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14章人心难测

第14章人心难测


  再回去的路上,赵武一句话都没说什么,就板着个脸往回走,而程婴也闭着嘴,紧跟在他的后面一句也不说。见少主这样,其他护卫的甲士们,也都大气不敢出,一路上就听到甲士身上金属撞击的脆响。
  “林虎”一回到营地进了辕门,赵武便对着正在营地里巡视的林虎喊道。
  “在,少主”他急忙上前回答道。
  “嗯”赵武边走边点点头知应着。
  “传令在中军帐方圆十米之内不得有任何人靠近。”走到大帐前,赵武停了下来,回头向跟在后面的程婴瞄了瞄,便对着留守在营地里的林虎喊道。
  “诺”
  “哼”
  一走进大帐,就看见大帐中央的案几上摆着一直烤羊,此时正散发着热气。
  赵武哼了一声,便不客气的坐在案几边上,用手拿起一把铜匕首,从案几上的一只羊腿上,狠狠地割了一大块羊肉囫囵的咀嚼起来,看也没看站在旁边的程婴。
  见此程婴也毫不在意的上前,跪坐在赵武的面前,只见他面带微笑的,从一壶酒尊里拿出一个木质的舀子,从中舀出一舀清酒,倒进赵武面前的酒爵里,同时也给自己舀了一爵,也不客气端起酒爵喝了起来。
  望着眼前的一爵酒水,赵武端起酒爵尝了尝,味道是又苦又涩,而且还带点酸,说不出来的味道,涩的赵武差点就吐了,强忍着咽下去后,他便看见面前的程婴却是一副沉醉的表情,赵武不由得嗲了嗲嘴。
  “呼………!”
  过了许久,只见程婴眯着眼睛,深深地呼出口气,一脸的沉醉的样子。
  “这几年吾可是一滴酒都没沾,今天总算是可以解解酒瘾。”只见程婴满面笑容的放下了酒爵对着赵武说道。
  “说吧!今天的事情,你有什么想法?”
  见他酒瘾也过了,赵武便拿起案几上的麻布,微微的擦了擦嘴,顺势也把割肉的匕首也擦了擦,然后抬头盯着他问道。
  见少主开口问道,程婴便整了整衣服,挺起身子恭敬的回答道:“少主,在回答您的问题前,臣下想问少主一个问题?”
  “嗯?”赵武疑惑的的看着程婴。
  “你问吧?”见他依旧听着身子恭敬的样子,赵武还是点了点头回答道。
  “今日在大殿里少主看见了几个家族?”
  “嗯……除了栾氏、韩氏、魏氏、羊舌氏外,还有几个公室旁支家族。”听到程婴的话,赵武低着头思考了一会儿,便数了数说道。
  “的确,那不知少主可知,这些家族中,哪家实力最强,而最弱的又是哪家?”
  “韩魏两氏最强,至于最弱的……应该是我赵氏吧!”
  说法这儿,赵武心里已经有些明白了程婴的意思了。
  “善。吾赵氏自从破家已来,不闻庙堂久矣!现在赵氏正是埋头苦干,不能轻易招惹别人的时候,如果今天少主,将姬奚和羊舌氏的丑事公布于众的话,吾赵氏离亡不远矣。”
  听到程婴的话,赵武脸色都被吓白了。只见他脸色苍白有些哆嗦的看着程婴问道:“为何?韩氏和魏氏乃是六卿中的两卿,魏氏一直与吾赵氏友好,而韩氏又与我赵氏有上百年的交情,他们两个家族如果联手的话,姬奚和羊舌氏如何对吾赵氏下手?”
