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五十二节 去当绿叶

第五十二节 去当绿叶


  “江晨羽,你出来一下。”
  一下课,江晨羽就被班主任老师刘裴给叫了出来。
  “有事吗老师?”江晨羽疑惑地问着。
  “恩,没想到你还会跳舞。”刘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他。
  “跳舞?我不会啊,老师你是听谁说的?”江晨羽一愣,忙否认着。
  “不会?那奇了怪了,怎么高老师点名道姓的跟我要你?”
  “高老师?哪个高老师啊?”
  “就是学校的音乐老师高霞啊,她也负责咱们学校的表演、合唱之类的,她这次找了几个女生排了个什么舞蹈,要参加学校组织的元旦晚会,今早找到我,让你今晚过去参加。”见江晨羽真的不认识,刘裴也觉得好奇。
  “叫我去?我根本就不会跳舞啊?叫我去干什么?”江晨羽一听真愣住了,自己是真的不会跳舞,一点舞蹈基础都没有。
  “你不会跳?那就奇怪了,不过高老师叫你,七点钟你就过去一趟,实在不会就跟她说一声。”
  同班主任说完,江晨羽一脸迷惑的回到座位,那个高老师找自己做什么啊?舞蹈?自己真的不会,连瞎蹦跶都不会蹦跶,难道要让自己演个道具?演棵树?或是演块石头?再或者就让自己演个反派人物?不会是演太监吧?
  带着深深的疑惑,跟苏曼烟招呼了一声,在学校了吃过晚饭,一路跟同学打听着,江晨羽来到综艺楼六楼的舞蹈室,敲了几下门,里面并没有回应,江晨羽随即推开门进去。
  舞蹈室很大,足有两百多平米,地上铺贴着原木色的木地板,三面镶嵌着巨大落地壁镜,让里面更显明亮。
  里面并不是没有人,已经有八九个女孩在那说说笑笑地做着热身动作,程芸芸竟然也在,在一群青春靓丽的女生当中也如同是一只丹顶鹤落在一群天鹅中,依然醒目出众。
  显然对于江晨羽的到来,女孩们纷纷表示出好奇,而程芸芸也是露出疑惑的神情,随即或许是因为一身紧致的舞蹈服令她感觉自己的曲线体态毕露,脸颊微微一红,不自然地别过头去。
  众女生都没有人过来搭理江晨羽的意思,好一会,才从里屋又走出一位女生,相貌竟然极为出众,清丽脱俗,高挑婀娜,跟程芸芸相比也不遑多让。
  “咦,你就是江晨羽?”那女生看到江晨羽随即询问着。
  “恩,是高霞老师叫我来的。”江晨羽回着,同时被这么多美丽的女生盯着,他也是很不自然。
  “哦,你等下,我去喊老师。”
  女生随又转身走了进去,只一会就跟着一位老师走了出来,大约三十余岁,同样身穿舞蹈服,身材极为标准,气质绝佳,只是容貌却是稍显有些平庸了些,不过仍是颇为抢眼。
  “老师您好。”这应该就是高霞老师,江晨羽礼貌的打着招呼,“不知道老师叫我来做什么?”
  高霞并没有回话,而是站在原地审视般的盯着他,好一会才像是满意般说着,“你会弹古筝是吧?那边有架古筝,你弹一首《丽人行》我听听。”。
  江晨羽听了却是一愣,以前的自己的确是跟苏曼烟学过古筝,可是从没告诉过别人啊,学生档案里也应该不会写上吧,难道是苏老师安排的?
  江晨羽还在那疑惑着,可高霞明显地有些不耐烦,对着他说着,“快点,别让我等!”
  没办法,江晨羽只得走了过去,其实他的古筝水平并不是太出色,他对于乐器的演奏要求就是无错,能准确无误的演奏就行,根本谈不上什么感情投入啊、意境、忘我之类的境界,所以苏曼烟评价他的表演,外行人就会说不错,内行人就只会说还行。
  所以当江晨羽一曲弹完之后,高霞只是说了一句,“还行吧,那就你了吧。今天开始,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你就来这里报道吧。”
  “对不起老师,我不能参加这排练。”斟酌了下,江晨羽还是直接拒绝了,这个时间点正好是自己锻炼身体的时间,自己可不想因为这件事而耽误自己的锻炼。
  “为什么?”听江晨羽这么说,高霞一愣,随即冷着脸问道。
  “老师,晚上我也有别的事情。”江晨羽只得尽量诚恳地解释着。
  “哼,你要不想来跟你的苏老师解释去,要不是她力荐你过来,我怎么可能会找个男生。”高霞一脸不悦地说着。
  江晨羽终于知道果然是苏曼烟介绍来的,别人的话他还可以推辞,苏曼烟的话,他是不可能会违背她的意愿,也只得为难地答应了下来。
  其实抛开别的因素,这真是一件极其令人艳羡的差事,十个青春靓丽的女孩,练习的是根据最近网上比较火的“丽人行”舞蹈改编的,轻柔妙曼,婀娜多姿,令人赏心悦目,只是对于有着心事的江晨羽来说,这也算是煎熬,好不容易熬到结束,江晨羽就迫不及待地离开了。
  “老师,你给我报的舞蹈队吗?”回到家,江晨羽一见到苏曼烟,就有些郁闷地说着。
  “恩,怎么了?”苏曼烟头也不抬,风轻云淡地说着。
  “老师,这跟我的健身时间有冲突,能不能跟高老师说声,让我不用去了。”江晨羽有些恳求地说着。
  “你健身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追女生?现在全校身材相貌最好的几个女生都在这个舞蹈队中,你别跟我说你喜欢的是男生。”苏曼烟瞥了他一眼,讥讽地说着。
  “老师你都乱说些什么啊,我健身真的只是为了保护你跟我的家人,不是为了追什么女生。”江晨羽一脸黑线的说着。
  “哼!我不用你保护,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里面,反正也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等汇演结束了,你想干嘛就干嘛去。”
  苏曼烟不为所动,冷冷地说着,她当然不会告诉江晨羽,她是不想让他再与尹清涵有什么瓜葛。
  无论尹清涵是怎样想的,为了她的宝贝女儿也好,看中了江晨羽的哪方面天赋也好,所有人在她眼中只分为两种,有价值的,没有价值的,当一个人失去了他的价值时,尹清涵会毫不犹豫的将他抛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