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斗阵求道 > 0057:国都居之不易

0057:国都居之不易


  0057:国都居之不易
  两块玉石被成功的被制成阵器,在第二件阵器雕成之时,吴落的那柄残缺的刻刀完成了它的使命,完全报废了。
  就差一点点,第二块玉石就在刻刀崩口时也报废了,好在吴落心态稳,最终以手指抵着细小的刀锋完成了雕刻。
  雕刻好玉石,吴落发现徐佳如已经醒来,正卧在床上看书,那本书是武志清送给她的,也不知道她藏在什么地方。
  吴落猜测徐佳如有传说中的储物袋,不过,徐佳如不说,他也不问。
  叫徐佳如测试了阵器,确定都可以成阵,吴落给了徐佳如一件,他带着另一件出门。
  徐佳如本想跟着吴落出门,不过,吴落强烈要求下,她被留在客栈里继续修炼。
  一出客栈大门,吴落就看到学院保安坐在斜对面的一家菜馆里,品茶听书看着客栈这边。
  看到吴落出门,学院保安立即扔下手中的零食,起身就急匆匆地追了出门。
  吴落没有带着那保安闲逛或乱窜,他目的明确的直接来到一家阵器铺,与接待的小二说明来意,对方将他引荐给掌柜。
  “哦,是件不错的迷阵阵器,嗯,非常少见的纵七横八布局,如果配合特殊材质,威力可达到三级,甚至是四级阵的威力……是件不错的收藏器,小伙子,三十颗灵石,怎么样?”
  掌柜的只看了几眼就看出这个阵器的品级和用途,眼光之老辣,令吴落暗赞不已。
  “好的,就三十颗灵石。”听到掌柜报价,吴落心头狂喜,似乎看到无数灵石朝他飞来。
  不过,他很好的掩饰住心中的兴奋和欣喜,努力做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不过,他的动作神情都有些僵直,令人一眼就可看穿他在强撑。
  “给他灵石。”掌柜吩咐小二数灵石给他,同时捧着阵器对吴落说道:“这个阵器很有创意,如果你知道操纵口诀,其价值可值三百颗灵石,可惜了。”
  “确实可惜。”听到三百颗灵石,吴落也露出可惜的神情。
  三百颗灵石,这要是兑换银子,那可是三万两,这么大笔钱,吴落想都没有想过。
  不过,吴落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这个阵器制作方法还是他偷学来的,他能够记下阵图,已经很难得了,而且,因此阵器,他屡获灵石,解决了好多困难。
  小心翼翼地将灵石贴身放好,吴落兴高采烈地回到客栈,献宝一样的拿出来给徐佳如看。
  看到一小堆灵石放在面前,徐佳如双眼也笑眯成了月牙状,她道:“吴落哥哥,你找到了一个发家致富的门路。”
  “还好啦。”吴落含蓄地笑道。
  “吴落哥哥,有了这么多灵石,咱们是不是准备到附近找个房子长期出租?”徐佳如双手捧着灵石玩着,一边认真地问道。
  “暂时不用。”吴落想了想说道。
  客栈里灵气虽浓,可不是久居之地,一天一颗灵石花起来挺心疼的,租一间房子住,至少会节省一半的灵石。
  可是,因为大道学院那个保安一直跟踪他们,让吴落心头警钟大响,如果真搬出去住了,安全没保障。
  而住客栈,至少可保证他们不受外人骚扰。
  再说,徐佳如之前就说过,武志清送了徐佳石之后就会赶来秦都,以他们的脚程要不了多久就会来,这几天的消费,他们必须出。
  因为吴落固执地要求,他们在客栈住了下来,这一住就是十天,除了住宿费十颗灵石,他们吃饭喝水样样花钱,也花费了两颗灵石。
  得到三十颗灵石的第二天,吴落和徐佳如去将葫芦丝赎买回来,只是多花了五块灵石。
  暗想国都的人真是黑,吴落却也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有一技在手,他也难道阔气了一回。
  一连十天,吴落次次出门都看到学院保安坐在斜对面的茶馆,或者是附近的小吃摊上,只要他一出现,对方立即跟上。
  多日没有察觉到危险,吴落随之也想通了,此人极有可能是受碫长老的命令来监视他,或者说是打探武志清的下落。
  所以,吴落越来越无视此人的跟随,反正在国都里,对方不能拿他怎么样。
  在入住客栈的第四天,吴落将第二件阵器拿去卖,但是结果却并不好,同样是那位掌柜,只愿意出十颗灵石。
  一次是三十颗灵石,一次只有十颗灵石,吴落很是不解,随后,掌柜解释,因为这个阵器的阵图比较少见,他买下只当是收藏品。
