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张进的上进之路 >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祝福

第一百三十八章 祝福


  县衙后院,待客厅堂里。
  张进从书房出来,径直返回这厅堂,此时这厅堂里依旧嘈杂一片,众人还在议论着他呢,这时张进一进来,就像按了开关一样,瞬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的人都是闭嘴了,目光带着探究地向他看了过来。
  张进不以为然,无视他们好奇探究的目光,面上带着笑意,就像不知道人家暗地里在议论他一样,只扫了一眼就笑道:“诸位,两位大人在书房里等着呢,大家都去书房吧,不要让两位大人久等了!”
  众人闻言,不由面面相觑,可能是张进表现的如此淡定从容让他们感到有些意外吧,毕竟可不是每个人都有如此强大的内心,能够无视别人的议论,面上不表现出来一点的,或羞恼或不快又或自顾傲然,总有一点情绪外露的,可张进却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什么都不知道一般,不得不说,就是张进这份从容自若、装聋作哑的本事比在场的人就要高出一筹了。
  当然,刘文才等人虽然也好奇张进被两位大人叫到书房里都说了些什么,但到底没谁敢问到张进面前来了,毕竟他们刚才私下里背后如此议论张进,就有些口舌之快了,背后议论人总是不好的,他们也就都有些不好意思再厚着脸皮向张进打听什么了。
  于是,众人相视一眼,就什么都没说,都是默默起身出了厅堂,跟着张进往书房来了。
  张进走在前面领路,那方志远和朱元旦急忙越过众人,来到张进身边,然后看了一眼身后的众人,偷偷地小声窃窃私语。
  朱元旦担心地问道:“师兄,两位大人怎么说?”
  方志远也是紧张地问道:“师兄,两位大人可应允了让我们参加今年的乡试?”
  张进转头左右看了看他们,就是失笑着点头应道:“嗯!两位大人应允了,所以我们这今日回去也该商量着做些准备了,毕竟乡试也不远了,只有四个月的时间!”
  二人闻言,都是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他们还真怕两位大人不应允不同意了,要是这样可就真麻烦了。
  随即,朱元旦又是好奇地问道:“哎,师兄,你都是怎么和两位大人说的?两位大人又都是问了什么?”
  不仅他好奇,方志远也是目光好奇地看了过来,想要知道其中的内幕。
  张进却摇头道:“这事情待会儿回家再说吧,现在可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说着,他瞥了一眼身后的刘文才等人,朱元旦、方志远当即醒悟,明白这是刘文才等人在场,张进不愿多说了。
  如此一来,两人自然也不会再多问了,这让后面已经竖起耳朵想要偷听个大概的众人暗暗觉得可惜,又难免各自胡乱猜测一番两位大人把张进叫出去说了些什么了,但也不过是胡乱猜测而已,事实到底如何他们是不知的了。
  不一时,张进就带着众人来到了这书房前,他上前敲了敲门道:“两位大人,我们过来了!”
  里面的赵知县和吴学谕听到这声音,赵知县就立即笑着应道:“那就都进来吧!”
  “是,大人!”
  张进应了一声,就双手推开了房门,和众人一起进了书房。
  此时,这书房里赵知县正站在桌案前挥笔书写着什么,那吴学谕则是在一边侧身看着,进来的张进等人见状,就都是围了过来,好奇探头看着,想要看看赵知县正写着什么呢。
  赵知县没有理会围过来的他们,依旧神情严肃地挥笔书写着,那笔墨落在白纸上,挥毫成就,一气呵成,四个端正规矩的大字就落在了白纸上。
  “前程似锦!”有人看见了这四个字,低声喃喃自语。
  张进等人也都是瞬间目光看向赵知县,心里却是恍然明白的,他们明白这四个字就是赵知县对他们这些将要参加乡试的人的祝福了,希望他们能够前程似锦,鲤跃龙门了。
  赵知县提着毛笔,环顾周围的众人,自我打趣道:“我这字中规中矩,你们不要取笑才是!”
  赵知县的字确实是中规中矩了,只能说端正规矩,没有什么气韵神意了,显然赵知县在这书法一方面并无太大兴趣,也无太大造诣了。
  不过,赵知县自我打趣可以,张进等人却自是不会当真了,可也不会如社会人一般违背良心地硬拍马屁,而是忍不住发出了一片善意的笑声,因为赵知县这句自我打趣了。
  赵知县听见他们这清朗善意的笑声,不由又是失笑道:“看来我这字确实不如何,以后我也要抽点时间多练练了!”
  这话一出,围着的众人又是笑了起来,可能觉得今日赵知县总是打趣自己,很有意思吧。
  等众人笑声渐低,赵知县笑着又道:“诸位,你们都是石门县的读书人,我也忝为石门县的父母官,能在这石门县与诸位相处了两年,这就是缘分,我们这两年也相处的很是愉快,并无什么矛盾冲突。”
  “而今,你们这些人或是今年就要下场参加乡试了,或是将来要参加乡试,都免不了下场的,以后可能要再像今天这样聚在一起,恐怕是有些难了,于是我兴之所至,写下了前程似锦这四个大字,就是祝你们将来都能够前程似锦了!这是我和吴大人最衷心的祝愿,我们一起共勉之!”
  赵知县这番话在张进看来,就像高考前班主任最后一堂课的鼓劲发言了,如今眼看着今年乡试将近,张进等人都在筹谋商量着何时启程去金陵城赶考了,此时赵知县有感而发,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赵知县这番祝愿,确实是发自内心的,张进他们都能感受到赵知县那份真诚的祝福了,或许这两年的相处,对于赵知县来说,也是一种特殊的经历了,虽然他是带着一定目的栽培张进他们的,但相处久了,他倾尽了心力,对眼前这些年轻秀才们也确实是特别看重的,是有些师生情分在的。
  张进等人闻言,自都是大为动容,一个个都是躬身作揖,各自施礼道谢。
  “多谢两位大人栽培!”
  “不敢辜负两位大人厚爱和期许,学生定全力以赴!”
  “也祝两位大人前程似锦,步步高升!”
  “……”
  十几个人说着不同的话,或祝愿或感谢或保证,这声音就显的有些嘈杂不堪,而那赵知县环顾看了一眼躬身施礼的众人,和吴学谕对视一眼,两人就是抚须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如此,石门县县衙这比较特殊的进修课,到今天算是完满结束了,至于这进修课办的效果如何,能否如赵知县和吴学谕的期待一般,栽培出几个人才来,那只能是拭目以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