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18章剑与盾

第18章剑与盾


  “家主”
  就在姬奚刚一回到自己的营地的时候,就看见仆人进来禀报。(由于此时的祁奚并没有受封于祁,故而他依旧是公室子孙,与晋室同宗同室也姓姬。)
  “何事?”
  “家主,羊舌大夫和其长子羊舌赤求见。”
  听到时羊舌氏职来了,姬奚急忙对着着仆人喊道:“快请”
  “诺”
  很快姬奚就看见羊舌职带着他的长子羊舌赤,步履匆匆的向他走来。
  看见羊舌职父子,心神不宁的样子,祁奚就知道他们所担心的是什么,毕竟刺杀赵武的事情,妻子他自己可也是参与了的,一旦赵氏真的捉到了活口,他们就很被动了。
  特别是赵武还是当今晋公亲自扶持的,他而且还是那位手段狠辣,连自己夫家的叔叔们都能下狠手诬告,甚至眼睁睁的看着赵氏灭门都不为所动的狠人赵庄姬的儿子。
  一想到那个女人的手段,以及和国君的关系,在场三人顿时感觉到自己脖子发凉,纷纷吸了口凉气。
  他们虽然都是公族,但在赵庄姬和晋景公两人兄妹之情面前,就什么都不是了。
  特别是在晋国这种历史上,经历了“曲沃代翼”的惨痛经历。
  所谓的曲沃代翼,是春秋时代早期一次晋国长达近70年的内战,最后,晋国的公族晋武公攻入了晋都翼城,打败了晋侯缗,取代了晋国的君主,小宗篡夺大宗,成为礼乐崩坏的初始指标事件。在春秋早期,晋国发生过一起同宗相残的血案。最终经过长达67年的斗争,被封于曲沃。
  小宗曲沃桓叔、曲沃庄伯、晋武公祖孙三代杀逐大宗五位国君,完全灭掉盘踞都城的晋国大宗,直接成为了晋国的新主人。
  正是有了这个小宗灭了主家成为晋国大宗的历史教训。
  所以历代国君都是极力打压公族势力,甚至是让外姓六卿来轮流执政晋国。这些都是晋国国君正是防止公室做大,大宗防止小宗篡夺大宗权力地位的措施。
  羊舌职开口向姬奚询问道:“奚大夫,这如何是好?赵氏余孽竟然未死,反而吾所派去的人,居然还有人被俘虏了。
  现在吾等却是被动了,一旦这些被赵武俘获的族人私属们,出现在明日的宴会中,或者是被赵武直接推出来的话,吾等刺杀贵族的恶名怕是逃脱不了了,搞不好以后吾等更是被国中其他家族所摒弃,这样就被动了。”
  特别是赵武与晋国国君,这种舅舅与外甥的关系,一旦要是让国君知道他们两个居然胆敢刺杀自己外甥。
  当他们一想到那个男人一怒而尽灭赵氏豪族的雷霆手段,更让两人胆战心惊。此时的二人可是后悔不已,恨自己当初猪油蒙心了,干嘛要去刺杀赵武呢?
  就在这时,站在羊舌职身后一直保持沉默的羊舌赤突然开口道:“既然如此,吾等不如这样……”
  说着他还做出抹脖子的动作。
  “不可!”
  羊舌职和姬奚一同开口到。
  特别是羊舌职,他的脸上更是露出惶恐的表情。此时的他可是后悔把自己这个儿子给带出来了,就这话明显的找死的节奏。
  俗话说得好事不再一,刺杀事情做一次就行了,如果成功了但也罢了,要是失败了就决不能再刺杀一次,真当人家是傻子呀!谁都不管会不会有第二次了,人家肯定是加强戒备了。
  若是再来一次,如果这次要是再失败了的话,羊舌氏和姬奚两个家族,接下来就要面对晋君的怒火,以及被整个晋国各个家族群起围攻了。毕竟作为一个贵族,最痛恨就是刺杀这种卑鄙的手段打击政敌。打击和对刺客进行严惩,这是这个时期整个贵族圈的共识。
  “额!吾又没说去刺杀赵武。”
  见两人反应这么大,羊舌赤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嗯?”
