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凡尘奇事 > 诡异的旅途

诡异的旅途


  检查站给我们全部乘客提供了免费的方便面和饮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大家稍作休整之后继续出发了,车里少了蛤蟆镜反而感觉气氛踏实和谐多了,整个车厢都感觉轻快愉悦;可能刚才太紧张了,在乘客们的称赞声中我又困意浓浓的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换做是我在开班车了,司机和乘客们都在座位里安然悠闲地坐着,可是我感觉脚下的油门和刹车不听使唤或者说太听使唤的样子,总之我踩或者不踩,轻踩或者重踩车都是如愿地在往前行驶,我心里不免有点慌乱起来……
  “前面那是什么啊”?我突然看到前面一个一座山一样的东西在路上缓慢爬行,我想靠近看清楚是什么,可是我快它也快,我慢它也慢……
  “那就是只乌龟在给我们带路呢!我每次经过这里都是这样,你跟着走就是了……”之前开车的司机若无其事的突然出现在我旁边木然地对我说:“每次都是这样的在前面带路,到他家附近就会站起来找我们要他的头,不知道谁把他的头砍下来了……”
  “跟着走就是了”,乘客也是异口同声的直撸撸地说;好像大家都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我显得木讷些。
  车里出奇的安静,好像大家都睡着了,也没有乘客关心我把车往哪里开,就好像要去哪里是我个人的事情,与他们没有关系。
  那确实是一只乌龟,老态龙钟病恹恹的样子,不管快慢他都和我保持着安全的距离;本来就是短短的尾巴已经断了一节,只剩下若有若无的一点点在跟随它爬行的脚步左右蠕动;它的四只蹄子也是感觉残缺不全的样子,似动非动地在晃动,好像它前进不是靠它的蹄子在爬行,而是自然的身体就在前进,蹄子只是晃动给大家看的而不是走路的……我也没理那么多,按照大家的意思“跟着它走就是了”……
  它在前面费力地往右转了个大弯,路越来越陡了,我倒是不管怎样开车都是稳步跟随着它在前进的;感觉其实我只是坐在驾驶位子里,车根本不是我在操作的,该前进的时候我就是死死踩着刹车车依然在前进,不该前进的时候我把油门踩到底车也是纹丝不动……很像是自己坐在那里在看动漫剧的情形。
  爬了很长时间的坡,我们在一个很开阔的山顶平地里停了下来,它在前面突然像一座山似的站了起来说:“把我的头给我还回来……我的头去哪里了……快去把头给我找回来啊……”
  看得出它声嘶力竭却又气若游丝的样子异常痛苦,有点像电视剧的恶鬼叫嚣“还我命来、还我命来……”的情形,只是恶鬼给人家感觉是毛骨悚然,它给人看感觉却是悲伤怜悯……
  它肚子上的龟甲犹如风化严重的山体一样已经百孔千疮不堪一击了;它的尾巴不知是被人斩断的还是这样坐着寻找头颅被磨损了;两只后蹄子仿佛是久经日晒雨淋的木头一样开始腐朽溃烂,即将与大地融为一体的颤颤巍巍的感觉;两只前蹄还在做最后的挣扎,配合着它有气无力的“把头给我找回来”的哀嚎缓慢的挥舞着,感觉随时都会掉下来的样子;头是没有了,顺着脖子处的龟壳还在涓涓流血出来……
  “我的头去了哪里……把我的头给我找回来……”它仿佛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发出来如泣如诉的哀嚎之后,“哄哄哄”的几声整个龟体坍塌下来了,随着它的坍塌眼前就出现了一座郁郁苍苍的大山,就像一只无头的乌龟一样趴在地上……
  “现在马上凌晨两点了,凌晨两点到五点是长途客车的禁行时间,我们要在这里休息三个小时再出发,这里是服务区,大家下车活动一会就回车里休息吧……”朦朦胧胧中听到司机师傅在招呼我们,我一个激灵从梦中醒了过来,“梦真多”,我对自己冷笑了一声并自言自语……
  在座位里呆呆的不想动,梦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真实,仿佛就在眼前真实的发生的一样,“梦就是梦,谁不做梦呢”?我一边安抚自己一边还在记忆着梦里的情形……
  “小伙子,来我们一起下车去服务区吃点东西吧,今天真的得好好谢谢你!”乘客们都下车了,前排的老奶奶和老伴在招呼我。
  “好的,我们一起去吧”我也正在无聊着,见到老人的邀请我很乐意的一起下车了;我打算搀扶一下奶奶,她却说“我们两个的身体都好的很,我今年七十二、他七十四了,不需要搀扶的,我们自己走吧”。
  “是的是的,我们都可以自己走的”老爷爷也在旁边说到。
  “现在脖子还疼吗”?我担心的问奶奶。
  “不疼的,根本就没事,只是这辈子哪里见过那阵势啊,把人都吓傻了,呵呵呵……”奶奶是的乐天派,边说边乐呵呵的笑了起来……
  洗漱好了,我们一起来到了餐厅,车里的乘客和司机都围着我和老奶奶,要我们讲讲之前发生的事情;老奶奶倒是描绘的有声有色的,把我说成了大英雄大豪杰一样,我只是给大家说都是警察的作用,我只是一个幌子而已!
