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一百二十八节 这个女人,甩了吧

第一百二十八节 这个女人,甩了吧

    基努尔城,作为罗卡德大陆东端最后的一座幸存者城市,现在已然成为了所有人最后的希望。
  
      巨大的城墙魏然耸立,足有六十米高,然而即便是如此,城墙上依然有着众多的人在垒建,似乎是无论多高的壁垒都无法给他们提供真正的安全感。
  
      跟想象中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城中脏乱不堪,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深深的颓废,就仿佛在静等着死神降临一般。
  
      “这里怎么会这么乱。”一边躲闪着街道上随处可见的流浪汉,肖觅云一边皱着眉头说着。
  
      “城中太小,无法安置各地而来的逃亡者,就只能这样放之任之了。”看着周围的情形,江晨羽不由浮现出一阵伤感。
  
      “那我们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安全吗?”肖觅云有些担忧的问着,周围那些虎视眈眈的目光,如果不是他们都是身穿盔甲,外表看实力强悍,怕是早已经扑过来打劫一番了。
  
      “不,我们去内城。”摇了摇头,江晨羽从怀中掏出一块面包,递向一旁的一个脏兮兮的男孩,让他带着他们走向内城。
  
      “现在一般的城市都是分为内城跟外城,内城守卫严备,并不像外城那般杂乱,只是入住到内城需要资格或是缴纳一定的费用,每个城市的标准不一样,不过无论在哪里,骑士跟法师,都一定会具备这样资格。”江晨羽解释着。
  
      “果然是不论在哪里阶级的存在都是不可避免的,内城中都是达官贵族了?”并不是在嘲讽,肖觅云只是感叹地说着,她自己本身就是特权阶层,自然知道无论在哪里,无论是哪个时期,阶级都不是那么容易就消灭的。
  
      “其实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城市太小,资源太少,而逃亡者却那么多,很多城市,甚至是外城,都不允许逃亡者进入。”江晨羽解释着,他今天看到了阿西娜,如果不出意外,这座城市的统治者,很可能是她的父亲,克罗夫特,大骑士克罗夫特。
  
      “好了先生,前面就是内城的城门了,我走了。”
  
      将他们四人领到了内城门前,那小男孩转身就跑了,内城跟外城有着明显的警备线,由数十名装备完备的守卫把守着。
  
      “你们几个,没事的别靠近这里。”见到江晨羽他们靠近,一名守卫极为不耐地向他们吼着,每天在这里都要至少阻挡几百人次的人群,早已令他们很是不耐。
  
      没有回答,江晨羽直接漂浮在空中,气系的标志性法术“漂浮术”一施展,就足以令他们意识到他的身份。
  
      果不然,刚刚还一脸不耐的守卫看了一愣,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立马态度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恭恭敬敬的凑了上来。
  
      “对不起,法师大人,请问您是第一下来这里吗?不知道您之前有没有登记过。”
  
      “没有,帮我们办理入驻手续吧,这位是一位中级骑士,后面的两位是我们的随从。”江晨羽淡淡的解释着,深受那个世界人人平等的观念的影响,江晨羽一时也把握不好法师那高高在上的姿态。
  
      “好的,您稍等,对了,城主大人有过吩咐,如果有法师大人入驻这里,一定要通知城主大人,不知道”
  
      “不用,我会亲自拜会城主的。”
  
      “好的好的,请您稍等,身份牌很快就会做好。”
  
      只一会,就有人将身份牌送来,江晨羽他们接了过来,随即步入了内城。
  
      果然,内城相比于外城,要整洁有序的多,整体的布局也跟之前进入过的城市相仿,只是将一些不必要的娱乐、休闲场所取缔,改为了居住场所,仅仅保留了市场以及佣兵工会
  
      “刚刚你倒是挺会摆谱的啊!”就像是第一次认识到江晨羽一般,肖觅云取笑地说着,只能说江晨羽对于角色的投入比她要深。
  
      “你也可以的,中级骑士也同样受别人敬畏,无论是哪个时期,高级骑士都是很少,大骑士更是凤毛麟角,而初级骑士跟中级骑士一直都是超凡之中的中坚力量。”
  
      “我可不需要,要摆你摆好了,对了,我们今天在哪里安置?”
  
      “我也不知道城里会不会给我们安排住处,不过即使给分配,也不是短时间可以审批下来的,我们还是租住旅店吧。”
  
      “这里是使用什么货币,我们有吗?”
  
