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赵氏孤儿传 > 第2章野人

  赵武提着下摆沿着土坑向远处的树林走去,望着周围光秃秃的样子,他不由得摇了摇头。就在他对自己迷失在这一望无际的森林,而灰心丧气自哀自叹的时候,在土坑的旁边一堆灰烬中,一道白光不停的反射着。
  见此赵武便俯下身子,从土坑旁边捡了根树棍就跑过去。然后他小心翼翼的低着头,一只手提着衣袖,另只手拿着树棍,在灰烬里翻找着。
  很快它的本来面目就露了出来,原来是赵武前世的从黑市购买那把横刀,原本一直放在床头的它,现在也跟他一块穿越过来了。只不过原来的精美的流苏、刀鞘上的白漆,以及刀上的装饰物都被烧的干干净净,遗留下被火燎过的黑秃秃木质刀鞘和刀柄。
  这把横刀可能在时空乱流中,被处理了一下。虽然如同被火烧了一样,但它外面的木质刀鞘与刀把,就如同被人抚摸把玩了上千年一般,在它的表面留下一层,黑黝光亮,如同包裹着一层黑色珐琅似的包浆。
  握着横刀,赵武心里不由得走了一丝安全感。赵武抽出横刀,一道银光闪过,再此时配合着黑色的包浆,让这把横刀更显得杀气腾腾。
  赵武将它小心的插在系在自己腰间的腰带上,同时也把腰间挂着的那把宝剑抽了出来。
  “居然是……青铜剑!”看到手里的宝剑他惊呼着。
  赵武抚摸着青铜剑,看着剑上一条一条菱形格纹,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我有可能重生到了先秦时期了。”
  在经过一个对比,他刚刚醒来时更大的土坑,赵武就更加确定他来到了先秦时期。
  因为土坑里翻倒着一辆,很有春秋战国时期风格的马车,或者说战车。此时马车已经散了架、轮子、车厢啥的木质东西都破碎了,而铜制的车轴也被砸的弯曲变形,拉车的四匹驽马全都倒毙了。
  在车厢里他还发现了两个穿着铠甲的甲士,无一例外,他们也和那些马一样断了气。看来这里就赵武一个幸存者了。
  而这辆马车应该是被一块陨石砸中了,因为在车厢的下面,还有块还冒着热气的陨石。
  “这是……陨铁!”赵武望着这块陨石,只见它的表面散发着金属特有的光泽,很惊讶的说了出来。
  绕着这片数百平方的地方走了一圈,原来这块区域,都是被大大小小数百块陨石所砸出来的。而这些陨石无一例外都是陨铁,最大的起码有一二百斤。这一片加起来,总共怕是能收集到数吨的陨铁。
  在土坑的马车里并没有找到任何关于自己现在的身份线索后。赵武便准备先走出这个地方,最起码要找到一个有人烟的地方,而剩下的事以后就只能再说了。
  赵武从一处土坑外找到了一根两米长的铜矛,另外他又看见了一张弓,一个箭囊,箭囊里面和外面散落着十七八枝羽箭。赵武试了试弓,弓很不错,弓是用拓木,以及其他材料做的复合弓,弓的劲道也不错。于是便将弓斜挎在身上,而箭囊则被他系在腰间。
  接下来赵武便撩其裙摆,杵着矛慢慢的的向着从森林里延伸出来的车辙走去,同时用铜矛拍打着两侧的灌木丛,来驱赶躲藏在里面的蛇虫鼠蚁。
  “都走了这么久了,咋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过了许久,在一处森林里,赵武累的气喘吁吁的的靠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面抱怨道,看着眼前早已长满了杂草的山路,他很怀疑马车是怎么进来的。
  此时的赵武头发凌乱,脸上也沾满了汗水和污渍,而精美的袍服,也被汗湿而紧紧的贴在了身上。这让他感到异常的难受,也没有刚才那种穿着古人的衣服时的新鲜感。
  “现在要是有条河,那该多好哇!”闻着身上的汗臭味儿,这让赵武有些怀恋前世的游泳池了。
  不想了越想就感觉身上越痒,他摇了摇头把这个念头甩在脑后,就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走,这一路上满是抱怨和牢骚。
  “轰…轰…”
  赵武站在一块大石头上,伸着耳朵仔细的聆听着,一阵轰鸣声从不远处的树林里传来。
  “这是……瀑布……,总算可以洗个澡了。”
  一听原来是瀑布撞击水面的声音,赵武便急忙向前跑去。
  很快他就越过最后一个枯树,站在一处山谷的高处。向下俯视然后他就看见一条五六米宽的小河出现在眼前,在他的上游一道近七八米的好的瀑布,水流飞流直下剧烈的撞击着下面的水潭,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就在赵武到处找路准备下去好好洗个澡的时候,突然他看见在他的正下方,有三个人在河边。说是人但更像是野人,只见他们穿着兽皮,在河滩上不知道忙着什么。
  其中有一个人头上尽然也梳了个发髻,这说明他们跟外界还是有联系的,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生活在这片山林里过着与世无争自给自足的生活。
  其实说是发髻也不过是把头发,用什么树皮做的绳子在头上绑了起来。而剩下的两个人头发居然是披头散发的,不像他至少还梳个发髻戴了个小冠。
  那个梳着发髻的看上去比较年长,正在一个木头墩子上费力的砍着一只山羊。一个长得比较矮的年龄最小正在围着旁边的火堆,往里添加柴火。而另外一个稍稍大点的孩子,则趴在河边一块两米多高的大石上,翻晒着一张羊皮,他时不时地回过头,向那个年长的说着什么。
  “喂”
  赵武兴奋对着他们喊到,毕竟在这片森林里走了这么久,一个人很容易崩溃的。其实是他看见他们将那个已经砍下来的羊腿,架在火上烤,闻着烧烤出来的羊肉味道,他的肚子不由得咕咕叫。
  毕竟瀑布的噪音太大了,他们根本听不见。而这里又太好太陡了根本没法下去。赵武只好往下游走去,在下游坡比较缓和的地方下去。
  就在赵武转过身走进树林后,那个梳着发髻的,比较年长的野人,抬头向我这里看了看,眼睛里露出疑惑的表情。紧接着便是摇了摇头,接着砍剩下的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