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北美帝国时代 > 第八章 围着篝火讲故事

第八章 围着篝火讲故事


  一夜无话。
  朱简堂在城镇大厅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就在城镇中心大厅钟楼炮台的下方,一间全村独有的,砖砌的小屋子。小屋子在东北和西北两个方向上开有很大的窗户,朱简堂为了保证空气的流通,一夜没关。
  神奇的是,他并没有遭到蚊虫的骚扰。
  清晨的中央谷地很美丽。太阳还没有升起来,天地之间是一片蓝汪汪的清凉。不远处的大山灰蒙蒙的,传来叽叽喳喳的鸟兽吼叫。一丝丝淡淡的云气,轻轻的飘荡在青黛色山峦的半腰,像是少女飘荡的头纱。微风从山谷吹来,鼻尖充斥着温润的清香。
  一道亮光出现在西面大山的顶端,像是一顶金灿灿的帽子。村民们已经起床,排队在庭院的水井旁洗漱。低矮村舍的烟囱中冒出了袅袅的炊烟。
  太阳升起来了。
  草原像是一块巨大的金绿色地毯,猛然间的明亮起来。一只睡懵逼的野兔在洒满了阳光的草原上站起来,抖落了一身的露水。
  “野牛群~离草原~无踪无影~~~它知道~有人类~要来临~~~大地等~人们来~将它开垦~~~~~”朱简堂心情很好,他哼着后世的儿歌,对着盥洗室的玻璃镜,用食盐擦牙齿。
  这是跟后世某点的穿越小说学的。
  青盐刷牙——食盐想必也可以。
  “呸,呸呸!”
  马德,齁咸。
  早餐是大米粥,水煮野菜——朱一刚刚挖的,还带着露水——煎午餐肉。
  朱简堂用筷子夹着午餐肉片,没感觉这东西有多难吃。被众美国大兵称之为“灵肉”,怕是以讹传讹。
  吃罢了饭,朱一几人准备下山去砍树,被朱简堂叫住了。
  “十一,十二,十三,你们三个今天负责伐树,老大到老十负责把农田给收割了。稻谷用农田自带的磨房脱粒,稻草你们扔在田里也成,拿到厨房去烧火也成。”朱简堂说道。
  昨日朱一等人连夜耕种的稻米已经生长成熟,农田中金灿灿的一片。
  稻粒硕大饱满,沉甸甸的。
  这是正经的盘锦大米,个顶个的好。
  一块农田十亩地,十个膀大腰圆的壮年汉子,用不了半天收割的干干净净。到了下午时分,无风自动的风力打谷机已经处理好了全部的六吨稻谷。
  农田不是搞杂交稻的科技示范基地,一亩地一千二百斤产量顶天。
  超级杂交稻“百千万”高产攻关示范工程的一点一吨亩产,没戏。
  一千单位食物资源入账,现库存1050单位食物。食物资源增长率高达百分之两千。
  建城24小时,殖民地就获得了如此大的进步,可喜可贺。
  下午,朱简堂在城镇大厅中,通过天书训练新村民。朱一带着九个弟兄下小树林去伐木。朱十一,十二,十三留在村子里修建第二个村舍。
  新村舍紧挨着老村舍,并列而建。排列整齐,美观大方,不多出一厘米。
  傍晚,朱简堂让朱一在城镇大厅前的广场中点起一堆篝火,为新到的十名村民兄弟接风。
  接风宴会挺简单,煮白米饭配肉罐头顿野菜。吃完饭,大家伙并没有散去,而是围着篝火说起了在故乡的一些往事。
  朱简堂并未强行让他们去睡觉。
  这大晚上的,村子里没啥子娱乐节目。大家也没个女人,做不了快乐的运动——无聊至极的汉子们只能围着火堆吹牛逼。
  不许人吹牛逼,要遭天打雷劈。
  牛逼一个比一个大。
  什么俺们村八十年前有头牛生了个人脸的牛崽子啦;什么你们县里有黑狗淫了妇人啦;又或者谁谁谁家的谁谁谁半夜不睡觉,让坟圈子里新葬的小媳妇吸了精去••••••总之,都是些魑魅魍魉的故事。
  整个村落,全是二三十岁血气方刚的壮汉,气血旺的一匹。不知不觉间,遣词造句便不可避免的向带颜色的方向滑落而去。
  “俺和你们说袄,俺小时候,是真的见到了女鬼。就在村头河沟子边上,一个黑头发,白花花的女鬼,半截身子在水里,半截身子在岸上,嗯啊嗯啊的叫唤。”
  火车开起来!
  “老十一,就你那怂样~~~你瞅见白花花的,该不是你娘的腚吧?哇哈哈哈~~”
  “滚嫩马个大裤衩子!”
  朱简堂一笑。
  这厮是个山东仁儿。
  朱十一脸庞通红,舞舞喳喳的要和朱八动手。
  这是闷骚被说中心事了。
  伦理大剧要转场武打片。
  朱简堂来了精神头。
  然而两者中间隔了个半人高的火堆,加上两旁村民的拉扯,终究没有厮打起来。
  可惜了,没热闹看。
  朱简堂心中有些遗憾。
  现在轮到村里主事的出面批评教育了。
  “素质!注意素质!”开口大骂:“都他~娘~的注意点素质,瞅瞅你们一个个的。尤其是你,老十一,没事儿飙什么黄段子啊!”
  朱十一心里有些委屈。
  当家的张口骂娘,素质似乎也没高到哪里去。
  话题重开,不说女鬼了,换男鬼。
  各种版本的书生误入深山古刹,惨遭男鬼剖腹剜心下酒的故事。
  “当家,恁说,这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鬼呀?”新来的朱十七似乎胆子比较小。大家围绕带颜色的超现实传说谈天说地的时候。他不像其他人听到光腚女鬼满眼放光,反而在瑟瑟发抖。
  稀奇古怪的乡村怪谈,配上漆黑如墨的荒野,真真是阴风惨淡,鬼哭狼嚎。
  朱简堂无所谓的摆摆手。
  开什么玩笑,见过以后动物不许成精。
  国产片里不许有鬼。
  一切未知的恐怖都是活人制作的圈套。
  朱十七依然在瑟瑟发抖,面带惊慌。
  只是这小表情安在一张长度超过三十厘米,宽度超过二十厘米,狮口阔眼的大脸之上时,异常的滑稽。
  朱十七,要不是看着你红裤衩下那一坨事物比自己大上两个号码,我几乎就以为你是一个两米来高的小姑娘了。
  朱简堂腹诽。
  他没有继续去抚慰朱十七粗犷的外表下那细腻的小心灵,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办。
  伸出两个手掌,数一数自己手头的实力。
  建筑物:五个。
  村舍两所:提供四十个床位,现在还剩十三个。
  市场一座:眼下没什么卵用。
  农田一座:已充分利用。
  城镇大厅一个,暂时空着。
  建设总经验:一百八十单位。
  村民总数,二十三名。
  两百三十单位经验。
  经验总计:四百一十单位。
  向着一万点大关缓慢而稳定的靠近。
  打开天书看看日历,9月4号20点18分。穿越了不过三十来个小时。
  可为什么感觉时间过了很久了捏?
  朱简堂打个哈切,准备回去睡觉。
  他了一晚用各地普通话讲述的鬼故事,唯一的收获就是大至弄清楚了村民们的籍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