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六十四节 这不是你的错

第六十四节 这不是你的错


  “喏,给家里人打个电话吧。”
  警局中,刘韬看着呆呆的坐在那的江晨羽有些不忍,把手机递了过去,没想到快下班时候发生了这样一起大案,已经跟市局汇报了,同来的女孩早已被她爸爸接了回去,只剩下这个男孩像是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般,什么话也不说,坐在那一动也不动。
  下意识的接过了手机,江晨羽怔怔的看着,却是久久地不知道要拨打给谁,姐姐?苏老师?江晨羽不敢也不想,很怕她们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一个杀人犯,可除了她们,自己又能拨打给谁?
  很快,市局的人就过来了,副局长刘振峰亲自地带人的赶到了这里,一进门,他就认出了这个男孩,没想到上次逃脱的那名歹徒竟然在层层追逃下仍敢作案,仍敢对尹清涵的女儿下手,却又栽在这少年手中。
  刘振峰认得这个少年,上次商场那三人被抓,他亲自查看了监控,他从没想过一个这么小的少年面对三个穷凶极恶的罪犯能那么从容冷静,那样平静的将嫌犯引入卫生间,那样迅速的就将三名嫌犯制服,然后又一脸平淡的从卫生间走了出来,倚在栏杆处若无其事地看着下面的情形。
  这段录像他看过不下五次,尤其是倚在栏杆时监控正对的他的脸,那样的云淡风轻。
  虽然这少年做的是好事,而且他打的是坏人,但刘振峰凭着职业的敏感性,仍是认为这个少年是个危险人物,极度危险人物。
  刘振峰上次就很想查查这个男孩的底细,但是被尹清涵阻止。
  手下的汇报是那人将尹清涵的女儿的车撞入水中,在他们脱逃到桥墩后,又从桥上下来持刀行凶,结果被那少年反杀。
  这应该是个很明显的正当防卫,但刘振峰认为不是,从他看到的尸体上那干净利落的唯一的一道致命伤口,从他可以瞬间制服同样三名歹徒的能力,从他多年刑侦第一线的工作经验,他感觉这少年不是正当防卫,他是有意的。
  正犹豫着要不要给尹清涵汇报一下,刘振峰看到一个人走了进来,李贤。作为尹清涵身边的人,他们自然认识。
  “夫人的吩咐?”刘振峰看着李贤确认着。
  “恩。”李贤点了点头,“那孩子怎么样?复杂吗?”
  “没事,应该是属于正当防卫。”刘振峰一愣,迟疑了下,随即下了结论,其实这是最正常的结论,反而如果自己认定他是故意杀人或是过失致人死亡,要节外生枝的多。
  “夫人的意思是,歹徒已经毙命,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对付两个手无寸铁的孩子,这件事只能是正当防卫。”
  “恩,我知道了。”刘振峰没有迟疑,点了点头。
  “现在可以走吗?”
  “笔录还没做,算了,等改天再补份笔录吧。”
  “好的,那刘局,我们就先走了。”
  李贤带着江晨羽离开了警局,为了避嫌,刘振峰并没有送,而是在楼上看着,却发现夫人的车就停在门口。
  当那个江晨羽走到车前时,李贤为他打开的门,而后,尹清涵却是不顾他还是一身的湿漉,一身的江中异味,把他接到车里,轻轻地搂在了怀里。
  远处一直观望着的刘振峰大惊。
  --------------------------------------------------
  身体泡在温泉中,江晨羽趴在池边,头枕着双臂,怔怔地看着前方。
  旁边一阵脚步声传来,随即一具包裹在浴袍中的娇媚多姿的身体慢慢的走了过来,轻声地在江晨羽身边坐下,纤手抬起,迟疑了下,还是放在江晨羽背上。
  江晨羽身体一颤,随即反应过来,没回头,仅轻声地说了句,“尹阿姨。”
  “没事了。”尹清涵疼惜地看着江晨羽。
  已经从芸芸那语无伦次的话语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虽然尹清涵知道芸芸现在惊吓过度,自己委实应该待在芸芸身边陪着她守护着她,虽然她知道自己现在离开肯定会引起程博文极大的不满,但是,她还是选择了回到这里。
  因为她很清楚第一次杀人对于一个孩子意味着什么,她决不能放任着这个三番两次救了她跟她女儿性命的孩子一个人被遗弃在那里不管不问,她能想象的到他此时的惊慌与无助。
  芸芸姑且身旁还有她的爸爸陪伴着,他呢?出了这么大的一件事情,怕是连家里人也不敢通知吧。
  “尹阿姨,我没事,就是有些后悔,我本不该那样冲动的。”江晨羽不安的神情中掺杂着痛苦,果然,杀死一个人真的跟杀死一只失魂者完全是不一样。
  后者仅是怪物,即使自己已经斩杀过成百上千只,但是却没有一点心理负担,而前者却是活生生的一条生命。
  “没事的,你也仅是正当防卫,这不是你的错。”尹清涵轻声地安慰着他。
  “不是的,当时我已经制住他了,只是听到他说出狱后要对付我的家人,要那样对付,我才没忍住。”没有隐瞒,江晨羽把事情说了出来,只是说到对方要威胁自己时,想起对方那癫狂阴冷的眼神,不自主的身体抖动起来,有愤怒,又有后怕。
  “我知道,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这件事情只会被定为正当防卫,不会有别的出入的。”
  见到江晨羽这般激动,尹清涵不由得心里一痛,俯下身,轻轻的搂住他的肩膀,在他耳边轻柔地说着,“那不是你的错小羽。任何人在家人的生命与歹徒的生命之间做选择,都会选择家人的生命,有时候为了守护自己所在意的人,也不得不去做一些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这不是你的错,这是我们不得已的选择,虽然有些选择会不可避免的很艰难。”
  身后柔软的怀抱以及耳边温柔的话语,让江晨羽不安的心情也慢慢平复下来,眼前渐渐也有了焦距,是的,我只是在守护家人,如果我不杀他,等以后真的那些惨剧都发生了,那我真是罪大恶极,那才是真正的罪人。
  渐渐想通了的江晨羽也慢慢地走出了心中的阴霾,自己还是心理素质太差,没有真正地经历过大风大浪,只要能守住本心,坚持自己的原则,自己已入超凡,那杀几个坏人亦又如何。
  坚定了自己本心的江晨羽不再迷茫,目光又重回坚定,想直起身来,却不小心碰到身后的柔软,心中一荡,随即想起什么,挣扎了下,想挣脱尹清涵的怀抱。
  被江晨羽无意识地碰了下自己的胸前,尹清涵一阵羞红,只觉得身体一阵酥软,刚想要从他身上起身,却发现江晨羽正用力挣脱自己的怀抱,尹清涵一愣,随即又有些羞恼,清冷地问着,“我这个老阿姨就这么的惹人嫌吗?”
  听到尹清涵的话,江晨羽忙回头,却见她正一脸的冰冷,想伸手又猛然缩了回去,双手放在背后,有些痛苦地说着,“不是的尹阿姨,是我......身上还有血腥,怕弄脏了你。”
  看着江晨羽慌乱的解释,尹清涵神情一松,随即又有些心疼,怜惜地看着他,一会又重新张开手臂,抱住了江晨羽,凑在他耳边轻柔地说着,“没事的,阿姨身上也有血腥,阿姨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