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北美帝国时代 > 第七章 流弊的农田

第七章 流弊的农田


  建造完市场之后,朱十一三人也被朱简堂打发到山坡下去砍树。
  尽一切力量收集木材资源。
  升级伐木科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在天书叮咚之后不过十分钟,朱简堂就通过天书看到了那棵大冷杉的倒下。
  也有可能之前这棵树就已经被砍得差不多了。
  大树倒下之后,瞬间消失不见。原地留下了一个直径一米多的大树桩,像一张凄苦的脸,对着天空述说着命运的不公。朱五几人并未停下,和朱十三几人汇合后,抄起斧子走向了不远处的新受害者。
  重申一次:未经村民授权,偷窥村民的行为是违法的。
  新夏殖民地本地时间十八点三十五分,挂在天空中的太阳准时落山。
  然而因为大气折射的影响,天空自然非常明亮。甚至如果不怕耀眼睛的话,可以看向西面的大山。重峦叠嶂之间,能找到太阳留下的半拉子笑脸。
  大山的阴影渐渐的笼罩上山丘,像是一头贪吃的怪兽。山坡下面传来一阵喧嚣,一个脑袋从草窠中升了起来。
  接着升起来的是一柄大斧,然后是一甩一甩持着大斧的手臂和黝黑的胸膛,绛红色的裤头,粗壮、迈步,长着浓厚长毛的大腿。
  砍树的村民们回来了。
  村民们走到等候了半天的朱简堂面前,立正,鞠躬,露出憨笑。
  “大当家的,俺们回来勒。”
  朱简堂舔舔嘴唇,有气无力的挥挥手。
  中午的一个肉罐头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以至于现在的他,不想说话。
  因为饿。
  村舍中的井水尽管是地下水,但生水就是生水,老朱畏惧寄生虫,不敢喝。
  从大中午的一直渴到现在,没能囫囵混个水饱。
  十一烧火,十二刷锅,十三淘米准备蒸饭。
  朱一到朱十端着自己的大木盆,排队在水井旁边,准备洗去一天的疲惫。
  “你们几个……等会儿。”朱简堂说。
  “?”
  “趁着天亮,去村舍南边的空地,把农田修了。今天盖完农田,今天晚上就能用上。”
  朱一等人齐声应诺,放下了手中的洗漱用具。
  村舍向南大约二十米开外,一块长宽各九十米长短的方形空地被规划了出来。空地的四个边角扎起了木桩,四边钉上了篱笆,形成一个小工地。
  大捆的木材被放置在工地中央。
  朱简堂看着是个村民走进空地中,蹲下腰,拆开木材捆,像玩乐高一样将农田搭建起来。
  农田大致成“井”字形,四面是田,中央是一个巨大的风车,两者之间有半米宽的田垄相勾连。风车之下,是一个用风力驱动的磨房。磨房旁边是两个水井,一个负责出水灌溉,另一个负责排掉多余的淡水。
  鼓声响起,农田建造完成。
  大风车吱吱嘎嘎的开始转动起来。
  朱简堂在右手手心中吐了口唾沫,然后高高举起,仔细的感受了一下——
  并没有风。
  黑科技,妥妥的黑科技。
  “喂!把籽点上!种子就在风车下面的磨房里面!”朱简堂隔着五十多米远的距离喊道。
  朱一高高举起手臂,表示听清楚了。
  流弊的天书表示,村民们修建的建筑物“农田”是比它还流弊的存在。
  傍晚一颗种子种下去,十分钟发芽,俩小时开花。到了午夜,种子羞答答的长出来。第二天早上一看,霍,齐刷刷的尽是沉甸甸的谷穗。
  无视季节,无视天气,无视病虫害,无视自然生长规律。无论是一年不下雨,还是大雪纷飞的大冬季,都不耽误生产粮食。就算是朱简堂运气极差,天降一颗大陨石砸在脑袋上,农田照样能把它弹开。
  朱简堂看着说明书默然。
  真尼玛嚣张啊。
  这样公开挑衅大自然,真的好么?
  朱一朱二,手里拿着几样东西回来了。
  “大当家的,这是俺们在磨房桌子上发现的这些,您给瞅瞅,俺们种哪样。”
  朱一手中是一些种子。几种稻子或者麦子,一些个高粱,谷子,各种豆子。
  朱二手中只有两样:左手一个大土豆,右手一个大地瓜。
  朱简堂捏起种子中的一颗,借着落日的余晖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放下。
  不认识。
  他又捏起一颗。
  黄澄澄的,圆咕隆咚,针鼻辣么大。
  这是小米,又叫谷子,熬粥最好。
  古时候被称之为稷,就是社稷中的那个稷。华夏先民上古时期的主要粮食。产量么,只能说比打猎强一些。
  将小米扔到一边,拿起一个红彤彤的谷粒。端详一下,同样嫌弃的放到一边。
  这个是高粱。
  除了做高粱米水饭和酿酒,他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吃。
  产量么,比谷子多点。
  谷粒中凭借体积便能力压群雄的,是玉米,又叫苞米。一半白一半黄,磨成面,味道不算好,吃着拉嗓子。
  豆子不用看,黄颜色的是黄豆,浅绿色圆溜溜的是青豆,黑皮的是黑豆,深绿色小小的是绿豆,长得颇为非主流的是蚕豆,发红发暗的是红豆——又叫红小豆,被文人仕女们整天相思来相思去的那个豆。
  朱简堂探口气。
  天书说了,可以耕种的粮食作物还包括小麦,大麦,燕麦,黑麦,各种水稻,这些种子老朱分不出来。
  虽然说农田里种什么东西并不耽误每天出产的固定资源。但农田在生产食物的同时,它的副产品还是很重要的。
  因为食物资源的副产品是现在新夏殖民地唯一能够稳定获得的粮食。
  靠卡片船运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下一个食物箱子中开出来一盒大白兔奶糖怎么办?
  依着系统的尿性,不是不可能。
  毕竟帝国系统中的单位食物资源和现实中的吃食并不成正比关系。
  举个栗子。
  满额十个村民在农田中劳作,每天的收益是一千单位食物——只要将稻田地里的农作物收割完毕,这一千单位食物就稳稳当当进账。
  十亩土地,种小米,一天一亩地的收益大概是五千斤。要是种地瓜,一天能收获八万斤。五千斤小米和八万斤地瓜,搁在系统里头,都算是一千单位的资源。放在现实中,十六倍的差距。
  被逼无奈,朱简堂只好不耻下问,求教村民朱一朱二。如何正确的区分出麦子和稻子,再如何区分出籼稻,粳稻,糯稻。
  软而不粘,松而不散,香喷喷,白莹莹的东北大米,老朱实在是太怀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