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四十六节 考试成绩

第四十六节 考试成绩


  高二一班的教室中,郑国栋有些无聊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今天,这次月考的成绩就要下发了。
  一直都被好事的同学把自己跟三班的程芸芸并称为高二年级的绝代双骄,不单单是因为自己卓越的风采已经被同学们认可,可以跟天海中学公认的校花级人物程芸芸相提并论,也因为他们的成绩一直把控着全年纪的前一二名,没有例外,至少是到这次考试为止,没有例外。
  程芸芸依然在H国还没有回来,这次,也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的独角戏了。
  想到这个郑国栋心里很是不甘,他的数学同样出色,但仍旧是没有达到参加奥数竞赛的资格。
  他这次没能陪同程芸芸一起代表国家去H国参赛,这绝对是他这段时间最大的遗憾,连五班的张海洋那厮都可以陪着她一起参赛。
  好在张海洋无论是相貌还是家世,都远远的不如自己。
  郑国栋其实并不在意自己是不是第一名,他在意的是至少可以在成绩上离程芸芸最为贴近。
  尽管他的家世也很不错,父亲已至天海市某个区的副区长,母亲也坐到了某大局处长的位置,但是,依然被他的父亲警告不要招惹到程芸芸。
  不单单是因为她家里那富可敌国的财富,也因为她是出生于京都世家,世家啊,哪能是他们这些无根无萍一步一步艰难攀爬上这个位置的人所能比拟的。
  同学们已经陆陆续续的而至,经过他的座位时,都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他也只得露出温和的笑容一一回应。
  他能分辨的出,大部分的同学对于他都是出于巴结的,因为他是班长,他学习最好,他爸爸是副区长。
  他很不喜欢这些虚伪的同学,但他却不得不专门拿出精力来应对他们,因为自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一言一行无形都会被他们拿出去放大。
  郑国栋自己可以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程芸芸对自己的看法却是他怎么也不可能忽略的。
  上课铃响,班主任宋志同从教室外走了进来,默默地站在讲台上,下面的郑国栋一脸平静地看着老师,却见到老师突然神情凝重的看了自己一眼,郑国栋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难道出什么问题了?”
  因为仅是月考,各科的试卷这几天也陆陆续续的发了下来,郑国栋看了下自己各科的成绩,发挥的中规中矩,总分714分,他自己也挺满意,感觉即使是程芸芸在,也不一定这次能考的过他,难道有哪个同学这次超常发挥?超过了他?
  郑国栋在下面忐忑不安的想着,其实感觉即使自己这次是年纪第二也无所谓,反正程芸芸不在,那就让出一次第一又如何。
  宋志同惯例在班级上点了几个成绩不理想的同学的名字,点了几个退步较大的同学的名字,然后开始宣读名次在年纪前一百名的同学的名单。
  郑国栋在下面一一的听着,终于听到了自己的名字,竟然微微有些紧张,他听到了老师喊着,“郑国栋,分数714”,然后停顿了一下,抬头意味深长的看着自己一眼,接着说着,“第二名。”
  下面同学听到了名次都是嗡的一声,纷纷交头接耳起来,郑国栋自己也是微微有些发蒙。
  果然,不知道哪个班哪个家伙这次考试超常发挥,夺去了自己第一的位置,但是,对方也仅仅只有这一次的机会,超常?如果次次都让他都超常,那就不是超常了。他要有这个能力,早就露头了。
  “好了,大家都安静一下,这次年纪的第一名是五班新转学的一个学生,名叫江晨羽,这次他的成绩是742分。”
  “哇......”
  这一下,整个班级像炸开了锅一样,纷纷不可置信的交流着,而郑国栋更是被惊的呆若木鸡,越是像他这种尖子生,越是知道往上再多拿一分有多难,天海中学的月考历来以题目难而出名,这次也不例外,但就是这样的一套考题,竟然有人能拿到742分,这绝不可能。
  “老师,是不是他提前弄到考题了?”
  有着同样想法的同学大有人在,下面就有一位成绩排班级前几的同学不忿地问着。
  “不是,他是的的确确的凭着自己的真材实料,你们也不要多想了,知道同别人的差距就赶紧认真的学习,争取把差距缩小,甚至能在将来在成绩上超过他。”
  宋志同脸色有些阴沉的说着,他当然知道这绝不是那个江晨羽提前知道考题而考出的成绩,他当然知道这是他的正常发挥,想着之前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这个江晨羽就可以进入到自己的班级了,却仍是被那个刘裴给临时截了胡,这个气啊!
  “好了,大家拿出试卷,我开始讲题。”强迫自己不再去想,宋志同清了一声嗓子,开始讲解试卷。
  同样的戏码在各个班级里上演,基本上高二年纪每个同学都知道了五班刚转学过来了一个变态,还属于超级变态。
  如此之难的题目竟然六科只失掉了八分,这是怎样恐怖的一个存在,而更有好事的女生四处传播着这个江晨羽长得还极为帅气,很有新一届校草的潜质,这更吸引着大家一下课就纷纷聚集到五班去观摩了。
  只是他们注定没有机会围观上这位新科状元,江晨羽一下课就被刘裴喊进了办公室。
  刘裴是在各个班级的课程表仔细地端详了很久,才挑选的这个时机把江晨羽从教室里喊来,因为下节课各个班级都没有英语课,所以,这个时间点,他们英语组办公室的老师最为齐全。
  “你是怎么搞的?怎么第一次考试就考砸了?考了这么点分数?”见江晨羽一进来,刘裴就劈头盖脸的训了起来。
  江晨羽只觉得一阵发蒙,茫然地看了看刘裴老师,又茫然的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见苏曼烟也在,用眼神疑惑地向她征询,苏曼烟却是不屑地一撇嘴,向刘裴冷冷的瞅了一眼,冲着江晨羽无声地喊着,“她在装!”
  “乱看什么?不自己检讨一下还四处乱看,怎么?不服气吗?不服气你多考几分啊,你怎么可以别的科目加起来才扣了四分,而单单是英语就扣掉了四分?是英语太难吗?还是你上课不认真听讲?骄傲了?松懈了?”
  “噗......”
  终于有个老师没忍住,口中的茶水直接喷了出来,原以为她刘裴是叫过来一个没考好的学生敲打敲打,却没想,是把那个考了742分叫什么江晨羽的学生给喊了来,还这样大呼小叫的训斥着,现在,终于所有人都知道了刘裴这是在干嘛,她是在显摆、炫耀、装!
  刘裴的训斥仍在继续,所有老师都忍不住捂着脸,懒得搭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装也要有个度啊,这装的上天入地、无法无天了。
  不时的有老师坚持不住纷纷往外走去,也只余下苏曼烟还饶有兴致地看着她的表演,或许是没有观众令刘裴也失去了兴致,喝了口水,润了润喉咙,起身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然后拉着江晨羽的胳膊就走了出去。
  原来还在风轻云淡的看着她的苏曼烟,立时,死死地盯着刘裴的那只手,冷若冰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