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六十节 安洁雨

第六十节 安洁雨


  同程芸芸道了别,江晨羽坐上了地铁,很意外,竟然在对面看到了安洁雨。
  每次排练完毕,江晨羽都是第一个走出舞蹈室,跟她们女生并没有同行,所以也是第一次知道安洁雨竟也跟他同路。
  好像听张海洋说过,安洁雨今年已是高三,她的舞蹈极好,每次校晚会肯定都有她的压轴表演,即使在全市比赛中也获得过很多次大奖,很得高霞老师的器重,在学校中的人气也是极高,如果不是因为程芸芸有着自身极好的家世的加成,安洁雨在人气上不会输于她。
  只是江晨羽感觉这个安洁雨美则美矣,但神情中总是带着一丝不属于她这个年龄段的忧郁。
  虽然江晨羽跟她在一起排练的时间也不短,但除了第一天她跟自己说过一次话以外,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交集,所以现在看到了对方也仅是互相点了点头算打过招呼。
  江晨羽依然在做着自己的训练,在看不到的椅子下面,控制着四个小纸球在做着不规则的运动。
  现在,江晨羽已经开始尝试着一次控制四个纸球,精神力迅速的增长,令他在精神力的把控上变得更强,但同样也令他感觉到极为吃力。
  正专心致志的操控着,却是看到对面的安洁雨突然地站了起来,然后径直地走到他的身旁坐下,右手揽住了他的左臂,似乎是迟疑了下,然后红艳着脸,轻轻地倚在他的肩膀上。
  江晨羽一愣,下意识的抬头看了对面一眼,以为她受到了什么人的骚扰,可看到她原来的座位两旁都是女人,应该不存在对她有不轨企图的人。
  正疑惑着注视着她近在咫尺的明艳绝伦的脸庞,却是感觉到自己的身旁,一个人影猛地起身向远处走去,紧接着,安洁雨也急忙地收回身体,端坐起来。
  “刚刚那个人,在偷你的手机。”轻声地在江晨羽身旁说了这样的一句话,安洁雨随即起身,又回到了自己原来的座位上。
  江晨羽听了这才明白过来,没想到自己刚刚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训练,竟没令他察觉到身旁人的不轨,这令他不由的一阵后怕,好在这是在这个祥和的世界,如果是发生在自己的那个世界,这样的疏忽大意,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
  想着,江晨羽拾起了地上的纸球,随不再练习,充满谢意地向安洁雨示意,对方也仅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就低下头,不知在想着什么。
  地铁很快地就在下一站停了下来,安洁雨起身向江晨羽点点头告别就走了下去。
  江晨羽目送着她离开,却是猛然瞥见刚刚那个要偷窃自己人一脸的凶光跟了出去,江晨羽想也没想的就起身离开了地铁。
  那人果然是在跟踪,应该是因为安洁雨的破坏让他没有得逞,所以心生怨恨准备伺机报复,江晨羽阴沉着脸,一路跟在他的身后。
  果然,待到一个人少之处,那人猛地加速,准备追上前面的安洁雨,江晨羽没有迟疑,对着对方的左脚,牵引术一施,直接令他摔倒在地。
  对方不知所以然的正要起身,身后的江晨羽却急步上前,扭住他的手臂,将他压在地上。
  想着如果报警还要去警局做笔录,江晨羽懒得麻烦,在他后脑一击,将其击晕,随手丢在一旁的花坛中。
  做完这一切,江晨羽怕对方还有同伙,仍然悄然地跟在安洁雨的身后,一路跟随着她,直到她走进一家酒吧,圣歌酒吧。
  这令江晨羽一愣,没想到她这么晚竟然会去这种地方,但自己也无权干涉别人的自由,见她平安抵达,也就转身离开。
  十一点,江晨羽准时回到自己的世界,同肖觅云汇合到一起。昨晚两人已经将法师工会以及佣兵工会周围的失魂者清理干净,今天两人就要向佣兵工会里面进发。
  来到佣兵工会门口,两扇厚重的大门紧闭。
  相互对视了一眼,肖觅云就要上前准备打开门,却被江晨羽拉住,或许是因为墙体太厚,江晨羽感应不到里面存在的失魂者,这让江晨羽有些不安,冲回过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肖觅云摇了摇头,却是自己慢慢上前,间隔十几米施展了牵引术。
  大门很沉重,但并没有影响江晨羽的施法,很快大门就在法术的带动下被打开,江晨羽跟肖觅云立马后撤,在一辆破损的马车后隐藏起来往里观望,然而,什么都没有发生,隔着远远的距离通过大门,却是发现里面没有一只失魂者。
  江晨羽同肖觅云迷惑的对视着,而江晨羽不安的情绪却越来越浓,迟疑了好一会,才跟肖觅云慢慢地向门口靠去。
  入眼就是佣兵工会大厅,通过幽暗的光线能看到空旷的大厅中到处都是破损的柜台和桌椅,好像里面经历过一场大战,随地可见的残肢断臂,只是却不见一只失魂者,一片静谧死寂。
  “有人先来过?”肖觅云疑惑的问着江晨羽,这种情形很像有人将里面的失魂者清理掉,可如此推断也是不对,至少门口原来存在的那么多的失魂者没被清理作何解释?
