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大世界系列之血路 > 第19章 圣劫天章

第19章 圣劫天章


  在一个装修简朴的大厅中聚集着浩骨大陆南方所有的高层人物。
  坐席呈两列,大厅正中的主位是空着的,其他的位置基本坐满了。
  右手第一位的一名皮肤黑瘦的老者站了起来,道:“好久不见了,老不死们。”打完招呼后瘦老者就坐了下去,闭上双眼,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了。
  所有参加这场会议的南方高层纷纷点头示意,并没有在意老者“老不死”这个称呼。
  这时,位于左手第一位的一名肥胖老者站了起来:“下面有请医仙冕下为我们讲述一下如今的形势。”
  在场的所有人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躬身行礼。一名温雅的女子从大厅一侧走了出来,当仁不让地走到会议主位上,她的脸上始终挂着平易近人的微笑。只有那名黑瘦老者旁若无人的坐在那里,就像睡着了一般。
  “请坐,我直奔主题。”林仙莲伸出双手示意两侧站在的人坐下。
  一名黑须中年男子道:”关于上古石碑的事情,我们在很久之前讨论过一次,现在事情终于有了进展。“
  林仙莲站在主位上,并没有落座。双手轻轻握在一起,然后微微颔首。
  看到林仙莲的确认,在场所有人的精神顿时被调动起来。数十道强横的意志产生了剧烈的波动,整座大厅宛如平静的海面翻起了滔天的波浪。
  在这个世界上能让他们这些大人物激动的事情已经很少了,但是面对那座上古石碑,没有人能够坦然处之。
  林仙莲手一挥,一座高达数十丈的神秘石碑呈现在众人面前,以光影的形式矗立在会议桌上。
  林仙莲道:“这座石碑的来源我就不多说了。在场所有人都非常清楚这座石碑上的秘密有多么重要,早在上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提过这是一块预言铭碑。这石碑上记载着‘圣劫天章’。圣劫天章一共十六句,如今我看清了其中的五句。“
  一道微弱的意念出现,林仙莲点点头。
  “既然一共十六句,那么剩下的十一句是怎么回事?”一名中年男子道。
  这种微弱的意念就相当于某些会议上的摇铃举手一样,防止发言人相互打断,影响秩序。
  林仙莲解释道:“这应该是传说中的断章中止型预言。”
  位于左手边第一位的胖老道:“什么是断章中止型预言?”这种预言的专业术语听都没听过,在这个世界上他不了解的领域还真蛮少的。
  林仙莲道:“我作为预言家都是第一次见识到断章中止型预言,这种预言完全是一种概念。我解释一下,所谓断章中止就是将一段预言文字分为多段,每一段都是相互独立的,当第一段预言内容彻底展现时,就出现了两种情况,就像道路上的两扇门。如果走对了,那么这段预言就结束了,反之则会自动切换进第二阶段。”
  一个发言意念传来。
  一位衣着华丽的中年男子道:“您的意思是如果我们能在第一段预言中解决一切,那么久不会有第二阶段的出现,是吗?”
  林仙莲微微颔首。
  突然,死一般的寂静笼罩了这间神圣庄重的大厅,一种被扼住咽喉的窒息感出现在所有人的心中。
  在场的都是南方绝对的高层,绝大多数是天域强者。正因为这么多人是天域强者,才更感到这个预言的恐怖!
  世间之事变化莫测,现在来了一段断章中止型预言。如果编写这段预言的人不是疯子,那么该是何等可怖的存在。那就像神明一样凌驾于无人能企及的苍穹绝顶,像玩弄感情一样摆弄着世界的命运。
  无人敢去打破这份粘稠的寂静,因为这一切太匪夷所思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有什么好纠结的?就当听说书好了,没必要当真。”一个玩世不恭的声音打破了这份寂静。但在所有陷入沉静的人耳中就像有人用石头砸破玻璃一样刺耳。
  “陛下,这里不是开玩笑的地方!”胖老严肃地看着那名神情轻松的青年,眼中满是警告。青年一身黑色,华贵的长袍上精致地点缀着无数黑色的玉石,那坦然自若的神色就差一根烟了!
