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威凤 > 第十节 火玄师

第十节 火玄师


  “这感觉……”
  秦天欣喜的看着自己嫩红的双手,手上的皮肤犹如新生婴儿一般嫩滑,举手投足间暗藏着一股强大的能量,体内的浊物也尽数被排除,身体顿时便轻了几分,脑目也变得清明起来。
  除了身体上的变化之外,秦天还察觉到外边的世界也跟着变了。
  远处旋绕的风声,树梢顶阿布的呼吸声,一旁植物的烤焦声,声声入耳,他的听力在瞬间被放大了数倍,视力也远胜之前,不仅如此,他还惊讶的发现他的思绪竟已经透出了体外,就像是身体周围长出了无形的触手一般。
  “啪!”
  身旁一段被热浪烤得枯萎的树杈应声而断,在被折断后朝秦天飘了过来,落在了他的手中。
  “原来念师就是这么操控意念的!”
  把玩着体外四处飘散的意念,秦天欣喜若狂,只有念师才能这般随意的操控体外之物。
  念师,如同其名,他们能够操控意念,将意念作为身体的延伸来操控体外之物,是比武者更为强大的存在,而在念师之上,还有那更为强大的玄师。
  与念师一般,玄师也拥有极其强大的意念,但他们最为强大的手段却并非是操控意念,而是直接操控世间最为强大的天地元力。
  “这些东西是什么?”
  秦天突然发现身体周围多了很多漂散的微粒,凝神一看,这些微小的颗粒竟都是一个个跳动的火精灵,秦天无比好奇地将意念伸了过去。
  “轰!”
  一团火光突然冒了出来,出现在秦天手心里,秦天仅仅只是动了一个念头,掌心中便凝聚出了一团红色的烈焰。
  在意念的分割下,这团烈焰被分成了数个小球飘悬在半空,而后又由小球合成了大火球,任由秦天把玩在手心。
  看着不断在手心变幻的火球,秦天开心的笑了,笑容是那么的灿烂,在体内凤火的净化下,他的身体发生了巨变,不仅生出了意念,还感知到了体外的火元力,已然化身成了能够控制火焰的火玄师。
  秦天相信,只要再给他一段时间来熟悉这新生的力量,他就能够将木家的那两位念师踩在脚下,彻底结束自己囚徒的生活。
  然而正当秦天想要用念力做其他尝试时,那在体内游荡着的凤火突然变得狂躁起来,似乎是厌倦了秦天的身体,开始在体内四处乱撞。
  秦天赶忙散去了手中的烈焰,将意念转到了体内,想要用意念安抚躁动的凤火,但那缕凤火却犹如生气的孩童一般,意念的触碰反而激怒了它。
  被激怒的凤火膨胀而起,想要冲破身体的束缚,冲出秦天体外。
  “不好!”
  感受着体内疯狂膨胀的凤火,秦天暗道不妙,这凤火乃是世间致阳之火,能够焚烧世间万物,如若这样任由其冲出体外,定会引起周天变相,到时自己的秘密就会暴露。
  秦天强咬着牙,汇聚了全部的念力,朝体内肆虐的凤火镇压而去。
  凤火来势汹汹,刚刚才生出意念的秦天哪里镇压得了,他那微弱的意念很快就被消耗一空,凤火也开始朝着体外膨胀而去。
  “血脉精灵!怎么办?!”
  秦天赶忙朝体内呼喊了起来,他所知道的一切都是血脉精灵教给他的,眼下也只能求助于它了。
  ‘进入凤巢,古桐树能够帮助你安抚凤火!’
  “凤巢?古桐树?”
  秦天一脸的疑惑,一边奋力的压制凤火,一边赶忙追问道:“凤巢在哪?怎么进去?”
  ‘未检测到凤巢,请将携带凤巢的载物贴身佩戴!’
  “载物?贴身佩戴?!”
  血脉精灵的提醒让秦天猛地想起了什么,直接就爆出了粗口,咬牙切齿道:“尼玛的木峰!!”
  那条被木峰抢去的项链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母亲曾在儿时嘱咐过他,一定要让他贴身佩戴,绝不可离身,想来母亲早就知道那条项链是什么了。
  “阿布!!”秦天朝上嘶吼了起来,此时就算是让阿布去抢回来也已经来不及了,他需要先解决眼前的麻烦。
  阿布闻声而跳,从近十米高的树梢上一跃而下,直接就跳到了秦天身旁。
  “怎么啦少爷?!”
  阿布神情紧张地看着秦天,他没有意念,自然无法感知秦天体内火元力的异动,但见秦天紧皱着眉头,一幅痛楚的样子,他便已经猜到了大事不妙了。
  “走!你快走!”
  秦天咬着牙说道,说话的间隙,一股无法抑制的热浪从体内喷出,朝阿布冲去。
  阿布赶忙运起了气劲,全身的皮肤在瞬间硬化成甲,虽然硬接下了这股热浪,却被喷出了一米多远。
  “少爷!你怎么啦?”
  阿布顾不得卸下被热浪烤得冒烟的硬甲,赶忙蹲下想要扶起秦天,却被秦天一把甩开了。
  “走!赶快走!”
  “不!我不走!”
  阿布坚定的站在原地,哪里会因为秦天的一句话就丢下他一人离去,无论如何他都会力保秦天周全,哪怕是豁出性命。
  见阿布没动,秦天着急了起来,紧紧地咬着牙,扯着嗓子快速喊道:“我体内的火就要冲出来了!你在这只会徒增变故,回去等我,下半夜我若不回来,你再带着阿玉往西边寻我!”
  阿布依旧没动,站在原地犹豫着,秦天见状再次扯着脖子咆哮了起来“我已经是火玄师了!他们能拿我怎样!走!快走啊!!”
  阿布不傻,他能明白秦天话中的意思,这才挪动了脚步,快速地朝着秦天行了一礼,道:“少爷!你一定要小心!”
  在朝秦天深凝了一眼之后,阿布没有再犹豫,快速转身朝乌木镇奔去,在进入小镇后他并没有立刻翻入木府,而是在远处焦急的眺望着西山。
  待阿布远去后,秦天便无力的瘫倒在了一旁,他才刚刚生出意念,意念还极其弱小,根本不足以压制体内肆虐的凤火,只得任由其冲出了体外。。
  “轰隆!!”
  一股无比澎湃的热能在山顶爆起,秦天体内的凤火终于摆脱了约束,成功的冲出了体外,肆意地在周围冲撞,所带出的热浪顿时便将山顶的草木焚烧一尽,乌木镇里的几位念师在第一时间就捕捉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