  确实一辈子亲历这样场合的机会不多,大家都很兴奋,感觉意犹未尽的样子,大家都开心的点起了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老爷爷也点了很多吃的端了过来……
  “还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呢,大家慢慢吃饱休息好,等到五点我们准时出发”,司机师傅一边吃饭一边招呼大家。
  “噫,眼前这座山多像一只乌龟啊……”!坐在车头座位的美女这时站在餐厅的墙壁边,透过餐厅的玻璃窗看着外面对大伙说。
  顺着她的眼光指引,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窗外的山,“天啦,真的太像了……”其他乘客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两只前蹄好像正在趴开什么的样子,两只后蹄在用力往前蹬,龟背好像还在动呢……”
  “我们吃饭的餐厅这里以前应该就是**的位置吧,从脖子开始就全部挖断推平了的……”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农民工说的更具体;“从脖子开始就全部挖断推平了的”这句话让我一个激灵,不由得也仔细观察起来。
  这就是一个巨大的椭圆形的纯石头山,造型几乎就和龟壳一样,整座山看起来就是一只乌龟趴在那里正在往前寻找食物的样子,就是从脖子部位被齐展展的挖断了,挖下来有十米左右的深度,那暗红色的砂陶岩层就像一道伤口还在隐隐的流血样子……整个服务区索大的广场就是在推平**的位置修建起来……在看清楚以后,再结合梦里乌龟的惨状,我一时竟不知所措的感觉特别茫然……
  “快点多吃点东西吧,今天要不是你还不知道怎么收场呢!”老爷爷一边叫我吃东西一边说:“你家是哪的”?
  “我是苍天的,你们呢”?我边吃东西边问老人。
  “我们是浪中的”,老奶奶抢着说:“我们相隔很近的哦”。
  “是的是的,我们两个县现在走高速十多分钟就到了”,我接过老奶奶的话题说:“听说你们浪中有座兔子山”?我问两位老人。
  “是啊是啊,我们家就在兔子尾巴后面呢……”老奶奶还是抢着说道:“那是一座神山呢,四里八方的很多人去那里拜山呢,许愿很灵验的……”老奶奶说的有点激动起来。
  “哪有你说的那么神,只不过那山就和眼前的这座乌龟山一样,确实长的太像一只兔子罢了……”老爷爷不紧不慢地说:“但是话说回来,我们那里方圆几十里祖祖辈辈确实风调雨顺的,打我们从小懂事起都能够吃饱饭,特别是大自然灾害那几年,全国到处都闹饥荒,很多地方都饿死了好多人的,但是我们那一带基本都是种什么都有收获,反正吃饭问题一直没有困扰过我们”,老爷子有点自豪的说。
  “所以大家都说是那只兔子在保佑我们呢”!老奶奶补充说:“特别是以前靠天吃饭的年代,天天山上都是香火不断的,大家都很感激它的”。
  “现在还有人去拜祭吗”?我好奇地问。
  “现在倒是没有什么人去了,也没有什么人在家里了啊,家家户户有点劳力的都出门挣钱了,家里剩下的都是老人小孩,现在也不靠种庄稼吃饭了,很多田地都荒芜在那里的”老奶奶有点忧伤地说。
  “是啊,现在政策好了,国家富强了,有钱了,交通也方便了,随便在那里做点什么都可以养活一家人了,大家也不愿意再去吃种田那个苦,很多年轻人都不会种田种地的了……”老爷子神色黯然的说
  “就是哈,现在的生活确实方便多了”,我也跟着附和说。
  “听说修高速路的时候从兔子肚子里开挖了两条隧道,把兔子的灵气给破坏了,现在也不灵验了”,老奶奶还在说。
  “你一天就是瞎说的,净说些封建迷信的话,以前要是去趟县城往返走路都要三天时间,现在开了隧道几十分钟就到了,现在生活多好多方便了!”老爷子有点忿忿地说。
  其实我很想把我开车压死了兔子的事情和我做的梦给他们说说,可是仔细想想又觉得没有必要,本来就是有点离奇古怪的事情,传到他们本地人的耳朵里估计会让他们感觉不安,或者再滋生出很多更加离奇古怪的版本出来,我忍住了没有说。。
  大家都吃饱了,陆陆续续的回到车里休息了,我也劝两位老人回车上休息,他们说还要坐一会,我就独自走出来餐厅,绕到背后认真地看了一遍乌龟山:龟体周围都是一些低矮的灌木在夜幕中随风轻轻扭动,隐隐约约地仿佛是乌龟在爬动呢,我忍不住多看了几眼那从脖子处斩断的暗红色的伤疤……心里确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
  我也回到车里准备休息一会,坐下来后乌龟山和兔子山就在脑子里晃动,我决定在浪中下车,亲自去兔子山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