  “老子装正经已经有段时间了,不能快点结束这场浪费时间的茶会,老子要砸场子了!”青年人风轻云淡地道,那痞意十足的话语简直给所有人火上浇油,怒火再也扼制不住了!
  黑袍青年瞥了一眼胖老,嘴角裂了开来。“放心,参加你的葬礼时,我保证会严肃庄重的!”
  林仙莲语气低沉道:“说正事。”她还是蛮庆幸叫上这个二百五的。有他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在,气氛就不会特别凝重。
  黑袍青年见到医仙冕下开口,收起了那份玩笑的模样。
  “第一句,轮回的终点即是起点。”林仙莲的声音肃穆高雅,就像古老的裁决者宣布生死的判词。
  林仙莲接着道:”这里的轮回到底是什么还不清楚,尤其是其中的终点与起点分别指代的是什么事情?“
  “第二句,至高之器带来未知的变数。”
  “这应该指某个特殊的东西给这场预言带来变数。”
  ······
  “第五句,雏凤清鸣决定世界的抉择。”
  林仙莲话音刚落,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东森帝国皇帝林冷峰身上。雏凤清鸣这句话在清楚不过的指出了其中的关键。
  南方最瞩目的人物,整个南方的宠儿,东森帝国的圣女,无与伦比的公主殿下,最重要的就是她体内流淌着炽烈的凤血!林晓梦的天赋血脉可以说是世人皆知,一个被南方寄予厚望的天之骄子,她将肩负起与龙尊正面抗衡的重任。
  因为她是一位十三阶的天域强者!修炼这种东西对于林晓梦而言完全只是锦上添花,就算她不修炼体内的天凤真血也会将她逐渐推到那个高度。
  天赋绝顶的优秀年轻人南方并不缺,只是那个成长的过程过于艰辛。任何一位天域强者都要在生死抉择中打磨数十次才有可能触摸到下一个门槛,而她······只要有足够的耐心绝对能到达天域的顶峰。
  她的这一次意外就是因为林晓梦沉不住气!
  林晓梦只要耐下心来将体内封印中的能量消化完,就一定能达到那个万众瞩目的高度。
  如果将修炼之路比作堆山峰的话,普通人要一点点收集石头堆砌在一起,还要万分小心不牢靠的石头。对于林晓梦而言那座绝世独立的孤峰早在她出生的同时矗立在她身前,只要她耐心攀登就一定能成功。
  可如今这位公主殿下又在这场关乎天地的命运预言中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
  林冷峰巍巍然站了起来,冷冷道:“我警告各位,如果有人敢在背后对我女儿动小动作,我林冷峰第二个不放过他!”
  林仙莲的预言公布到这里,很多的事情就一目了然了。林仙莲说这个预言是断章中止型预言,既然林晓梦这位公主殿下的决定回影响这个世界,那么干脆不让她选不就可以了吗?死人怎么选择,只要公主殿下消失了,这段预言也随着它的性质消失了。
  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另一个人手中,尤其是这些影响世界运转的权贵。
  林冷峰已经察觉到了那个危险的信号,于是第一个站出来表态。他说的是第二个不放过对他女儿下手的人,当然不是他不关心自己的女儿,而是要把那头天域强者的冷漠独狼摆在台面上。有那条疯狗震慑着,相信没有人敢轻举妄动!
  林冷峰是东森帝国的皇帝,很多的举止言论都要为东森帝国考虑。而李漠尘那就是一个孑然一身的疯子,被他盯上就是一根卡在喉咙的毒刺,任何势力想对林晓梦下手,就要好好掂量一下自己能不能吃得下这根附属的毒刺!
  林冷峰有属于自己的身份,很多极端的事情是不能做的,否则会被千夫所指;可李漠尘了无牵挂,咬起人来绝对快准狠!
  黑袍青年道:“林冷峰,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吗?我在后宫中玩得高兴,结果莫名其妙被拖了过来都没说什么,你这点小事需要放在心上吗?”
