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五十节 我会气功

第五十节 我会气功


  又到了周六,原本姐姐要自己过去她那里玩,被江晨羽推脱掉了,因为自己没算错的话,这两天是苏曼烟来那个的日期。
  苏曼烟的痛经挺严重,以前每次来的时候都疼的死去活来,什么都做不了,江晨羽也不知道她这两年有没有好些。
  很快,苏曼烟就证实了她是一点都没有见好的意思,早晨起来就窝在了沙发上一刻都不想动弹,勉强喝了点稀粥,就再也不想吃任何东西。
  江晨羽当然知道女人一旦来那个,心情会变得特别的烦躁,很容易无端端的发火,从记忆中他的姐姐那就能了解到,每到这个时候他都躲得远远的,不敢去触姐姐的霉头,就这样也还不行,还是经常被他姐姐打着电话追着埋怨。
  他姐姐的情况要比苏曼烟轻的多,但苏曼烟却是从没有过对他发火,无论她如何烦躁如何疼痛,都仅是自己一个人可怜兮兮地窝在一个地方独自忍受,无论是两年前关系亲昵的时候,亦或是今天,关系冷淡,她都不曾将自己的痛苦再加诸于别人身上。
  为她煮了一碗山楂桂枝红糖汤,喂她喝下,然后为她灌好了热水袋在小腹上放好,江晨羽再想为她点开平时所看的影视剧,却是被她拒绝了。
  “不用管我了,你自己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好了,我自己这样待着就行。”苏曼烟一脸萎靡地说着。
  “那要不要给你打开电视,或是拿本书过来?”江晨羽不放心地问着。
  “不用了。”苏曼烟将脸颊藏在了抱枕上痛苦地说着。
  “恩。”江晨羽点了点头,迟疑着也不知道该做什么好,感觉现在她的痛经似乎是更加严重了,以前至少她还有心情同自己开着玩笑。
  看着疼痛把她那清雅明艳的脸颊折磨的苍白如纸,没有丝毫的血色,江晨羽看着心中极为不忍,却又是帮不了什么忙,正想着,却是陡然想到了自己掌握的法术,不知道光系的恢复术对治疗痛经有没有效果。
  江晨羽也不知道恢复术对于痛经有没有作用,但至少是可以减轻痛苦的,迟疑了下,江晨羽凑到苏曼烟身前说着,“老师,我学过一种气功疗法,或许可以让你不那么难受,不过我也不知道实际效果如何,要不要试试?”
  “气功?”苏曼烟一愣,被痛苦折磨的甚至都懒得讥讽他。
  “恩。”江晨羽认真地点了点头,他当然不会跟对方说自己会法术,也只能用气功作为托词。
  “那......就试试吧。”或许是江晨羽认真的神情令苏曼烟感觉并不是在说笑,犹豫了下,就点了点头,挪动着娇躯,将头枕在江晨羽的腿上,随平躺在沙发上。
  以前的苏曼烟经常会如此,那时自己还小,似乎是感觉不到什么,此时闻着她身上那股细腻的散步在空气里,犹如缭绕的雾气一般的香味,江晨羽禁不住心跳加快,脸颊微微发热,赶忙压下心中的旖念,将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身体上。
  一放上去,明显的感觉到苏曼烟的娇躯一紧然后又慢慢松弛下来,江晨羽不敢再迟疑,见苏曼烟此时正枕在自己腿上,双眼紧闭,知道她看不到法术的光芒,随放心地开始施展。
  一团柔和的光元素自江晨羽的手中涌出,慢慢的透过衣服渗入到苏曼烟的体内,只听得苏曼烟一声轻吟,江晨羽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施展完毕,忙收回了自己的手,密切的关注着。
  “怎么样老师?”江晨羽有些紧张的问着。
  “很舒服,疼痛也是减轻了不少。”躺在江晨羽腿上的苏曼烟仍然没有睁开眼,却是神情缓和地说着,她也没想到效果竟然很不错,令她的通体舒畅。
  江晨羽悄悄地松了口气,看来还是有效果的,能帮得上老师自是令他十分的开心,只是好景却不长,仅过了一会儿,又听到苏曼烟痛苦的呻吟声。
  “又开始疼了?”江晨羽关切地问着。
  “恩,好像效果就一阵儿。”苏曼烟轻皱着眉头说着。
  看来这个恢复术仅是起了减轻痛苦的作用,并不起治疗的效果。
  “要不要试试圣愈术?”江晨羽想着,只是念头刚起就被自己压下,施展圣愈术的动静太大,很容易就会被苏曼烟察觉,而且女人的痛经毕竟是属于一种生理现象,并不是一种疾病或是创伤。
  想着,江晨羽又将手放了上去,施展了一次恢复术,效果同之前一样,仅仅是缓和了一阵就又开始疼痛起来。
  “算了,就当是练习法术了。”没办法,江晨羽只得一次接着一次施展着。
  -------------------------------------------
  “今晚不去健身了?”
  一天享受着江晨羽的治疗,苏曼烟还从没在那个来临之际这么惬意,正舒适地窝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剧,问着。
  “不去了吧,我怕你中间再疼。”江晨羽说着,他已经跟吴俊丽教练请了假,在家里做她为自己设计的几组动作即可。
  “恩。”苏曼烟满意的点了点头,有种自己辛辛苦苦培养出来的学生终于派上用场的感觉。
  “对了,你的气功是跟谁学的?”想到这个,苏曼烟问着。
  “恩......”江晨羽犹豫了下说着,“就是老师离开的那几年,有一天我在路上遇到了一位道长,他看我骨骼清秀......啊!”
  还未编造完,就挨了苏曼烟狠狠的一脚,瞅了他一眼不屑地说着,“你再编?”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会了,可能就是天赋强吧。”江晨羽无奈的敷衍着,这次倒是没令苏曼烟不满。
  “好吧,反正不管你以后找不找女朋友,结不结婚,每个月的这两天你都得过来给我治疗。”苏曼烟盯着江晨羽毫不客气地说着。
  “嗯,好的老师。”江晨羽想也未想就乖巧地点了点头。
  显然江晨羽的态度令苏曼烟极为满意,脸上浮现出艳丽的笑容,想着,嘴上随口问着,“对了,你这几天都在哪锻炼?效果好的话,我也过去。”
  “是在......格文莱酒店。”迟疑了下,江晨羽还是如实地回答着。
  “格文莱?尹清涵那?”苏曼烟一愣,眉头不自觉地就是一挑。
  “恩,尹阿姨应该是感谢我给她女儿辅导功课吧,所以就介绍了那个地方的。”
  “呵呵!尹阿姨?是在四十二层的健身房?”苏曼烟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接着问着。
  “恩,老师你也去过?”江晨羽听了好奇地问着。
  “哼!那么高档的地方老师怎么可能会去。”苏曼烟淡淡地说着,眉头却是皱地更紧,她当然知道四十层以上的地方是尹清涵的个人专属的地方,任何外人不得入内。
  她不知道为何尹清涵会带江晨羽去那个地方,是感谢他给她女儿辅导功课?呵呵,骗鬼去吧。
  不再跟江晨羽说着什么,苏曼烟心神不宁地注视着前方,不知道心里正想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