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15章韩起的拜访

第15章韩起的拜访


  “林虎”
  和程婴商讨完对策后,赵武便对着林虎喊道。
  “参见少主”一直守候在帐外的林虎单手握着剑柄大步走了进来。
  “那两个刺客被关押在哪里?”看着林虎一身戎装,赵武对着程婴问道。
  由于营地里的军事长官,在跟随赵武进山的时候战死,所以一回到营地程婴便被赵武任命为卒长,来管理营地里大小军务。
  程婴回答道:“禀少主,关押在营地西北角的一栋房子里,吾已抽调本部武士进行看管。”
  “好”
  赵武对程婴的表现很满意,有这样的臣子确实让他减轻了不少负担,不用他事必躬亲。
  接着赵武回头对着林虎吩咐道:“虎,汝带几个人,秘密的将那两个俘虏转移到,吾的房间里,由汝亲自看管。”
  “诺”
  “少主这是………”一旁的程婴看着赵武的做法,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赵武微笑的说道:“有备无患,这两人是吾向祁奚和羊舌氏换取物资的筹码,可不能被灭了口。”
  “少主英明!”程婴拱手称赞。
  “少主营地外,有个自称来自韩氏的年轻人要见见您,说有要事要说?”
  就在赵武和程婴将其他事物处理完,各自离开营帐,赵武准备休息时候,外面传来狄的声音
  听到韩氏有人到来,赵武便急忙起床,对着帐篷外的林虎喊道:“快让他进来。”
  赵武想了想,接着又对他喊道:“先去问问程大夫有没有睡,如果没睡的话,也通知一下他。”
  “诺”狄便急匆匆的走向辕门。
  就在赵武在几个仆人的帮助下收拾好后,程婴便也大步走了进来,赵武对他点了点头表示一下后,便在家臣程婴的指导下,整了整衣服走出帐篷,身后案几上的酒食衣物也很快被进来的两个武士给收拾好。
  走出帐篷就看见一个一身家臣打扮的年轻人,向赵武他们走来,见状赵武也带着程婴迎了过去。赵武径直的向韩起拱手行礼道:“这么晚了不知起子,来到敝处有个讨教?”
  “今天在大殿里,起子听闻武子在山林里遭遇到不测,刚好起子今天在山中射杀了一只豕,于是阿父特意让起子过来送给武子压压惊。”韩起也急忙行礼。
  说完韩起便向后招了招手,便看见两个仆人摇摇晃晃的抬着一头野猪走了进来,两野猪放在地上。
  见此旁边的程婴扯了扯赵武的衣服,赵武便急忙弓下身子,向着韩起行了个大礼,一脸感动的说道:“卑贱罪臣只是受到了点惊吓,就劳烦韩伯伯如此重视,这让武子如何是好。”
  看到赵武行这么大的礼韩起急忙侧身避,面色通红的开口道:“赵氏当初对我韩氏有养育提携之恩,如今赵氏蒙尘,吾韩氏却站在旁边不能相助,这已经让吾韩氏羞愧不已,现不过一豕之礼,却让武子如此大礼,这让起子更是羞愧难当。”
  这时一直站在赵武旁边的程婴,一脸肃穆的开口说道:“起子当受此等大礼,吾赵氏自从下宫之难后,如同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朝堂之中所有往日同僚们皆都袖手旁观,甚至是落井下石,唯独韩氏一直为吾赵氏平冤昭雪而奔走操劳,此等义举起子当受得了武子之礼。”
  程婴说完也躬身,向韩起恭敬拜了拜。礼毕后程婴便躬身退回到赵武的身后,便挺起身子默不作声了。
  见此韩起只好,接受了赵武和程婴的行礼。而这时韩起才仔细的打量着,赵武身后这个一身武士打扮的人。
  便开口向赵武问道:“不知武子身后之人是?”