  祁奚惊疑的看着羊舌赤。
  见此羊舌赤开口解释道:“吾的意思是,不如找个借口先派人去赵氏慰问一下,顺便在赵氏的驻地查看一番。等摸清楚关押俘虏们的位置后,再次派人乘机潜入营地,将被俘获的族人灭口,这样一来只要吾等矢口否认的话,赵氏也拿吾等没办法。就算是有些许物证,吾等大可找个借口就能推脱责任了。”
  “哼!汝出的是什么主意,这些人都是吾家,最忠心的武士,居然被汝如此随便的就丢掉性命。而且还让本族人将其灭口,这要是一旦传扬了出去,岂不乱吾军心。吾羊舌氏又如何统领三邑,治理治下的百姓?”听到自己儿子居然,胆敢如此漠视人命,居然为了自家的利益,居然能随随便便的就决定那么多人的生死,放弃这些人的生命
  听到羊舌职的呵斥,羊舌赤缩了缩脑袋,心中想道:“除了这样外还能做什么?”
  当然了羊舌职的呵斥,也不过是隐瞒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不想让祁奚看自己的丑态罢了。今天在大殿里听到赵武说有活口,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灭口。
  哪知道姬奚听完后,反而是点了点头开口道:“赤的想法不错,吾等现在唯一能做的确实是如何善后了。”
  见姬奚也赞同这个想法,羊舌职,想了想便狠下心来决定道:“既然如此,汝吾两家一起,再派人手准备去……”
  羊舌职话还没说完就听见仆人在屋外,禀报告道:“家主,赵氏派人送来了礼物”
  “礼物?”
  羊舌职和姬奚对视了一眼,姬奚在羊舌职惊疑的目光下,对着仆人喊道:“呈上来”
  “诺”
  很快一件长长的匣子便被呈在两人面前的案几上。
  为了避嫌,姬奚直接放着羊舌职面前将匣子打开。就看见一柄青铜剑,而青铜的剑刃上却满是豁口,可见此剑当时所经历的战斗是多么的惨烈。
  这时姬奚从剑身上看见一个金文,上面撰写着“咎”字,看到这字姬奚知道这把剑应该是自己的家将“咎”的宝剑,现在被赵氏送来了。这也表明了自己的家将“咎”,怕已经是被赵氏俘虏了。
  “禀报家主,赵氏送来一件礼物。”
  就在这时,又有一个仆人,在门外禀报。
  看着进来的自己家的仆人,羊舌职也当着众人的面,将礼物打开就看见一面盾牌,呈现在众人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剑和盾,羊舌赤疑惑的问道:“赵氏送吾两家剑与盾,这是何意?”
  许久坐在副座上的姬奚,叹了口气说道:“赵氏有大贤矣!”
  “嗯”对姬奚的感叹,羊舌职也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接着他开口对自己的儿子羊舌赤解释道:“赵氏送吾等被俘家将的宝剑,这是告诉吾等,吾等派去的刺客已经被捉住了。而送盾牌则告诉吾等,赵氏已经做好防御准备,也就是说他们已经知道吾等将会去灭口。奚大夫所言不错,赵氏有大贤辅佐。”
  “唉!”
  姬奚叹了口气,接言道:“赵氏的底蕴何其深厚,并因为一次打压,就没落下去了。”
  他看了一眼守候着的仆人问道:“那赵氏送礼的行人可还在?”
  “禀告家主,还在等家主的回信。”。
  只见姬奚顺手就将案几上,一卷并未写东西的竹简交给仆人,并对其叮嘱道:“好!汝将这卷竹简交于行者,让其带回去。”
  “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