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真的不是太监 > 第三十六章 全部杀了

第三十六章 全部杀了


  它在虚空盘旋成了一条银色的长河,与符文交织在了一起,即刻间天威释出,无数道赤红火焰挤满了整个空间。
  符文被彻底的点燃了,热浪一层推着一层,层层叠叠的,大杀四方。紧接着可以照亮半边天的冲起了数十丈高的金辉,整个夜空都被照亮了。
  这一道金色符文在爆炸中彻底的被毁,没了动静,非常可惜。
  上空三人被祸及到了,他们混身是血,后背金翅断裂,体内灵气澎湃,血液四溅,剧痛感卷来,他们彻底疯狂。
  神秘老者恐怖的一口气还在夜空传开,紧接着又化作了许多无形的能量波。
  “噗嗤……”
  三人的身子被割成了两半,五脏可见,血液如暴雨般落下,落地时没有了生机,气息彻底的泯灭。
  他们脸上还残留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再也无法消失了。
  场面安静了,所有的攻击都已经落下了眉目,三个大乘的强者,就这般没有了性命。
  唐文从角落处走出,他身子落到了高墙上,眼瞳中带着惊恐。
  这个神秘人太强大了,果然只是一口气就把对方斩杀,实力绝对压制,不允许反驳。
  唐文的身子落到院子内,神秘老者憨笑着走来。
  “师弟呀,刚才师兄可有吓到你?不过师弟莫怕,师兄一口气就将他们彻底杀死了。”
  “师弟,师兄我得知你也被困在皇宫很久很久了,为什么你当年不来找我?还有师父?”
  唐文不敢说出实话,胡说道:“师兄,我的修为被人废了,仙法也忘了,现在才练气六层,师兄若是不教我一些仙法,恐怕师弟我早晚要被人杀死。”
  神秘老者大手一抓,地面有三个储物袋被打开了,他一拍时,里面有许多物品,甚至还有灵石数块。
  他大手一弹,这些东西纷纷落入唐文手心。
  “师弟,你的修为太低了,不到一定境界无法修炼师门仙法一事莫非你忘了?这三人留下的储物袋你可拆开一看,若有仙法你可继续修炼,等你到了大乘,师兄在教你如何?”
  唐文暗自震惊了一下子,对眼前此人的师门更是感到无比震惊,他知道,此人与牢房中的那个老者似乎有着某种关系,再加神志不清,误把自己当做了他。
  将三个储物袋装进兜里,唐文道:“师兄,这三人是谁?他们为何要来杀你?”
  老者摇头,也是一头雾水,他想不起来了,一点印象也没有,忽然间更是觉得脑袋瓜像是要裂开了一样,疼痛难忍。
  唐文一看,也没有了继续追问的念头。
  老者用手掐着天灵穴,问道:“师弟呀,你的修为实在太低了,你可要抓紧时间修炼,否则,你我要何时才能找到师父?”
  他的师父究竟是谁?想必也是非常的可怕,既然如此,为何不将他救走?唐文不知道。
  他嗯了一声,心头一直悬挂在那三个储物袋身上,期待着还可以找到许多好东西。
  二人聊了许久,唐文终于慢悠悠离去,同时神秘老者要求他下月继续前来。
  回到屋里,两位公主已经睡下,已经过去三四个月了,唐文也不知道,还有大半的时间,自己究竟能不能把答应牢房老者的事办到。
  这个皇宫有太多姿色艳丽的女眷,很难成功。
  一夜无话,皇宫彻底笼罩在了黑夜,寂静而祥和,万物被雨水所滋润。
  翌日一大早,还是熟悉的样子,唐文起床就往屋外跑,来到树下将三个储物袋打开,见得内有高级法器,不愧是大乘修为强者。
  这些法器唐文用手一抓,哇的一声,疼的大跳,像是被大火烧了一下子,都出现血泡了。
  这是……莫非是因为自己修为还不够,目前不能使用高级法器?他不知道,不甘心之下继续抓起另外一柄法器,如同刚才,这一次他整个手掌心都是血泡,非常凄惨。
  唐文再也不敢了,继续翻看储物袋,发现内有一本高级仙法。
  “此术,或许不简单,乃是大乘强者所拥有,他们就算再没有眼光,也不会拥有垃圾仙法。”
  又翻了一会儿,内还有低级灵石,可以給修士提供灵气,一块低级灵石可以低过一天苦修,中级乃是一月,高级一年,在修炼界,是抢手货。
  又翻开储物袋,里面都是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有药材,也有一些衣衫等等,唐文也没有了兴趣,干脆一手扔到湖水中。
  双腿盘膝,他翻开这本高级仙法,由于修为实在太低了,按照上面所修炼时,忽然间脑袋昏昏沉沉,紧接着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这一倒下,足足昏迷了大半个月,醒来时腹中饥饿难耐,急忙回到屋中开始烧烤着野猪肉,放了许久了,都快已经发酵。
  两位公主从屋内走了出来,见的唐文时,何莜莜大喊,“太监唐文,这半月你去了什么地方?为何你此刻才回来?”
