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24章宫寺

第24章宫寺


  虽然整个赵城破旧不堪,但有一处建筑却保存的很好,那就就是位于赵城最中间位置的赵宫了。
  当初这里也是赵氏抵抗最顽强的地方,也免不了惨遭兵戮,宫寺里面的建筑,大部分也被烧成白地,不过由于赵城被转封给了姬奚,所以为了自己可以舒适的享受生活。姬奚便征发赵城百姓将这里的宫室全都重新的修建起来,而且比以前赵氏的宫室更加侈华丽。
  所以一走进赵宫,赵武便闻到股股松香和桐油的味道。这是就是因为这里的建筑都是刚刚建成,新鲜的木头的味道还未完全挥发完的结果。
  走进宫寺大门,便是一处庭院。而并不是像后世大户人家,那样子有一堵墙或者一扇屏风一样的,可以遮蔽门外路人视线的东西。
  由于那些玩意儿,在春秋时期用砖石修建,所以被称之为萧墙,祸起萧墙指的就是这东西。而用木头做的则被称之为树,也就相当于后世的屏风。
  “邦君树塞门”,就是只有国君才能有权修建这堵墙,而赵武不过是个大夫,如果修建了话就是僭越是谋反大罪,是要杀头的。
  庭院的构造是四四方方的,赵武并没有看见像后世那样的假山花草之类的景观,反而却是一片光秃秃的地面被平整的很平,庭的四周都被围墙围住。
  确实这时的“庭”并没有后世那样的有游玩观赏作用。“庭”就是院子,地面平坦且很宽敞,是古人们用于举行大型活动的场所。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士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以前只有天子国君才能用的“八佾”就是“舞于庭”中的庭就是指的这个。
  过了庭赵武就登上“阶”,“阶”有东西之分,每个“阶”的作用也各不相同。
  穿过“阶”便就是“堂”,而在堂的后面就是“室”了,有句成语说“登堂入室”,从侧面指的就是“堂”在室的前面。而从成语中也可以知道,“堂”的位置也比较高,“登堂”二字就说明了“堂”很高,需要让人去登上去的。
  而“入室”排在“堂”后面,则说明在出了“堂”后再要往前走就到“室”了。
  “入室”就说明需要进入了,而“入”就指人要进入,个子高的人就要低头进去。这说明要入“室”的话必须走特定的小门,不然进不去。这说明在“堂”和“室”之间,是有一面墙隔开的,此次之间有一扇小门可以进入,而那扇门则就是“户”。
  《论语》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中的户指的就是门。而在墙上开的窗户,被称之为“牖”,它的作用就是方便“室”里的家眷仆人,可以在即不接触的情况下,又能和外面的人联系。
  这也说明在整个建筑中,在“堂”之前的“庭”、“阶”都是属于会客,接待客人、以及举行宴会之类的公共场合。
  而在围墙后面的“室”,算是整个建筑的最北面了,也是主人及其家眷妻妾等女眷的生活场所,需要不被人外人打扰,所以“室”的东、西、北三面都是墙。
  只是在宫室里随便的溜达了一圈,赵就被里面的奢华大气所感到吃惊,一人多粗的廊柱随眼便是,很多家具都是由珍贵的树木打制的。
  虽然整个宫室很大,不过人却很少,也没有什么装饰物。到了后来又逛了一圈,赵武连个大点儿的青铜器皿都没看见,这让他感到奇怪。
  于是赵武便带着武士们直接抓住一个仆人,从询问中才知道,原本宫室里仆人女奴也众多的。只是在赵武他们进赵城的前一天,他们前主人姬奚便急急忙忙的跑进来。然后派人将宫室里的所有大小物件全都搬上了车,并且也将所有的仆人女奴也都被他驱赶带走,而剩下的人都是被他挑选剩下的歪瓜烂枣。
  听到仆人的话,这下可把赵武气的不轻。现在他可以很明确的断定,所有的库房绝对是空空如也。
  不过还好赵宫太大姬奚搬不走,房屋宫舍也都是新建的,这些现成的建筑可以免去赵武要重新修建房屋的费用。到时候只需要安排人去新田,将母亲赵庄姬直接接回来就行了。
  就在赵武坐在空荡荡的显得无聊的时候,他回首对正跪在地上的仆人问道:“起来吧!”
  “诺”
  “汝叫什么名字?为何如却没有被带走?”望着眼前神态不卑不恭,身高一米七几,身强体壮的仆人。
  赵武对着身后的狄示意了一下,只见他紧了紧手里的剑,跨步向前微微的挡在赵武的侧前方,然后赵武这才随口问道,不过心里却暗暗防备起来。毕竟大多数、被留下来的人非老即弱,突然遇到这么壮的仆人,由不得他不怀疑。
  “少主吾叫廖,原本乃是赵城里居住的老人,吾父亲也是先主手下的甲士,数月前吾父亲在保卫赵城的战斗中战死,阿母也在父亲战死后不久后也遭遇不测。吾也被人抓捕,然后被卖进宫室成为奴隶,这些月来,在邑宰的府邸里都有一直受到非人的折磨,前几天吾听说少主将要回返赵城,吾便躲在床下,避免了被人抓捕带走。”
  “嗯”
  看着眼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赵武思考了一会儿问道:“城中像你这样成为孤儿的孩子多吗?”
  “多。那日破城,城里的国人伤亡太大,故而遗留下很多孤儿。”廖躬着身子回答道。
  “既然汝也是吾赵氏的老人,而你在父亲也为赵氏战死,而汝也不愿意侍奉仇敌忠勇可嘉,现在汝可愿意像你的父亲那样效忠吾吗?”
  “廖愿意为主上拉车牵马,任凭主上驱使。”廖立马跪在地上宣誓道。
  “嗯。汝且暂先出去休息吧!”赵武摆了摆手。
  “诺”廖慢慢的退了出去。
  “回头,去查查此人的底细。”赵武回过头对着旁边的狄说道。。
  “诺”
  狄拱手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