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五十三节 雨天惊魂

第五十三节 雨天惊魂


  昏昏沉沉的天,细雨漫天,眼前的一切都像蒙上了一层帘幕,叫人看得不真切。
  江晨羽跟肖觅云在这广袤的平原上已经走了几天,亚坦尔城依然遥遥无期。
  这里难得的下了一场小雨,淅淅沥沥的雨滴虽然能带给人清爽的感觉,但对于身穿盔甲的肖觅云来说却并不是那么美好的事情,商量了下,两人在附近找了个还算完整的建筑避起雨来。
  江晨羽收集了些废弃的木头生起了火,看着一旁正在脱着盔甲的肖觅云,刚想问她要不要烘一下里面的衣服,却见她郑重其事地看向自己,非常严肃地警告着说着,“待在里面不准动,我出去一下。”
  想来她是要出去清洗身体,知道这么长时间找不到清洁的水源,肯定把她给郁闷坏了,正好趁的现在下雨,清洗一下自己。
  过了好长时间,才看到肖觅云心满意足地回来,娇颜如花,长发随意地披散在脸颊,竟然有种别致的风情。
  见到江晨羽在烘烤衣服,肖觅云在一旁坐下,顺势将外套也脱了下来,大大方方地放在架子上烘烤着,此时的她除了上下的两抹布带包裹着关键部位,都已经脱掉,露出极为流畅完美的身材。
  江晨羽就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羞红着脸,赶忙把脸转向一边,起身说着,“我也出去清洗一下。”
  刚刚起身,江晨羽却是突然回过头猛然将肖觅云扑倒在地,强壮的身体压在她近乎无遮掩的身体上让肖觅云一惊,神情瞬时冰冷下来,右手已顺势摸上了绑在腿上的匕首,然而还没等她拔出来,刚刚还端坐的地方立马被一团黑乎乎一样的东西击中,轰的一声,碎石四溅,并发出滋滋的被腐蚀的声音。
  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被肖觅云捅个窟窿,江晨羽扑倒肖觅云顺势抱着她在地上一滚,然后右手一抄,将一旁的短剑抄入手中,起身就冲了出去,肖觅云一愣,赶忙从杆子上取下外套,披在身上,来不及穿上盔甲,拿起盾牌长剑也冲了出去。
  外面江晨羽并没有进入战斗,而是在那盯着前面有些发愣,肖觅云见了也盯向前方,发现这竟然是一只长相极度恶心的怪物,下身勉强能分辨出个人形,上身却是被一团黑漆漆的宛如毒瘤一般的东西层层包裹,就如同一只盘踞在身上的巨大的黑蛇,正露出黝黑的蛇头,狰狞地望着他俩。
  突然,怪物张开巨大的嘴巴,用力向两人一喷,一道黑漆漆的脓液从它嘴中射出。
  怪物喷出的脓液速度很快,差不多跟箭矢速度相当,但它准备时间过长,并没有对江晨羽跟肖觅云造成什么影响,往旁边一跳就躲了开来,肖觅云刚要持剑上前,却见江晨羽摇了摇头,随即想到如果这样砍下去肯定会被它身上的脓液溅到,随恶心的往后退了几步。
  江晨羽一个气刃砸在怪物身上,引得怪物惊声尖叫,一阵蠕动,对方体型巨大并不灵活,气刃很容易就击中,只是对方防御力很强,一个气刃并不能要了它的性命。
  跟之前见过的那只深渊者很相似,被气刃撕开的伤口很快的就开始复合,江晨羽不给它自愈的机会,接连两道气刃攻击在它的伤口之上,终于将怪物身体炸开毙命。
  一道黑暗能量涌起飞向江晨羽,江晨羽却是感到一阵恶心,还未等他闪开,就已然被法印吸收了进去。
  这黑烟看似并不太浓烈,但蕴含的能量却极为精纯,直接令江晨羽的精神力增加了0.8左右个刻度,再加上这几天的积累,已经达到了169.13刻度,然而这非但没令江晨羽欣喜,反而立时一脸阴沉地沉入精神海,仔细地观察着。
  果然,江晨羽察觉到一丝极为细小的黑暗能量在精神海里挣扎,有了上次的经验,江晨羽并没有太过慌乱,控制着精神力驱使着它往法印靠近,只一会,就被法印中的那股混沌能量所吞噬。
  “怎么了?”看到江晨羽如此凝重的神情,肖觅云疑惑地问着。
  “没什么,就是一只深渊者。”
  “深渊者?”
  “嗯,算是被深渊的力量侵蚀的更严重的失魂者吧,它们身上夹带的深渊力量更精纯,很多深渊者都具备着一定的智慧跟驾驭普通失魂者的能力。深渊者所蕴含的能量很是古怪,带着一丝的侵蚀性,如果被吸入体内,感觉会腐蚀你的意识一般。”江晨羽严肃地说着,自己是因为有着精神海,可以将那黑暗能量排除,不知道像肖觅云这般如果被沾染了,能不能驱除。
  “那下次遇到这种怪物,还真得慎重了,不行就能躲就躲吧,刚刚凝视着它的眼睛,感觉就像是在凝视深渊一般。”肖觅云也是心有余悸地说着。
  “嗯。”江晨羽点了点头,已决定回头在群里跟大家通告一声,像他们普通人的精神力,怕是很能能够察觉到那一丝邪恶的能量。
  重新坐回火堆处,两人刚刚的战斗令衣服又变得湿漉漉起来,不禁难受地又都开始脱下来烘烤了起来,炙热的火堆映照了肖觅云艳红的脸,好一会,突然抬起头看向江晨羽,莫名其妙地问着,“刚刚,舒服吗?”
  “什么?”看着她,江晨羽疑惑地问着。
  “就刚刚,压在我身上那会。”肖觅云面色依然平静,双眸中却是隐含着丝丝的怒气。
  “刚刚也是情况紧急,我也是情非得已的。”江晨羽一愣,赶忙解释着,他刚才真的是为了令她躲避伤害,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
  “是吗?你不是会隔空摄物吗,不是会牵引术吗?为什么刚刚不用隔空摄物将我挪开,偏要扑到我身上?”
  边说着,肖觅云身上边散发出冷冽的气息,令江晨羽即使是守着火堆,仍是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我......法术凝聚需要时间的,刚刚这不是来不及嘛。”在她的逼视下,江晨羽有些艰难地回答着,天地良心,他刚刚仅是下意识,真的没想起自己还可以用牵引术。
  “哦,那就赶紧把你的法术用纯熟吧,知道吗?刚刚我差点把你给阉了。”
  说完,肖觅云也不去看江晨羽那呆若木鸡的模样,低下头,自顾的开始晾着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