  “呵呵,如今庙堂之上三郤与我赵氏有血仇,而元帅栾书也在那场下宫之难中,也有着难以抹除的责任。此两家虽有间隙,但在面对赵氏复仇的时候,他们依然会联合起来,不择手段的下杀手。如果魏韩两家压迫姬奚和羊舌氏的话,他们肯定倒向另外的两个家族,这样一来面对四卿的联手,魏韩两家定会投鼠忌器,不会对他们进行处罚,反而让他们两家对赵氏更加仇恨,这样一来为赵氏平白无故的增加了仇敌,倒不如就此打住罢了,以图发展先让赵氏先生存下来。
  再说吾赵氏已没有在朝堂上说话的实力,现在更沦落为中下等贵族,手里要粮没粮要兵没兵。魏韩两家就一定会为落魄的赵氏,去得罪羊舌氏和姬奚两个实力不低于六卿的家族吗?吾想他们根本就不会。
  而至于韩氏,虽然吾赵氏对他们有提携抚养之恩。但那也是数十年前的事了,再说如今各家为了自己的利益互相攻伐杀戮,早已没有先祖们那种推让礼送的风尚了,有的只有利益交易。”程婴又你了一口酒,慢慢的叙述道。
  “呵呵,再说韩厥不过老狐狸,一个忘恩负义之人罢了!一旦有什么危险,他肯定是第一个抛弃赵氏的人。”程婴接着面露嘲讽的说道。
  “忘恩负义?那他为何下宫之难的时候,还让人单骑走马去通知你们?”赵武有些难以置信,神色激动的看着他。
  见赵武不相信自己所说,程婴站了起来为赵武舀了一勺酒,不过看到赵武摇了摇手拒绝的样子。程婴便把自己的酒爵填满了,然后跪坐了下来笑了笑说道:“呵呵…请问少主单骑走马和驾车行驶哪个速度更快?”
  赵武想都没想就脱口回答道:“当然是单骑走马快。”
  程婴点了点头,嘴里喃喃自语道:“是呀!单骑走马确实比驾车行驶和步行的要快。”
  紧接着他又反问道:“可为何当初在韩氏单骑走马过来向吾等通知的时候,为何信使刚到赵城不过半个时辰,吾赵氏就被三郤和羊舌氏围攻,由于没有准备赵城不到三日便被攻落?
  要知道当时韩氏肯定是和其他家族一起出发的呀,而且其他家族还要时间去召集家兵、邑甲准备粮草兵甲,而他韩氏如果单骑走马的话,早就先行一步到达赵城了呀!”
  看着赵武低着头露出沉思的样子,程婴接着说道:“吾赵氏与韩氏交好,在整个晋国都是众所周知的。而且还对韩厥有养育之恩,如果面对赵氏如此大难,他们还要是袖手旁观的话,今后又有谁会去和他韩氏交往,国中大夫们又怎么看待他韩氏?所以为了维护他韩氏的名声,他必须冒着风险来通知吾等,但又不愿意为吾赵氏担风险,故而只是等到诸家联军快到赵城的时候这才单骑走马过来通知吾赵氏呀!”程婴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
  见眼前年幼的少主,面对人心险恶的现实,而满脸挣扎痛苦的样子,程婴有些心疼,但这些事他又不得不告诉他,毕竟现实逼着这个孩子必须了解这些黑幕,他必须要快速成长起来。
  “这个结果,汝是不是从韩起拉吾进屋的时候,就知道了。”许久赵武抬起头,脸色更加苍白的盯着程婴问道。
  “嗯”程婴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么那两个姬奚和羊舌氏的家臣是不是没有用处了吗?”
  “少主放心吧!等会儿韩氏肯定会派人来要人,这个可以交好姬奚和羊舌氏的机会,韩氏绝对不会错过。”程婴胸有成竹的回答道。
  “那吾该怎么办?”
  “等着”
  “等着?”赵武有些诧异的看着程婴。
  “嗯。等羊舌氏和姬奚派人来赎人。”
  “他们会吗?”。
  “肯定,不过少主要把那两个人给藏好了,防止他们狗急跳墙。”说完程婴做出个抹脖子的动作。
  “呵呵……只要再送点东西给他们,他就会知道吾等想法了。”说完程婴一脸奸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