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一中文网 > 名校养成系统 > 第四十一章 杀马特

第四十一章 杀马特


  赶到宾馆的时间比王新明估计的时间慢了一个多小时,接近凌晨一点半的时候才到达镇上。
  王新明一脸笑容的和睡眼惺忪的宾馆老板进行了一番沟通,然后高兴的回来说道:“谈妥了,给咱们开四间大床房,但只收200块钱。”
  进入宾馆后,孩子们虽然对乡镇上的街道及街道两旁的商店充满了好奇,但还是抵抗不住一路的舟车劳顿,倦意涌上头来,大人和孩子们倒头就睡。
  第二天早上,不到七点林平就起来,叫醒自己房间的两个孩子后就打算去挨个房间敲门去把其他人叫醒,昨晚他、马忠国和王新明各和两个男生睡一个房间,四个女生一起睡一间房间。
  结果一出房门就看到马忠国蹲在他那间房门前抽着旱烟,一副沉思者的模样,不知道在想什么,连林平那么大的开门声都没听见。
  “马老师,你起得这么早啊?”
  “嗯,习惯了,一到五点多就睡不着了。出来透透气。”马忠国扭头看着林平说道。
  “咱们把孩子叫醒,去吃早饭吧。”林平说道,“洗把脸该去吃早饭了,昨天王新明说第一趟出县城的车是八点半,咱们八点就得往等车的地方赶。”
  “好。”马忠国赶紧抽了两口旱烟然后把烟枪熄灭,起身去叫自己房间的孩子起床。
  等所有孩子们都起来后,林平带着大家去了旁边的一家露天摊吃早餐。
  “老板!”
  林平带着马忠国、王新明和十个孩子浩浩荡荡的走到了摊位面前,老板一看这阵势吓了一跳,愣是扫了这一圈人然后没说话。
  “来十三碗馄饨!”林平颇有气势的说道。
  “十三……十三碗?”早餐摊老板摸了摸头,这可是个大买卖。
  “对啊,十三个人可不是十三碗么。”
  “好,大碗小碗啊?”老板又问道。
  “大碗多少钱?小碗多少钱?”
  “大碗5块,小碗3块,中碗……”
  不等老板介绍完,林平说道:“来十三碗大的。”
  十年前的物价还是便宜啊,十年后小碗馄饨都要5元起步了。
  十三大碗热气腾腾的馄饨被接连端了上来,孩子们看着这肉多个大的馄饨直流口水,然后顾不得烫嘴就拿起勺子来往嘴里舀,那架势恨不得能一口把整碗馄饨连馄饨带碗全吞进去。
  结果一个个被烫的张着大嘴往外哈气。
  “你们慢点吃,小心烫着舌头,又没有跟你们抢。”马忠国无奈的说道。
  而看着这一幕的王新明则嘿嘿嘿的笑了起来,然后掏出了根烟点上不急不慢的抽着。
  “老师,没吃饱,能不能再要一碗。”
  “老师,我也想再来一碗。”
  林平抬起头呆呆的看着孩子们,他这这半碗还没吃完,有几个孩子们已经干掉一碗了,而且是连汤都喝得干干净净一滴不剩。
  “你们吃慢点啊,不烫么?”马忠国看着这群孩子心疼的说道。
  “烫,但是好吃啊。”刘大柱嘿嘿的傻笑道。
  “你们六个男生都再要一碗吗?”
  “嗯。”六个男生齐刷刷的点了点头。
  “那好,老板……”林平话还没有说完。
  “老师,我们也要!”四个女生举起手来喊道。
  “那好吧,老板,再来十碗!”
  “什么?再要十碗?”老板不可思议的问道,“还是大的?”
  “对,再来……十碗大的吧。”林平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十碗大的,犹豫倒不是心疼钱,而是怕这群孩子撑着。
  “嗝……老师,能不能再来一碗……”刘大柱一边打着饱嗝一边端起了饭碗傻乎乎的问道。
  “不行!”林平这次果断拒绝,这傻小子难道不知道饱么,都吃的打饱嗝了还想吃。
  一会儿后十个孩子都吃完了馄饨,个个打着饱嗝,但是他们的饭碗却一滴汤水都没有剩下,看的林平有点心疼。
  吃完后林平去老板那里付钱,老板开口说道:“一共115块钱,你们从山里来的吧?”
  “是的。”林平坦然的承认,然后点了115块钱给老板。
  老板只拿了那张红色的100块,剩下的15块钱并没有收下,叹了口气说道:“唉,这群孩子看起来怪可怜的,我就收你这100吧,小本生意也帮不了多少忙,15块就权当我尽下心意。”
  林平笑着鞠了一躬并说道“谢谢”,然后把15块钱塞回了老板手里:“我们不容易,但您也不容易,您的好心我和孩子们心领了,但是这钱我们不能收,您这钱也是起早贪黑一分一分挣来的,谢谢。”
  说完林平就带着孩子们转身离开,不给早餐摊老板再来回推让的机会。
  离开早餐摊后林平一行人来到等汽车的地方等待着第一班进城的客车。
  “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突然,一阵震耳的歌声伴随着轰鸣声从远处传来。
  一阵尘土飞扬,只见一辆摩托车闪亮出场,摩托车上的跑马灯在这大白天还闪着光,两旁更是挂了两个大音响,那《老鼠爱大米》的喧闹歌声正是从这廉价音响里传出来的。
  再看摩托车上的这两个人,林平很是无语,杀马特贵族风扑面而来,让凡人不能直视。
  2010年左右,正是乡村非主流杀马特最后的狂欢,自此之后杀马特贵族们突然间就销声匿迹。
  扭头再看十个孩子,眼直直的看着那在飞扬的灰尘中逐渐模糊的杀马特背影陷入了呆滞,杀马特们特立独行的发型装饰和摩托车轰鸣拉风的声音形成了巨大的冲击力,震惊到了这些孩子。
  “请你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个传说……”
  这前脚一辆杀马特摩托车刚走,后脚又跟上来一辆,摩托车的配置一模一样,看起来应该是一伙的,不过这辆摩托车放的音乐比前面那一辆更带劲儿。
  “哇!那个姐姐头上顶着一只彩色的刺猬!”刘大柱指着摩托车上的杀马特大喊大叫道。
  摩托车上的杀马特似乎听到了刘大柱的喊声,一个猛龙甩尾旋风漂移把摩托车停到了林平和孩子们面前。
  那个一头彩色刺猬发型的杀马特猛地一甩自己的脑袋,但他那坚硬如铁的发型丝毫不动,并不能因为甩头而变得潇洒。
  “小朋友,”刺猬头杀马特一脸认真地用“贵族”腔调说道,“哥哥是男的,不是姐姐,懂吗?”
  他车后座上那个一柱通天发型还画着跟中了毒一样的妆容的杀马特也用那种杀马特贵族特有的腔调说道:“我俩纯爷们,会不会说话?啊,你们这群土鳖,一看就是山里出来的吧?什么叫头上顶着个刺猬,这叫fashion,fashion,时尚,懂吗?”
  林平这一行人看着这俩杀马特一个字都没说,主要是不知道怎么跟他们说话。
  “就是,”刺猬发型的杀马特一脸骄傲的说道,“Iamfashionman。”
  这俩人的英语发音让林平听得头皮发麻,尤其是那个fashion,说出来了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两人傲娇的一甩头,然后扭动车把,摩托车烟筒口浓烟滚滚,音响再次打开,继续唱着那首《哥只是个传说》,然后扬长而去。
  远远地还给林平这行人扔了一句话:“一群土鳖,不懂时尚。”