      “我也不知道是使用什么货币,还是以物换物吧,好的武器跟盔甲在这种乱世总是紧俏货。”
  
      好不容易才踏回了文明社会,肖觅云也不再降低自己的标准,千挑万选了一家看上去干净整洁的旅店,入驻了进去。
  
      一把过去收集的品质不错的长剑,换来了两间房间,依照以往的习惯,江晨羽跟肖觅云一间房间,里德跟诺玛一间房间。
  
      “怎么不选择三间或是四间房间?我们手中的财富足够了。”江晨羽疑惑地问着她。
  
      “怎么?嫌弃我?”
  
      “不是,怎么会,就是怕你不方便。”
  
      “的确是不方便,但是,我更怕意识离开后的不安全感。”
  
      -----------------------------------------
  
      “在研究什么?”
  
      洗刷完毕,将这几天所有的疲惫跟灰尘都清除干净,只穿着单薄的衬衣,肖觅云走了出来,尽管这里的条件在她眼中看来简陋不堪,但是相比于以往,真的是天壤之别。
  
      “在研究地图,想着我们移民到那个岛上的方案到底可行不可行。”江晨羽回答着,他自是没想过跟肖觅云休息在同一张床上,很自觉地将自己的被褥搬到了地板上。
  
      “那我也看一看。”
  
      显然肖觅云也很感兴趣,一边擦拭着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凑了过来,两人靠在一起研究着地图,不可避免的肌肤贴在一起,肖觅云倒是没觉得什么,江晨羽却是每每如触电般躲了开来。
  
      本是不经意的肖觅云终于是被江晨羽这如同嫌弃般的模样给惹恼了,感觉自己这阵子憋着的火气再也压制不住,将手中的地图一甩,极为恼怒的盯着他,“你干什么?”
  
      “什么?怎么了?”江晨羽一愣,有些莫名地问着。
  
      “怎么了?不是嫌弃我吗?敢做不敢认?”肖觅云恶狠狠地说着,从没想过自己竟然还会有一天被一个男人嫌弃,还是不久前刚睡过自己的男人。
  
      “我什么时候嫌弃过你啊?”江晨羽一脸的无辜。
  
      “是吗?”肖觅云不齿地冷笑着,却是伸出手,摸向江晨羽的胳膊,而几乎是下意识的,江晨羽闪了过去。
  
      “呵呵,这不是嫌弃是什么?”肖觅云盯着她,甚至都有些恼羞成怒。
  
      “你好端端的摸我干什么?”江晨羽依旧是疑惑地看着她,战斗中不可避免的情况除外,他们一直都没有太过亲密的接触,这也是江晨羽尊重她的表现。
  
      “我摸你不行吗?你都已经哼!还不是看我这幅模样平凡,对了,是不是因为今天看到了那位美女骑士,更加的觉得我丑陋不堪呢?”
  
      “你简直无理取闹啊。”
  
      “我是不是无理取闹你自己不清楚吗?”
  
      “随你怎么想,我是真的没有嫌弃过你,而且,我也没觉得你的这具身体的相貌丑陋,感觉也是挺漂亮的。”江晨羽如实的说着,肖觅云占据的这具身体尽管平凡,但是她的气质犹在,这无形为她加分了许多。
  
      “哼!是吗?那证明给我看!”并没有被江晨羽的话打动,肖觅云嘲讽地注视着他。
  
      “好吧,怎么证明?”江晨羽一阵无奈,也只得妥协下来。
  
      没有说话,也没有再次伸出手,肖觅云却是直接的将身体贴上了他,这令江晨羽一阵大惊,刚要推开,却是被肖觅云直接抓住了他的双手,抵在了地板上。
  
      以江晨羽刚刚达到高级战士的力量根本就不敌肖觅云那已步入中级骑士的实力,竟然被她压制的动弹不得,一阵挣脱无果,不由得一阵羞恼,刚要犹豫要不要施展法术,却是被肖觅云此时那晕红如桃花的脸颊给愣住了。
  
      这样的情形令江晨羽一时竟有些熟悉,记忆中的场景走马观花般一一浮现,猛然地就想到了那次遭遇那颗邪恶的古树发生的事情,同样的场景,同样的神情,难道那不是梦境吗?难道是真的?
  
