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剑玄缚魂录 > 第四十五章 狡兔

第四十五章 狡兔


  林一席最终还是被说服了,悻悻离开戒律堂,临走前还不忘给邢飞一个大大的白眼。
  邢飞虽气的脸红脖子粗,却也无力反抗,但在心中却咒骂到了林一席祖宗那一辈。
  不出林一席所料,第二天不过晌午,他便被人“抓”去了戒律堂。
  戒律堂内庄严肃穆,六位掌座掌座中,除了君合以外,蓝木成也前来凑热闹,在场的还有邢飞和风还情等人。
  显然,林一席是被叫来兴师问罪的。
  他离开天鸾峰的时候凤休还没有睡醒,所以说这一次他只能靠自己,没人能护得住他。
  只不他早已想好对策。
  “就四他打的偶!”
  邢飞愤怒地大叫着,他的脸肿成了猪头,两只眼睛一块青一块紫,十分匀称,他红肿的香肠嘴不停地在喷口水,配上说出的那些含糊不清的话,滑稽可笑。
  林一席想要强忍住笑意,却又忍不住偷瞄了他几眼,差点笑喷出来。
  君合察觉到了林一席的笑意,勃然大怒道:“林一席!你可知错!”
  “我?我知什么错?”
  站在一侧的风还情冷笑道:“昨日你夜闯戒律堂,殴打守门弟子,企图放出被关禁闭的阮见应,单是这三条,就够罚你一个月的禁闭。”
  林一席眨了眨眼,无辜地摇了摇头,冲着君合大喊道:“我冤枉啊师叔!我昨天晚上一直在雪院呆着,哪儿都没去啊,我师父能给我作证!”
  君合厉声道:“你师父?她只会包庇你!”
  林一席态度诚恳道:“可是师叔,你想想啊,邢飞可是筑基期,我一个连练气期都不到的怎么可能打得过他呀?”
  “你阴偶!你在偶森丧贴符钻!”邢飞气急败坏地从袖中取出一沓子符篆,冲着林一席挥了挥,叫道:“赠据!你还有森么话想缩!”
  林一席一脸不屑道:“这是啥玩意儿?”
  “符钻!”
  “啥是符钻?”
  “就是,符钻!钻!钻文的钻!大钻小钻的钻!”
  围观的众人大多忍不住笑出了声,就连蓝木成故作正经的脸也挂不住了,连忙打断道:“他说的是符篆,我已经看过了,这里面有封口符和束身符。”
  林一席蹙了蹙眉,一脸无辜地喊道:“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师叔你难道不知道我们阵修都对符篆不感兴趣的吗?我以后可是要成为天下第一阵修的人,符篆是符修才玩弄的,况且我也没有上过画符篆的课程,更没有驱动符篆的灵气,我真的冤枉啊!”
  邢飞红了眼睛指着林一席,继续扯着嗓子大喊:“他狡辩!那个符就四他贴在偶森丧的!他还要放走阮见应!”
  君合偏头问一侧的弟子:“阮见应呢?”
  弟子回道:“刚刚查看过,他还在禁闭室内,结界也还在。”
  “带上来。”
  弟子领命,恭敬地离开前去禁闭室带人。
  历言怒视不以为然的林一席,又对风还情说道:“你去把二掌座请过来,再把路清歌也带过来。”
  风还情不怀好意地瞥了一眼林一席,满脸笑意答道:“是。”
  不一会儿的功夫,阮见应就被带到了君合的面前,只见他昂首阔步,款款向君合走来,步伐从容淡定,清冷淡漠的神态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有的,白衣一尘不染,颇有几分仙意。
  阮见应行了一礼,微微颔首道:“师叔。”
  从进门到现在,他似是完全没有注意到林一席的存在,目不斜视地望着君合。
  君合被他盯得有些不悦,又想到此人是历言最得意的门生,也没打算说什么重话,只是微微点头,问道:“昨夜睡得如何?”