  同理,第二块掌柜也是拿去收藏,只不过,物以稀为贵,要不是第二块阵器的质量要好上一些,他十块灵石也不愿意出。
  毕竟,这种阵器虽然少见,但是没有使用口诀,等于是件废品。
  这位掌柜诚实的气质让吴落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不过,他并不是容易妥协的人,遇到困难,他不试过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吴落心想,以后再雕刻阵器,找别的商铺出售就是了,真要是收藏,国都几十家商铺都卖上一件,也是笔巨款。
  不过,要雕刻阵器,必须有刻刀。
  吴落的刻刀已经完全报废,他想买一把刻刀,可是,最便宜的刻刀都要三十多块灵石,远远超出了他的预算,而他手头上也没那么多灵石。
  眼看手上的灵石越来越少,这天早上,吴落憋了多日的想法终于忍不住跟徐佳如道来。
  “佳如,我想在附近找份工作。”吃晚饭的时候,吴落说道。
  “是我们的灵石不够了吗?”徐佳如低头沉思了一会,柔柔地问道。
  “也不是,我们还有二十三块灵石。”吴落笑了笑,道:“只不过,武大人不知什么时候来,我们也不能坐吃山空,再说,来到国都了,你去上学,我总要找份工作。”
  徐佳如轻轻地咀嚼,好一会才道:“吴落哥哥,辛苦你了。”
  徐佳如不用想也知道,吴落想多赚点钱,让她不必为钱财烦恼,只管安心修炼,早日有所成就。
  “吴落哥哥,你想找份什么样的工作?”
  “尽量找份雕刻阵基阵器的活吧?要是找不到,那就先找份力气活,就算赚不到什么钱,混个温饱还是行的,而且,这样也有利于我建立人脉。”
  吴落说起找工作,一副眉飞色舞的样子,自信满满,好像是手到擒来的事。
  “嗯。”徐佳如轻轻地应了声,对于找工作这种事,她一点经验也没有,不过,她知道吴落厮混市井街坊中,什么活都做过,可谓是多才多艺。
  “吃了早餐我就去,你在客栈好好修炼。”吴落边吃边嘱咐道。
  “好的,吴落哥哥。”徐佳如轻轻点头应道。
  说到修炼,吴落心里不由苦笑,一肚子的疑惑不知如何是好。
  这些天以来,吴落意识中的那个光圈又大了一些,原本只有三四根头发丝粗的光圈,现在至少有六根头发丝粗,而圈内的两种色泽越发分明。
  这个不知道是不是灵根的光圈越来越大,然而却不动如山,也不知道最终能不能筑基。
  吴落身上还有一个诡异莫名的灵根,移动迅捷,灵活如龙,他之后又见过一次,然而却只有半秒钟不到的感觉,一闪就消失了。
  对于这道异于常人的游龙光源,吴落也是死了心了,因为连这道光源的行踪都无法掌握,更别说以意沟通,将之引入丹田了。
  吃过早餐,吴落别过徐佳如,开始了在国都碰壁式的找工作。
  吴落想得很美妙,可是,真找起工作来,却艰难无比。
  那些阵器作坊,一听说他是来找工作的,无一会问他是什么境界,会制作什么样的阵器等等。
  吴落现在没有筑基,唯一会雕刻的阵器他还不知道名字,别人问的他完全答不上来。
  别人一看他脸色,就当他是来寻开心的,立马毫不客气的将他请出去。
  吴落答不上问题,但是他好几次提出自己会雕刻阵器,只是不知阵器名称而已,而那些阵器铺理都没有理他。
  一天两天,吴落走了大半个国都,找了二十多家阵器铺,除了一家听说他会雕刻阵器,让他试一试,可是,当别人递给他一块玉石,让他雕刻时,他没有刻刀。
  刻刀是一个阵器师必备工具,如同剑修的剑一样,对方见吴落拿不出刻刀来,立即变脸,将他赶了出去。
  吴落没有气馁的再三要求对方给他一个雕刻阵器的机会,可是,对方已经觉得他在骗人,甚至动手连推带打的将他赶出门。
  “真是……我没刻刀难道就不能借一件给我?我是来找工作的,跟我有没有刻刀有什么关系嘛……”
  被赶出来的吴落有些垂头丧气。
  不过,他心里隐隐还有些期望,心想自己是不是先想办法弄件刻刀,先雕刻一些无名阵器出售,之后再找工作?
  可是,最便宜的刻刀也要三十多颗灵石,为了长久打算,吴落就算要买刻刀,至少要买六十颗灵石的刻刀。
  现在,他想来想去也没办法弄到六十颗灵石。。
  “哎呀,我真笨,我怎么忘了梅昭南?找他借点灵石不就得了?”
  吴落猛地一拍手,将身边的两个吓了一大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