  江晨羽没有回答,而是慎重地摇了摇头,越来越浓烈的危机感让他知道这种情形应该后退,但强烈的好奇心又让江晨羽无法下定决心,只是更加警觉着。
  两人都紧持武器高度警戒着,慢慢的往前移动,洒落在地的武器装备让人知道这至少是百人的乱战,但到底谁人有这个能力?江晨羽至少觉得一个高级骑士都不一定能够做到。
  “咔嚓!”
  突然传来的声响让两个立马如惊弓之鸟,瞬间进入战斗状态,但眼前除去一片狼藉,什么也没有出现,江晨羽散放的精神力也丝毫感应不到什么,气氛压抑到极致,终于,江晨羽不再坚持,看向肖觅云,她也产生了退意,两人慢慢的向门口挪去。
  “咔嚓!”
  又是一声响声,两人一愣,同时望去,这次却是看到了,一张破碎的柜台后面,一个佝偻的身影,背对着他们,披着一件破损严重的灰袍,正蹲在地上不知道再做什么。
  肖觅云疑惑地想往前靠去,却是被江晨羽突然间的抓住胳膊拉着就想往门口跑去,然而还是晚了,对方已经警觉,瞬间转过身,露出干瘪如僵尸的脸,看到江晨羽他们,原来空洞的眼睛立时闪耀着猩红的光芒,突然间的张开大口,朝他们猛地一声大喊。
  “啊......”
  一阵尖锐刺耳的声浪猛然朝江晨羽他们传来,江晨羽立时觉得头部像是被钝器狠狠地砸了一下一样,头疼欲裂,仿佛要将身体崩裂。
  而看向肖觅云,早已被击晕在地,江晨羽想也没想,强忍着剧痛与眩晕的感觉,抱起肖觅云就往原路撤退,而对方见并没有击倒江晨羽,立即四肢并行向江晨羽追去。
  肖觅云沉重的盔甲与盾牌令江晨羽背负起来速度并不快,而后面紧致而来的怪物却是步步紧逼,好在“漂浮术”的法术已经凝聚,江晨羽赶忙施展,带着肖觅云往城墙上飞去。
  然而刚飞出几米,就感觉到身后一道劲风袭来,身在空中根本无法闪避,只觉得身体“轰”的一声,似乎被什么重物击中了肖觅云身上的盾牌,连带着两人直接又飞出几米。
  好不容易控制着身体在空中稳住,顾不得身后是什么情形,江晨羽抱着肖觅云向城墙飞去。
  又是一根长矛呼啸着擦着他的耳畔飞过,江晨羽也不管不顾,继续控制着法术向前,越过城墙,直向城外飞去,直到自己的精神力耗尽,才同肖觅云一起跌倒在地。
  “那是还是深渊者?”不知道什么时候肖觅云已经醒来,被江晨羽压在身下,心有余悸地问着。
  “恩,应该是。”江晨羽艰难地点了点头,那怪物刚刚的尖叫对自己造成了精神力的碾压,大体估计对方的精神力至少也有三百刻度以上,如果不是因为对方大概并不会施展法术,自己怕是跟肖觅云早就惨死在对方手中。
  “你能不能从我身上起来?”看到江晨羽现在仍趴在自己身上,压得自己很难受,肖觅云不悦的说着,如果自己有力气早就将他踢到一边,可偏偏自己现在头晕脑胀,一丝力气都使不出。
  “我要是有力气早就爬起来了。”江晨羽没好气地说着,这种情形任何人都没有旖旎之心,江晨羽趴在她的身上并不舒服,厚重的盔甲垫的他肌肉生疼。
  知道江晨羽并不是假装,肖觅云也不再说什么,其实对刚刚江晨羽那样危机的情形都没有抛下自己挺感激,就任由着两人这样不雅的躺着,直到过了好一会江晨羽艰难的从她身上翻过身躺倒一侧,才得以喘息。
  “你说,你要是再晚点,我会不会被你压死啊?”看向身侧江晨羽,肖觅云调侃着说着。
  “不知道,我反正是快被你身上的盔甲垫死了。”江晨羽有气无力地回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