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打通那扇门 > 第二十节 醒来

第二十节 醒来


  黑暗,漫无边际的黑暗,等江晨羽的意识恢复,才发现自己竟然不自主地又沉入到意识的海洋中。
  不知道现实中的身体怎么样了,记得自己刚刚还是在跟他们缠斗,虽然掌握了大量的战斗技巧跟实战经验,但是那具薄弱的身体却是完全跟自己的意识脱节,最后自己腹部中了几刀,不知道那具身体有没有死掉。
  江晨羽想将意识回到身体中,然而却像是找不到回去的路般,一阵慌乱,却是连思索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吸入那另一个世界。
  “呼!”
  从那一片的黑暗中醒来,入眼仍是法师公会,看来是又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让江晨羽松了口气,下意识地低头看向自己的腹部,却想到这已经不是那具身体了。
  之前的事情令江晨羽极为茫然跟不解,不知道为何尹清涵会眼睁睁的看到自己受伤返回,非但不救助自己还冷然地离开,是因为自己让她停留在那里才遭受的袭击?所以迁怒到自己?
  无论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都这令江晨羽极为愤怒,一种被人遗弃的愤怒,他不知道尹清涵到底是因为何故,也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死是活。
  沉入精神海,法印依旧是没有点亮,而意识也是极为疲惫,看来在没有恢复之前,是无法再进行一次穿越了,也只能祈祷自己的那具身体平安无事了。
  现在的精神状态极为糟糕,江晨羽只觉心神疲惫,很想就这样躺下来休息一番,然而,他知道不能,因为现在是在这危机四伏的世界。
  尽管法师工会周围的失魂者已经清理完毕,但是江晨羽一点都不敢疏忽大意,挣扎着起身,将门窗再一次确认封锁完毕,然后挪到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将短剑跟十字弩摆放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江晨羽开始静待法印的恢复。
  好在前几天的清理并没有疏漏,好在运气在自己受伤后总算是眷顾到自己,没有遇到什么意外,法印终于重新被点亮,江晨羽一刻不停地开始进行着冥想。
  半个小时过后,冥想结束,精神力重新充盈了起来,江晨羽终于可以长舒了一口气,惦记着那一边的身体的情况,没有丝毫的停歇,立马将意识穿越回去。
  “呼......呼......”
  刚刚意识从自己的世界返回,江晨羽还未睁开双眼,就感觉到一阵呼吸不畅,赶忙大口的呼吸着,却是一股浓浓的消毒水的味道窜入鼻腔中,很呛,很难闻。
  江晨羽疑惑地睁开眼,入眼的是洁白的墙壁,洁白的天花板,空中还吊着几个点滴,让江晨羽终于意识到这里是医院。
  挣扎着要起身,腹部却传来一阵剧痛,江晨羽赶忙又躺了回去,缓和了好一会,才艰难地伸出手摸向腹部,那已经被层层包扎,应该是已经获得了治疗。
  “你醒了?”
  一个清脆的略带惊奇的声音传来,让江晨羽一愣,转头却见到一位女护士正站在床旁,二十多岁的样子,圆圆的脸庞,相貌很为甜美。
  “恩。”江晨羽点了点头,想再次起身,却是被那女护士一把按住。
  “你这手术刚做完不久,别乱动,别把伤口又撑裂了。”那女护士不满的说着。
  “哦,好的,姐姐我昏迷了多久。”江晨羽躺了回去,有些着急地问着。
  “你前天夜间被送了过来,现在是下午,一天半吧。”
  “一天半了已经......姐姐,我的伤势严重吗?几天能够出院?”
  “严重?怎么不严重!医生说你要是再耽搁哪怕五分钟,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就现在,你这腹部中了四刀,一刀还伤及脾脏,怎么也得修养十天半个月的。”
  “哦,是吗......”江晨羽只觉一阵后怕,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死亡竟然会离自己这么近,而自己的伤情这么重,恐怕国际奥数比赛是赶不上了。
  “对了,你身上也没有什么证件,也没有手机,我们找不到你的家人,你自己联系一下吧。”说着,那女护士将自己的手机递了过去。
  “好的,谢谢姐姐。”江晨羽接过了手机,他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昏迷了这么久,别人倒还好说,怕是老师们找自己找的急了,想着,拨打了领队的陈老师的电话。
  “陈老师您好,我是江晨羽。”
  “江晨羽啊,你这两天跑哪去了?不来上课,联系又联系不上你,还有两天就要去H国比赛了,你这是早已确定的人选,怎么这样没有责任感?”电话那边的陈老师显然很是生气。
  “对不起陈老师,我......生病了,现在在医院。”
  “什么?你生病了?住院了?在哪?我过去看看你。”
  “在......市立医院六号楼十二楼413室。”按照那护士的提示,江晨羽回答着。
  “好的,我一会就过去。”
  陈老师那边很快地就挂断了电话,江晨羽拿着手机,犹豫着要不要再给姐姐打个电话,他其实很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形,尤其还是被歹徒捅伤,很怕令他们担心。
  正迟疑着,却是两名警察走了进来,想着这样的刀伤医院肯定会通知警察备案的,估计自己一醒来就被告知了他们。
  “你好,我们是区公安局刑侦大队的,过来给你录份口供,这是我们的证件。”两名警察在病床旁坐了下来,很客气地对着江晨羽说着。
  “好的。”江晨羽点了点头。
  “那就开始吧,姓名?”
  “江晨羽。”
  “年龄?”
  ......
  “你是在林荫新路路边那给人发现受伤并送至医院的,那里是第一案发现场吗?”
  “是。”
  “对方是什么人?为什么起的争执?”
  “对方有三人,我也不知道他们什么身份,他们是准备要抢劫,我反抗才起的冲突......对了,警官,除了我,这起案件再没有人报案吗?”
  “没有,怎么?还有其他受害者吗?”
  “没......没有了。”江晨羽一愣,摇了摇头,却是自嘲的笑了笑,果然,她连报案都没有报案。
  “对了,你能描述下对方的形象吗?”
  “我只看清其中的一人,另外两人当时天色太昏暗了,我没看清。”
  “恩,那跟我们描述一下吧。”
  “给我张纸笔吧,我画给你们看。”
  “那行。”一名警察一愣,却是递过了纸跟笔,将江晨羽的床头摇起,见他那有些痛苦的样子,不由的关心的问着,“小兄弟,能行吗?”
  “恩。”忍着疼痛,江晨羽点了点头,接过了纸笔开始画了起来,之前的他跟苏曼烟学过素描,而且以他的记忆力,画一张记忆中的头像一点难度都没有,很快,一副生动细致的人脸画像就描绘而成。
  “行啊小兄弟!”接过了画像,那警察也不禁一呆,不由得赞叹着,这对他们的破案帮助极大,只是天海市的流动人口实在太多,要想捉到人,还是太难。
  “好了,再有什么需要补充的情节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先走了。”
  “好的警官。”
  目送着警察们离开,江晨羽重新又躺了下来,一脸的痛苦之色,身体痛,心也跟着痛,他至今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尹清涵会放任自己重伤在那而不管不问。
  好吧,或许是埋怨不该开车送他,或许是埋怨他不该让她停车在那里,而自己偏偏又睡着了,这才给了歹徒们可趁之机。就算这是自己不对,自己好歹也是将歹徒从她身边引走,让她得以脱身,更是令自己重伤至此,那她还至于连个救护电话都不给自己打吗?难道有钱人都是这般自私冷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