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五十一节 程芸芸的道歉

第五十一节 程芸芸的道歉


  周一,参加国际奥数的选手已经回到了学校,张海洋走进教室获得了同学们迎接英雄般的掌声,令他趾高气扬的得得嗖嗖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天啊小羽,同学们告诉我你转学到我们班,我都不敢相信呢。”刚在座位上坐下,张海洋立刻凑到江晨羽身边说着,他的座位就在江晨羽的身后。
  “恩,我也没想到。”江晨羽微笑着点了点头,这个学校,也就他可以算是自己的朋友了。
  “嘿,你是为了我才转学过来的吗?”张海洋一副娇羞的模样说着。
  “你......你想多了。”江晨羽一脸的黑线,懒得理他,准备转过头去。
  “好了好了,我是开玩笑的,等等,小羽,你伤好了吗?”见江晨羽要转回前面,忙拉住他问着。
  “恩,好了。”
  “我听我姐说,你是......”张海洋看了看四周的同学,欲言又止。
  “阑尾炎,别乱说了,知道吗?”江晨羽警告着他,其实这个借口很好,省的还要跟老师同学们解释什么。
  “好吧,随你,对了,我听说你一来第一次月考就把郑国栋比了下去,还超了他将近三十分。”张海洋一脸兴奋地说着。
  “郑国栋?谁啊?不认识。”江晨羽一愣,摇了摇头说着。
  “啊,你怎么连郑国栋都不认识啊,我们学校原来的风云人物,学霸,校草,球神......好多牛逼的头衔,不过现在怕是要被你盖过风头了。”张海洋贼兮兮地说着。
  “怎么?你俩有仇?”江晨羽奇怪地问着。
  “还行了,就是互相看不顺眼,主要是球场上,他是他们班的篮球队队长,我是咱们班的队长,谁都不服谁,球场上也经常起争执。”张海洋解释着,顺便问着,“对了,你会打篮球吗?”
  “还行吧。”
  “什么叫还行啊?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
  “会吧。”
  “那太好了,咱们球队的人急缺,你打什么位置?”
  “后卫。”
  “组织后卫还是进攻后卫?”
  “都行。”
  “都行?你就吹吧你,你这样子能打组织后卫我信,打进攻后卫?投篮怎么样?”
  “投篮?十个能进七八个吧。”
  “真的假的?可以啊兄弟,要知道我们这罚篮最好的也就是十中四五吧,对了,你跳投命中率怎么样?”
  “嗯?跳投?我刚说的就是跳投的命中率。”
  “你刚说的是跳投?那比赛中跳投命中率多少?”
  “我刚说的就是比赛中跳投的命中率。”
  “你......你......”张海洋还从没见过这样厚颜无耻的人,脸皮竟然比自己还要厚实,手指着江晨羽,都气的有些哆嗦,“你知道吗?NBA球星比赛的命中率高的也不过五十左右,你说你命中率百分之七八十,你这么能吹牛,对的起你的智商,对得起你的这张脸吗?”
  “你知道吗?这世间你不懂得、不能理解的事情有很多,你所闻所见的也仅是浮在这世间表面的一角,少年,当你哪一天在球场上遇到你根本无法战胜的对手时,记着找我。”江晨羽微笑着说着,不理会他那满脸愕然、不自觉间流露出的看白痴的眼神,转回了头。
  其实江晨羽也不算是开玩笑,之前的他也喜欢打篮球,在以前的学校经常玩。
  篮球练得就是手感、球性,NBA很多球员每天都至少练习投篮1000次,就是为了培养手感。
  当一个人以固定的手型去练习一个动作就会定性,人体的肌肉重复1000次以上的相同动作以后就会形成记忆,这样你的动作就会定性,你的命中率会有大幅度的提高。
  只是现在江晨羽投篮并不是靠肌肉定性,而是靠......隔空摄物。
  正想着,却见班长张伊从教室门口走了进来,神情很是古怪地看了江晨羽几眼,随即说着,“江晨羽,外面有人找。”
  江晨羽听了一阵奇怪,在这个学校除了认识苏曼烟再不认识别人了,有谁会找自己?
  江晨羽疑惑的走出教室,却见到教室门口正俏立着一道清丽脱俗的身影,赫然是程芸芸。
  “你找我?”江晨羽看了看周围,再无别的同学的身影,不确定地问着。
  “恩。”程芸芸神情复杂地点了点头,说着,“可以到那边去吗?”
  看了眼一旁的走廊,江晨羽犹豫了一下说着,“好的。”
  “我听张海洋说的,前几天你住院是因为被人捅伤了,是吗?”一来到无人处,程芸芸就迫不及待地确认着。
  “你别听他瞎说,就是普通的阑尾炎手术。”江晨羽这才知道她找自己是因为什么,矢口否认着。
  “你别不承认,他姐姐就是你住院的护士,你这样欺骗没有意义的。”看他还在否认,程芸芸不悦地说着。
  “好吧,也只是怕说出来影响不好,其实也没什么。”既然对方已经确认,江晨羽也不再否认什么了。
  “是不是因为我妈妈把你在路边放下,才发生的那件事情?”程芸芸见江晨羽已经承认,忙焦急地问着。
  “程芸芸同学,不是你想的那样,那天是因为我在那里预约的出租车,所以才让你妈妈帮忙停在里面,后面发生的一切都是意外,不关你妈妈的事情,知道吗?”江晨羽说着,既然已经原谅了尹清涵,自然就不能让她知道详情。
  “是这样的吗?”程芸芸听了,依然不确定地问着,这几天心中一直存着对江晨羽的愧疚,这也直接令她在这次的竞赛中发挥失常,只得到了银奖。
  “是的。”江晨羽点了点头给了她肯定的答复,他看的出程芸芸对她心有愧疚,但这不是她的过错,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恩,那还是跟你说声对不起,要不是因为给我补课,也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也不会令你连参加比赛的机会都没有。”听到了江晨羽的解释,令程芸芸不安的心情终于有所放松,但还依然诚挚地道着歉。
  “别那么说,真要怪,怪辅导老师吧,是老师让我去给你辅导的,要是他叫别人,就没有这件事情了。”江晨羽开玩笑地说着。
  “呵呵,好了,我要回去上课了,听说你这次月考很厉害,哼!我是不会输给你的。”
  程芸芸冲江晨羽娇俏的一笑,然后转身跑开了,江晨羽却是对她的印象有很大的改观,只觉得她并不总是那种刁蛮任性的公主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