重生为一个有领地,有领民,甚至还拥有自己私人军队的贵族,然而自己却依旧是个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