  林冷峰瞪了黑袍青年一眼,心中暗道:“这家伙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黑袍青年道:“那个疯子在哪?好久没见了。”黑袍青年的这句话显然摆明立场了。
  林冷峰话一出所有人就知道他要拿李漠尘说事了,现在又有一个人跳了出来,问题就有些严重了。
  南方都知道林晓梦这个丫头收养了一条强大的野狗,更别说公主殿下的守护兽可不是一个势力惹得起的。
  “好了,好了,这场会议开得也没意思了。大伙散了吧。”黑袍青年第一个转身离开。
  就在这时,那个坐在场上一言不发的黑瘦老者结束了闭目养神,慵懒地睁开双眼。
  “回来!”一道强大的意念横扫大厅,一堵无形的气墙挡住了黑袍青年的去路。
  下一刻,黑袍青年就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黑瘦老者轻描淡写地摆平了黑袍青年,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
  这是何等修为!黑袍青年的修为在场的也都清楚,可在这名老者的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甚至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这位老人到底是什么境界!
  “这是开会,不是吵架。有什么小心思滚出我的地盘再动!”黑瘦老者生气了,他同样感受到了那抹潜藏在空气中的阴狠,失望的情绪涌上心头。
  “小莲,你继续。”
  ······
  听完林仙莲对于预言的疑点与解释,众人对圣劫天章也了解个大概了。
  “这个圣劫天章唯一能够说得上线索的就是那’雏凤清鸣‘四个字,而且这四个字也未必指的就是公主殿下。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北方也有一位天凤真血的继承者。”一名颇有威望的长者道。
  “为什么我们都不知道这件事?”北方也有天凤真血的继承者,那么他们怎么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
  那名长者解释道:“关于北方的那位天凤,我也只是道听途说而已。她是一位隐世者,隐藏在漫天风雪的绝境中!她的选择也许会改变整个局面!”
  以这位长者的性格绝对不会讲子虚乌有的事情讲述出来,唯一的可能是他的消息来源很隐秘,不方便透露。这个惊人的消息同时也改变了预言的导向。
  林冷峰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世界居然还有第二位天凤真女!他以林晓梦的独一无二感到骄傲,可现在这个特殊似乎要消失了。不过这也让林冷峰松了一口气,矛头的指向也会因此偏转。
  “这段预言很多的东西感觉都是子虚乌有的比方,虚无缥缈。在场的各位有听说过’衍化之火‘吗?相信都没有。更何况其中的’至高之器‘、’命运转轮‘、宿命仪式’,这种神棍的术语我实在受不了了。”长者的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耐烦。
  对啊,这很有可能只是预言的专业术语,未必有真实含义啊。
  ······
  “他们走了?”黑瘦老者道。
  “子虚长者,您还好吗?”林仙莲亲自端了一杯温茶给留下来的那位老人,也正是他特意引开了针对林晓梦的杀机。
  子虚长者和蔼地笑道:“莲丫头还是那么漂亮啊。”
  黑瘦老者叹了口气道:”老伙计,北方的日子不太好过吧。“
  子虚长者微微一笑,道:“当我接下子虚长者的担子的时候,我就做好了不存在的准备。子虚乌有之人宛如幽灵,不存在也不应该存在。”
  林仙莲恭恭敬敬地站在一旁,宛如侍女一般聆听着两位长辈的寒暄。
  黑瘦老者收起漫不经心的笑容,松弛的眼皮下闪现着刀剑的光芒,道:“那个人真的存在吗?天凤真血!”连他都被老友带来的这个消息震惊了,如果那名天赋者加入北方,他们又会落入绝对的下风。
  子虚长者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悠悠然道:“没关系,那是一名隐世者。我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探听到关于那位的信息,她对这个世界没有一丁点兴趣。她沉浸在漫长的风雪中被这个世界慢慢淡忘。不触碰到那位的底线就可以了!”
  “我要消失了,等再一次见面,我也许就是尸体了。”子虚长者的声音又有忧郁,“这就是子虚长者的宿命!”
  黑瘦老者拍了一下子虚长者的肩膀,两人拥抱在一起,道:“别瞎说,下次再见我请你喝酒。“
  子虚长者道:“再见了。”
  林仙莲望着相拥的两名老者,渐渐出神,耳中再次回荡起钟声般的预言。
  轮回的终点即是起点。
  至高之器带来未知的变数。
  命运的转轮悄然运作。
  宿命的仪式点燃衍化之火。。
  雏凤清鸣决定世界的抉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