      当肖觅云红艳着脸颊,凭借着一路上憋屈的火气,连羞耻心都抛弃了,寒颤颤地将自己的唇压下去的时候,两人的身体同时一震,那日似真似幻的情形同时涌上心间,很自然的,又紧紧地抱在了一起
  
      躺在地板上,江晨羽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难怪肖觅云从那日起性格就变得越来越刻薄,难怪总是对自己冷嘲热讽,原来自己真的对她做过了那样的事情,只是不知她为何不跟自己明说,觉得羞辱?还是怕他们的友谊彻底地撕裂?
  
      江晨羽忍不住地看向床上的肖觅云,或许也觉得她刚刚的行为太过羞耻,做完那件事情以后,一句话都不说直接意识离开了这里,这算是逃避吗?这又让他们以后该怎样相处?
  
      江晨羽不由得一阵懊恼,躺在那里辗转反侧,原本打算等肖觅云离开后去拜访城主的事宜都懒得去做,好一会,才烦躁的站起身来。
  
      “怎么?大白天的就睡觉,还藏了个女人?”
  
      身后突如其来的一声男人低沉的声音令江晨羽心中大惊,几乎是瞬间,气盾猛然激起,凭借着现如今的精神力,竟然连有人进入到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察觉。
  
      “不错不错,施法速度挺快的,这已经超过了中级法师的水准了吧。”
  
      调侃的声音依旧,江晨羽这时才得以回头,待看清对面椅子上坐着的那位英俊威严的中年男子后,却是神情一松,气盾也随即收了起来。
  
      “克罗夫特叔叔,是你啊!”江晨羽神情不自然的同他打着招呼。
  
      “哈哈,你以为是谁?我今天听到下属汇报城里来了一位年轻的法师,我就想到应该是你,格雷,过来一看,果不然,就是没想到你竟然啧啧。”
  
      “不是叔叔你想的那样。”江晨羽一阵无语,尴尬地说着,怕是在克罗夫特的心目中,自己已经跟好色之徒挂上了勾吧。
  
      “不是那样还是哪样?怎么?你的老师也不管管你?”克罗夫特打趣着,身为贵族,他自然不觉得这算什么,只是想到自己一向认为的老实巴交的孩子竟然也会有这样的一面,不由的感觉到有趣。
  
      “老师他,早已经过世了。”谈及到他的老师,江晨羽不自觉得涌现出深深的哀伤。
  
      “是吗?终究是没躲过岁月啊!”克罗夫特一愣,脸上的笑容也渐渐地消失,深深地一叹,缅怀地说着。
  
      “老师也是因为太过操劳了,所以才”
  
      “是的,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他的大限在七八年之后,这才过了不到一半,唉!”只是这哀痛的神情也仅是一瞬,克罗夫特就恢复过来,过往的经历令他早已看淡了生死,看着江晨羽严肃地问着,“你的老师,他想到解决的办法了吗?”
  
      “还没有?”犹豫了下,江晨羽还是隐藏了两个世界通道的事情,并不是他不信任克罗夫特,而是这条通道目前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他不想在他的计划中徒增额外的麻烦。
  
      “是吗?强如萨默菲尔德魔导师也无法想到解决的办法吗?”克罗夫特叹息着,这个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这是整个世界的灾难,不是哪个人能力强大就可以解决的。
  
      “叔叔,失魂者多久会攻打这座城市?”江晨羽关切地问着,这也是他想知道的问题。
  
      “按照过往的规律以及失魂者的聚集规模,不会超过两年。”
  
      “两年?时间差不多够了。”江晨羽听了,不由得松了口气说着。
  
      “怎么?你有好的想法?”从江晨羽的神情中看到了希望,克罗夫特不由得精神一振,追问着。
  
      “有个模糊的方案,但我还需要几天的验证,待我想好后,我们再探讨,好吗?”
  
      “行,只要别让我等太久。”
  
      “不会,就这几天。”江晨羽肯定得说着。
  
      “好,那我等你的好消息,我就先回去了,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说着,克罗夫特起身就要离开,却是在走出房门之际,不由得回过头,看了眼床上的肖觅云,皱了下眉头说着,“娜娜这几年一直都在念叨着你,她这几天带队出去阻击失魂者,可能要过几天才回来,这个女人长相真一般,能甩,就甩了吧。”
  
      “”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