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我本来不想修仙的 > 第六十四章 致命缺陷

第六十四章 致命缺陷


  骆山闻言猛然一惊,失声道:“婆婆怎么知道?”
  “呵呵,因为我也同样有一扇门。”花婆婆微笑道:“其实当初我用白玉盘测试资质的时候,气象也如你一样,一道光柱直上云霄,只不过除了我师父,没有其他人知道罢了。
  那天你在后山测试的时候,我其实全看在眼里,当时就动了收徒的念头,但又想观察一下你的心性,所以才会在你身上留下一道神念,没想到误打误撞发现了你的真实身份。”
  骆山没想到竟然得到如此惊人的答案,他一直以来都不知道这门内的世界到底有什么用处,此时听闻花婆婆也有,正好可以解开心中疑惑,于是再不隐瞒,道:“的确如婆婆所说,我灵台之中确实有一扇门,就是在此处发现的……”
  骆山将造化之门的事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花婆婆听完,感叹道:“没想到你竟然有如此离奇经历,看来你前世定然也是大有来头的。我与你不同,我从小在睡梦中就经常能看到这道门,当时只是有些好奇,直到用白玉盘测试资质时,我才发现那门真的存在,而且能够打开。”
  “那婆婆能否告知,这造化之门到底有何玄妙?”骆山连忙问到。
  花婆婆道:“根据我们两个的情形来看,解开灵台封印之后,资质会变的十分逆天,记性和悟性也都会大幅提升,而打开造化之门后,可以将记忆中的情形显现出来,可以在其中与人切磋,或者演练术法,最重要的是可以锻炼神魂。”
  “可记忆中的人只会按照固定的招式进行打斗,跟他们切磋实在用处不大啊!”骆山郁闷道。
  花婆婆点点头:“一开始是这样的,但这空间也是会变化的,只要你点亮其中的五行符文之后,情形就会改变,到时候记忆中的人也会产生灵性,会自由变换招式与你打斗,只是用的招式必须是你亲眼见过的。”
  “五行符文?是不是白玉台上那一圈圈的花纹?”骆山连忙问到。
  “不错,就是那些。”花婆婆道:“我听说你已经筑基成功过一次了,那想必已经点亮其中一圈了吧?”
  骆山道:“是的,那按照婆婆所说,要点亮这些符文需要筑基五次才行?难道您当年曾反复散功重修?”
  花婆婆摇摇头道:“我并没有散功重修过,因为一开始我并不知道这其中的奥妙,筑基五次全是因为一部功法的缘故,此功法名为《瞒天诀》,乃是与那白玉盘同时被宗门前辈发现的,但一直无人能修炼,你可知道为什么吗?”
  “莫非是因为造化空间的缘故?”骆山立刻就想到了其中的关键。
  花婆婆点头道:“不错,原本修士筑基之后,就无法再吸收其他属性的元气,但这瞒天诀却可以将道种藏到造化空间内,连天地法则都可以蒙蔽,所以才能反复筑基,等到五行道种全都凝结成功,再将其植入丹田之内,到时候五行道法都可任意使用,而且法力至少比同阶修士高出五倍。”
  骆山听完瞠目结舌道:“难怪婆婆号称同阶无敌,原来是这个缘故,这瞒天诀还真是够逆天的!”
  花婆婆叹息了一声,道:“只可惜这功法的缺陷也极为致命。”
  骆山想起柳含香说过的话,问到:“莫非这功法只能修炼到结丹期?”
  花婆婆摇头道:“这瞒天诀乃是一种特殊法门,跟修炼功法其实关系不大。但是你可知道,到了结丹后期,这金丹内会产生心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心动期。
  在那个时期,寻常修士会感觉到体内有两股心跳,脑子里会产生两种念头,于是渐渐就会生出心魔。想要化丹为婴,就必须将两股心跳协调一致,两股念头合而为一,然后将心魔全部化解。
  这本就是千难万难之事,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天纵之才被卡在这一关,而我体内却有五颗金丹,加上自己原本那颗心,就有六股心跳,六种念头,心魔更是时刻侵扰不停,你能想象那是什么情形吗?”
  骆山听的头皮发麻,道:“那还不把人逼疯了?”
  花婆婆顿时笑了起来:“呵呵,说对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把自己关在后山的原因,五位师兄也是怕我随时会发疯,才时刻陪在身边的。”
  “难道就不能把金丹也藏到造化空间里,然后一个个凝结元婴?”骆山好奇道。
  花婆婆摇了摇头,叹息道:“人可以欺骗天地法则,但骗不了自己。若是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我又岂会闭关五十年而不得突破?”
  “既然缺陷如此明显,当初您师父怎么会同意让你修炼这本功法?以您的资质,若只挑一种来修炼,到元婴期应该不成问题的吧?”骆山好奇道。
  “那本功法是我在藏经阁无意中发现的,师父知道后的确是不同意我修炼,但我脑海中却一直念念不忘,最后还一意孤行,瞒着师父躲到外面偷偷修炼,直到五行圆满后才回去,师父见到我之后只是长叹了一声,可能那时他便看到我如今的结局了吧!”花婆婆说到这里,神色间满是感慨。
  “他就没有逼您散功重修?”骆山道。
  花婆婆摇摇头,道:“若是一颗道种,还能散了重来,可五颗道种一旦凝结成功,就会在体内形成相生相克的平衡局面,一旦打破这种平衡,后果不堪设想,想要五颗道种同时消散,那更是天方夜谭。”
  “婆婆,我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骆山小心翼翼说到。
  “呵呵,你是想问,为何这功法缺陷如此之大,我还是想要传承给你吧?”花婆婆笑着问到。
  骆山点了点头,花婆婆又道:“若还是跟我走同样的路,那自然是没有必要了。但这百多年来,我一直在琢磨这套功法,最后终于有了一个设想,那就是在五颗道种凝结之后,想办法让它们融合成一颗混元道种。这样一来,自然不会有我如今的麻烦。
  只是这功法我虽然已经创出,但毕竟从未有人真正修炼过,具体是否可行,我也只有五成把握。所以此事我想听听你自己的意思,若你不愿意冒险,我也不会强求。”
  花婆婆说完,将眼神牢牢盯在骆山脸上,其中饱含期待,毕竟骆山不肯答应的话,她这一生的心血都将白费了。
  没想到骆山听完没有片刻犹豫,立刻笑着说到:“我愿意修炼婆婆的功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