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权宋天下 > 第七百四十三章 未婚先孕

第七百四十三章 未婚先孕


  “从现有已掌握的证据来分析,贵由死因存疑……”
  室内众人的注意力,立时被吸引过来。
  “通过骨灰融解试毒的方法……”
  “等等,谁解释下,什么叫做骨灰融解试毒?”赵权问道。
  高正源回答道:“取少许骨灰,放入一个干净碗中,加入纯净之水搅拌直至骨灰全融于水。而后用银针探测,看是否变色。
  如果银针变黑,则可以肯定是中毒。
  不过,银针不变黑的情况,也不一定就说明没中过毒。”
  赵权点了点头。
  承义接着读道:“通过这个方法的测试,可以确定贵由是中毒而死。”
  侍其轴面色微微一变,问道:“能确定是贵由的骨灰?这中间,会不会有所差错?”
  对于侍其轴来说,虽然贵由汗的死亡,他也不是很放在心上。但是将一个汗王直接毒死,然后焚尸灭迹的行为,还真的让他一时无法接受。
  “我相信和林缉侦局,既然他们有把握说是贵由的骨灰,那应该就不会错了。”
  赵权心内倒是没有太多波澜,对于这些蒙古人,无论他们干出什么大逆不道的事,他都觉着正常得很。
  “经过与其他喂毒动物骨灰的比对,可以大致判断,此毒为草乌头。”
  “草乌头可入药,但是如果服用过多,会导致四肢冰凉、口中流涎、肌肉强直、呼吸痉挛。”高正源淡淡地说道:“据说当年拖雷死时的症状就是这般模样。”
  “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侍其轴吸了口凉气。
  高正源却摇了摇头,说道:“草乌头是草原常见的一种植物,即使是拖雷症状如此,但也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不过,这种毒药得引起军中一些注意。
  解毒方法不难,大量服用绿豆熬制的粥水,可缓解。”
  “贵由汗之死,还有什么其他相关的情报?”赵权问道。
  “是有几条与之相关的情报。”高正源略一思索,而后说道:
  “一是在贵由汗离开和林之前,唆鲁和帖尼曾秘遣一勇士西去,据说是前往位于伏尔加河的拔都王帐;
  二是贵由汗刚离开和林,和林便盛传贵由此去,并非只是去往自己的封地叶密立,而是准备讨伐拔都;
  三是贵由西行至横相乙儿时,遇到拔都部下思梯坎。思梯坎为贵由献酒,后与贵由汗发生冲突,被贵由汗处死。
  而两天之后,贵由汗死于横相乙儿。”
  室内几个,相继隐入沉思。
  这几件看似毫无关联的事情,如果分开来看,也许没有人会放在心上。
  但是经过高正源在脑中消化处理之后,串联起来,便形成了一个清晰的脉络。
  虽然依然没有直接的证据,能说明贵由汗死于蒙哥母子之手,但是起码说这对母子,已经是贵由暴毙的最大嫌疑者。
  侍其轴脸现悲凉之色。
  一国之君、一国之汗,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人毒杀而死。但是,却无人为他寻查真相,为他报此血仇。尸骸未寒,其妻、其子、其叔伯、其兄弟,却已经开始为了这腾空的汗位,开始争个头破血流。
  但是悲凉没多久,侍其轴便哂然而笑:自己为那些蒙古人,操哪门子的闲心?
  的确,在座之人,无论是赵权还是辛邦杰与梁申,脸上都只是现出惊讶之色,而未见任何的愤怒。
  侍其轴不得不承认,自己这情绪来得有点奇怪。他清咳一声,问道:“还有什么其他的消息?”
  “嗯,这一份来自多泉子,只有几个字:怀上了!”
  “怀上了?什么怀上了?郭筠吗?她不是来南京府的路上了,怎么消息从多泉子过来?”赵权有些惊讶地问道。
  其他几个,相视一眼,脸上都露出兴奋之意。
  “你们,怎么了?”赵权感到更加的奇怪,“陈耀老婆怀孕,不是已经知道了吗?有什么好激动的?”
  高正源面色始终平静,梁申抬眼看着屋顶,侍其轴面露奸笑,只有辛邦杰脸现尴尬之色。
  这事,主谋者是他的妻子,别人都可以甩锅,只有他逃不了干系。
  “这个,确认了吗?会不会出差错?”辛邦杰犹豫了下问道。
  “应该不会有差错,当然,我估计再两天就会有人将更确切的消息送来。
  南京府这边,还是需要再派一支人马过去。包括必要的护理人员、有经验的女人、以及提供更强一些的护卫能力。”高正源嘴角微翘,表达了他的些许笑意。
  “这些,当然是必须的!”几个人纷纷应和,脸上笑意更甚。
  “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赵权隐隐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却不知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辛邦杰瞧着这几个人,只好无奈地咬了咬牙,说道:“应该是赤玫蝶……”
  “赤玫蝶?她怎么了?”
  赵权脑子里,突然现出那个姑娘离去时羞涩而幸福的笑容。
  自她离去,有几个月了?
  “好了!真是的,这事情有什么不好说的!”侍其轴不耐烦地说道:“你的赤玫蝶,怀孕了!”
  “怀孕了?为什么?”赵权脑子依然转不过弯来,下意识地问道。
  随后猛地跳起,惊问道:“你们说什么?”
  “据现在得到的消息,可以初步确认,赤玫蝶姑娘怀孕了!”高正源淡然说道。
  赵权脑子一片浆糊,已经完全蒙了。
  那天晚上,模糊的快乐重新在脑子里翻滚而现。
  其实一直到现在,赵权都有些分不清,那一个晚上的旖旎,到底是真还是梦?
  他只能从别人的眼神那里,来求证其真实性。
  但是这几个月的忙乱,却让他慢慢地让他把这种复杂的情感几乎忘却。
  如今突如其来的一个消息,却让他彻底陷入了无限的迷茫之中。
  “我这是让她未婚先孕了?
  那我该怎么做?
  我得先娶了她?要抓紧了,要不然……
  不,还是我过去,我得去一趟!
  她现在不宜再长途奔波了吧?
  可是……
  要不然……”
  众人都有些无语地看着茫然失语的赵权。
  赵权虽然遇事不算果断,但还真的从来没有在众人面前如此慌乱过。眼前的赵权,倒是让他们感觉到了一种新鲜。
  以及一种不能明说的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