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本来不想修仙的 > 第六十五章 金书宝册

第六十五章 金书宝册


  花婆婆眼中露出惊喜,但还是问到:“你为何答应的如此干脆?若是为了你家人的缘故,我可以答应你,无论你是否拜我为师,我都会帮你搭救他们,慕容云清那边我也会替你说情。”
  骆山摇头道:“我原本只是这山里的一个穷小子,如果不出意外,也就是平平淡淡活上几十年而已。但既然有人用一生心血帮我打开了造化之门,我就不能白白辜负了这场造化。无论是瞒天诀还是婆婆自创的功法,看上去都是为这造化空间量身定做的,我若不尝试一下,又如何会甘心?”
  “好,既然你能有此觉悟,我便任性一回,收你做我的唯一弟子。你记好了,我的本名叫做花曼语,今年已经两百六十三岁。”花婆婆欣慰地说到。
  骆山没想到这个老态龙钟的婆婆,竟然有着如此诗情画意的名字,但现在显然不是感叹这个的时候,他当即朝老人跪下道:“弟子骆山拜见师父!”说完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与此同时,远在几万里之外的玄清宗后山上,李纯罡与他师父龙渊正坐在树下喝茶,一边猜测着花婆婆可能去往的方向。
  正当他将一口茶水送进口里,忽然又猛地喷了出来,嘴里大叫道:“不好!”
  龙渊见他如此失态,已然料到出了什么事情,连忙道:“快把金书宝册拿出来看看!”
  李纯罡一抹手上的扳指,石桌上立刻多出一卷金灿灿的卷轴来,两人打开来一看,只见在花曼语的名字下延伸出一条细线,下面多了两个字——骆山。
  “咦?”这一下两人都有些傻眼了,他们原以为这个名字应该是慕容浩无疑,没想到竟是一个从未听说过的名字。
  “这骆山是何人?你知道吗?”龙渊好奇问到。
  李纯罡茫然摇头:“弟子从未听说过此人,这也太过蹊跷了,不过好在不是慕容浩。”
  “你花师叔的功法特殊,绝不会胡乱收徒的,这骆山能被他看中,资质估计不在慕容浩之下,还是先把公孙师弟叫来问问吧。”李纯罡说完,抬手扔出一柄金色的小剑,然后捏了个法诀朝它一指,就见其化作流星破空而去。
  不多时,公孙伯到来,两人立刻问起骆山其人,他也是一头雾水,说外门绝没有此人。
  龙渊师徒只好放他回去,又嘱咐他在外门弟子间打听一下,看看是否有人听说过这个名字。
  公孙伯走后,李纯罡又道:“花师叔带走慕容浩绝不是无的放矢,莫非他与那骆山相识,此次出去只是帮忙带路引见?”
  龙渊点点头道:“不是没有可能,你再去问问云清那丫头好了。”
  李纯罡嫌慕容云清赶路太慢,此时也顾不得摆掌门架子了,直接起身去了太易宫。
  慕容云清见李纯罡亲自到来,以为已经找到了花婆婆两人,没想到对方却是来打听一个叫骆山的人。
  这个名字她也是头一次听说,当听说此人有可能是慕容浩在世俗界认识的,她连忙用通灵玉牌联系到慕容云飞,问他有没有听说过骆山这个人。
  结果慕容云飞也是一问三不知,慕容云清顿时火了,道:“你自己的儿子,平时交了哪些朋友你都不知道,到底怎么当的爹?”
  慕容云飞见姐姐突然主动与自己联系,本是满心欢喜,没想到却劈头盖脸被骂了一顿,顿时有些找不着北,问到:“姐姐,到底出了什么事?怎么突然要找浩儿的朋友,要不要我现在就派人出去打听?”
  “浩儿被宗门里的一位老祖带出去历练了,有可能会去世俗界,你多派些人手打听一下,看浩儿有没有出现过,还有那个骆山,也要打听清楚,真不行就用你武林盟主的名头,满天下给我找去!”慕容云清见慕容云飞明显瘦了一圈,眼窝都陷下去了,心里又有些不忍,口气也和缓了许多。
  ………………
  骆山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这边刚刚拜完师,不但玄清宗里已经知道了,就连慕容山庄都知道了。
  花婆婆欣然受了他三拜之后,将他扶了起来,从怀中掏出一枚玉佩递了过去,道:“为师在这世上已无亲人,生平收藏了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在这里面了,就全给了你吧!”
  骆山双手接过玉佩,仔细打量了半天,却不知道她说的乱七八糟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花婆婆见了呵呵一笑,道:“这玉佩乃是空冥玉雕琢而成的,里面天然带有一个须弥空间,可以用来存放物品,你将元气和意念同时输入其中,便可存取自如了。”
  骆山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连忙试了一下,发现这玉佩中的空间竟然有一间屋子那么大,里面的东西更是五花八门,有书籍,有兵器,有药材,有矿石,数量最多的却是一箱箱颜色各异的圆形珠子。
  骆山每种颜色各取了一颗,颜色分别是金青蓝红褐,似乎正好对应了金木水火土。他听李纯罡说过,自己在药神谷筑基时,苏木曾用一千颗木灵珠助他吸收,莫非就是这种东西?
  花婆婆见他投来询问的目光,便笑着说到:“这是五行灵珠,是修士们将自己的法力灌注到蓄灵玉中制成的,每一颗都要耗费好几日的时间才能完成,其中的元气因为是炼化过的,所以吸收起来很容易。”
  骆山不解道:“这修炼本就辛苦,为何有人愿意用自己的法力为他人做嫁衣?”
  花婆婆道:“对于很多人来说,这修道之路并不是无止境的,就像住在玄清宗周边的那几万修士,终生也只能停留在筑基期,所以对他们来说,用日常修炼的法力换取一些其他所需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这灵珠慢慢就成为了修道者之间的货币。”
  骆山这才醒悟,感叹道:“我原以为修道者都是逍遥自在无欲无求的,没想到也如凡人一般要靠劳作生存。若是手上有足够的灵珠,修炼起来岂不是一路高歌猛进?”
  花婆婆却摇头道:“修士每一次的打坐炼气,都会加深对天地元气的感应和操控,越到后面就越显得重要。若是一直用此物修炼,虽然速度快一些,却很可能葬送了自己的前程,所以实际上很少有人会用此物修炼。”
  骆山回想了一下自己过往修炼时的情形,发现的确如此,同时也隐约明白了此物的真正用处,道:“看来此物只能用来应急。”
  花婆婆笑道:“除了应急,还有很多特定场合也能用上,比如布阵,炼药炼器之类的,不过你暂时不用管他,先收着吧,将来自然会有用上的时候。”
  骆山将灵珠收好,又拿出其他东西一一询问用途,最后发现自己目前好像什么都用不上,花婆婆也终于被问得不耐烦了,道:“你问的这些东西,书上都有记载,你以后有空自己慢慢看吧,我们该走了。”
  “咱们去哪儿?”骆山好奇问到。
  “一个好玩的地方。”花婆婆神秘莫测地说了一句,携着骆山再次御剑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