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三十五节 玥玥

第三十五节 玥玥


  “张教授,真的再没有办法了吗?”
  周成义望着依然趴在窗边,愣愣地看着下面草坪的女儿,一脸失望地问着。
  “对不起,我可能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你女儿的这种情况并不算是传统意义上的自闭症,虽然外在表现同自闭症很相似,孤独离群、不说话、行为刻板等,但是,根据你女儿的情况,我还是倾向于是因为心理有心结,只要打开你女儿的心结,才有可能恢复到正常,只是,这几天我用尽办法也无法令你女儿跟我交流,如果做不到同她沟通交流,我也是毫无办法的。”
  “那谢谢你了张教授,我们就先走了。”周成义终是接受了又一次无功而返的事实,神情悲伤地走上前,牵上了女儿的小手,他感觉女儿的病情似乎是加重了,这几天天天盯着草坪看,没事就跑到草坪那呆呆地站了,令她十分担忧。
  走出光华楼,看着女儿依然想跑去草坪那,周成义赶忙拉住了她,低下身忧虑地看着她的女儿说着,“玥玥,不要过去了,今天跟我回京都吧。”
  周玥玥却是看着爸爸,一脸的不高兴。
  “爷爷、奶奶都想你了,爸爸单位也还有些事情处理,好吗?”
  坚决地摇了摇头,周玥玥用力地甩开她爸爸的手,往草坪那跑去,只是刚跑了一半,却像突然间发现什么似的,猛地刹住了身形,愣愣的看向旁边的小路,然后立即又向了那条小路拐了过去。
  “咦?是你啊!怎么了?气喘吁吁的?”
  刚还准备给肖觅云发个短信告知他自己已经到学校了,就见到一个娇小的身影跑了过来,江晨羽一愣,却发现是几天前见到的那个小女孩,不由的笑了起来,弯下腰问着她。
  周玥玥没有回话,只是仰起粉雕玉琢的小脸,神情中像是受到了天大的委屈般,眼泪汪汪地盯着他。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小女孩那委屈的模样令江晨羽一阵心疼,抬头看到身后疾步追赶过来的男人,轻声地问着,“是你爸爸欺负你了吗?”
  周玥玥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紧咬着嘴唇,眼泪却是摇摇欲坠。
  “没事,有哥哥在。”江晨羽终于忍不住,蹲下身来,迟疑着,试探着伸出双手,见她毫不犹豫的扑进自己的怀中,江晨羽双手一拢,怜惜地抱起她,将她的头靠在自己的肩上,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安慰着她,“没事了,一会我会跟你爸爸说,让她不要再欺负你了。”
  周玥玥搂着江晨羽的脖子,乖巧地趴在他的肩上,听到了他的话,却是不领情,小脑袋使劲的在他肩膀上蹭着。
  “怎么了?”江晨羽奇怪的问着她,眼睛却是注视着前方,那是一个三十余岁的中年男子,相貌还算英俊,却是有些不修边幅,神情中也透着道不出的疲惫与颓废。
  江晨羽在打量着对方,对方却是在不远处驻足,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己,江晨羽只觉一阵奇怪,怕他又要上前训斥小女孩,禁不住抱着她往后退了几步,远远地避开了他。
  “到底是怎么了?别又当小哑巴,赶紧说话。”江晨羽见小女孩趴在自己肩上,老半天不出声,在她的小屁屁上拍了一下,故作生气地说着。
  “你竟然还凶我?是你惹我生气了,竟然还凶我?”周玥玥从江晨羽的肩膀上起身,盯着他的眼睛,恼怒地说着。
  “我惹你?这几天我都没看见你,怎么惹你了?”江晨羽看着她莫名其妙地说着。
  “你还说,你这两天怎么不在这啊?”周玥玥想着这几天天天待在草坪那,却是不见他的影子,又是一阵的委屈。
  “啊,我又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当然不能天天在这了。”没想到竟然是这个原因,江晨羽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你......你不是这里的学生,怎么还来这里?哼!你一定是没考上,偷偷跑进来的。”周玥玥一副瞧他不起的模样说着。
  “我还在念高中,还有两年就考进来了,不像你,小屁孩一个,还老笨老笨的,估计是没办法考进来了。”江晨羽逗弄她说着。
  “你才笨呢,你真讨厌,我再也不跟你玩了。”
  周玥玥真的被惹恼了,气的在江晨羽怀中用力挣扎着,江晨羽却是没松手,依然一副微笑的样子,将额头轻轻地抵在她的额头上,轻声的说着,“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看你现在比刚刚有精神多了,这样才像个小孩子嘛。”
  也知道江晨羽是在逗她,是为她好,周玥玥眼睛一酸,禁不住又搂紧他的脖子,将脸蛋藏在他的肩上。
  “好了,这下告诉我你爸爸又怎样欺负你了?”江晨羽疼惜地搂紧了她,一边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后背,一边问着,他看到她的爸爸依然在远处注视着他们,看他的神情,像是想过来,却又不知道为何,不敢过来。
  “我爸爸.....他没欺负我。”好一会,周玥玥才在江晨羽肩膀上说着。
  “那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的话说给哥哥听,哥哥可厉害了,什么事情都能帮你解决。”
  江晨羽开解着她,他能看出这小女孩满肚子的心事,只觉得心中不忍,希望能帮助到她,然而对方却是在他的肩上磨蹭了几下,就又趴了上去什么都不肯说,江晨羽也没办法,只得就这样抱着她,只是过一会,就感觉不对,转过头一看,这小女孩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犹豫了好一会,江晨羽还是抱着小女孩走向了她的爸爸,只觉得应该是父女间发生的一点小矛盾,只是在闹小脾气,也许睡过一觉就好了。
  江晨羽抱着小女孩向对方走去,却是注意到对方一直都在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边,初始还以为对方是怕自己把他女儿给拐跑了,现在才发现他的神情竟然极为复杂,有震惊,有不信,有惊喜......
  江晨羽刚要准备说些什么,对方就已经跑了上前,激动不已地问着,“对不起,刚才你是在跟我女儿说话吗?”
  “恩,怎么了?”江晨羽点了点头。
  “你真的在跟我女儿说话?玥玥她......玥玥她真的开口跟你说话了?”周成义不可置信地直盯着那男孩,却又怕是只是自己的错觉,只觉得紧张万分。
  “恩。”江晨羽点了点头,想着原来这个小女孩名字叫玥玥,倒是挺好听的一个名字。
  “真的,原来是真的,那太好了,真的太好了,谢谢你,真的太谢谢你了。”周成义有些语无伦次的说着,眼泪终于禁不住流了下来,两年多了,他女儿终于开口说话了,这两年,天知道他是怎样熬过来的。
  “对不起,我们......能换一个地方说话吗?”江晨羽看着激动的对方,又看了看周围围观的同学,只觉得一阵尴尬,一个男生手中抱着一个小女孩,一个大男人在一旁哭泣,这画面让人怎么看怎么别扭。
  “啊!好的,我车子就在那边,我们上车去说。”周成义总算也意识到什么,赶忙用手擦了擦眼泪,拉着江晨羽就往一旁的车子走去,手中死死的拽着他的衣袖,生怕被他跑掉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