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九十二节 坦白从宽

第九十二节 坦白从宽


  走回自己的教室,很意外的竟然在门口遇上了苏曼烟,似乎是专门在这等他,见到走来,冷艳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冷冷的瞥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就往前走去。
  江晨羽急忙跟在身后,他当然知道苏曼烟肯定也是为了那两张照片,特意过来质问自己,这也是自己最为担心的事情。
  英语组的办公室这个时间点并没有什么人,苏曼烟走进去径直地在她的座位上坐下,一言不发,紧紧地注视着江晨羽,周身散发出的冷冽气息让人胆战心惊。
  “老师,那张照片上的人并不是我。”江晨羽硬着头皮向苏曼烟解释着。
  “我知道,我眼睛没瞎,第二张不是你,那第一张呢?别说那一张也不是你。”苏曼烟脸若寒冰,冰冷地说着。
  “第一张......是我。”知道怎么也不能糊弄过去,江晨羽只得主动承认着。
  “呵呵,真是能耐了,这么晚跑酒吧去。去干什么?喝酒?跳舞?泡妞?”
  “老师......我是去打工。”
  “打工?去酒吧?去端盘子?”
  “嗯,老师,我就是去端盘子。”
  “呸,你骗鬼去吧,端盘子一个周能挣两三万?一个月能挣到这么多我就立马把工作辞了,我也去端。”
  “老师......”
  “快说,不说我就把项链扔给你,省的来路不明自己带着恶心。”苏曼烟边说着,边作势要摘脖子上的项链。
  “老师,别摘好吗?我说!”江晨羽一见,再也不敢隐瞒,刚忙说着。
  “快点!”
  “嗯,我去......我去打比赛。”
  “比赛?什么比赛?游戏?”
  “不是,是自由搏击比赛。”
  “自由搏击?就你?你去给人当沙包都不配!”
  “老师,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江晨羽听了,一阵委屈。
  “怎么?我说错了吗?就你那体格,我都能一拳把你打倒。”苏曼烟满脸的不屑。
  “老师,我是说真的,不信你看。”
  江晨羽说着,将之前自己比赛的视频拿给老师看,这是肖觅云特意找人给自己录的,为了是让他总结经验,查漏补缺。
  苏曼烟随手接了过来,点了播放,以她对江晨羽的熟悉,即使是他带着面具,依然是第一眼就认了出来,起初还有些不信,慢慢地脸色越来越凝重,以她的眼界,自然能看出这不是表演,不是儿戏,而是实实在在真真正正的自由搏击比赛,拳拳致人残,招招要人命。
  “你为什么要去参加这种比赛?谁让你参加这种比赛?”放下手机,苏曼烟异常严厉地盯着江晨羽,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刚刚仅仅是看了一小段,那其中的凶险就感同身受,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揪紧,就仿佛被个无形的大石压住,身体不由的颤抖,脑海一片空白。
  “老师,这种比赛没事的。”苏曼烟的紧张令他既感动又内疚。
  “没事?怎么会没事,就凭你的身板,以职业选手的力量,只要你挨上一拳,下辈子就在病床上过吧。”见他还不知道醒悟,苏曼烟痛心疾首地说着。
  “真的没事的老师,是我师傅让我参加的,他是想让我历练,对我的功夫提高有好处。”没办法,江晨羽又撤出那莫须有的师傅来。
  “师傅?呵呵,你什么时候又冒出个师傅出来?”见江晨羽越说越离谱,苏曼烟不屑地冷笑着。
  “就是前几年,师傅在路上见我骨骼惊奇,是万中无一的练武奇才,就收我为徒,叫我武功。”
  “江晨羽!你是不是当我是傻子?”
  “不是的老师,我是说真的,你忘了上次我帮你治疗痛经,那就是气功。”
  “哼!你再编!”
  “老师,你不信的话,你看桌子上的杯子。”江晨羽无奈,迟疑了下,还是伸出手对着杯子施展了牵引术,在魔法的作用下,杯子就这样凭空的浮了起来。
  苏曼烟这回是真的愣住了,伸手抓住杯子仔仔细细地观察着,没有细线,没有支撑,放开手,杯子又在江晨羽的牵引下漂浮起来。
  “竟然是真的?”苏曼烟喃喃自语着,这已经完全颠覆了她的认知,以她的家世也从不曾接触到这样的能力。
  “是的老师,师傅说如果我多多参加比赛,我的能力会越来越强。”
  “哼!这种能力再强,又有什么用?你难道以后想去表演魔术?”苏曼烟不得不承认这种能力很吸引眼球,但她不认为这种能力会有多大的作用。
  “老师,你不懂的,我现在已经可以凭此治疗普通的损伤,等以后能力强了,我会治疗更多的疾病。”
  “呵呵,你就吹吧。”
  “真的老师,而且它还可以延年益寿,至少让人活到一百五十岁。”江晨羽继续说着,这并不是他在胡诌,自己的世界中,高级骑士都能活到一百五十岁以上,而法师,桎梏他们的永远都不是肉身,而是法印。
  “哼!你怎么不说你会长生不老?”苏曼烟依旧不信,冷冷地说着。
  见这样还无法说服苏曼烟,江晨羽只得另辟蹊径,想了想,伸出手掌,然后另一只手指甲急速的在掌心一划,一道血口出现在他的掌心。
  “你疯了吗?”
  苏曼烟一愣,然后立马着急的就要上前为他包扎,然后还没等她起身,就见到一道白色光芒在掌心亮起,那伤口慢慢的竟然自己愈合,直到变成一道浅显的伤痕。
  这又是令苏曼烟一阵呆滞,上前抓住他的手仔细打量着,血迹无法作伪,那道伤疤也无法作伪,好一会才说服自己相信。
  “老师,我说的都是真的。”江晨羽趁热打铁,继续说服着,这件事他也是考虑了很久,因为跟苏曼烟是生活在一起,很多事情都无法避开她,与其让她发现,不如自己趁早坦诚,尽管也是带着欺瞒性的坦诚。
  “好吧,我承认确实......”
  正说着,一声开门声打断了她,苏曼烟赶忙松开江晨羽的手,重新在座位上坐下,却见到是刘裴从门外走了进来。
  “江晨羽,你怎么在这?”进门见到江晨羽竟然在办公室里,而且还在苏曼烟的桌前,刘裴一脸疑惑地问着。
  “刘老师,是那两张照片,我想过来找你解释一下。”紧急中,江晨羽刚忙找了个借口。
  “是吗?我在教室等了你一早上,结果你跑这里来了?”刘裴一边说着,一边视线在这两人之间流转,总感觉两人有些不对劲,可偏偏又看不出什么,只得说着,“那你解释一下吧,我都快被你气疯了。”
  “刘老师,第二张照片上的人不是我,应该是有人想诋毁我,给我两天的时间,我会查清的。”
  “真的不是你?不是就好,你怎么查?要不要老师帮你?”听闻不是江晨羽,刘裴也暗暗松了口气,她对江晨羽极为关爱,真怕他出了什么事情。
  “先给我两天的时间,等我查不到再请刘老师帮我好了。”
  “那......好吧。”
  “那刘老师,我先回教室了。”
  说着,江晨羽向刘裴点了点头离开了办公室,走时,也没敢向苏曼烟那注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