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北美帝国时代 > 第二章 以夏为名

第二章 以夏为名


  将注意力集中到殖民地马车上。
  “双辕车。”
  “一辆可以盖殖民地中心的马车。”
  “没有任何攻击能力,移动速度缓慢,几乎没有防御能力。”
  “不可以被训练。”
  “只能从工业时代的卡片中获得第二辆。”
  ······
  朱简堂仔细的阅读了一下关于双辕车建造殖民地中心的说明。
  重点在于它的施工要求。
  “殖民地中心:”
  “用于训练村民的建筑物,不可以被村民及探险家建造。只能通过工业时代的第二辆双辕车来建造。”
  “殖民地中心具有一定的防御能力和攻击范围。可供一定数量的军事单位驻守,增强防御力。”
  “殖民地中心被摧毁不会影响殖民地除训练村民之外的其他活动。”
  “需要平整度偏差不大于10厘米的100米X100米空地。”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水中。”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坡度大于10度的坡地上。”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沼泽中。”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流沙中。”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大树上。”
  “殖民地中心不能建造在人造建筑物上。”
  朱简堂左瞅瞅右瞧瞧,发现自己现在的位置没办法展开双辕车。
  脚下是一个面向北方的山坡,坡度远远大过了十度。地面也算不得平整,有很多暴雨冲出来的沟沟坎坎。往左往右,不出二十米,稀稀拉拉的生长着高大的乔木——绝对的展开不了殖民地。
  朱简堂打算把马车拉到山下的平地去,于是打开天书看看地图。结果发现山坡下面的平原具体如何根本看不清。
  天书能直接显示出来的,只有探险家,建筑物和训练单位的视野,超出大家视线的东西,看不到。
  地图中最明亮最清晰的地方就是朱简堂脚下的一小块地,远一些就会变得模糊起来。到了视野的边缘,几乎只能大致的看清楚山脉的形状。视线被大山挡住的地方,是一片彻彻底底的黑暗。
  老朱歪着脑袋想了想,后世在寻找建家地点的时候,自己脚下的小山似乎是个平顶的。
  上去看看。
  朱简堂三步并作两步,很快爬上了山顶。
  果然是一片平地!
  山顶不算大,南北长约四百米,东西宽大概三百米,大致成筝样盾牌形。树,稀稀拉拉没几颗;草,长得也不算高;地,倒是挺平溜。绕着山顶走一圈,发现西南东三个山坡都比较陡峭。陡峭的山坡之下,是郁郁葱葱的树林,一直延伸到西边大山下的河边。从空中看过去,像一口倒扣在草原上的平底锅。从植被分布来看,恰是地方支持中央。
  拉着挽马的缰绳,废了牛劲将双辕车拉到了山坡顶端。
  “展开殖民地马车。”朱简堂下达了本时空第一个命令。
  “请为殖民地命名。”
  殖民地当然是要有名字的。
  这年头,新世界的殖民地流行以“新”+老欧洲名字或者“圣”+老欧洲名字作为自己的名字。无论大小,皆是如此。比方说,后世的墨西哥和中美洲,她独立前的名字便叫作“新西班牙”;南边一点的加勒比海地区,被称之为新格林纳达;美国东北部地区,又称之为新英格兰;新英格兰的新罕布尔州,意思是新的汉普郡(英国英格兰南部沿海的郡);纽约,原本的名字是新阿姆斯特丹,荷兰人建起来的,1664年,被可恶的英国人抢走,变成了新约克——也就是纽约。
  或者又是和上帝能扯上些关系——比方说一大票以“san”开头的城市:圣弗朗西斯科,圣迭戈,圣地亚哥(古巴),圣路易斯之类。
  按照这个说法,朱简堂应该以“新”+家“辽”作为殖民地的名字。
  辽省辽市辽县辽乡辽沟村人人嘛。
  但是以“辽”为名,似乎有点小气。
  正合计着,天书上突然冒出一排排墨色大字,占满整个界面。它们慢慢的浮现,又慢慢的消逝,像是在不停的告诫朱简堂。
  “子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正义曰:此章言中国礼义之盛,而夷狄无也。举夷狄,则戎蛮可知。诸夏,中国也。亡,无也。言夷狄虽有君长而无礼义,中国虽偶无君,若周、召共和之年,而礼义不废,故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也。’”
  ······
  “戎狄豺狼,不可厌也,诸夏亲昵,不可弃也。”
  ······
  “管仲相桓公,霸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赐。微管仲,吾其被发左衽矣。岂若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
  ······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
  “裔不谋夏,夷不乱华。”
  ······
  “吾闻用夏变夷者,未闻变于夷者也。”
  ······
  “夷狄之人贪而好利,被发左衽,人而兽心,其与中国殊章服,异习俗,饮食不同,言语不通,辟居北垂寒露之野,逐草随畜,射猎为生,隔以山谷,雍以沙幕,天地所以绝外内地。……来则惩而御之,去则备而守之。其慕义而贡献,则接之以礼让,羁縻不绝,使曲在彼,盖圣王制御蛮夷之常道也。”
  ······
  “夫戎狄者,四方之异气也。蹲夷踞肆,与鸟兽无刖。若杂居中国,则错乱天气,污辱善人,是以圣王之制,羁縻不绝而已,不以伤害中国也。今边境幸无事,宜当修仁行义,尚于无为,令家给人足,安业乐产。”
  ······
  “《春秋》之义,内诸夏而外夷狄。以其言语不通,贽币不同,法俗诡异,种类乖殊;或居绝域之外,山河之表,崎岖川谷阻险之地,与中国壤断土隔,不相侵涉,赋役不及,正朔不加,故曰‘天子有道,守在四夷’。禹平九土,而西戎即叙。”
  ······
  “其性气贪婪,凶悍不仁。”
  ······
  “躬上圣之资,合至神之化,戡祸乱制夷狄之武,修礼乐垂宪度之文,不可谓实之不孚也。”
  ······
  “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经》曰:‘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亡。’《诗》曰:‘戎狄是膺,荆舒是惩。’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
  ······
  “夷狄不可以中国之治治之也,譬如禽兽然。”
  ······
  “胡元入主中国,夷狄腥膻,污染华夏,学校废驰,人纪荡然。”
  ······
  “自古夷狄未有能制中国者,而元以胡人入主华夏,几百年腥膻之俗,天实厌之。”
  ······
  “夷狄之于华夏,所生异地。其地异,其气异矣。气异而习异。习异而所知所行蔑不异焉。”
  ······
  “人不自畛以绝物,则天维裂矣,华夏不自畛以绝夷,则地维裂矣。”
  ······
  洋洋洒洒好几百个字,实际上就说了一个意思——
  “朱简堂,你是华夏人,可不能忘本啊!”
  瞧,满满的期盼。
  朱简堂觉得,倘若自己不想被穿越时空的大能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似乎除了那两个字之外,别的没得选。
  以民族之名为殖民地正名,仗民族之气运拓土开疆,为我华夏后裔继往开来,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