  “赵城阍者程婴也!”只见程婴挺着身子站在赵武的身后,大声的回答道。(春秋时期阍者都是由因为犯罪,而砍断一条腿的奴隶来担任,在这儿是程婴的自谦之词。)
  当听完赵武对程婴过去事情的叙述后,韩起打量了他许久,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唉……赵氏忠勇之士何其多矣!武子你赵氏连守城门的小吏,都能够在赵氏破家落魄之后,还有这样的忠心,此乃是天佑赵氏呀!赵氏复兴不远矣!诸卿皆言赵氏多壮士,今日见之果然不假。”
  他接着又开口说道:“不知武子可愿割爱………”
  “这么晚了起子来到武子的营地怕不光光是为了安慰武子吧!”看着韩起不停的打量着程婴,眼睛里还露出绿光,赵武急忙打岔说道,赵武现在可就剩下这一个家臣了,再要是被韩起要去的话,那赵氏可就而损失大了。
  见到赵武打岔,韩起不禁摇了摇头,把自己脑袋里里的不切实际的想法甩了出去。先不说程婴的忠心,能不能不被他拉拢是个问题,再说赵氏都落魄成这样了,自己还有着挖墙脚的想法,这可实在是卑鄙非君子所为。
  听到武子的话,韩起也就借坡下驴,从程婴的身上转移了目光有些惊讶的看着赵武问道:“哦?不知武子为何这样问?”
  赵武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韩起,然后开口说道:“起子深夜探访,而且还打扮成这个样子,定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起子的到来,这样一来起子来吾营帐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武子。”
  说完赵武便深深地看了一眼韩起一眼,接着反问道:“不知武子说的对否?”
  韩起眯着眼睛,点点头笑呵呵的说道:“武子目光如炬,一眼就知道起子的来意。”
  见他四处打量,面露难言之隐的表情。赵武便知道此处不是说话的地方,便拉开营帐的门帘,对着他说道:“请”
  “呵呵”韩起笑呵呵的钻了进去。
  看见韩起和程婴进去营帐后,我便对着身后的林虎命令道:“狄”
  “在”他恭敬的回答道。
  “在营帐周围方圆十米之内不得任何人出入。”
  “诺”
  一进去营帐,韩起便回过身,直接开口说道:“武子,我和阿父都知道你昨天在山林里遇到不测,吾等也知道这些刺客是姬奚和羊舌氏所为,也知道武子的手里握着证据,可以指证他们,但家父还是想让汝明天放弃对他们的指控。”
  虽然早就做好了这个打算,但是从一直和赵氏交好的韩起的口中说了出来,让赵武有种深深背叛的感觉。
  只见旁边一直低着头沉默了好久程婴,突然抬起头来目光犀利的看着韩起问道:“这是起子你的建议,还是韩大人的想法?”
  这时韩起见赵武盯着他,他被盯的有些不自然,便沉默了许久。然后他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对着赵武说道:“这是整个韩氏的决定。”
  “既然是韩氏的决定,那么赵氏可以不去指证,但是祁奚和羊舌氏必须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赵武盯着韩起淡淡的说道,心中却对韩氏彻底的失望了,也许经过了这件事后,赵氏和韩氏彼此之间的关系怕是到头了。就算是有关系,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亲密无间了。
  “必须这样子吗?”韩起皱着眉,有些难堪的问道。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祁奚和羊舌氏必须要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并且为此付出代价。不然因为顾忌而去偏袒别人的错误,这样一来是不是以后所有的同僚们出门都要带领一大批护卫,防止被政敌刺杀吗?”赵武看见韩氏有些大事化小的态度,有些生气的质问他。
  “呃”韩起没想到因为这件事,会让赵武的反应这么剧烈。。
  见此他只好告退,说是回去警告一下姬奚和羊舌氏,让他们尽快和赵氏谈谈。至于原本还想带着人证,去交好祁奚和羊舌氏的想法,更是一个字没提。
  不过在走之前,他还告诉了赵武一个让他感到欣慰的消息,那就是国君免除了赵氏的罪行,并且恢复了赵氏的封地赵城,还扶持赵武为赵氏家主。这个消息目前只有韩氏知道,只等过几日再来宣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