  “很好。”
  君合又问:“几时睡下的?”
  阮见应依旧面不改色:“戌时便睡了。”
  “不可能!”
  邢飞突然插了一句嘴,惹得君合生厌,见状他连忙又道:“戌时,那时候天才刚刚暗下去,阮见应怎么可能那么早睡?”
  “怎么不可能?”
  阮见应的声音清冷而又不易接近,配上他那本就不讨喜的凉薄面相,更让邢飞心里有些发憷,一时哑然。
  君合有些不悦地瞪了邢飞一眼,再看向阮见应的时候,目光里多了几分和善,道:“时间到了,师侄你可以回修则院了。”
  “是。”
  阮见应行了一礼,径直离开,自始至终他都没有看过林一席一眼。
  原本有些心虚的林一席也终于放下心来,心中不由对阮见应生了敬意。
  阮见应前脚刚走,路清歌后脚就进来了,看着一脸无奈的林一席,微微有些惊讶。
  历言也不兜圈子,开门见山地问道:“清歌,你平日里与林一席关系走得近,可知道他最近有在修习符篆?”
  路清歌不愧为真影帝,一脸嫌弃地瞥了一眼林一席,讥讽道:“就他还修习符篆?他有那能耐吗?再说,他一个天天嚷叫着要成为第一阵修的人,怎么可能去学画符篆,鄙视符修还来不及呢……”
  路清歌絮絮叨叨说起来没完,可越说到后面,在场的部分弟子脸色越暗沉,纷纷将恨怨交织的目光射向林一席,有一种想要用眼神将他生吞活剥了的架势。
  不得不说,在路清歌的添油加醋和天马行空的臆想下,林一席已经成为了一个眼高手低、狂傲不羁、宣崇阵法、鄙视符修的小人。
  君合听了半天也没听出来什么有用的东西,黑着脸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别再说了,回去吧。”
  路清歌耸了耸肩,也很快离开了。
  良久,凤休才踏着云丝步步生风而来,在她的身后,赫然是已经被打到面目全非,被缎带捆成了粽子的风还情!
  “叫老娘来干嘛?”
  凤休毫不客气地将风还情扔到一旁,自顾自地坐到了君合身边的位置上,看着站在大堂内的自家徒弟,凤眼微眯。
  看着风还情受了比邢飞还要严重的伤,蓝木成嘴角微微抽搐,道:“师姐,这是怎么回事?”
  凤休瞥了一眼趴在地上起不来的风还情,轻飘飘地回道:“这小子想轻薄我。”
  风还情欲哭无泪道:“我没有……”
  “没有?那你大早清的跑来我雪院做什么?肯定是觊觎本掌座的美貌。”
  君合有些同情地看了风还情一眼,无奈道:“师姐,是我让他将你叫过来的。”
  “啊!原来是你觊觎老娘的美貌!我要去找师兄告状去!”
  说罢,凤休捏了个诀便要踏云飞走,君合连忙拦住了她,满脸黑线地弱声道:“师姐,这还有那么多人在呢,自重。”
  凤休白了风还情一眼,啐道:“这小子打扰我睡觉,该揍。”
  “……”
  君合也懒得与她再争论什么,直接问道:“师姐可曾教过林一席画符篆?”
  凤休想也不想,脱口而出道:“我这宝贝徒徒,写字难看,画符更丑,还没灵力,符篆无用,我教他这个做什么?他不是想成为阵修吗,我自然是教他阵法。”
  听了这话,邢飞脸都白了,将求助的目光送向了君合,然而君合就好像没看见似的,赔笑道:“师姐说的在理。”
  凤休瞟了他一眼,问道:“还有其他事情吗?”
  “没有了。”
  “那我带我宝贝徒徒回去了。”
  凤休轻飘飘的留下了一句话,转瞬之间已经到了林一席的身侧。。
  “愣着干嘛,回家,师父父给你做炒花生吃。”
  “好,我们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