  唐文不知如何回答,支支吾吾的,强行找了一个理由。
  “两位公主,其实是我在逛皇宫时一不小心迷路了,一连在皇宫足足找了半个月,这也太大了,我找不到回来的路。”
  两女一脸的不信,孟极幼崽从里面胖嘟嘟的走了出来,有些日子不见,它长大了不少,一身的肥肉,样子憨态可掬,有些可爱。
  小家伙一个劲过来用嘴叼着唐文裤腿,它好像已经认出来了,嗯嗯啊啊的。
  唐文抱起它,何莜莜一手抢了过去,抱在怀中眸子瞪着唐文。
  “太监唐文,这只兽类是我们姐妹的,以后没有我们的允许,你不许碰它。”
  唐文无奈,自己有说过送人么?至始至终都没有吧!
  火堆上野猪肉被烤熟了,香味飘了过来,十分吸引人。
  夜幕降临,唐文行走在皇宫街道上,不知不觉,竟然来到了宝塔附近,抬头一看时,那吸收灵气的珠子还在上面闪烁着金辉。
  宝塔下方的看护者也不知去了何处,唐文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夜更深了,夜空无光,皎白的月亮已经被乌云遮挡了,地面漆黑一片,但这个宝塔上方的珠子还在散发绚丽而夺目的金辉。
  左右扫过见得无人之后,唐文一鼓作气,一拍储物袋飞行符往大腿一拍,他的身子即刻间来到塔顶。
  细看这粒珠子,上面有些细微的纹路,错综复杂,不知本身就是如此,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而导致这样。
  它如一颗夜明珠璀璨,被无数女人视为至宝,不大,只有鸡蛋般大小,但是却可以吸收天地灵气,十分可怕。
  凝神过后,唐文不敢继续耽误了,大手伸去时一抓,珠子纹丝不动,像是被定死在了此地。
  不甘心无法得到,紧接着从储物袋种掏出了佛尘,此物刚一出现,紧接着自我飞上了天。
  唐文见到,珠子开始摇摇晃晃,似乎是在动摇了,非常奇怪。
  与宝塔相连的位置出现了裂缝,紧接着裂缝越来越大,珠子忽然腾空而起,即刻间以极快的速度往佛尘飞去。
  下一刻它就化作许多白光彻底融入了进去,佛尘金辉大增,光芒万丈,它似乎是感觉到了此物的不凡,将其给整个吞入,映射的唐文脸庞格外清晰。
  他愣住了半响,不知道为何如此,等反应过来时,立即抓住佛尘逃之夭夭。
  自那之后不久,有数道残影从皇宫的四个角落飞了出来,他们一一身披霞光落在宝塔上空,眸子看着某个缺口,陷入了沉思。
  不断用神识搜索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有一练气六层修士在走过,由于修为太低,并没有引起他们怀疑。
  唐文一路狂奔,直到身后无人追来后,终于从高空落下,坐在一个偏离角落时大喘粗气,内心还带着点点侥幸。
  刚才太危险了,要是被抓到绝对难逃一死,非常可怕。
  眸子不断锁定在手中佛尘上,它把珠子吞噬了,仔细看去时有些可惜,如此宝物本将给自己带来许多灵气。
  “只是,明日的时候,也不知道皇宫会不会知道此事,他们肯定会调查,但愿不会怀疑自己,同时,现在已经没有物证了,就算怀疑也要死不承认。”
  在原地待了许久,唐文这才起身来到屋内,脱掉衣衫不再修炼闭眼睡觉。
  第二日大清朝时,皇宫的上空再一次传来清脆的钟声,共有三次,每一次代表着不同含义。
  两位公主从屋内走了出来。
  “太监唐文快跟我们走,皇宫又在召集我们了,要所有人到广场集合。”
  唐文心里底气十足,但还是有着一丁点不安,皇宫或许是已经怀疑了,今日不知道将会怎么调查此事。
  三人走出房屋,很快就以来到目的地,周边已经聚拢了许多人,大多都是宫里的太监,以及许多太子公主的手下。
  正前方一个宽阔的台子上,站有一个合体修为老者,他目光炯炯看着下方所有人。
  被这么一看,众人不知何事,不知道这是怎么了,老者脸色十分难看,很显然已经动怒。
  他看了半响,紧接着终于出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